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天眼難通(九)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週五晚上齊小異和任同通電話時將夏欒的事大致說了一下,期間任同一直安靜地聽著齊小異有些唏噓的表述,只偶爾在齊小異的追問下發表一下他的看法。

    比如在被問到「如果你碰到夏欒那種情況,會不會選擇去盜墓?」時,任同一開始堅持表示這種假設不科學,不予作答,後來在齊小異軟言細語的攻勢下敗下陣來,沉默片刻後道:「如果他覺得他的女友是為了良好的物質條件才和他在一起,那麼為這種女人冒險是愚蠢,如果他們真心相愛,那麼放棄陪伴懷孕的愛人去犯罪更是蠢上加蠢。而我不會做這麼蠢的事。」

    齊小異被任同這一連串的蠢震驚了,有點難以想像電話另一頭他是怎麼板著一張臉一本正經地說出這段話,還沒消化完又聽他說:「不過我還是要指出,你這個假設完全沒有道理,因為這種情況不會出現在我身上。」

    齊小異差點想問他你是柳下惠嗎,要不怎麼能保證不會有這種情況?想想還是忍住了,這麼問好像有些太不矜持了。

    「為人父母是一件很偉大,但同時也很艱難的事,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都應該做好萬全的準備。僅僅因為一時的慾望就讓不能選擇父母的孩子來到世上,我覺得是很不負責任的表現。」任同說完後才覺得這話說教的意味太重了,而且說給齊小異聽好像在暗示什麼一樣,他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想要挽回一下,「我沒什麼特別的意思,你不要想太多。」

    怎麼感覺越描越黑了。

    齊小異都能感受到從電話另一邊傳來的窘迫,她憋笑道:「嗯嗯,我知道你只是就事論事,我沒多想。」然後又把第二天要去找夏欒的戀人和兒子的事說了,也算是讓任同鬆口氣。

    「你說他的女友叫什麼名字?怎麼寫?」恢復安靜聆聽狀態的任同在聽到於如英的名字突然出聲。

    齊小異不知道哪裡引起了他的注意,有些不知所措地重複了一遍。

    「然後這個於如英,有一個十歲左右的兒子?」得到齊小異肯定的回答,任同做了一個深呼吸,有些難以相信世上竟有這麼巧的事,「我應該認識她,她是我大學時一個學長正在追求的對象。」

    任同的這個學長叫孫之康,比他高兩屆,兩人在大學時都是跆拳道社的骨幹,畢業後雖沒有進同一所醫院,但仍保持著聯繫,時不時還會出來切磋一下。

    而孫之康和於如英的相識也很有戲劇性。孫之康是他所在醫院的婦產科主任,平時工作非常繁忙,連吃飯都沒個準點,根本沒有時間解決個人感情問題,本來家裡給他介紹了一個對象,但女方受不了他經常約會到一半被叫回醫院,三天兩頭鬧脾氣。在一次賠禮道歉時,孫之康在於如英開的花店訂了一束花,但女方不接受也就算了,還對來道歉的孫之康破口大罵,甚至波及到來送花的於如英,一直好脾氣的孫之康終於忍受不了女方的無理取鬧,先向無辜受牽連的於如英道了歉,然後當場和仍在數落個不停的女方分了手。

    那個時候孫之康只是感覺有些對不起這個花店店主,並沒有別的心思,只是出於補償心理多去光顧了幾次她的店,但越接觸就越覺出於如英的開朗堅強和善解人意,便不由自主地上了心,即使知道她有一個九歲的兒子也不打算退縮。但奈何襄王有夢神女無心,所以孫之康十分苦惱,和任同見面的時候也經常提起這事。

    「明天我和他們聯繫一下,約個時間吧。」雖然是為了幫助於如英已故的男友,對孫之康不太厚道,但想到齊小異貿然上門可能會被誤解,任同又覺得心疼。

    能省些力氣齊小異當然沒有意見,在掛電話前她有些疑問又有些感慨地說:「其實我不太明白,你說夏欒都已經死了,就算回到他們身邊,又能怎麼樣呢?說不定只會讓於如英更放不下他。」

    任同「嗯」了一聲,「所以如果我是他,就趕緊去投胎,讓於如英找個好人嫁了,這樣對所有人都好。」

    齊小異雖然贊同他的想法,但被任同這麼簡單粗暴地說出來,感覺夏欒也是蠻可憐的。

    第二天中午幾人約在了齊小異家附近的一個小飯店,任同沒有具體和孫之康說明他們的目的,只告訴他他女友認識於如英的一位故人,有些話想轉達,而孫之康其實也不在意,因為於如英察覺到他的心思後有些躲著他,所以只要能有理由和於如英見面他就很開心了。

    孫之康見到齊小異的時候,雖然很快掩飾過去了但明顯一愣,應該是沒想到任同口中的女友年紀居然這麼小,然後又撓著頭想了想,忽然道:「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家裡的貓沒拴好跑到醫院來的那個小姑娘嘛!」

    齊小異被他的反應弄懵了,但也覺得孫之康看上去有點眼熟,仔細回憶了一下才想起來他就是當初她在醫院抓殭屍貓,巧遇任可時任可去見的醫生。

    所以世上的事就是有這麼巧,齊小異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圖省些力氣了,現在場面實在尷尬。

    任同點點頭沒有說話,低頭側目,看著齊小異挑了挑眉,似乎在告訴她等下要聽她解釋。

    又等了一會兒,於如英就帶著她的兒子於思夏到了。於如英比齊小異想的要溫婉許多,一點也沒有她想像中能一個人帶著孩子在S市闖出一片天的強悍。

    「小夏,快叫人。」於如英低頭向正打量著幾人的於思夏示意。

    「孫叔叔好,任叔叔好。「於思夏的眉眼很像夏欒,但又多了幾分機靈,此時他先禮貌地向孫之康和任同打了招呼,又眨眨大眼睛,轉頭向齊小異甜甜地一笑,「漂亮姐姐也好。」

    齊小異被小正太的笑一晃眼,又被誇得心花怒放,也不自覺地露出笑容,沒有注意到任同的臉黑了一下。任同沒有出聲反駁,只是伸手攬住了齊小異的肩膀。

    於如英立刻意會到任同和齊小異兩人的關係,糾正於思夏道:「要叫阿姨。」

    於思夏沒有正面回應,只是看著齊小異,用雖然小但在場幾人都能聽得清的聲音說:「這麼年輕,明明就是姐姐啊。」

    於如英還想說什麼,任同卻先將此事帶了過去,幾人便依序入座。席間夏欒一直站在於如英母子二人身後,用一種溫柔中帶著悲傷的目光久久地注視著他們。

    在任同藉口出去抽菸將孫之康帶離包廂後,齊小異終於找到機會向於如英轉達夏欒的事。

    於如英初聽時沒什麼特別大的反應,還覺得有些奇怪和不相信,但齊小異將夏欒站在她邊上說的話一句句重複出來後,她的臉色終於變了。於如英看了看邊上正豎著耳朵聽她們聊天的於思夏,清清嗓子道:「小夏,去樓下幫媽媽問服務員再要一聽可樂好嗎?」

    於思夏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聽話地離開了包廂。

    「他現在,就站在我身後?」於如英目送於思夏出了房間,顫抖著聲音問。

    齊小異點點頭,剛才夏欒說了一些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的事,所以於如英現在應該已經相信她了。

    「他想讓我告訴你,他當年不是故意拋下你們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於如英情緒有些激動地點著頭,忍了忍眼淚才接著說,「你幫我告訴他,我和小夏這些年過得很好,讓他不要擔心。」

    齊小異猜於如英可能從別的地方得知了夏欒的死訊,而且看上去也沒有怨恨或是責怪夏欒的意思,所以其實她的任務應該已經算完成了。她微微側目看了看夏欒,見他還有話要說,又繼續開始重複。

    「他還想說,你不要再記掛著他了。」齊小異脫口而出的瞬間愣住了,說到後面一句的時候甚至都忘了轉換人稱,「孫醫生是個好人,我知道你也喜歡他,不要因為顧慮我而失去幸福的機會。」

    她還以為夏欒放不下對於如英的執念。

    聽到這話於如英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而夏欒則笑著對齊小異說:「謝謝你。」

    任同和孫之康回來的時候於如英已經收拾好了情緒,免去了之前於思夏蹦蹦跳跳地拿著可樂回來時受到的驚嚇。對於一直被蒙在鼓勵的孫之康而言後來的氣氛還是很融洽的,而這次飯局之後孫之康發現於如英不再躲著他更是屬於意外之喜。

    和孫之康三人道別後,任同和齊小異一起散步回家,半路上齊小異的手機忽然響了,但只響了一下就掛斷了。她拿出手機一看,發現是唐柚的來電,但是再打回去就一直佔線,便以為是唐柚想打給別人但是錯撥給了她。

    另一邊唐柚見她放在背後偷偷撥出電話的手機在花千樹一個響指下便出現他手裡,並沒有表現出驚訝。他都可以在她父母在家的情況下悄無聲息地將她從家中劫走,讓手機也挪個地方又算什麼呢。

    「柚柚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呢?」花千樹笑眯眯地動了動手指,唐柚的手機就在他指間化作了粉塵。

    唐柚懶得聽他胡言亂語,眼睛適應了黑暗後終於可以看清她現在所處的環境。她似乎被抓到了一個廢棄的倉庫,地上散落著破敗的雜物,窗戶上都被釘著木條,只有很少量的陽光順著縫隙透進來。除了她和花千樹以外,在花千樹腳邊還有一個哼哼唧唧地翻滾著的人。

    「看我多貼心,知道你現在不喜歡曬太陽。」花千樹看到唐柚打量四周的眼神,對他選擇的這個地點頗為自得。

    唐柚還是不說話,只斜著眼睛看他。

    花千樹笑了一會兒估計也覺得沒趣,和唐柚對視了幾秒,突然笑得更燦爛了,踢了踢腳邊那個人,「你看,我還給你準備了大餐,開不開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