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番外(八)PICTURES OF YOU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要說足壇第一好男人,卡洛斯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關於兩人的愛情故事早就成了經典的小說範本,三段簡單卻深刻的紋身更是能讓人腦補出好多戲來。

    更有網友調侃,在卡洛斯的「好男人」光環照耀下,連帶著巴薩一眾球員都浪子回頭,好好經營家庭了。

    而最近一段時間,卡洛斯迷上了一項造福廣大單身狗的新事業——

    拍照。

    特別是愛和老婆一起拍照。

    為了表達對中國的熱愛,卡洛斯同志還非常有心的把所有的圖片都發在了「我是蘇清嘉的老公蘇洛懿【心】」這個微博號上。

    就這樣他還是覺得不滿足,他將蘇清嘉的微博號拿了過來,每天自娛自樂地轉發加互動,還偏生看不懂評論以為大家都看不出來。

    anyway,你高興就好(ˉ﹃ˉ)。

    蘇清嘉翻了翻自己這個充斥著濃濃的裝逼氣質的微博號就有些蛋疼——「魯維奧夫人」,鋼琴家的加v認證她覺得ok啊,可是這個「卡洛斯的愛妻」認證誰能跳出來告訴她這是什麼鬼嗎!!!誰給他通過的,站出來,她保證不會打死他,真的。

    她的微博內容也很簡單,全是轉發內容。

    「老公麼麼噠【玫瑰】【玫瑰】【玫瑰】//我是蘇清嘉的老公蘇洛懿【心】:she【圖片】」

    「老公晚安啦【玫瑰】【玫瑰】【玫瑰】//我是蘇清嘉的老公蘇洛懿【心】:goodnightkiss【圖片】」

    「老公棒棒噠【玫瑰】【玫瑰】【玫瑰】//我是蘇清嘉的老公蘇洛懿【心】:breakfast【圖片】」

    「老公……」

    你問為什麼轉發內容會是中文,不要小瞧了一個會熟練運用翻譯軟件以及複製黏貼功能的二貨的一顆執著的心。

    而憑藉著良好的美術功底,卡洛斯的攝影技巧也不差,至少在這些圖片裡,蘇清嘉沒有從女神的神座上墜落下來成為一名普通村姑。

    而對於這些狗糧,雖然網友非常不願意被餵食,但由於它們實在美味,只能乖乖買賬。

    比如在那張名為she的配圖裡,他在花園裡澆水,穿著普通的背心和筒靴,面前是一片修建過的玫瑰花,含苞欲放的樣子很美好,他對著這些花兒露出了半張帶著酒窩的笑。

    畫面裡沒有出現女人的身影,但所有人都可以猜到,等這一叢玫瑰盛放的時候,男人會將它們送給心愛的那個她。

    好吧,為了你的背影還有微笑,這碗酸腐氣息濃厚的狗糧,我乾了。

    而在那張名為goodnightkiss的圖片裡,燈光暖洋洋的,男人和女人的影子交疊在一起,她似乎是踩在他的腳背上,踮起腳尖在他額頭上親吻著,而他輕輕地環著她的腰肢。

    他們都沒有露臉,只有影子纏綿。

    好吧,為了你們倆的最萌身高差,這碗預示著開車的狗糧,我乾了。

    breakfast則是一張富有技巧性的照片,潔白的餐盤裡雞蛋被煎成了愛心的形狀,男人帶著婚戒的手指拿著勺子,圓弧的反射照出女人的身影,她應該才睡醒,穿著白色裙子從樓梯上下來,長長的頭髮有些捲曲。

    男人堅定有力的手指和女人朦朦朧朧的慵懶形成對比,意外的和諧。

    好吧,為了卡洛斯你辛辛苦苦早上起床做早飯,這碗難吃的狗糧,我還是乾了。

    至於蘇清嘉的轉發,細心的網友從各種蛛絲馬跡中得出結論,二嗯你這麼玩精分真的好嗎?並不相信高冷的女神會這麼蠢的誇你【微笑】。

    吐槽歸吐槽,新的微博再次出現的時候,依舊會迎來一大波的跪舔。

    事實證明,轉戰自拍界,二嗯依舊是一把小能手。

    最近是卡洛斯的輪休季,而阿瑞斯還沒有放假,完美的二人世界就此拉開序幕。

    婚後兩人依舊在自己的職業道路上努力著,前幾年,卡洛斯第三次拿到金球獎後,巴薩為他舉辦了紀念儀式,紀念二十七歲的他從十七歲開始,為巴薩做出的貢獻。

    在重新翻修過的諾坎普球場上播放十年集錦時,許多人淚如雨下。

    他們從各大洲奔赴而來,看看看這個陪伴了他們十年之久的偉大球星。

    很多很多的記憶就那麼在草皮上,在座椅上,在球衣上甦醒過來,他們見證了卡洛斯的成功,卡洛斯也參與了他們的歲月,有些人從幼年到青年,有些人從青年到中年,有些人還沒有等到這場盛大的慶典,便在巴薩的輝煌中笑著走向另一個世界。

    慶典的最後,卡洛斯站在光影斑駁的舞台正中心說道:「我們還會有下一個十年。」他親吻了球衣的徽章。

    年幼的瑞瑞還有些懵懂,他站在舞台邊也沒有怯場,鼓著腮幫子就這麼看著高大的父親。

    卡洛斯將一顆寫著他名字的球送到了阿瑞斯手裡,示意他對兒子的期待與祝福。

    掌聲雷動之時,穿著小號二十三號球衣的阿瑞斯卻蹭蹭蹭跑下了舞台,扭著小屁股,憨憨地抱著球送給了在邊線上站著的蘇清嘉。

    他咧開嘴露出小白牙,酒窩明媚,那雙藍灰色的眼睛莫名讓人想起了第一次向女友展示紋身時候的卡洛斯,一樣的澄澈,只是卡洛斯眼底的是愛情,阿瑞斯則是親近。

    還在台上發言的卡洛斯怔了怔,也露出了同樣的微笑,在胸口比了個愛心,道:「我們也還會有很多很多的十年。」

    這個我們的指代不言而喻。

    觀眾席漆黑一片,藍色的螢光棒閃爍,卡洛斯站在舞台上,阿瑞斯懵懂地看著他,蘇清嘉眼波盈盈地看向舞台,這幅被命名為「十年」的照片入選了當年最佳攝影獎,並一舉奪得頭籌。

    這幾年,他逐步進入了運動員最巔峰的年齡階段,之前的積累爆發了出來,素質、力量、速度,每一項指標都完美地嚇人。巴薩一次又一次更改他的合同,年薪一次又一次地提高。

    他感謝巴薩的幼年培養和知遇之恩,巴薩感謝他的不離不棄。

    而蘇清嘉的音樂事業同她的生活一樣蓬勃向上,過早地結婚生子並沒有阻礙她的才華,相反,在家庭的點滴中,她收穫了更多的素材。

    令她十分欣慰的是,阿瑞斯並不像他的父親一樣毫無音樂天賦,五歲的他甚至可以和她四手聯彈一些曲子。

    阿瑞斯很喜歡和她一起彈鋼琴,因為——

    小金毛同學會吃醋地撓牆角。

    去年,蘇清嘉受到邀請,參加了春節聯歡晚會,答應的原因很簡單,她想圓蘇老夫人的一個念想。

    蘇老夫人一輩子也沒多少盼頭,對於孫女的出息她也只是聽說而已,那些個名頭在她看來很厲害,卻也並不瞭解。當年蘇清嘉還小的時候,蘇老夫人只是說:「我不知道什麼維也納□□,要是我的孫女能在春晚上和費翔一樣,我就高興了。」

    蘇清嘉一直記得。

    那年的春晚,他們一家四代人,全都聚在了一起,在演播廳裡過了一個完滿的年。

    四世同堂,時光好容易就走了那麼遠了。

    她好像又回到了曾經重生前的年紀了。

    不同的是,她有夫有子,她並沒有改變這個世界,但又像是改變了太多。

    地中海的陽光正和煦地照耀著梧桐樹,蘇清嘉拿出手機刷了刷微博,發現她又被發了一條新微博。

    「老公愛你喲【玫瑰】【玫瑰】【玫瑰】//我是蘇清嘉的老公蘇洛懿【心】:me【圖片】」

    照片裡是她坐在沙發上的樣子,飄窗的陽光和風營造了唯美的氣氛,她只穿了一件白襯衫,低著頭看手機,髮絲垂下來,顯得清新動人。

    「你?你在哪呢?二嗯你又在玩精分了【微笑】」

    「機智的我發現女神穿的襯衫是男款(我會不會被滅口???)」

    「回樓上,我保護你。」

    「更機智的我發現女神手機的桌面是二嗯笑得特別傻的圖片,這麼傻還拿來做桌面,絕逼是真愛啊。已放大,拿去,不謝【圖片】」

    「終極機智的我發現女神桌面上的二嗯也穿了這件襯衫,不知道女神自己知不知道卡洛斯又出來賣狗糧了?」

    評論在這之後保持了完整的隊形。

    「乾了這碗狗糧。」

    「乾了這碗狗糧1」

    「乾了這碗狗糧2」

    「……」

    蘇清嘉嘴角抽了抽,也點開了圖片放大來看,在低頭看看自己被卡洛斯套上的襯衫,怒然關了手機。

    她看向一邊,卡洛斯正捧著手機憨憨笑個不停,跟手機屏幕上那模樣有得一拼。

    「你在看什麼?」她問。

    「看評論啊。」卡洛斯把手機拿過來,喜滋滋地道,「貝拉你看,我又發了一條微博,好多好多贊還有好多好多評論。」

    「這些評論你看得懂?」蘇清嘉白了他一眼。

    小金毛剛一抬頭,就被她的眼波掃到天邊去了,臉紅著哼哼唧唧了半天,才道:「反正他們肯定是在說你漂亮。」他悄悄瞥了一眼,然後偷親了她一口,又把頭低下去。

    蘇清嘉:「……」不懂中文的人真天真。

    她又看了看其他的一些圖片,卡洛斯的微博言簡意賅,通常用的描述都極少,畫面卻極富表現力,而從這些照片可以看出,拍照的人一定相當細心,也相當瞭解她,才會抓拍到這些溫馨的瞬間。

    小金毛還在紅著臉看評論,蘇清嘉想了想問:「為什麼要把這些拍出來發在網上?」

    卡洛斯不是個愛秀恩愛的人,好吧,雖然他經常不自覺秀,但這些刻意的舉動有些反常,比起告訴全世界,他更喜歡把自己愛的東西藏得嚴嚴實實的。

    卡洛斯愣了愣抬頭的時候有些傷心:「你不喜歡嗎?」他聲音小小的。

    蘇清嘉親親他,道:「沒有,我只是想知道原因。」她也喜歡這些照片,每一張都是生活的縮影,是他們以後的回憶。

    卡洛斯沉默了一會,道:「奶奶說她會用微博了,我想著發些東西告訴她,你在這裡過得很好。」

    他的聲音清冽乾淨,像是夏日一抹清泉。蘇清嘉眼底啪嗒就掉了顆眼淚下來,然後猛地湊過去和他親吻。

    卡洛斯受寵若驚,然後打橫抱著她回了房間。

    晚上,卡洛斯坐在小陽台上畫畫,他的這個習慣依舊沒有改變,扦插的綠蘿擺了滿滿一陽台。

    那本本子已經很厚很厚了,不過雖然他在結婚典禮上用視頻的方式展示過這些畫,但之後,這又變成了他的小秘密,不給蘇清嘉看。

    他支在牆壁上,長腿交疊著伸展開,長長的睫毛為他增加了一絲純真的氣質。

    蘇清嘉拿出手機,調整好位置,拍了一張照片,編輯好後,點擊發送。

    「魯維奧夫人:他【圖片】」

    卡洛斯手機響了響,他拿起來點開關注消息。

    他的眼睛像是亮了亮,星子一般閃爍著,酒窩已經不自覺攀上了嘴角。

    他低下頭,手指輕動。

    蘇清嘉在他溫柔的目光裡低下頭,看到了最新消息——

    「pictures of you【玫瑰】【玫瑰】【玫瑰】//魯維奧夫人:他【圖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