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天眼難通(八)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將食人村村民變成怪物的凶手地府其實一直有在追查,但目前還沒有什麼頭緒。那個人所使用的法術不見得有多高明,但留下的痕跡很少,在鬼差們嘗試突破食人村結界時,結界便進行了自毀,而事後守在村裡的鬼差也沒等到任何來查看的人,好像這個村子對那人來說完全無關緊要。

    這樣更引起了上面的重視,因為很有可能他們發現的這個村子並不是那人唯一的據點,否則為何村子被連根拔起也沒見他上一分心思。

    不過這些話小紅並沒有告訴齊小異,她只是把那些村民變成怪物的原理簡單說明了一下。

    「他,們,都,中,了,一,種,蠱。」

    可以把這種蠱理解為一種通過血液傳播、侵蝕人類神經和免疫系統的病毒。這種病毒會逐漸侵占人類的身體主導權,並使人類本能地產生一種啖食同類血肉的慾望,如果不順從這一本能就會日漸衰弱,最終死亡,而如果順從本能就會加劇病毒在體內的繁殖,也就是一種惡性循壞。

    但這一過程因每個人體質的不同而各異,有些身體強健或意志力堅定的人可以保持高度的清醒,除了需要定期進食人類血肉以防止自身衰弱和臉色較常人稍顯蒼白,其他言行舉止等方面可能和正常人沒什麼分別,比如在班裡潛伏了兩年的何朗誠和那個有自我意識的屠夫就是其中的代表,而有些本身比較虛弱又沒有強烈求生意志的人,很容易就會被體內的蠱毒操控,成為行尸走肉。

    唐柚顯然屬於前者。不過對於她,事情尚有一絲轉機,因為她還一直在反覆發燒,說明她的免疫系統仍在進行抵抗,如果能在她身體衰亡之前找到下蠱之人解蠱,就有可能讓她恢復正常。但在這期間如果她沒能抵抗住生人血肉的誘惑,吃了哪怕一口人肉,蠱毒就會進入她的血液循環,到時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可是如果能找到這個下蠱之人,地府早就將他緝拿歸案了,還用等到小紅來找嗎?所以不是她不想幫唐柚,而是她真的無能為力。

    齊小異愣愣地盯著地面,無比後悔當初唐柚主動要回到公路上報警時她沒有阻止她。早知道後來會有鬼差來救他們,就不應該讓唐柚和鄭麗娜去冒險。不過這世上哪有什麼早知道,在當時那個境地下,唐柚只是選擇了一種最有可能讓眾人獲救的方法,卻沒想到他們面對是一群不能用常人的思維來理解的怪物。

    齊小異想到花千樹似乎十分神通廣大的樣子,又燃起了一絲希望。雖然唐柚說他不會救她,但可能只是她不願意去試,如果能通過地府搭上花千樹這條線,說不定他會出手相救。齊小異便將唐柚的夢和花千樹的種種行徑一一轉述給小紅,又給她看了花千樹的照片,希望小紅能看出他的身份。

    小紅思索後卻仍是搖頭,「我,看,不,出。如,果,他,不,是,人,類,那,一,定,是,很,厲,害,的,人,物。」

    小紅見齊小異實在沮喪,又表示她可以再去問問其他鬼差,說不定已經有線索了,順便還可以去打探一下花千樹的身份。齊小異雖然知道希望不大,但總好過沒有希望,她也可以去問問夏欒,畢竟他在食人村周邊滯留了十年,也許能幫忙找到那個下蠱之人。

    「對了,小紅,你能不能教我一些自保的符咒或者法術?」想要學習陰陽之術的念頭在小紅失蹤的時候就冒出來過,那時候齊小異深刻感受到自己的無能,如果沒有小紅的保護和幫助,她就完全處於一種非常被動的狀態。可是後來瞭解到小紅並不希望她修習法術,過多地和鬼怪之事糾纏不清,她自己也由於小紅的歸來而有些懈怠,便暫時歇了這個想法。

    而現在這個念頭又冒了出來,其中有在食人村受到刺激的原因,也是因為希望在面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危險時能不再單方面地依賴小紅或是其他人,至少她應該能夠自保,如果可以她希望能有反抗一二的能力,這樣才有可能保護她在意的人。

    小紅還是有些猶豫,她一直覺得天生陰陽眼已經是一種負擔,如果再修習法術,不管自願與否,勢必會和鬼怪的牽絆越來越深,到那時再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只怕都是奢望。但考慮到有一個四處挖通靈之人眼睛的瘋子在外虎視眈眈,小紅覺得讓齊小異有點自保能力也是很有必要的,畢竟她有時會被地府的事務纏身,萬一被那中年男人鑽了空子,至少齊小異還能等到她去救她。

    小紅斟酌了一下,選擇了幾種簡單的符咒教給齊小異,其中主要是類似驅鬼符、傳音符這種能在危急關頭自救的符咒。齊小異對這個結果已經很滿意了,短時間內她也掌握不了太多,她先把這些符畫熟再說吧。

    這天是週五,如果不是為了回學校問小紅有關唐柚的事,齊小異本計畫是看望完唐柚就直接回家的。其實出於保險考慮,她本來提議她這段時間也一直呆在學校算了,但小紅說她和齊小異家附近的鬼差打好招呼了,她可以放心回家,如果有情況小紅會及時趕去的。

    雖然覺得太麻煩小紅了,但齊小異這周確實也要去她家附近找夏欒過去的戀人和兒子,便沒有推辭。

    齊小異又和唐柚通了個電話,將小紅叮囑的注意事項告訴了她,特別是一定要堅持住不能吃人肉。

    唐柚在另一頭悶悶地笑了兩聲,又變成連續的咳嗽,「咳咳咳……我就是想吃,也沒人給我吃啊。」

    齊小異知道她和體內的蠱毒對抗得很辛苦,如果沒有過人的意志,只怕唐柚現在已經成為了和那些村民一樣的行尸走肉,心頭一緊,她便沒忍心將小紅也束手無策的事說出來,「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我和小紅會找到辦法的。」

    回到家時齊爸爸和齊媽媽都沒下班,齊小異把手裡的東西一放,立刻開始召喚夏欒,喊了好幾嗓子都沒見他出現,這才反應過來夏欒估計是被她家大門上貼的符攔在了外頭。

    果然打開大門一看,夏欒正一臉無措地盯著門上的符紙。

    齊小異家大門上的符是賀神婆給的,雖然沒有過多的效力,但阻攔一般鬼魂進門還是很有效的。她四歲那年貼過一張,和賀神婆恢復聯繫後,賀神婆又新寫了一張。正是因為有了這道符的庇佑,齊小異才免於在家時也要受到鬼魂騷擾的苦惱。

    齊小異張望了一下,沒看到有鄰居進出,決定就站在樓道里和夏欒說話。

    「你能描述一下那個吸人精氣的男人的長相嗎?」

    夏欒聽到這個問題先是微怔,隨後有些為難地看著齊小異,「你也知道他為了防止我們進村特意設置了捕殺我們的人臉,所以每次他來的時候我們根本不敢湊過去,只能遠遠從山頭上往下望。」

    「你一次都沒看到過他長什麼樣嗎?」齊小異不願就此放棄最後一條線索,雖然知道有些強人所難,但還是嘗試逼問夏欒。

    「那倒也不是……」夏欒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他第一次來古墓裡的時候和我們打過照面,但那時我剛死,腦子裡挺混亂的,因此印象比較模糊,只記得他長得挺漂亮的。」

    「挺漂亮的?」這個詞用來形容一個男人,齊小異有些摸不清夏欒的意思,但想到了一個人。

    「對,就像是個年輕女孩兒,說實話我一開始就以為他是個女人,後來才發現不是。」夏欒頓了一下,「具體長相我實在記不清了,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就是他這十年來從來沒有變老過,不知道和他吸食活人的精氣有沒有關係。」

    齊小異掏出手機搜索出花千樹的圖片,拿到夏欒眼前道:「你看看,是這個人嗎?」

    夏欒湊近仔細看了看,猶猶豫豫地沒有表態。

    「他是挺好看的,但還不至於被錯認成女人吧?不過我也不太確定。」

    齊小異其實也不太覺得花千樹就是那個下蠱之人,因為總感覺花千樹一直以來的行為都毫無道理可循,好像他只是為了耍人玩兒,不像下蠱之人那樣有那麼明確的目的性。但現在這也算是一條比較有價值的線索,總之先搞清楚花千樹的身份應該會有幫助。

    齊小異瞥見電梯門在他們這一層打開了,她家隔壁的鄰居走了出來,為免引起鄰居大媽的注意,她趕緊向夏欒使了個眼色,準備回家去。

    看到夏欒一臉的欲言又止,齊小異忙輕聲道:「你放心,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他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