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輪迴珠(二)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呼呼咬著左手食指的指甲,低著頭也不回答齊小異的話,但眼睛卻始終盯著她手中的彈珠不放。

    齊小異見猜中了它的意圖,有些為難地說道:「這個珠子還不能算是我的,等我和它的主人商量好了,如果她真的不要了就送給你行嗎?」

    呼呼聞言倏地抬起頭,兩眼放光地仰視齊小異,不停地點頭,兩條小細腿來回在地上吧嗒吧嗒地蹦躂,就差拍手叫好了。

    齊小異怕它發出聲音把室友吵醒,趕緊做了個「噓」的動作。呼呼立刻就不蹦了,有樣學樣地將左手食指放到唇邊,看了看齊小異用的是右手,便將令牌換到左手,也改用右手。

    這時對面床上的沈可心突然冒出來一句不清不楚的夢話,嚇得呼呼又嗖地竄到床柱後邊。齊小異還以為沈可心醒了,也嚇了一跳,結果發現她翻了個身又睡過去了,心下鬆了口氣,回頭一看,見呼呼緊閉雙眼、四肢並用地掛在床柱上,差點就笑出聲,趕忙摀住嘴。

    呼呼偷偷將眼睛睜開一道縫,沒看到有陌生人,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從床柱上滑下來,拍拍自己的胸口,喃喃道:「呼呼不怕,呼呼不怕。」

    齊小異對它作為一個夜叉居然這麼怕人也是有點摸不著頭腦,哪想問了之後呼呼居然還有點不願意說,最後被問急了才支支吾吾地小聲道:「人類壞,用夜叉涮火鍋。」

    齊小異語塞,合著人類在幼年夜叉界是狼外婆一樣的存在嗎?

    「你不壞,你對呼呼好。」呼呼說完又趕緊加了一句,還咧嘴對齊小異一笑,兩顆突出的下犬齒在黑暗中閃過一道幽光。它低頭將令牌小心地掖進它皮褲衩的腰間,然後不放心地捂著腰不放,似乎生怕又將令牌弄丟了。

    呼呼放好令牌,有些羞澀地和齊小異道了個別,嘴裡嘰嘰咕咕地念叨著什麼,齊小異還沒來得及回應,它就「噗」地一聲化作煙霧消失了。

    躺回床上,在快要睡著之際齊小異才反應過來哪裡不對,呼呼還沒告訴她要怎樣才能把珠子給它呢,看來只能等它再找上門了。

    第二天下午一下課,齊小異就準備趕往醫院,臨出門又覺得她一個人去有點不穩妥,便折返回寢室找豆豆。在一樓走廊盡頭的雜物間裡找到豆豆時,它正和二黑在玩你追我趕的遊戲。

    二黑一會出現在豆豆前方,一會又移形到它後面,逗得它哼哧哼哧地跳來跳去,玩得不亦樂乎,而一旁的小紅百無聊賴地抖著自己的舌頭玩。

    齊小異見豆豆玩的根本停不下來,而二黑也一點沒有嫌累的意思,便問小紅:「你不管管二黑啊?它能堅持得住嗎?」

    小紅淡定地偏過頭,悠悠地說:「它,開,心,就,好。」

    什麼開心就好啊?這大白天的,二黑又只有一魂一魄,這麼移形換影的難道不怕魂飛魄散了?

    「好,好,它開心就好。不是,我說你到底是從哪學的這些詞兒啊?!」齊小異對小紅時不時蹦出來的新鮮詞彙早就有疑問了,現在居然還學會用這話來堵她了。

    「微,博,啊。」小紅理所當然地接道,還有點鄙視地看著齊小異,「你,沒,有,嗎?」

    齊小異覺得她本就破碎的世界觀又遭受到了強烈的衝擊,這年頭連鬼都開始刷微博了?

    「你微博叫什麼啊?」震驚過後齊小異還是有些好奇小紅的微博會發些什麼內容。

    小紅狐疑地打量了她半天,將頭一扭道:「我,是,你,家,隔,壁,的,小,紅,啊。」

    齊小異開始沒反應過來這就是小紅的微博名,意識到之後,一下沒忍住笑了出來。小紅立刻慍怒地回頭瞪她,齊小異趕緊捏住自己的嘴唇,表示她不是故意的,然後抱起豆豆就跑。

    去醫院的路上齊小異就順手搜了一下小紅的微博,發現她經常轉發一些段子手的段子,難怪對流行語掌握得如此嫻熟,此外還有不少自拍,不過都只拍了鼻子以上。

    把收不回去的長舌頭遮掉之後,齊小異發現小紅其實長得還挺漂亮的,眼白有點多,但是配上她的眼神和眼尾的弧度居然有點冷豔的感覺,直挺的鼻樑和上揚的眉毛還添了幾分英氣。

    關掉微博,齊小異忽然有些傷感。

    小紅在變成現在這樣之前也只是一個和她一樣的大學生,如果她沒有自殺,現在又會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說起來,小紅從來沒提起過她生前的事,齊小異也好奇過她的身份,但是總會被小紅打岔岔開話題。她隱約覺得小紅的身份可能不簡單,否則她作為一個厲鬼為什麼會畫定屍符、驅鬼符這種東西?

    齊小異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出租車已經開到了醫院。她付完車錢,抓起裝著豆豆的背包就往醫院裡走,在經過大門口時和一個中年人擦肩而過,不經意掃了他一眼便覺得渾身一陣惡寒,不由得一怔,回頭去看卻撞上了迎面而來的一對情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齊小異連連道歉,再回頭去找那個中年人時,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卻早已不見了他的蹤影。

    那個中年人在經過她身邊時,看向她的神態讓她十分不安,雖然只是一閃而過,卻讓她不得不在意。那是種貪婪的目光,透著病態的偏執和肆無忌憚,好像她身上有什麼價值連城的寶物一樣。

    而她上一次看到有這種神態的人,是三屍案的真兇黃吉。

    一定是她最近遇到的怪事太多了才神經過敏,黃吉已經死了,那個中年人也只是個普通路人而已。齊小異拍拍自己的臉,決定不要瞎想,還是先找到那個小女鬼要緊。

    這次有了身後背包裡的豆豆,倒沒有鬼魂敢跟上來,但齊小異很快就意識到了問題。她挫敗地扶額坐在大廳的長椅上,簡直要給她的自作聰明跪了。

    小女鬼也是鬼,也怕豆豆啊。這下是沒有鬼纏著她了,但是她也找不到小女鬼了。

    齊小異雙肘撐在腿上,雙手扶額,撓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辦,視線的餘光看到在她邊上又有人坐下了,還穿著病號服,便往旁邊挪了挪,給別人騰地方。

    「姐姐。」小女孩脆脆的聲音在齊小異耳邊響起。

    齊小異一個激靈,側頭一看,果然上次那個小女鬼正笑盈盈地看著她。

    「對不起,我之前有點事要處理所以……現在幫你還來得及嗎?」

    小女鬼點點頭表示沒關係,然後有些害怕地看著齊小異的背包。齊小異見狀連忙說:「你別怕,豆豆很乖,它不會傷害你的。」

    豆豆聽到它的名字,便從包裡探出頭來「喵~」了一聲,結果反而把小女鬼嚇得一縮,然後就被齊小異硬塞回了包裡。

    「你可別出來,要是被醫院發現我帶貓進來,咱倆都得遭殃。」齊小異小聲地告誡豆豆,它便乖乖地蜷在包裡不動了。

    小女鬼見豆豆真的聽齊小異的話,也放鬆了許多。齊小異便問道:「你要我幫你做些什麼呢?「

    「我希望你幫我找一個人。」

    小女鬼的要求出乎齊小異意料的簡單,她本以為還有下文,但小女鬼說完這句之後便不再開腔,她有點難以相信地問:「就這樣?那找到之後呢?要帶來見你嗎?還是要讓他做些什麼?」

    小女鬼聽了連忙搖頭道:「不用讓他做什麼,你找到他之後幫我謝謝他就夠了。」

    「那這個珠子……」

    「這是給你的報酬呀。」

    齊小異確定了彈珠的歸屬,終於放下心來,答應道:「好,我一定會幫你找到那個人的。」

    但是拿著記有小女鬼提供的信息的便條回到寢室後,齊小異很快就為她做出的承諾感到了後悔。

    小女鬼想找的人是在她病重的最後那段日子裡經常到醫院來看望她的一個小哥哥,至少當時是個小哥哥,因為那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了。

    十二年前那個小哥哥大約十四五歲,他們第一次見面是他陪著奶奶到醫院複診,之後他就經常來找小女鬼玩。但是後來有一天突然他就不見了,再也沒有出現,而前一天他們還約好要一起去摘果子,雖然那時候小女鬼的身體已經無法支撐她離開病房。小女鬼從小身體就不好,也沒什麼朋友,這個小哥哥可以說是她唯一的玩伴,所以一直到死都唸唸不忘。

    雖然小女鬼沒有說,但齊小異明白她其實還是想知道那個小哥哥當時為什麼不告而別。

    不過問題的重點並不是小女鬼還在萌芽狀態就被扼殺的少女情懷,而是她給的信息實在太少了啊!她連小哥哥的全名都不知道,要齊小異從何找起啊?

    現在齊小異只知道這個小哥哥今年可能二十六或者二十七歲,好像是姓楊,因為當時醫院裡的人都叫他小楊,也不排除其實是名字裡帶「yang」字。

    就是度娘也拯救不了這樣的關鍵詞好嗎?齊小異欲哭無淚地舉著那顆漂亮的玻璃彈珠,果然和鬼魂做交易就不會有容易的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