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天眼難通(二十二)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原來二黑就是李佩雲。

    李佩雲死後程時和便控制了她的魂魄,不停地折磨她想要找到任可的下落,但李佩雲從未鬆過口。在林瞑鎮時她已經無法準確表達自己的想法,但她執著地在齊小異的床頭蹲守了大半夜,不是為了讓自己死亡的真相大白於天下,而是因為任可回到了林瞑鎮,又被程時和盯上了,她想讓齊小異阻止任可被製成厲鬼的命運。但短暫的逃脫後李佩雲又被程時和抓了回去,又經受了一番折磨才再度找到機會和齊小異相見,只是這次她連人形都不能維持了。

    但即便已不具人形,只餘一魂一魄,李佩雲也沒有停止對任可的愛。

    齊小異看著淡得快要消失的李佩雲,忽然想起作為二黑的她常常不顧自身能力是否足夠支撐,變著花樣陪豆豆玩兒,那時候她並不理解,現在知道了真相,只覺心頭又酸又澀。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卻對此不屑一顧,一邊催動任可再次攻擊任同和齊小異,一邊滿懷惡意地說:「你知道嗎?你的玉珮很管用,如果不是李佩雲非要找你幫忙,我根本不會發現你的眼睛竟是修煉天眼通的良材。」

    齊小異和任同對他的挑撥離間無動於衷,只專心應對發狂的任可。任同要躲避任可,同時在短時間內向程時和發動了好幾次攻擊,但一次攻擊的效果比一次弱,因為他體內的陽氣和元氣都隨著大量失血而漸漸流失。最後任同的手臂上已不再持續流出鮮血,而他的臉色也灰敗了起來,整個人看上去搖搖欲墜。

    齊小異見任同又想割一道新傷口,連忙阻止了他,「你別再用血咒了,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任同輕輕扯了下嘴角,看著齊小異搖了搖頭,又拿起了匕首。

    「啊!」卻聽程時和發出了一聲痛呼,他正對任同即將因失血過多而無法再反抗感到滿引,一時不察竟被豆豆咬住了小腿。

    之前被任可附體的羅鈺瑩將豆豆踹成了重傷,雖然它有快速癒合的能力,但幾分鐘之內也不能完全恢復,此時它終於爬了過來,看準時機用殭屍貓尖利的牙齒狠狠咬住了程時和,但很快又被程時和用符咒打飛出去。

    「真是陰魂不散,本來想借你媽把你除掉居然沒成功,竟然還有了如此造化,不過對你這種東西我可沒什麼好顧忌的!」程時和將豆豆打得昏死過去還不解恨,又捏了個手訣想要徹底斷了它的生路,卻被突然擋在豆豆前面的程文萱攪了局,生生停下了動作。

    「爸爸,夠了,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我不想回到過去改變什麼,你住手吧。」程文萱張開雙臂攔住程時和,直視著他堅定地說。

    程時和不為所動,臉上一副小孩不懂大人的事的表情,不顧程文萱的反對,念決將她的魂魄送離天台,目送著她遠去後說:「等你健康長大之後會明白我的苦心的。」

    「你對你女兒那麼好,為什麼就不想想被你殺害的那些人也是別人的女兒?」齊小異見他擺出一副慈父的嘴臉,心裡好不噁心。

    「因為你們是我修煉天眼通必要的損耗。」程時和轉眼間收起了溫情脈脈的神色,獰笑著又召喚出幾個無眼女鬼,指揮她們一起攻擊齊小異。

    「那你為什麼不親自動手?」齊小異見任同應對得十分吃力,心下著急,一邊小心地躲避女鬼,一邊忍不住質問程時和。

    程時和露出了一種奇異的表情,好像齊小異的問題十分可笑,「修煉天眼通是不能造殺孽的,我已經十二年未曾謀害人命了,否則你以為你能活到今天?還有若不是不能牽連無辜之人,你的父母恐怕也會被你拖累。」

    一直以來程時和不親自動手殺人的疑問終於得到瞭解答,但齊小異卻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無辜之人?她父母是無辜之人,那她和之前那些受害人就不是無辜之人了嗎?啊對了,按程時和的標準她們是必要的損耗,根本就不是人。

    「那王奕傑呢?他不是無辜之人嗎?你為什麼要綁架他?」

    「他於我而言是無辜之人,但於黃強而言卻不是。」

    所以他用了黃強的屍體來做這件事。程時和振振有詞的模樣竟讓齊小異無法反駁,因為她發現程時和的三觀已經完全扭曲了,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觀念來衡量。

    任同幾近力竭,一時應對不及,齊小異被兩個女鬼夾擊,其中之一將她推下了天台,任同急忙拉住齊小異的手想要將她從欄杆外拉回來,但在眾多女鬼的干擾下根本沒有可能,甚至有兩人要一起掉下去的趨勢。

    齊小異感覺到兩人握著她的手因為緊張而變得汗津津的,更加難以握住。她真的很怕死,但看著上方任同憋紅的臉和不斷攻擊他的女鬼,她有一瞬間竟然覺得就這樣墜樓而死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至少沒有了她的拖累,任同還有生還的可能。

    「我不會放手的,你也不准。」任同似乎是看出了齊小異的想法,憋足勁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句話,同時又握緊了幾分她的手。

    剛露了個苗頭的輕生念頭立刻煙消雲散,齊小異也壓緊牙關不撒手。

    忽然身後一陣氣流掀亂了齊小異的頭髮,然後她只覺身子一輕,一股力道托著她的腰將她舉了起來,穩穩地讓她落在了天台上。齊小異回頭一看,發現竟是完全恢復了人類模樣的唐柚。

    唐柚在齊小異感激的眼神下隱隱露出一絲笑意,看到齊小異去扶任同便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看著程時和。她看到了程時和早年以煉製小鬼賣給有錢人為生,這是他種下的因,而果便應在了他親生女兒的先天性心臟病上,之後為了所謂能逆轉時間的天眼通,他又殘害了不知多少人命,他身上纏繞的滔天罪孽發出陣陣惡臭,令唐柚直欲作嘔。

    「你殘害人命煉製厲鬼且屢犯不改,報應在你女兒身上,還不知悔悟嗎?」

    程時和只看到唐柚憑空出現,救下齊小異後飛身落在天台上,卻根本無法看透她的實力和身份,心下頓生警覺,但面上仍不動聲色,「你是什麼人?我勸你少管閒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唐柚的獬豸血統被激發後她了悟了很多從前無從得知的事,比如在她集中精力時可以看到一個人所為的惡行,又比如在她能力尚未覺醒時,他們所在的時間線曾經被逆轉過一次,只是作為凡人的程時和顯然並不知道。唐柚面對程時和想要改變他女兒命運的痴心妄想,心情實在有些複雜。

    「其實你有過重來的機會,可你還是選擇了現在這條路,所以即便你真的能逆轉時間,我也不覺得會有什麼好結果。」

    「什麼意思?」程時和狐疑地打量著唐柚,試圖從她沒有任何感**彩的臉上看出端倪。

    唐柚默然無語,不知該如何告訴程時和其實程文萱被輪迴珠選中重生過一回,只是程文萱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病逝的命運,沒有做過多的改變,而由於她去世時年紀尚小,兩次都沒有發現她的父親其實是個心狠手辣的大惡人,更沒想到程時和會為了讓她重生而變本加厲地作惡。唐柚肯定是不會同情程時和這樣自作孽的人,但如此嘲諷的結局還是讓她有些無奈。

    唐柚的沉默在程時和看來就是一種挑釁,他陰狠地眯眼看了看唐柚,然後下令手下的女鬼去攻擊她。唐柚雖然還不能很好地控制她的能力,但對付幾個厲鬼還是綽綽有餘,只見白光乍現,在空中張牙舞爪的女鬼們便被無形的屏障隔絕在了唐柚三米遠處,分毫不能再往前前進。

    程時和先前便覺得唐柚不是普通人,見狀也不打算繼續和她纏鬥,他不甘心地看了齊小異一眼,轉身欲逃。他計畫了很久才得到今天這個機會,一步步找出齊小異周圍有能力幫助她的人的極限和弱點,又一一將他們支開,卻沒料到又殺出一個實力如此強悍的能人,只得從頭再來。

    唐柚自然不會放虎歸山,催動體內的法力追擊程時和,眼見就要抓住他了,卻遭到斜裡躥出來的一股力量的阻攔。

    「柚柚,我找了你好久,你終於捨得使用你的新能力了嗎?」花千樹攔在程時和身前,悠哉地衝唐柚露出燦爛的笑容,「你要抓他嗎?我幫你啊。」

    唐柚雖然知道她一旦使用了屬於獬豸的力量就一定會暴露她的行蹤,但沒料到花千樹竟出現得如此迅速。她此時無暇與花千樹糾纏,冷著臉道:「讓開。」

    花千樹興味地看了她一眼,忽的回身定住了程時和,「這樣總行了吧。你就不能給我個好臉色嗎?」

    唐柚見程時和不再動彈,終於正眼看向花千樹,但仍沒有多餘的話。

    花千樹迎著她的目光笑得像個吃到糖的孩子,然後又似想起了什麼,繞著程時和轉了一圈,伸手一點,便見程時和的脖頸、手心等各處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圓睜。花千樹眼睛一亮,又繞著他轉了一圈,突然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居然真的有人信了!」花千樹指著程時和身上的眼睛,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天眼通這種法術怎麼可能逆轉時間,沒想到我以前隨手在古籍上留下的註解竟然真的會有人信!哈哈哈哈哈,人類真是從來沒讓我失望過。」

    花千樹在唐柚鄙夷的眼神中收斂了幾分笑意,但他又看了看程時和,再次哈哈大笑。

    「而且,而且他還信了至純至善之人那套,可是挖人眼睛還講個屁的純善啊?哈哈哈哈哈,我太喜歡他的是非觀了!」

    唐柚終於忍受不了花千樹無止境的爆笑,她抬手想要帶走程時和,卻又被花千樹攔住了。花千樹的笑容在瞬間消失,頗為認真又遺憾地看著唐柚說:「對不起呢柚柚,這人夠壞,我不能讓你帶走他。」

    唐柚臉色一黑,花千樹卻又掛上無邪的笑容,「不過我也不想惹你生氣,所以你把他讓給我玩,我保證他不再出現在你和你的人類朋友面前如何?」

    唐柚深深地看了花千樹一眼,沒有說話。

    唐柚去追趕程時和後,齊小異立刻叫了救護車。任同見他們脫離了危險,終於支撐不住,眼睛半睜半閉地躺在齊小異懷裡,臉上已完全失去了血色。

    「不要睡,千萬不要睡,馬上就到醫院了。」齊小異不斷呼喚任同讓他保持意識,眼淚卻啪嗒啪嗒地落在了他臉上。任同想要握住她的手,卻在齊小異回應的時候無力地垂下了手。

    唐柚在任同進手術室後沒多久孤身一人來到了醫院,齊小異看向她,她點了點頭,齊小異便知道她一定已經妥善處理了程時和,便只一心關注著手術室的動向。

    在等待的過程中,小紅和秦錚也陸續帶來了好消息。小紅收服了去攻擊賀神婆的黃玲,已經將她送交地府處理,而秦錚也順利找到了王奕傑,除了有些脫水以外王奕傑並沒受到什麼傷害。

    當任同終於從手術室裡被推出來時,齊小異上前握住他的手,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想說的話很多,一時之間有些語無倫次。任同記得昏迷前他沒有握到齊小異,此時緊緊回握住她的手,眼中含著笑意說:「沒關係,慢慢來,我有一輩子可以聽你說。」

    《正確的見鬼姿勢》正文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承君一諾
  • 陛下請淡定/陛下請自重
  • 半面江湖
  • 錦屏春暖
  • 皇后無德/皇后是這樣煉成的
  • 扶搖/扶搖皇后
  • 夫君畫風清奇
  • 錦繡緣/錦繡浮生/錦繡緣華麗冒險
  • 醉玲瓏
  • 撲倒男神
  • 聽說愛情來過
  • 王爺配合點
  • 一醉銷魂窟/夜公子/一醉山莊之紅樓香燈醉吟惜
  • 小春日和未完,
  • 春光乍洩
  • 白相公與許娘子
  • 淫歡謀
  • 人偶相公
  • 逍遙仙難當
  • 半開蓮塘寄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