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番外(五)情人節/生日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作為世界知名星二代,阿瑞斯很有些煩惱。

    你問是不是為了女朋友?,麻麻告訴他,十四歲以前的早戀是不對的,終身大事要好好考慮。

    至於當阿瑞斯掰著手指頭數了數數,滿臉疑惑地問到為什麼要十四歲以後,咳咳,蘇清嘉紅著臉沒有回答。

    奧萊格此時很是盡職盡責地代替兩個早戀典範的父母回答了這個問題。

    阿瑞斯鼓著腮幫子思考了半天,最終得出結論,十四歲以前的早戀是找不到像他媽咪一樣人美心善的大美人的,於是乎,儘管幼兒園裡十之*的不同膚色的小女孩每天都紅著臉給他送巧克力,他還是木著一張臉,十分嚴肅誠懇地拒絕了。

    拒絕的時候,他沒有一絲一毫的心痛,因為——

    他並不喜歡吃巧克力【微笑】

    阿瑞斯覺得真正喜歡他的妹子一定會瞭解他的喜好,連他不愛吃巧克力都不知道,一定不是真愛。

    當快滿五歲的小不點有理有據地說出他潔身自好的原因後,蘇清嘉目瞪口呆了良久,最後在阿瑞斯要求認同的眼神裡說了句:「你會找到真愛的。」

    阿瑞斯聽後驀地嘆了一口氣,長長的睫毛低垂下來,略有些憂傷地道:「我只希望她不要太看重我的外表。」這麼小一娃娃用如此感嘆的語氣說出這般自戀的話,蘇清嘉真真不知道是誇讚他早熟還是打趣他自戀,又或者是順著桿子安慰他一句。

    可事實上,阿瑞斯著實是生地十分好,遺傳自卡洛斯的金髮,藍眸和深邃的五官輪廓,加上東方基因加成的精緻神秘,讓他走到哪裡都自帶光環。

    以至於從兩年前就開始蟬聯星娃潛力指數榜首,網上一群哭著要等他長大,感嘆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的怪阿姨。

    國外的小女孩都比較早熟,剛上幼兒園時,女孩們就會為了誰來做阿瑞斯女朋友大打出手,在阿瑞斯再三強調他不會早戀之後,這才不了了之,女孩們達成默契,開始送起了禮物,提前刷刷存在感和好感度,說是她們可以等到十四歲。

    而學校裡的小男孩們也因此開始孤立阿瑞斯。

    哼,誰叫他搶了他們的未來媳婦!長得比園裡最漂亮的小可愛還要精緻,哼,小白臉!

    本來總用這張臉跟爸爸爭寵的阿瑞斯終於有了他的煩惱。

    這個看臉的世界裡,他真的不想再被看臉了。

    雖然他後來用各種外交手段重新贏得了男生們的容納,但就是有那麼一根刺哽在喉頭,寶寶心裡苦啊。

    「那你希望她看重你的什麼?」卡洛斯正在給兒子做手工作業,作為一個不太靠譜的奶爸,今年開學,他以包攬阿瑞斯全年的家庭作業為由,換得了今年重新奪回享受聖喬治節的資格。

    兒子說成交的那一刻,卡洛斯簡直眼淚都要掉下來。

    他的情人節今年終於不會再是兒子幼稚的生日了。

    阿瑞斯鼓起了腮幫子,秀氣的嘴巴都有些透明了起來,藍灰色的眼眸很是沉靜,這是他一貫的思考動作,過了一會兒,他慢慢把氣都吞回肚子裡,眼睛亮了亮道:「看重我的內在。」

    卡洛斯正被一團毛線球弄得有些凌亂,聽了兒子的回答,哼哼道:「你內在除了一肚子棒棒糖還有什麼?」

    瑞瑞被噎了一下,又鼓起腮幫子思考了一下,突然燦爛地笑道:「還有媽咪給我泡的牛奶,做的好吃的。」

    卡洛斯受到一萬點重擊,倒地不起,只能悶著聲繼續與手工作業奮鬥。

    他給他媳婦泡牛奶,他媳婦給另一個男人泡牛奶,這就是差距。

    蘇清嘉被瑞瑞深邃的酒窩晃得眼花,連忙就把他摟進了懷裡,道:「我相信,以後會有一個女孩喜歡上你的內在的,到時候,她也會給你泡牛奶,做好吃的。」

    阿瑞斯笑得更燦爛了,再贊同不過地點著頭道:「嗯,我也相信。瑞瑞是個好男孩。」他挺起了小身板,模樣神氣十足,接受了蘇清嘉一個香吻後噠噠噠跑到一邊,從書包裡拿出來一張捲起來的粉紅色紙片遞給蘇清嘉:「送你的。」

    「送我的?謝謝寶貝,但是這次又是為什麼?」蘇清嘉很開心,阿瑞斯是個貼心的男孩子,經常會以各種理由送蘇清嘉禮物,當然,瑞瑞在選擇禮物包裝上完美地遺傳了他老爸——

    不管是什麼,一律粉紅色!

    阿瑞斯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嘴,撓撓頭道:「明天瑞瑞就五歲了,是個大男孩了……」他動了動腳尖,畫著圈圈,「你明天能和我約會嗎?」

    他說得小聲極了,可卡洛斯還是明明白白地聽清楚了。

    什麼鬼,老子給你做了一年的家庭作業換一個情人節,你居然翹老子的牆角?!

    卡洛斯怒了,立馬起身道:「嘿,小子,明天是你爸爸和媽媽的情人節,我們做了約定的,男人不能出爾反爾,不守信用。」

    阿瑞斯也不怕這個外強中乾的老爸,他雙手叉腰,仰著脖子,道:「我們的約定是把生日變成聖喬治節,你可沒說是和誰的節日,瑞瑞也長大了,瑞瑞也要約會!」小奶音也爆發了。

    「我給你做了一年的作業!」

    「所以我準備把下午和晚上留給你,你要把上午留給我。」阿瑞斯攤開手,以示大度。

    「不行。」

    「那我們的約定作廢,我們還是過生日吧。」

    「……算你狠。」卡洛斯虎著臉道,「記住,你只有上午。」

    「是屬於瑞瑞和貝拉的美好的上午。」阿瑞斯露出一顆酒窩,滿足地笑道,「爸爸,今天的手工作業還沒有做完。」

    卡洛斯看了看一邊捧著阿瑞斯禮物笑容甜蜜的妻子,扒拉了幾下金髮,哼哧哼哧地盤腿坐在地毯上,繼續與毛線球奮鬥。

    蘇清嘉旁觀了他們父子兩的戰鬥,阿瑞斯贏得勝利後又撲棱著肥嘟嘟的小腿,蹭到了她邊上,一雙藍灰色的清澈的眼睛水靈靈的,充滿了光彩,他又看了看自己的禮物,煞是滿意地點頭,咬著唇問:「媽媽,爸爸同意了,明天我們能約會嗎?」

    他送的禮物是自己畫的玫瑰,卡洛斯一直教他畫畫,奧萊格也很是有心地教著,小包子十分有天賦,這幅玫瑰看起來漂亮極了。

    蘇清嘉點點頭,道:「玫瑰要交換一本書嗎?」加泰羅尼亞人的情人節裡,相戀的男女會將書和玫瑰互贈對方。

    阿瑞斯猛地抬頭,小嘴都張開了,小白牙明晃晃的,長而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個不停,捧著自己紅紅的臉蛋點頭。

    卡洛斯不小心又把手裡的毛線給扯斷了。

    天已經晚了下來,該是小包子的睡覺時間了,蘇清嘉牽著他的手上樓,睡前故事是少不了的。

    卡洛斯還在和手工作業對戰,瑞瑞趿拉著拖鞋,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媽媽,像是想起了什麼,問道:「媽媽喜歡爸爸的內在還是外在?」

    蘇清嘉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也沒回答,摸摸他的小腦袋,一頭毛絨絨的金髮手感好極了:「你覺得呢?」

    問題被拋了回來,小包子皺皺眉,鼓起腮幫子思考,道:「是外在吧。」他指指下面還在忙碌的卡洛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爸爸的肚子裡也都是棒棒糖。」

    蘇清嘉:「……」一一

    卡洛斯:「……」⊙︿⊙

    好在阿瑞斯沒有再糾結於這個話題,乖乖巧巧地爬上了他的床。

    這間臥室裡的裝飾都是阿瑞斯自己選的,他喜歡星空,卡洛斯給他把天花板也打通成了可遙控的天窗,牆壁用了夜光材料,連燈飾都是星子的形式。床頭上有一盆憨態可掬的綠蘿,臨近窗戶的地方有一片塗鴉牆,可以讓阿瑞斯自由創作。

    有時候阿瑞斯也不會住在這裡,奶爸先生會帶著他在花園裡露營,像是男人的冒險,每次阿瑞斯總是很興奮。他們還一起去過更遠的地方,卡洛斯會讓他學著開自己的車,或是帶著他開快艇。

    卡洛斯會帶著他去看每一場比賽,向他展示作為一個父親的成就。

    總是言語不和的父子兩有自己的交流方式,不會表達愛的卡洛斯擔當地起父愛如山。

    他希望這個年幼但是聰慧的兒子能成長地順風順水,又希望他能夠有著美好的品質。

    他沒有學習的對象,有關父親的責任和義務他都在自己探索。至少到現在,他做的很好。

    阿瑞斯其實也很愛他的不太靠譜的父親,就比如說現在。

    講完睡前故事後,蘇清嘉替他掖了掖被角,準備關燈,阿瑞斯拉著她的手蹭了蹭,道:「明天瑞瑞只佔要很少很少的上午,好嗎?」

    「為什麼不要一個完整的生日呢?」蘇清嘉蹲下來看他,小孩子應該是很期待生日的,一年只有一次的珍貴的屬於自己的節日。

    阿瑞斯搖搖頭,道:「可是爸爸也想要一個節日,我要學會分享。」他把小胖手從被窩裡鑽出來,伸出食指,道,「瑞瑞只要一個很少很少的上午,爸爸已經很久沒有過情人節了。」

    蘇清嘉張了張嘴幾乎說不出話來,藍色小床上阿瑞斯的臉嫩嫩地像是露珠,長長的睫毛打下陰影,小酒窩若隱若現,她勾了勾瑞瑞的手指,良久,道:「媽媽明天會穿很漂亮和你們約會的。晚安,我的寶貝。」

    「晚安。」小奶音憨憨的,甜到了人心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