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嬰靈(三)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你現在在哪?」齊小異一聽任可的情緒不對,也有點急了。

    遇到靈異事件時最怕的就是自己嚇自己,除了極凶的厲鬼,一般鬼魂都沒有實質能力傷害活人,如果一個人的心正,陽氣自然就足,鬼魂常用的製造幻覺、附身等伎倆就失去了用武之地,但若是心裡露了怯身上的陽氣也會隨之減弱,被鑽空子的可能就會增大。

    任可的元氣本來就不足,要是再自亂陣腳,後果不堪設想。

    任可哆嗦著聲音報了一個地址,說她正躲在某商場二樓的廁所裡。

    齊小異一聽大汗,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姑娘們見鬼後都喜歡躲在廁所,先不說廁所常年不見天日陰氣沉重,這時候難道不應該儘量往人多的地方跑嗎?一個人躲在隔間裡真有什麼事連逃都沒地方逃好嗎?

    好在她選的是商場的廁所,人氣還算比較足,短時間應該沒什麼問題。

    「你先出去挑個人多的地方坐一會,我現在就過去找你。」齊小異把她的經驗傳授給任可,並叮囑她千萬要保持鎮定。

    齊小異掛了電話,立刻又打給齊曉,有了上次的經驗,她可不敢再一個人貿然行動,而且她現在沒有了玉珮,再逞能就純粹是在作死了。

    齊曉接到消息後很快就和王奕傑一起過來接齊小異,她臨出門前考慮了一下,衝進廚房拿了一整包鹽。

    「這都幾點了?你幹什麼去啊?」齊媽媽見齊小異火急火燎地揣著鹽往外跑,伸手拽住了她。

    「那個……我和曉曉姐出去散步。」剛說出口齊小異就後悔了,她大概是注定找不到正常藉口的節奏。

    齊媽媽還想再說什麼,一旁看電視的齊爸爸大手一揮道:「孩子大了,你別管那麼多了嘛,再說不是還有曉曉嗎?」

    齊媽媽氣結,又不好直說就是因為和齊曉一起她才不放心。齊小異不想讓齊爸爸擔心就堅持不讓告訴他上次她在地鐵站遇險的事,所以他只知道齊小異幫忙破了案,對此還挺驕傲。

    「媽,我吸取教訓了,你放心吧。」齊小異懇求地搖著齊媽媽的手臂。

    「行行行,你快去吧,看這次你回來再哭我還理不理你。」齊媽媽揪心地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拗不過女兒,好像很不耐煩似的點點頭,末了卻還是補了一句,「你給我小心點,千萬別落單。」

    齊小異站在電梯前拚命向齊媽媽點頭,並揮手示意她趕緊關門進屋。等齊媽媽真的回去了,她一個人看著電梯上紅色的數字緩緩跳動,忽然又有些心慌。她其實也就是個半吊子,怎麼就被趕鴨子上架了呢?

    她的手指劃過口袋裡鹽的外包裝,心跳稍微平穩一些。雖然不一定用得上,但果然還是帶著鹽比較安心。

    齊小異三人趕到任可所在的商場時已接近九點半,店家已開始陸陸續續清場。任可侷促不安地坐在底樓的咖啡店裡,一有人從她身邊經過就如驚弓之鳥一般失色,見到齊小異她才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

    齊小異奇怪地發現任可背後的嬰靈比前幾天虛弱了不少,滿是血光的臉上眼睛半睜半閉,似乎很是疲憊。

    「你試過超度它了嗎?」

    「我給它……我給豆豆做了一場法事,但是沒有用,它不願意放過我!」豆豆是任可給嬰靈起的名字,因為齊小異說既然不能給它它應有的愛,至少也要給它一個名字,這樣超度才顯得比較誠心,但任可還是叫不習慣。

    齊小異安撫了一下任可激動的情緒,問道:「你為什麼覺得它不願意放過你?」

    雖然豆豆被超度後不肯走是事實,但是齊小異並沒有看出它有很強的攻擊性,至少不像是要置任可於死地的樣子。

    任可深吸一口氣,驚魂未定地說:「我今晚練完瑜伽開車回去的時候,在後視鏡裡看到了它……看到豆豆,滿嘴都是尖牙……我一分神就撞到綠化帶上了,接著就聽到它的哭聲……」

    「它不停地哭,不停地哭,我真的,真的受不了了……」任可說著說著痛苦地扶著額低下頭,「不管我往哪裡跑都能聽到那種淒厲的哭聲,跑進商場裡才好一些。」

    齊小異聽了之後也覺得豆豆鬧得有點凶,她側過一點視線,正好可以看見豆豆蜷縮著趴在任可背上,小小的拳頭緊緊地握著,如果忽略它血肉模糊的外形,似乎就只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貪戀母親溫度的嬰兒。

    豆豆的眼睛已經完全閉上了,酣憩的模樣讓齊小異忽然有點心軟,她將目光移回還在抱怨的任可身上,差點想說就讓它留下吧,也許不想趕它走它就不鬧了。

    幸好在齊小異被沖昏頭腦前又冒出了兩人攪局。

    一個男人幾個箭步竄到任可身邊,捧著她的臉上下打量了好幾遍,緊張地問道:「可可,你沒受傷吧?遇到什麼事了?怎麼不聯繫我?」

    一連串的問題別說心力交瘁的任可沒有心思回答,就連齊小異都被砸暈了。她自覺地站起來給他騰位置,發現正是那天攬著任可一起出現的男人,便想這大概就是豆豆的父親了吧。

    站起來往後退了兩步,齊小異猛地撞上了身後之人,她急忙轉過身連連道歉,抬頭一看便對上任同垂下的視線,頓時窘迫交加,趕緊又往邊上挪。

    任同卻沒有一起上前安慰任可,而是停住腳步站在了齊小異邊上,他的眼神還是深沉無波,齊小異也看不出他有沒有生氣,但還是規矩地靠邊站,企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兩人挨在一塊站著,齊小異才感受到他們的身高差異有多大。她的個子好歹也有一米七,但是站在任同旁邊卻剛過他肩膀,活生生被襯成了小矮人。

    任可有些不耐煩地避開趙子明的手,水汽繚繞的大眼睛裡滿是委屈,但看的卻是任同,好像他不安慰她是受了天大的冤屈。

    趙子明順著任可的視線看到無動於衷、抱臂而立的任同,眉頭一皺,帶著些埋怨的語氣說:「任同,這可是你妹妹,你就不能多表示些關心嗎?」

    「她是個成年人,應該對自己的行為有充分認識,不需要我多說什麼。」任同別有深意地看了任可一眼,對趙子明的指責有些答非所問。

    趙子明察覺出兩人之間微妙的隔閡,看了看任同沒有說話,回過頭對任可說:「到底怎麼了?」

    任可這次沒有避開他撫上臉頰的手,只是垂著眼沒有看他,輕聲說:「沒什麼,就是有點累。你送我回去吧。」

    趙子明立刻扶著任可起身,攬著她的腰往外走,經過齊小異和齊曉身邊時還奇怪地看了她們一眼,倒是和王奕傑熟稔地打了個招呼。

    齊小異默默地了看了半天戲,似乎有點明白是什麼狀況了。

    這個趙子明,好像根本不知道任可墮胎的事啊,而任同顯然是早就知道,並且對妹妹這一行為十分不滿,所以才一直沒有好臉色。

    可是任可為什麼不告訴她的男友呢?

    齊小異低著頭暗戳戳地琢磨著這個問題,卻不知道她一雙滴溜溜直轉的黑亮眼珠早就出賣了她的想法。任同有些好笑地瞥了一眼她明明很想問又偏偏要忍住的表情,嘴角不自覺地翹了一下。

    趙子明和任可離開後,齊曉的臉色終於掛不住了。這個任可也太大題小做了,大晚上瞎折騰,沒事了又一走了之,真當全世界都是她媽嗎?

    王奕傑忽然被齊曉扭了一把後腰,見她氣鼓鼓地努了下嘴,便知道她是不高興了。他大概瞭解任家兄妹的情況,也覺得任可這次的事處理得實在欠考慮,可畢竟是別人的家事,他們雖然有情分也輪不到他置喙。

    「任哥,你有空就多勸勸任可吧,她要是對子明沒意思就別老吊著人家,這樣對誰都不公平。」王奕傑斟酌再三還是點到為止地勸了一句。

    任同微有動容,扯了扯嘴角,表示領了王奕傑這份情,正要開口說些什麼,王奕傑的手機忽然響了,便打住了話頭,等他接完電話。

    「好,好。對,我和齊曉在一塊兒。好,我們馬上趕過去。」王奕傑掛了電話,有些為難地看了看齊曉,「曉曉,劉隊讓我們立刻去一個現場。」

    齊曉先是神情嚴肅地應了下來,轉眼又看見一旁正在發呆的齊小異,皺眉道:「那小異怎麼辦?要不先把她送回去?現在這麼晚了,總不能讓她一個人回去吧。」

    「呃……」

    「我送她回去。」任同在王奕傑還在猶豫時突然開口。

    此話一出,只有王奕傑喜笑顏開,齊曉一臉不放心地打量著任同,似乎在懷疑他的目的,而齊小異更是驚得目瞪口呆,有些惶恐地看著任同。

    任同在兩道目光的洗禮下微皺眉頭,又要說話卻被王奕傑打斷。

    「那謝謝你了,任哥。我和曉曉先走啦。」說完他像逗小狗一樣向齊小異揮揮手作別,又以工作重要為由堵住了齊曉的異議,拉著她就跑了。

    別留下她一個人啊喂!

    齊小異的爾康手伸了一半,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後又急忙收了回來。任同看她窘迫得手腳不知道往哪放,明知道不厚道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果然又見她備受打擊地垂下頭,活像一隻受了欺負的小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