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天眼難通(五)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成功躲過鬼差回到S市後,夏欒並沒有告訴齊小異他所說未了的心願究竟是什麼。當時齊小異沒有心情問,可能夏欒也是出於這個原因沒有說,只是告訴齊小異他要去找一個人,之後便很少出現,估計一直在和各種鬼魂打交道尋求信息,這次終於回來了,但不知為什麼變成了「找到他們」。

    夏欒有些羞愧地看著睡眼惺忪的齊小異,「對不起把你吵醒了,你要不要再睡一會兒?」

    齊小異看了下時間,又看了看難掩激動的夏欒,揉揉眼睛小聲說:「沒關係,你說吧。」

    夏欒也不再推辭,將他這段時間的收穫告知了齊小異。他之前說要找的人是他大學時期的戀人,兩人的感情很好,但在畢業前發生了一件計畫外的事,最終導致了兩人陰陽兩隔。

    「她,她當時懷孕了。」夏欒臉上的羞愧之色又重了幾分,有些難以啟齒,「我之所以會參加盜墓也是想給她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畢竟我的專業剛畢業找不到工資太高的工作,但是沒想到……」

    夏欒從小就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讓戀人未婚先孕已經是他做過最踰矩的事,盜墓這種違法亂紀的事曾經更是想都不敢想,而更沒想到的是這唯一一次行差踏錯居然遭到了如此慘烈的報應。他不僅命喪深山,屍身被毀,還以鬼魂的形式被困在那裡長達十年。

    而這一次被齊小異帶出來後他回到校園中打探,才知道所有人都以為他當時是不想承擔責任才會在畢業前夕拋下懷孕的女友落荒而逃,沒有人知道他其實早就死了。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一個人願意相信夏欒不是負心漢,可能就是他當年的戀人於如英了。但是畢業之後在輿論壓力下於如英沒有再和任何一個同學聯繫過,也沒有回她的家鄉。夏欒在向其他鬼魂探聽消息時還要躲避過路的鬼差,幾經周折才有了線索,終於在前一天晚上找到了於如英。

    「我本來以為她會打掉孩子,但是她沒有。」夏欒臉上的表情很複雜,又像哭又像笑,還有些難以置信,「那是個男孩,已經有這麼高了。」

    夏欒飄在半空中向齊小異比劃了一下,齊小異極度缺乏睡眠的大腦緩慢地轉動了一下,考慮到夏欒的兒子今年也就不到十歲,應該是到夏欒的胸口,而不是指從地面到他的胸口。要是後者的話,那可能得有兩米了。

    齊小異聽完夏欒的敘述,點點頭,想了半天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你希望我幫你做些什麼呢?」

    夏欒已經死了十年了,這十年裡雖然不知道於如英作為一個單親媽媽又背井離鄉是怎麼堅持下來的,但想必非常艱辛。如果夏欒沒有死,現在找到他們母子二人也許還可以用盡餘生去補償他們。

    但是他已經死了。

    齊小異不想打擊夏欒,更不想傷害他,但她真的不知道現在的夏欒還可以為於如英母子做些什麼。從他當初決定用歪門邪道賺錢那一刻起,有些事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夏欒也漸漸從剛見到戀人、孩子的激動中平復下來,他怔怔地看著齊小異,有些迷茫又有些無措地說:「我……我也沒想好。」

    「我就是想讓如英知道,我不是故意拋下他們的。」夏欒越往後說底氣越弱,他低下頭,表情難過得好像快哭了,「我只是,不想他們恨我。」

    齊小異輕輕嘆了口氣,點頭道:「你把他們的地址告訴我吧,要是近的話我就抽時間幫你跑一趟。」

    夏欒感激地對齊小異笑了,道:「很近的,他們也在S市。」

    齊小異聽完地址有點驚訝。於如英住的地方離她家很近,甚至以前她們在路上碰過面也說不定,於是告訴夏欒她這週末回家就會去嘗試接觸於如英。

    夏欒又道了好幾遍謝才消失不見,齊小異看看時間還不到五點半,便又一頭栽回了被窩裡,沒想到這一睡就睡到了七點半,寢室裡三人居然默契地睡過了頭。一陣手忙腳亂後總算在上課鈴打響前坐到了教室裡,不過比較靠後的位置早就坐滿了人,齊小異三人只好坐到了第一排。

    坐定後才有工夫看一眼手機,發現任同在七點的時候發來了一條問候的信息,齊小異頂著老師審視的目光壓力,迅速回了一條。

    居然睡過頭了Σ(っ °Д °;)っ還好沒遲到

    沒等多久就收到了任同的回覆。

    你在上課?不要玩手機了。

    這怎麼能叫玩手機呢?看到信息不回覆多不禮貌ヾ(≧へ≦)〃

    還在玩?

    齊小異眼前自動浮現出任同微微挑著眉,質詢地看著她的表情,不由吐了吐舌頭,將手機放到了一邊,專心聽起了課。

    下課回寢室的時候又遇到了羅鈺瑩,她還惦記著豆豆,便問了齊小異幾句,知道豆豆的傷勢都恢復後她的神情明顯一鬆,還提出想去看看豆豆。

    齊小異知道她在她們寢室裡的處境本就有些微妙,在另外三人都經受了食人村的精神摧殘,丁倩儀更是失去了三根手指的情況下,她卻全程呆在古墓,連血腥些的場面都沒見到,這讓她得到了變本加厲的孤立和冷嘲熱諷。

    齊小異將羅鈺瑩帶回寢室,豆豆雖然興致不高,但對於友善的撫摸也沒怎麼抗拒。看著羅鈺瑩一邊給豆豆順毛,一邊露出高興的笑容,連眼睛裡都閃著光,齊小異忽然意識到她和羅鈺瑩同班三年,居然從來沒看過她笑得這麼開心。

    「你最近在寢室裡,還好嗎?」

    齊小異本想直接問丁倩儀她們有沒有為難她,但她們兩人沒有熟到那個地步,丁倩儀等人也沒有把對羅鈺瑩的欺負擺到明面上來,有些話並不適合由她來說。

    羅鈺瑩聽到齊小異的問話,嘴角立刻僵住了,然後又露出齊小異所熟悉的透著小心和拘謹的笑容,「還挺好的啊。」

    齊小異見她這麼說,也不再強迫,只希望她是真的像她說的那樣挺好的吧。

    羅鈺瑩走後齊小異想起了之前看到那個奇怪的中年男人,本來她是準備一見到小紅就說的,但之後得知了任可的死訊,又去探望了任同,然後她一時被沖昏了頭腦,竟然將這事給忘了。一想到那個男人脖子後面的眼睛和他窺視的目光,齊小異又覺得汗毛倒豎,趕緊去找小紅說明了這件事。

    「有沒有可能一個人有第三隻眼睛長在脖子後面呢?」

    齊小異本來有點擔心這種毫無證據,僅憑她感覺的事不一定能引起小紅的重視,沒想到小紅一聽到她的問話就停止了盪鞦韆的行為,飄到與她平視的位置問:「你,見,到,了,這,樣,的,人?」

    齊小異遲疑了一下,表示那有可能是她的幻覺,因為她之前做過類似的噩夢,不知道會不會是把噩夢和現實搞混了。

    小紅面無表情地和齊小異對視了一會兒,「我,很,遺,憾,那,應,該,不,是,你,的,幻,覺。情,況,好,像,有,點,糟,糕。」

    「你,還,記,得,那,些,眼,睛,被,挖,掉,的,女,生,嗎?你,看,到,的,可,能,是,她,們,的,眼,睛。」

    在三屍案發生的那段時間小紅曾經提醒過齊小異要小心,當時齊小異還奇怪過為什麼每年發生的命案那麼多,小紅偏偏只在這件事上讓她小心。那個時候小紅一則是不想齊小異的生活被這些鬼怪之事太過牽扯,二則後來凶手被抓她也以為事情過去了,便沒有和齊小異細說其中緣由,但沒想到其實事情根本沒有結束,而幕後真兇更是猖狂到出現在了學校裡。

    小紅之所以會提醒齊小異,是因為她在微博等各種網絡媒體上獲知的消息讓她發現了那些受害人的共通點。

    她們都有陰陽眼,或者說她們曾經有陰陽眼,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漸漸失去了見鬼的能力。

    小紅雖然不知道凶手攻擊有過陰陽眼的人的目的何在,但是同樣有陰陽眼而且沒有喪失功能的齊小異無疑處於更危險的境地。而之後齊小異見到的那個男人,卻解答了小紅當時的疑問。

    如果她猜得沒錯,那個男人是在練一種邪術。

    取通靈之人的雙目,以無根水浸之,再將眼珠埋於體內特定位置,即可練成天眼通。而一旦練成這所謂的天眼通則上可知天意,下可曉眾生。

    這種邪術小紅生前曾經在一本古籍上見過,當時只覺得荒謬不堪。若能用這種凶殘的方式練成天眼通,那上天還真是不開眼,但沒想到真的會有人不惜殘害人命也要追尋這種虛無縹緲、不知真假的事。

    齊小異聽完小紅的敘述,不知不覺竟出了一身冷汗,她的直覺雖然告訴她那個中年男人不是好人,但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窮凶極惡之人,更讓她捶胸頓足的是三屍案真正的凶手出現在她眼前,她卻就這樣放走了他,甚至連他的正臉都沒看到。

    「糟了。」齊小異突然想起有陰陽眼的人可不止她一個,「賀奶奶,還有羅鈺瑩,她們還不知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