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確的見鬼姿勢 首頁

三屍案(二)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齊小異站在陰冷的停屍房裡打了個寒顫,三具女屍並排躺在她眼前,她作為資深見鬼人士,再淒慘的死狀也見識過,但直面屍體還是頭一回。她的目光從屍體乾癟凹陷的眼窩上掃過,不忍多看。

    「怎麼樣?」齊曉在她身邊大氣也不敢出,似乎聲音大一些就會把鬼魂嚇走。

    齊小異在房間裡來回查看了好幾遍,對齊曉搖搖頭。

    齊曉難掩失望,卻還是笑著說:「沒事,本來就只說試試,還麻煩你跑一趟,一會兒我送你回去。」

    齊小異也有點不甘心,從來都是鬼魂找上她,沒想到她主動想見鬼居然這麼困難。

    兩人走出停屍房,齊曉的搭檔王奕傑立刻站直身子,一臉詢問地看過來,齊曉搖搖頭,他就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竊笑幾聲。齊曉杏目一瞪,作勢要肘擊,他忙又賠著笑臉告饒。

    「要是讓頭兒知道你想出這麼個法子,三個月的思想教育可是少不了,我幫你打掩護還對我這麼凶……」王奕傑跟在姐妹倆身後碎碎念,在齊曉回眸一瞪下又變為燦爛的笑臉,「但是頭兒也說了,只要能破案都是好辦法!你這是勇於創新的表現,值得表揚!」

    齊曉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表示她大人有大量,不和他這小男人一般見識。

    「曉曉姐,你們那麼多案子要忙,就別送我了,我坐地鐵回去就行。」齊小異對沒有幫上忙感到十分挫敗,不好意思再麻煩任務繁重的警察同志。

    王奕傑倒是爽快地答應了,當然又換來齊曉的一個白眼,但是在齊小異的再三堅持下,她最終也妥協了。

    「回去路上小心點,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鑑於最近實在不太太平,齊曉還是不太放心地叮囑齊小異。

    齊小異點點頭,和他們道別後就往最近的地鐵站走。

    時值週六中午,這又是個小站,只有零星幾個乘客在候車,齊小異等待時習慣性地拿出手機刷微博,看幾眼熱門話題,再抬頭看看下一列車還有多久到站。

    就這一晃眼的瞬間,她在防護門的倒影上瞥見一個垂著頭的鬼影,雙手以一種極不自然的形態向前吊著,正站在她身後不遠處。

    齊小異僵著脖子不敢回頭,只通過倒影偷偷地觀察那個奇怪的女鬼。女鬼站了一會兒,突然像木偶被人扯著走一樣開始移動,披散在臉上的長髮隨之飄起,露出了兩隻黑洞洞的眼眶。

    齊小異腦中靈光一現,立刻轉身去追那女鬼。

    那女鬼看上去飄得晃晃悠悠,但齊小異使盡全力也始終和她差著幾米遠,她生怕錯過這次機會,便顧不得地鐵站裡還有其他人,喊道:「謝雨薇!你等一下!」

    謝雨薇是最近這起命案的受害人,齊小異沒看清女鬼的長相,只看到她沒有眼珠,便猜測是三個受害人之一,考慮到她們遇害的時間,齊小異決定試試運氣。

    女鬼聽到這聲呼喚果然停頓了一下,甚至有要回頭的傾向,誰料齊小異還未來得及鬆口氣,她又僵硬地將轉了一半的頭扭了回去,繼續向前飄。

    齊小異本來就不是耐力型選手,剛才又是用衝刺的速度在追,此時已有些上氣不接下氣,見狀只能一手捂著跑岔氣的肚子接著追。

    耳邊傳來地鐵進站時的呼嘯聲,將站台廣播的提示音都蓋了過去,伴著防護門開啟的聲音,從車廂裡呼啦啦下來一大堆乘客。

    這些乘客神情木然地朝一個方向走,看到一邊喊人一邊奔跑的齊小異都露出怪異的神色。

    齊小異也覺得她的行為挺怪異,但此時放棄又覺得虧得慌,只好不懈地喊著:「謝雨薇!謝雨薇!」

    突然右臂一緊,有人將齊小異拽住了。

    她連忙回頭,只見一個矮小的老太太正死死拉住她的胳膊不放,滿是褶子的臉上透著嚴肅。

    「小姑娘,在這可不好這樣喊人,被他們發現了就回不去了。」老太太指指那些乘客,小聲對齊小異說。

    齊小異一愣,這才有心思留意剛才下車的那些乘客。

    一看之下才發現他們的臉色都透著死氣,神情呆滯,動作僵硬,分明是一群鬼魂。後知後覺的齊小異這才感到害怕,她抬頭一看,只見站台上的站名全都變成了黃泉路。

    原來她只想著要追上謝雨薇,卻沒發現她被引到了陰路上。

    在齊小異4歲時的某個下午,她在小區裡結識了一個新朋友,那是個穿著小西裝的小男孩。小男孩主動邀請她玩遊戲,這對一直被小區同齡孩子排斥的齊小異來說不啻於天賜福音,便和他在家附近玩起了捉迷藏。

    一開始他們玩得很開心,但後來隨著天色漸晚,周圍突然出現了很多長相可怖的叔叔阿姨,將齊小異嚇得大哭不止,而那小男孩卻只在遠處冷冷地看著她。

    齊小異只記得當時她又累又怕,就躲在一顆大樹下哭,最後是爺爺找到她,哄著她將她抱回家的。

    但是她的爺爺在她2歲那年便因肺癌去世了。

    那天晚上之後齊小異高燒不止,不停地說胡話,一會兒說要找媽媽,齊媽媽哄她卻被惡狠狠地推開,一會兒又說要買大汽車,可是在此之前她從來都不喜歡這類玩具。

    齊媽媽在小區老保安的指點下找了一個神婆,得知齊小異是被小鬼盯上了,要讓她做替身,一直堅信唯物主義的齊爸爸齊媽媽為了女兒也沒心思批判封建迷信,腆著臉找上那出車禍的小男孩的父母,兩家又是燒紙錢又是說好話,終於送走了那小鬼,而齊小異的燒也奇蹟般地退了。

    那之後齊媽媽就從無神論者變為虔誠的佛教信徒一事暫且不提,齊小異從這事後知道了她不僅可以見鬼,還容易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落陰,所以神婆給了她一塊老青玉壓身,一是保平安,二就是防止她又不小心離魂。

    後來齊小異也確實沒有再被居心不良的鬼魂引到過陰路,今天卻不知怎麼又犯了這個毛病。

    老太太慈眉善目地看著一臉不知所措的齊小異,拍拍她的手說:「小姑娘別急,你看到那邊出口的光了嗎?一會兒你就往那跑,不管發生什麼都別回頭。」

    齊小異感激地點點頭,對老太太道謝後,也不敢多做停留,一路快跑著穿過重重鬼影,她經過時那些鬼魂會表現出一瞬間的貪婪和渴求,但隨後好像喪失目標一樣迷茫地四處嗅聞,無果後又恢復呆木的狀態。

    齊小異終於跑到了地鐵站的出口,氣喘吁吁地往前一邁,整個人便有種從深沉的睡夢中甦醒的疲倦感,眼前一片敞亮。

    她的面前是打開的地鐵車廂,而剛才幫助她的老太太正低著頭站在車廂裡,帶著詭異的笑容抬眼看她,其他乘客不是低頭看手機,就是歪著頭打盹,好像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她站在車門口。

    「嘟嘟嘟嘟」。

    伴著關門的提示音,地鐵車門在齊小異眼前緩緩合上,很快她身後的防護門也會合上,她突然明白那個老太太想做什麼了。

    地鐵一開動,她瞬間就會被擠成肉泥。

    可是她現在連一個手指尖都動彈不得,嗓子也像被棉花堵住,連呼救都做不到。

    就在她以為自己注定要成為那個老太太的替身之際,猛地有人在背後拉了她一把,她立刻跌倒在地,防護門夾了一下她的腳,彈開後再次緩緩合上。

    地鐵呼嘯著離開。

    逃過一劫的齊小異還有些恍惚,右手撐在地上呆愣地看著遠去的地鐵放空。

    「你瘋了嗎?為什麼站在那不動?」

    齊小異聞聲眨眨眼,抬頭看她的救命恩人。

    「你……」任同本來還想再說她兩句,哪料被她水汪汪的無辜眼神一看,忽然又不忍心說重話了。

    任同一般不坐地鐵,今天是開到這附近時他的車趕巧拋錨了,他又急著去市裡,才打電話叫了拖車,自己則改坐地鐵。下來時正好聽見有地鐵進站,走過來一看卻發現有個纖細的身影直挺挺地站在車廂和防護門中間不動,車廂門已經快合上了,再不走開就要血濺當場了。

    情急之下他便出手將那個不要命的女生拉開了,然後才發現竟然是和他有過兩面之緣的齊小異。

    「給。」任同從自動販賣機那買了盒盒裝果汁遞給齊小異。

    齊小異扯出一個牽強的笑容,接過果汁小口小口地嘬著。

    兩人坐在站台的長椅上,一個縮成小小一團,一個坐得端正挺拔。

    「謝謝你。」齊小異補充了糖分後終於感到體力開始慢慢恢復,便誠懇地向任同表示感謝。

    任同看著她毛茸茸的頭頂,烏黑油亮的長髮將她的小臉襯得越發白皙,只是此時由於驚嚇而顯得有些蒼白。他想不通這麼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怎麼老是幹不正常的事呢?

    他想到這幾次見到齊小異的情形,兩道濃密的劍眉不由皺了皺。

    「你小小年紀有什麼事想不開,要自殺才能解決?」

    「我沒想自殺……」齊小異下意識地辯駁,但是轉念又覺得順著他說似乎更省力,便改口道,「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會了。」

    任同察覺她在敷衍自己,也不多說。若他們素不相識,他連方才那句也不會說。

    「在林暝鎮那個晚上,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如果不是因為李佩雲的案子,他不會這麼執著於這個問題。二十年前齊小異可能還沒出生,但是為什麼那天晚上她那麼巧出現在老房子,第二天失蹤多年的李佩雲的遺骨就被她們發現了,會是巧合嗎?或者她的父母是當年的知情人?

    齊小異聽到這個問題也是一驚,心想怎麼怕什麼來什麼,她那天什麼關鍵內容都沒聽到啊,這大哥怎麼就揪住她不放了。

    支支吾吾了半天,齊小異最終以壯士斷腕的勇氣,無比認真地看著任同答道:「因為我夢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每次進球只為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