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天眼難通(十二)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唐柚的父母並不知道她生病的真實原因,但女兒在這麼虛弱的情況下從家裡憑空消失了才更嚇人。他們找遍了唐柚可能會去的地方,甚至聯繫了在B市工作的唐橘,還報了警,但目前仍沒有任何消息。

    齊小異十分懷疑唐柚的失蹤和花千樹有關,但苦於沒有證據,又擔心讓唐柚父母空歡喜一場,便表達了一下關心後掛了電話。她將情況和沈可心、葉相宜說了,三人都一籌莫展。如今唯一的希望就在小紅身上,偏偏她還沒從地府回來。

    當天晚上三人都沒睡好,直到凌晨兩點齊小異還能聽到沈可心嘆氣的聲音和葉相宜翻來覆去時床鋪發出的咯吱聲。而第二天是週一,一大早就有滅絕師太的課,三人起床時互相看了看,沈可心指著齊小異和葉相宜的黑眼圈,自嘲地哈哈一笑後垮下了臉,「我們今天估計全得被滅絕師太罰站。」

    不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今天來給她們上課的竟然不是潘菲菲,而是一個面目和善的男老師。

    「潘老師今天身體不太舒服,所以由我來給大家上課,下周估計也是我來代課。大家可以叫我倪老師。」

    倪老師做完自我介紹後向大家核對了一下教學進度,然後便開始了授課,而下面的同學卻掀起了一陣竊竊私語。

    所有人都在好奇滅絕師太為什麼會連著兩週不來上課,有些人表示他不關心潘菲菲為什麼不來,只知道他下周終於可以逃一次課了,還有人在猜測這會不會是滅絕師太的陰謀,先放個□□然後等大家下周都不來上課了就大扣平時成績。一時間各大社交網絡各顯神通,各路消息在整個教室裡流竄。

    很快有人八卦出了一個小道消息:潘菲菲之所以不來上課,是因為她流產了!

    「什麼?」葉相宜看著沈可心遞給她的手機微信界面,差點叫出聲,「她什麼時候懷孕了?而且她都多大年紀了,還能懷孕?」

    不相信這個消息的人大部分也抱有這種疑問,不過放出消息的人信誓旦旦地表示他認識的學長是潘菲菲帶的研究生,這件事在研究生那已經傳開了,也就是他們本科生消息比較滯後。

    其實潘菲菲也就三十七八歲,要真想要孩子也不是不行,只是她總給這些學生她正處於更年期的錯覺,所以大家才會覺得不可思議,而且一直也有傳言說潘菲菲就是因為懷不上孩子才心理扭曲,以折磨學生為樂,所以仔細想想這事真有幾分可信度。

    扒出真相後大家稍微消停了一些,齊小異反倒更心神不寧。她對潘菲菲流產這個結果並不意外,養小鬼不驅使小鬼害人也就算了,一旦動了邪念讓小鬼做壞事,嘗到甜頭之後就很難不上癮,潘菲菲能因為她上課打瞌睡就驅使小鬼將她從台階上推下去,可想而知平時讓小鬼幫她做了多少事,而在她依賴小鬼的能力的同時,小鬼也會因為她日漸增多的供奉而加深和她的羈絆,甚至會把自己當成她的孩子。

    一個有能力害活人的小鬼如果發現她心目中的媽媽有了更疼愛的對象,而這個對象還脆弱得不堪一擊,那麼在潘菲菲的引導下缺少基本的是非觀又有強烈的佔有慾的小鬼會怎麼做呢?

    所以上週齊小異才會警告潘菲菲如果還想要孩子,就別再養小鬼了,卻沒料到她竟一語成讖。原來當時潘菲菲已經有了身孕,難怪她會那麼震驚,甚至沒有斥責齊小異一句就任憑她離開。

    其實如果這事發生在上週,齊小異也許會為潘菲菲感到難過,但也不會多糾結,但結合昨天在商場遇到的事,齊小異的心情就有些複雜。雖然理智上她不斷告訴自己,這件事和她沒有任何關係,她之前的提醒已經仁至義盡,但仍然不能很快將此事拋到腦後。

    齊小異初中的時候曾經遇到過類似的事,班級裡有幾個女生因為覺得好玩兒,半夜在寢室招筆仙,結果招來了又送不走,鬧得非常凶,有兩個女生當場從七樓的寢室跳了出去,最後甚至引來了過路的鬼差。

    那時齊小異並沒有參與招筆仙,但被隔壁寢室的鬼哭狼嚎吵醒後,她還是竭盡所能去幫助那些現在回想起來十分作死的同學,暴露了她有陰陽眼,還差點因為和鬼差對視而一起被帶走。結果事後被她從凶鬼手中救下的同學不僅沒有感謝她,反而責怪她為什麼沒能早點過來,還放任鬼差帶走了帶頭招筆仙的女生。

    這件事給齊小異留下了很深的陰影,不僅是因為躲避凶鬼和鬼差時那種膽顫心驚的記憶太可怕,更因為之後來自同學的責難和充滿惡意的揣測。說實話初中時的她在那些以被害者自居的同學的圍攻下確實有些自責,所以在放任女鬼殺害渣男和潘菲菲流產的事一出,她又下意識地將沒能救下人的錯攬到自己身上。

    因為能看到不屬於陽世的鬼怪,所以應該保護那些不能看到的人,這樣才是一個善良的人該做的事。但現在的齊小異覺得初中時這樣想的自己根本就是一個傻X。

    對她有善意的好人或無辜的人,她當然可以盡力救,但對那些自作孽的人,她憑什麼要救?

    想通這一點,齊小異不再糾結,專心聽起了課。倪老師講課的水平雖然說不上頂尖,但比潘菲菲照讀ppt肯定還是強得多,三節課很快就過去了,齊小異頭一次覺得這門課還挺有意思的。

    往寢室走的時候,齊小異總覺得脖子後發涼,但回頭卻又什麼都沒看到,心裡有點發毛,於是趕緊加快了步子。在就要進宿舍區的大門時,迎面開來一輛汽車,齊小異突然覺得腳脖子一涼,低頭一看,一雙青黑的小手抓住了她的腳腕。

    齊小異一驚,猛地抬腳想掙脫,結果卻因用力過猛連著倒退了好幾步。那抓著她的手好像根本沒用勁。正疑惑間,就看到小紅提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鬼出現在她眼前。

    「放開我!快放開我!」穿著碎花裙的小女鬼在小紅手中不住扭動,眼中的憤恨幾乎要噴湧而出。

    小紅沒搭理她,對齊小異說:「這,小,鬼,怎,麼,回,事?我,看,她,好,像,想,害,你,被,車,撞。」

    齊小異認出這小女鬼正是潘菲菲養的小鬼,估計是潘菲菲流產後想起齊小異對她的提醒,遷怒於齊小異,又派小鬼來替她解恨,只是這次下手未免也太重了,竟然想直接害死齊小異。

    齊小異現在對潘菲菲真是一點點同情或是愧疚都沒有了。

    她看了看猶在掙扎的小鬼,覺得遇到潘菲菲這麼一個心胸狹窄又歹毒的主人也是挺倒霉的。如果養小鬼的人不用小鬼做壞事,說不定小鬼還有能轉世投胎的一天,但像這個小鬼這樣,壞事做得多了,就算能擺脫潘菲菲也難保不繼續為非作歹。

    「她也不是自願的。如果還來得及,能送她去地府投胎嗎?」

    小紅聽了齊小異的提議,低頭打量了一下怒目圓睜的小鬼,點頭道:「我,試,試,吧。」

    齊小異三人先回了寢室,畢竟沈可心和葉相宜也看不見小紅,而且在路上和空氣說話實在有些奇怪。小紅則先將那小鬼安置到底樓浴室,然後齊小異又跑來將唐柚失蹤的事告訴了她。

    「我,也,正,想,說,這,事。」

    小紅這次去地府主要問了兩件事,一是下蠱之人是否有線索,二是花千樹的身份。問第一件事時,那幾個正在打牌的夜叉還面色如常,一邊喊著「炸彈!」之類的話,一邊透露了一些消息。他們說那下蠱之人雖然目前還抓到,但上頭已經有線索了,讓小紅不要急。

    但當問到花千樹時,幾個大夜叉卻齊齊噤了聲,牌也沒心思打了,諱莫如深地不肯多說,只讓小紅沒事別提這混世魔王的名字,一個不小心說不定他能把整座地府都給拆了。在小紅的追問下,有一個大夜叉終於被纏得受不住,說出了花千樹的身份。

    他是四凶之一的窮奇。

    作為一個修道之人,小紅自然知道窮奇,傳說窮奇毀信惡忠,是至邪之物的代表,難怪連這些大夜叉都不敢輕易提起他。但唐柚又怎麼會招惹上這麼難對付的人物?

    齊小異對此也不知情,只聽唐柚說過他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她夢裡,然後就一直陰魂不散。

    小紅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這事她們估計是管不了了,只能祈禱唐柚吉人自有天相了。

    「對,了。」被小紅束縛在一旁的小鬼一直在辱罵她們並吐口水,小紅實在不堪其擾,用死魚眼瞪了她好幾眼,突然想起一件事,「任,可,雖,然,不,通,靈,但,她,的,八,字,很,適,合,被,煉,成,小,鬼。」

    小鬼也分三六九等,潘菲菲養的這個小鬼屬於比較次一級的,而評判小鬼的標準則涉及到小鬼的八字、年齡、死法、死亡時間和死後屍體的處理等各種因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