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天眼難通(十八)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齊小異估計了一下秦錚從小區門口立刻往她家趕至少需要兩分鐘,而門上的鎮宅符最多只能再堅持個幾秒。齊小異正想帶齊爸爸齊媽媽躲起來,卻見齊爸爸匆匆忙忙地將垃圾袋靠牆放好,小跑進了書房。齊小異和齊媽媽都不明所以,但齊小異迅速反應過來,拉著齊媽媽一起躲進了書房,將門一鎖,又在門框上啪啪貼了兩張驅鬼符。

    幾乎是同時大門外傳來欻拉一聲,然後尖利的摩擦聲停止了,應該是笑臉女鬼終於成功破壞了鎮宅符。

    齊小異將食指放在唇邊,示意想要詢問的齊媽媽安靜,手中的符紙在她不自覺的情況下已經被捏得皺巴巴的了。

    「找到了!」在書櫃下面的紙箱裡好一陣翻找的齊爸爸突然出聲,驚得齊小異趕緊沖上去想摀住他的嘴,轉過身卻被他舉著的金錢劍嚇住了。

    「這是你爺爺留下的,突然覺得應該拿出來。」齊爸爸上下打量著手中由一百零八枚銅錢組成的金錢劍,上面的紅線因為時間久遠而隱隱發黑,似乎還有重新編制的痕跡。

    齊小異從來不知道他們家原來還有這種東西,不過現在沒有時間給她震驚和思考。金錢劍有降妖伏魔的作用,正是他們現在需要的東西。

    齊媽媽從齊爸爸倒垃圾去而復返開始就搞不懂他們父女倆神神叨叨的行為,不讓她問也就算了,結果連積了幾十年灰的古董都翻出來了,她實在沒法再袖手旁觀了,正要開口卻被突然自己打開的書房門嚇了一跳。

    齊小異貼上去的驅鬼符在笑臉女鬼的攻擊下不堪一擊,隨著一陣陰風被吹得稀爛。齊媽媽在看到笑臉女鬼的瞬間愣了一下,然後頭也不回,拿過身後書桌上的筆筒、杯子等東西就砸了過去,同時向齊小異喊道:「傻愣著幹什麼呢?還不躲起來!」

    齊媽媽扔過去的那些東西根本傷害不到笑臉女鬼,直接從她的身體裡穿了過去。齊小異催動手中落雷符的效力,只見微小的火花一閃,在笑臉女鬼身前炸開,笑臉女鬼卻躲都沒躲一下,就那麼吊著嘴角飄向了齊小異。

    齊媽媽一個箭步上前攔在了齊小異身前,笑臉女鬼臉上的嘲諷之意更盛,伸手抓向了齊媽媽。

    「好像是這麼用來著。」專心研究了一番金錢劍的齊爸爸嘴裡默默念叨了幾句,踩著不太標準的禹步舞著劍刺向了笑臉女鬼。笑臉女鬼終於一改對齊小異三人反抗行為的無動於衷,迅速收了手,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幾人眼前。

    齊爸爸喪失了目標,有些無措地轉圈張望。

    「小異!」齊媽媽突然看到笑臉女鬼出現在齊小異身後,趕緊提醒她。

    齊小異也覺得背後一冷,立刻明白笑臉女鬼就在她身後,抬腳欲逃,卻還是被笑臉女鬼附上了身。

    在笑臉女鬼和齊小異重合的剎那間,她聽到了一聲賽一聲淒慘的尖叫,然後眼前從漆黑一片開始漸漸從中間擴散出晃眼的光亮。

    一個中年男人的臉在她眼前放大,他眼中混合著悔恨和憤怒交加的瘋狂,齊小異拚命搖著頭,卻被他用力捏住下巴。她聽到自己口中發出不成聲的哭訴和哀求,同時還有從心底裡散發的無可抑制的恐懼。

    「萱萱說你很凶,還說你不愛笑。你看,我給你畫了個永遠不會消失的笑臉,多漂亮。」中年男人在她面前放了一面鏡子,捏著她的臉強迫她看向鏡子。

    齊小異看到了一張飽受摧殘的年輕女人的臉,她的嘴角兩邊都被刀劃開了,劃出一個大大的向上的弧度,又被黑線粗糙地縫合在一起,由於縫的時候刻意要擠壓出笑的模樣,被劃開的部分並不貼合,有些地方的皮肉外翻,顯得尤為可怖。但乍一看她卻真的好像在笑,只是嘴角幾乎咧到了耳根,誇張得詭異。

    齊小異又聽到她發出了一連聲的慘叫,臉上的傷口在她掙扎的動作下有要崩開的趨勢。

    中年男人的臉又出現在鏡子裡,他的眼睛好像要噴出火來,湊在她耳邊用滿含憤恨的咆哮一字一頓地怒吼道:「你為什麼不好好看著她?如果不是你,她怎麼會死?!」

    話音剛落,齊小異的雙眼一陣劇痛。中年男人手執兩根尖錐,狠狠地刺進了她的眼中。

    之後中年男人又折磨了她好幾天,她才在極端的痛苦和絕望中死去,而這只是一切的開始。死後她的魂魄被中年男人控制了,出於對他的恐懼和死時飽含的恨意,她在殘害活人的時候毫無罪惡感,甚至有說不出的快意,好像只有看到他們比自己還慘才能緩解心中的怨氣。

    齊小異費了好大勁才從笑臉女鬼的記憶中找回自我,神智剛一恢復清明,就發現笑臉女鬼正操縱著她的身體和齊爸爸纏鬥。笑臉女鬼仗著齊爸爸不敢傷害齊小異,陰笑著主動迎向金錢劍,齊爸爸只能護著齊媽媽連連後退。

    這時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齊爸爸向齊媽媽使了個眼色,齊媽媽便轉身要去開門,笑臉女鬼見狀大臂一揮,將擋住她的齊爸爸推開就要去追齊媽媽。

    齊爸爸被笑臉女鬼的怪力推倒在地,發出一聲怒吼爬了起來,狠下心腸將金錢劍抵在齊小異的脖子上,兩手抓著金錢劍兩端不讓她動作。金錢劍在齊小異的脖子上留下了灼燒的痕跡,她嘴裡發出陣陣慘叫,然後突然變了個語氣,委屈地喊了聲「爸」,齊爸爸頓時一顫,險些鬆手。

    齊媽媽抓住機會給秦錚開了門,秦錚立刻衝了進來,笑臉女鬼見勢不妙,使勁掙脫開齊爸爸的束縛,轉身衝向陽台。

    「不好,她想跳樓!」秦錚立刻明白了笑臉女鬼的意圖,齊小異家在十樓,如果跳下去鐵定活不成了。他看到齊爸爸手中的金錢劍,眼中一喜,「借道友法器一用。」

    齊爸爸不假思索地將金錢劍遞給秦錚,那邊齊小異已經拉開了窗戶,秦錚口中念決,將金錢劍往前一擲,正砸中齊小異後背中心,然後便見笑臉女鬼被一道金光砸出了齊小異體外,恨恨地回頭瞪了眾人一眼,轉瞬消失在窗外。

    秦錚又是兩道金符同發,卻還是晚了一步沒能追上笑臉女鬼。

    在秦錚的指示下齊媽媽給齊小異煮了一碗薑湯,慢慢喝完後齊小異便覺寒意被盡數驅散,身上力氣也基本恢復了。

    「我看到了那個中年男人的長相。」這大概是齊小異這次被附身最大的收穫,至少他們現在不再兩眼一抹黑,終於有了主動反擊的可能。

    齊爸爸齊媽媽在等待齊小異恢復時已經聽秦錚把他們所面對的情況一一說明,齊小異說的這話其實可以稱為好消息,他們卻一點沒有臉色好轉的意思,兩人都緊皺眉頭,面色不虞。

    「這都叫什麼事兒啊。」齊媽媽心疼地看著面色蒼白的齊小異,心裡又氣又急,不明白怎麼就平白遇上這無妄之災,「要不我們還是報警吧,反正現在知道了那人長什麼樣。」

    齊爸爸沒有接話,但看神情應該是覺得讓警察管這事行不通。他看了看秦錚,本想徵詢一下秦錚的意見,但從秦錚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臉上實在看不出他的臉色,便不知該怎麼開口。

    秦錚考慮了片刻,認為還是讓齊小異留在學校由小紅保護比較好,他雖然也可以在齊小異家佈一個法陣保護她,但同樣治標不治本,還不如在學校安全,而且那中年男人的目標應該只是齊小異,如果齊小異不在家,她爸媽應該就是安全的。

    齊媽媽雖然還是有些忿忿的,但也沒有別的法子,只好接受了秦錚的說法。秦錚最後還是在齊小異家布了個保護的法陣以防萬一,本來齊媽媽還想留他下來一起吃晚飯,但被秦錚禮貌地婉拒了。齊小異猜測他可能是不想讓她的爸媽被他潰爛的皮膚嚇到,便阻止了齊媽媽進一步的邀請。

    秦錚臨走前鄭重地將金錢劍交還到齊爸爸手中,目光在上面流連了一番道:「道友這劍若不是曾經被毀壞過,只憑此劍尋常鬼怪便不敢近身,只可惜是打散後被重新編制的,不過也不失為一把驅鬼利器。」

    齊小異先前暫時被壓抑下去的好奇心又冒了出來,她從來不知道她爺爺居然有這麼厲害的法器,更不知道原來齊爸爸竟然會禹步。

    齊爸爸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表示他完全是個門外漢,齊小異的爺爺倒似乎曾經很厲害。

    「其實我覺得你的陰陽眼是遺傳你爺爺,雖然他從來沒有表現出來過,但我以前也不知道你爺爺居然會這些東西,是在你出生之後他才稍稍漏了點口風。」那時候齊小異的爺爺已經查出了肺癌,但他第一次見到齊小異後便拖著齊爸爸讓他學一些道術,也不說清楚原因,只說他以後會用上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