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番外(四)有關阿瑞斯的日常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阿瑞斯在球場摔倒的視頻很快被前來觀看熱身賽的網友拍下並放到了網上,毫無意外地,這個中西混血寶寶又在網上大火了一把,「角色扮演」照片的熱度再次被翻了出來,阿瑞斯晉陞新一代男神的同時,卡洛斯也獲得了最不靠譜奶爸的榮譽。

    「我們阿瑞斯辣麼萌,二嗯居然下的去手,這麼逗他。」

    「我猜肯定是貝拉更愛阿瑞斯,二嗯想在球場上找回場子,哈哈哈,情場失意,球場也不咋的。」

    「阿瑞斯摔倒了居然都不哭,嚇得一臉蒙逼的樣子真的好萌啊!!!不行了,要在他的眼神裡醉掉了。」

    「跪求二嗯貝拉再給阿瑞斯生個弟弟或者妹妹!基因好千萬不能浪費啊,顏值造福世界。」

    「哈哈哈,阿瑞斯是把足球當成吃的了嗎?居然一口啃了下去,想問問阿瑞斯現在牙齒還好嗎?」

    「默默地想了想貝拉看到這個視頻後的心理陰影面積。」

    「哈哈哈,貝拉快把卡洛斯大魔王打跑,保護我們小男神。」

    「看了這個視頻,我對卡洛斯帶娃產生了懷疑,【微笑】。」

    「阿瑞斯找不到球暈頭暈腦都滿眼星星了,偏偏還表情嚴肅特別認真!?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完了,我居然想結婚生娃了。」

    「二嗯和他兒子對視的時候簡直有趣到爆,哈哈,不過還是阿瑞斯更嫩一點。」

    各大品牌也蜂擁而至,廣告代言堆滿了工作室,但出於對孩子的保護,卡洛斯和蘇清嘉沒有接下任何一個代言。

    經此一事,卡洛斯也不再在球場上老是逗弄阿瑞斯了,但小包子對足球的喜愛程度依舊不減,特別是在觀看比賽時,藕節似的胖腿興奮地抖個不停。

    卡洛斯跑過來做慶祝動作的時候,小包子更是興奮到拍手大笑,急了的時候,還想著從欄杆中鑽出去,撲到爸爸身上。

    阿瑞斯鑽欄杆不是一次兩次了,由於從小營養到位,基因優勢又明顯,一歲半的混血寶寶身高和體重遠超同齡人。

    但在鑽欄杆上,阿瑞斯可吃了大虧。

    他整張白白嫩嫩的包子臉卡進欄杆縫隙裡,頭一扭一扭地,嘗試了幾次之後,他想了想,側著腦袋瓜子又開始鑽探。

    阿瑞斯才興奮了沒有一會,便又卡住了大半顆腦袋,偏偏他的小肚子裡裝滿了東西,整個身子都過不來。

    努力把肚子縮了縮,依舊突破不了障礙,阿瑞斯也沒哭,伸出肉嘟嘟的手摸了摸肚子,嘆了口氣,像是放棄了一般歇了菜。

    而讓蘇清嘉忍俊不禁的是他的眼神,這麼小一娃娃,居然把睫毛一耷拉,嘴巴一抿,遙望著球場呈四十五度角——

    真是悲傷逆流成了河,呵呵呵。

    小包子卡在那兒憂傷了一會,也不向身後的媽咪求助,自動地把腦袋往回撤。第一次他鑽欄杆的時候真真把蘇清嘉嚇了一跳,鑽多了蘇清嘉也就由著他去了。阿瑞斯雖然小,但似乎極有分寸,從來不會傷著自己。

    阿瑞斯到了現在也還沒開口說話,這讓家人十分著急,但醫生說他一切都很正常,說話只是早晚罷了,蘇清嘉便也放下了一顆大石頭。

    最近又長高了一截的阿瑞斯發現了他突破欄杆的新方法——

    跨過去。

    唯一一次跨越成功是在歐冠十月份的賽事上,卡洛斯正因為贏了一場硬戰,跑到場邊將蘇清嘉整個抱了下來親吻。

    可吻著吻著就有些不太對勁了,卡洛斯覺得有人在扯他的褲子。

    低頭一看,他家那位剛長了幾顆牙的小小金毛正牽著他的褲頭坐在了欄杆上,被他看見後,阿瑞斯愣了一愣,然後衝著他怒氣衝衝地瞪了兩眼。

    卡洛斯扯扯嘴角無奈地將這個打斷了他好事的奶娃娃抱了下來。

    結果小包子立馬就撲到蘇清嘉懷裡去了,扭著胖胖的穿著小號球衣的身板,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手帕,給溫柔的黑髮美人擦了擦嘴,然後小手捧起媽咪的臉,仔細端詳一番後,自己吧唧親了上去。

    蘇清嘉給弄了個大紅臉,圍觀的球迷還紛紛哄笑著大叫。

    小包子耀武揚威地摟著蘇清嘉的脖子,對著卡洛斯露出一個「有齒」的燦爛笑容,左臉頰上的酒窩晃悠悠的,滿頭金髮毛絨絨的,可愛到不行。

    卡洛斯:「……」等著,小心你的肥屁屁!

    阿瑞斯兩歲的時候第一次開口說話了。

    蘇清嘉喜不自勝,卡洛斯面色陰沉。

    秉著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念頭,阿瑞斯同志第一次開口,便是一句長句子,順溜極了,不帶半點磕磕絆絆。

    他說的是:「爸爸,你欺負我,我要帶著媽媽回娘家。」

    對此,蘇清嘉表示:我的寶貝兒子終於叫媽媽了,好感動,嚶嚶嚶。

    卡洛斯叫屈:我哪裡欺負他了,哪裡欺負他了!不就是不准他吃橙子味的棒棒糖要他吃櫻桃口味的嗎?櫻桃口味可好吃了好嗎?居然要慫恿我老婆回娘家!

    小孩愛吃糖果,這也是常事,卡洛斯對於棒棒糖有著非同一般的執念,而阿瑞斯也完美地繼承了這一點。

    但事與願違,在又一不靠譜乾爹奧萊格的誘惑下,阿瑞斯對橙子口味推崇備至,而對小金毛喜歡的櫻桃口味嗤之以鼻。

    小金毛當然不幹了,將奧萊格每次送來的糖果全都藏好,換成櫻桃的,逮著機會就朝著兒子推銷。

    事情的接過就是,阿瑞斯怒了,當場便說出一長串單詞來,弄得卡洛斯一臉蒙逼之後又一臉陰沉。

    蘇清嘉知道這對父子的癥結所在,連忙將橙子味道找出來的獎勵給了阿瑞斯,戳他的酒窩道:「瑞瑞,再叫媽媽一聲,媽媽這裡還有。」

    阿瑞斯眼睛一亮,又是吧唧在媽媽香香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喊道:「媽媽,媽媽,媽媽……」

    他用著小奶音一直叫喚著,蘇清嘉被他弄得心都軟成了一團,恨不得把所有的糖果都給了他。

    阿瑞斯抱著糖果看了看沙發上坐著不說話的好爸爸同志,噠噠噠跑過去,屁股蹭了蹭,磨上了沙發,又擺著腿,扭了扭,蹭到了卡洛斯邊上。

    阿瑞斯會說話了,小金毛說不興奮那自然是假的,又聽到阿瑞斯孜孜不倦地叫著媽媽,心裡跟貓爪子撓了似的,癢癢極了,但一時半刻又拉不下臉來,只能在沙發上乾坐著。

    看阿瑞斯扭著肥嘟嘟的身子湊過來,卡洛斯心裡一喜,面上不露聲色,但微微揚起的嘴角還是暴露了他的期待。

    哪知小包子瞅了瞅他,歡快地把盒子打開,拆了跟橙子味道的棒棒糖,吧嗒吧嗒地吸著,然後一把拿出來,只聽見「啵」的一聲後,阿瑞斯「啊」地感嘆一聲,然後對著小金毛小聲「哼」了一下。

    被這三個感嘆詞嘲諷了的卡洛斯怒然第一次扒下了阿瑞斯的褲子。

    「叫爸爸。」卡洛斯手掌擺在了兒子嫩嫩的小屁屁上。

    阿瑞斯叼著棒棒糖,視死忽如歸地遮住了自己眼睛。

    「你遮眼睛幹嘛?」卡洛斯疑惑,轉過頭,便看見蘇清嘉環著胸站在那裡。

    卡洛斯面如死灰,頭一次實施計畫,還沒成功,就被抓了個正著,他趕緊把阿瑞斯放下來,抓耳撓腮,不敢說話。

    而一邊的阿瑞斯被順利解放後,大紅著臉又溜到了卡洛斯腿後藏著:「媽媽你別過來。」

    小金毛扭頭一看,阿瑞斯正哼哧哼哧地提著褲子藏著小鳥鳥。

    可他太胖了,穿到一半總掉下來。

    「幫我穿褲子。」他嘟著嘴,吸著棒棒糖,語氣可憐極了,「你脫了,就要負責。」

    卡洛斯想起打屁屁計畫的失敗,偏過頭傲嬌極了。

    「papa……」軟軟糯糯的奶音嬌嬌弱弱的,卡洛斯眼睛都亮了。

    阿瑞斯扒拉著高大的爸爸的褲腿,哀求著。

    「嗯。」被兒子喊了一聲,心裡成就感滿滿地都快要溢出來了,卡洛斯蹲下來,用身子擋著蘇清嘉的視線,將兒子的褲子提起來,還不忘幫他整理了一下草綠色的襯衫領。

    從這個小生命的第一次胎動開始,直到如今,他第一次聽見了這一聲稱呼。

    隊長和副隊長都和他說過孩子會叫爸爸時候的激動,他現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比拿了金球獎,拿了五座歐冠金盃更值得激動。

    有個血脈相連的孩子奶聲奶氣地喚著他:「papa。」

    「再叫一次。」卡洛斯在他額頭上親了一口,「再叫一次爸爸。」

    可煽情了沒有多久,阿瑞斯就不伺候了,扭過頭,學著卡洛斯開始的樣子,傲嬌著。

    「不然我再把褲子扒下來。」卡洛斯沒轍了,只能威脅道。

    阿瑞斯藍灰色的眼睛裡一下就裝了許多淚水,他不可置信地扭過頭看著這個男人,將小鳥捂得嚴嚴實實的,糾結了許久之後,又喊了句:「papa。」

    卡洛斯笑著應答,一把抄起阿瑞斯的小身子,高高地舉起放下,跟他玩起了他最喜歡的飛高高。

    樂得阿瑞斯一直叫著:「papa,再來一次,papa,哈哈哈。」

    蘇清嘉環著胸看著這對父子,他們相似的眉眼裡都是喜悅。

    五月的風清新閒適,新生的花卉開遍伊比利亞半島,窗外有梧桐絮子飄過,蘇清嘉彎下腰,將橙子味道的棒棒糖和櫻桃口味的都放進了糖果盒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