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殺人童謠(十四)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護士小張打開隔離病房時,蔡思穎正直挺挺地躺在病床上,她走到床前準備叫醒她,將手中的托盤放下後一回頭卻發現蔡思穎並沒有在睡覺,而是雙眼圓睜,毫無聚焦地直視著天花板。小張被她嚇了一跳,蔡思穎這才動了動眼珠,斜眼看著她。

    「起來量體溫。」小張硬著頭皮命令蔡思穎,她知道眼前這個女孩生吃了活人,就算現在看起來沒有攻擊性,還是讓她心裡不太舒服。

    蔡思穎配合地坐起身,眼神直勾勾地黏在小張身上,儘管對方有意避免和她有視線接觸。

    「它今天又來找我了。」蔡思穎自顧自地開口。

    小張快速地掃了她一眼,負責蔡思穎的幾個醫生護士都知道她口中的「它」,是蔡思穎為減少自己的罪惡感而幻想出來的產物。

    「是嗎?那等會兒朱醫生過來的時候你再詳細告訴他好嗎?」小張掛上職業性的微笑,耐著性子順著蔡思穎的意思說。

    「但是它讓我問你……」蔡思穎說到一半突然停了,發出竭力想要說話喉嚨卻被卡住的嘶嘶聲。

    小張察覺到不對勁,抬眼一看,發現蔡思穎一副喘不上氣的樣子,捂著喉嚨栽倒在床上,她嚇得扔下手中的溫度計就跑出去喊醫生。

    蔡思穎臉衝下半晌沒有動彈,然後猛地重重捶了病床一下,喉嚨裡發出一連串困獸般的怒吼,她喘著粗氣抬起頭,以一個粗啞的男人聲音恨恨地念道:「章慧紅——」

    「找,我,有,事,啊?」

    一個紅衣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病房裡,吐著長長的舌頭飄到病床前,歪頭湊近蔡思穎道:「幹,嘛,這,麼,生,氣?你,不,知,道,生,氣,老,得,快,嗎?」

    披著蔡思穎皮的惡魔眼睛刷地變成漆黑一片,卻也只能對著小紅乾瞪眼。

    「我明明見你被帶去了陰間,你為什麼沒有去投胎?!」

    小紅眨巴眨巴死魚眼,道:「因,為,任,性。」

    另一邊齊小異和齊曉趕到精神病院見到醫生後才驚覺她們的出發點是很好的,可是應該怎麼提醒呢?難道要說蔡思穎被惡魔附身了,千萬別說出「想」、「要」、「有個願望」之類的字眼嗎?

    「就是和她說話的時候要注意一些,有些詞最好別說。」

    「你說的我都懂,但是為什麼是這些詞?」

    齊小異聽著齊曉隱晦地想表達她們的意圖,但實際上完全是在扯皮的對話,雖然很著急但也不知道有什麼更好的辦法,眼神不自覺地就往蔡思穎所在的病房那邊瞟,卻看到一個綠油油的東西扒在走廊的拐角處偷看他們。她定睛一看,發現是在跆拳道比賽那晚遇到的小夜叉呼呼,第一反應是呼呼跟著鬼差來勾魂,醫院裡不會要大規模死人了吧?

    齊小異瞥了眼還在扯皮的齊曉和醫生,確定沒看到有鬼差在呼呼身邊,便疾步走了過去。

    呼呼見齊小異主動來找它,不用冒險去人多的地方,兩隻小燈泡一樣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滿是期待地仰頭看著齊小異。

    「呼呼你怎麼在這?」

    呼呼挺了挺小胸膛,自豪地說:「呼呼陪紅紅來抓壞鬼。」

    「抓壞鬼?」齊小異鬆了口氣,只要不是來接死人就好。

    呼呼點點頭,然後轉身啪嗒啪嗒地跑了出去,發現齊小異沒跟上來,還回頭伸出小胳膊向她招了招手。

    齊小異猶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接著發現他們要去的方向似乎和蔡思穎病房的方向一致,又想到呼呼剛才提到的「紅紅」,略一思索,心裡突然燃起了希望。

    一個護士迎面跑了過來,嘴裡驚慌地喊著「來人啊!」。

    齊小異被她的緊張感染了,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呼呼果然走進了蔡思穎的病房,齊小異過去一看,發現病房的門竟然開著,還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一抬眼就看見小紅正飄在房間中央,一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紅……」齊小異話沒說出口眼圈先紅了,這些天以來的擔驚受怕在以為小紅已經被吞噬時轉化為對惡魔出奇的憤怒,但此時這股怒氣卻一下找到了宣洩口,全都隨著決堤的眼淚迸流而出。

    小紅有點嫌棄地縮了縮頭,然後飄到哭花了臉的齊小異身邊,雖然碰不到她,還是作勢拍了拍她的背。

    「多,大,人,了,還,哭。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死,了,呢。」小紅斜眼想了想,修正道,「雖,然,我,確,實,死,了,厚。」

    齊小異破涕為笑,這才注意到病床上一直對她們虎視眈眈的蔡思穎,不過在齊小異眼裡她現在的狀態已經很難看出她的本來面目了。

    蔡思穎的眼耳口鼻中都冒著黑煙,尤其是眼睛簡直像是在往外噴射黑色的火焰。

    站在門口的呼呼蹦躂到齊小異邊上,手裡舉著一個很像小型吸塵器的東西,兩眼放光,躍躍欲試地抬頭看了看齊小異和小紅,正要開口說什麼,幾個醫生護士卻衝了進來,嚇得它一下躲到齊小異身後,縮起身子抱著她的小腿發抖。

    蔡思穎瞥了眼來詢問她情況的醫生,嘴角突然向上勾了起來,然後好似要厥過去一樣向後倒在了床上,一團團黑煙便順著她的七竅湧了出來。醫生以為她犯病了,連忙上前準備急救。

    齊小異卻能看到黑煙的走勢,只見黑煙迅速在空中匯聚到一起,向高處的排風口竄了過去,她立即明白惡魔這是放棄了蔡思穎的肉身,準備先逃跑再重新找人附身。

    小紅拍拍呼呼的肩膀,呼呼卻死抱著齊小異的腿不放,她二話不說伸手將它提了起來,對準惡魔逃跑的方向啟動了呼呼手中那個有吸塵器外形的東西。

    「嗚————」

    聲音響起來也很像吸塵器,齊小異看著黑煙在嗚嗚作響的轟鳴聲中不受控制地向他們飄了過來,暗自腹誹其實這就是個吸塵器吧?

    滾滾的黑煙上下翻騰著,似乎極力想掙脫吸塵器的束縛,但最終還是難敵強大的吸力,伴隨著黑煙中一聲粗獷淒厲的「不——!」,嗖地一下消失在吸塵器狹長的吸嘴裡。

    由於吸塵器拚命抖動,呼呼只好鼓起勇氣睜開眼睛,將吸塵器抱在胸前以防摔落,它還向小紅和齊小異投以求助的目光,但小紅無動於衷,而齊小異早就看傻了,而且還得注意著不讓那些看不到究竟發生了什麼的醫生發現異常,於是呼呼扁了扁嘴,委屈地隨著吸塵器大幅振動。

    「叮」地一聲響起,吸塵器復歸平靜。呼呼還慣性地持續了幾秒的打顫,犬牙交錯的嘴裡發出卡噠卡噠的聲音。

    一顆烏黑的珠子「噗」地一下從吸塵器的嘴裡飛了出來,小紅伸手一撈便抓住了那顆珠子,然後看都不看一眼就扔給了眼睛發直的呼呼。

    呼呼接過來一看,笑容剛咧了一半,嘴角又耷拉了下去,大眼睛眨巴眨巴就泛出了淚光,抽了抽鼻子,將珠子往地上一扔。

    「一點也不好看,阿爸騙人!」

    齊小異雖然不懂那個吸塵器一樣的東西是怎麼個工作原理,但看方才那架勢,那顆烏漆墨黑的珠子分明就是那個惡魔變的,就這麼隨手亂丟真的好嗎?她看了眼還在搶救蔡思穎的醫生,小步地蹭到珠子滾落的角落,彎腰將它撿了起來,然後迅速撤離病房。

    手一碰到那顆珠子,一聲聲憤怒的咆哮便隨之直達齊小異腦海,她皺眉忍耐了一陣,等咆哮聲弱了下去,才能仔細打量手中的珠子。只見彈珠大小的圓球裡好像裝著暈開墨汁的清水,一團氤氳的黑煙隨著她的晃動在裡面來回撞擊。

    小紅扭過頭問呼呼:「你,真,的,不,要,嗎?雖,然,醜,了,點,但,是,會,說,話,喲。」

    呼呼的眼珠子轉了轉,似乎有點猶豫,最終堅決地搖了搖頭。

    齊小異想起來呼呼到她們寢室找令牌那次,要走了她大一時買了就從沒戴過的頭飾上的塑料珠,想到那個頭飾浮誇的造型,她有點明白呼呼為什麼那麼嫌棄惡魔變的這顆珠子了。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同情那個惡魔。

    小紅飄到齊小異對面,她正想詢問這些天她到底去哪了,忽然發現小紅整個鬼沐浴在投射到走廊上的陽光中,立刻驚道:「你在太陽下沒問題嗎?」

    小紅張開雙臂,得瑟地迎著陽光蕩了一圈,說:「我,現,在,是,持,證,上,崗,不,怕,惹。」

    在齊小異的追問下,小紅交代了她這些天以來的經歷。簡而言之,就是幾顆塑料珠引發的血案。

    事情要從齊小異撿到呼呼的令牌那晚說起。

    呼呼在齊小異的抽屜裡看到了那個造型浮誇的頭飾,並表達了想要上面幾顆塑料珠的意願。那東西齊小異留著也沒用,就送給了呼呼,還親手給它串成一串掛到了它的令牌上,之後呼呼便回了地獄。但誰想呼呼一把這幾顆屬於人間的塑料珠帶回家,它爸爸就對它隨意接受人類東西的行為表示了極大的不滿,將呼呼胖揍一頓後提溜著它來還珠子,結果沒找進齊小異的寢室,倒先遇上了正在查房的小紅。

    作為陰間公務員的夜叉先生撞見不肯去投胎的厲鬼會發生什麼?自然是麻利地將小紅緝捕歸案,帶回地獄受審。

    「其,實,我,就,在,那,呆,了,幾,分,鐘。」陰間一日,人世一年,小紅也很無語,她說話本來就慢,不過多耽擱了幾分鐘,那個夭壽的惡魔就鬧出這麼多妖蛾子。

    小紅將她不能去投胎的理由向判官闡明,並查經屬實後,判官將她的情況上報給十殿閻羅之一的秦廣王,秦廣王深受她捨己為人精神的感動,特將她破格提升為鬼差,管理S大一帶的陰間事務。

    「年,底,鬼,差,述,職,大,會,還,邀,請,我,去,演,講,有,點,怕,腫,麼,破。」

    齊小異想了想,覺得以小紅的語速,可能應該擔心的是其他鬼差。

    至於呼呼使用的吸塵器一樣的東西,是鬼差抓捕鬼魂時所使用的魂體濃縮儀,專門用來對付有點本事又不聽話的惡鬼,一般來說濃縮完的鬼珠是要帶回地獄關押的,但這惡魔本沒有登記在冊,況且也不屬於Z國陰間管轄的對象,呼呼爸爸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呼呼以為它是偷偷從家裡拿出來用的,也算補償它想要漂亮珠子的願望,但誰知道惡魔變的珠子這麼不符合小朋友的審美。

    病房裡的搶救告一段落,沒有惡魔附體的蔡思穎的生命體徵漸漸恢復了正常,此時在醫生的照顧下沉沉地睡去了。

    醫生護士走出來時齊小異透過門縫看了蔡思穎一眼,她不知道當蔡思穎再醒來時應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可能她在惡魔迫使她食人時就已經瘋了吧,這樣說不定反而是最好的結果,如果她還保持著理智,那不論是要承擔刑事責任還是一輩子被關在精神病院,對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女孩來說都是非常殘酷的事。

    這麼想著,齊小異又厭惡地低頭瞥了一眼還在喊放它出去的惡魔珠,罪魁禍首明明在這裡,但她卻不能說出真相,否則也許進精神病院的人就是她了。

    齊小異帶著小紅和悶悶不樂的呼呼往外走,快到大門口時卻看到賀神婆領著一個穿大棉衣棉褲,戴毛線帽和口罩的人走了進來,她認出那人是之前遇到過的兼職收廢品的道士秦錚,應該就是賀神婆找來收惡魔的高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