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三個紋身:我生為愛你(55)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副隊長帶了自家的兩個小寶貝來,兒子五歲,女兒兩歲,小男孩一來就纏著卡洛斯不放,非讓卡洛斯在他的小西裝上籤名,他這幅死忠粉的樣子,讓副隊長又是氣又是笑的。小女兒則逗弄著隊長家一歲半的男孩玩鬧。

    莉莉絲和路易斯坐在女方這邊,老紳士對著索菲亞說著什麼,又同時轉過來看著一臉喜悅的卡洛斯,點頭拍手。

    路易斯現在慢慢退出古典樂界了,他年紀大了,手指雖然還是一如即然地靈活,但到底體力跟不上,轉而在柯蒂斯教授理論知識,莉莉絲接了他的班,成為了新任柯蒂斯鋼琴系主任。

    老魔女今天穿著一身火紅的小禮裙,黑絲搭配紅底鞋,指甲上的丹寇撩撥人心,唇彩也是絢爛的顏色,健碩的男模男友在一旁拉著她的手,逗得魔女呵呵笑。

    幾個嬉戲的小孩在和周策比劃著,周策也頗有耐心地跟他們解釋,他是個醫生,氣質很親切,又喜歡溫和地笑,小孩們很快就喜歡上了他。

    他眼下有烏青的痕跡,是手術後的疲憊。

    陪了他許久的那隻鬥牛犬在一年前去世,他將它的骨灰灑在了劉夢雅的衣冠冢上。

    他獨身很久了,有時候蘇清嘉開玩笑說要他趕緊找個伴,不然大家都帶娃了就他還在那耗著。周策只是笑,不回話。

    這個曾經肆意青春的男孩像是歸於沉寂了。

    小孩們從他這裡得了糖果,心滿意足地跑開,周策看了看精美的聖台和老邁的神父,揉了揉太陽穴。

    悠揚的樂曲裡婚禮慶典馬上開始。嬉笑奔跑的小孩,相談甚歡的人們,都時不時探頭看向紅毯那頭,期待著新娘的到來。

    化妝間裡,蘇清嘉已經準備完畢,化妝師不由自主地讚歎,「你是我見過最美麗的新娘。」

    蘇清嘉抿唇一笑,面上的梨渦一點點漾開。

    她很白,皮膚水嫩光滑,化妝師便著重給她描黑了黛眉,又上了清透甜美眼妝,紅唇最是鮮豔欲滴,烏黑濃密的長髮被挽起,繡滿了玫瑰的白紗披在腦後。

    蘇清嘉伸出手摸了摸鏡子裡的輪廓,不禁又想到妝還沒上好時候,卡洛斯帶著裡傑卡爾德進來失神的模樣。

    那時候都已經看呆了,不知道等會他會不會又鬧出什麼岔子來。

    蘇清嘉身上的這條婚紗是華倫天奴特別為她設計定做的,抹胸設計,露出她漂亮的一字鎖骨,在卡洛斯的要求下,蕾絲裙襬上繡了一幅畫。這實在是耗費巨大,打板師花了一千多個小時才做出來。

    畫裡描繪的是巴塞羅那眾人皆知的屠龍故事。

    美麗的少女被囚禁在惡龍的房子裡,勇士披荊斬棘,成功走進了花房,龍血濺成的玫瑰浸染了巴塞羅那這片土地。

    滿是玫瑰的頭紗下若影若現地遮蓋著裙襬,彷彿預示著他們的未來將開滿浪漫的玫瑰。

    婚紗設計師說起這樣的寓意的時候,言語裡是掩飾不住的羨慕。

    「這幅畫還是卡洛斯親手畫的呢,您看,這個女孩就是拿您做的模板。」設計師說,「頭紗上的花紋要是放大了看,每一朵花瓣裡都寫著『b』和『c』。」

    這件婚紗花了卡洛斯不少心思,在緊張的比賽期間,他還不忘隔一段時間就和設計師交流一下。蘇清嘉倒是什麼也沒幹,安心待嫁。

    帶上項鏈,穿上婚鞋,明靈幫她把白紗輕輕覆在面上,將捧花放到了她手裡。

    「媽媽好捨不得你,寶貝。」明靈擁抱著這個婷婷玉立的女孩,「但你今天真漂亮,別哭。」

    蘇清嘉忍住淚水,長長地呼吸了一口氣,看著手裡的捧花。

    是鮮嫩而充滿生機的綠蘿。

    寬大的心形葉片聚攏在一起,配上星星點點的白色小碎花,小巧而別緻。

    綠蘿對他們來說有著不一樣的意味,蘇清嘉九年前送卡洛斯的那盆綠蘿還在生長著,不過因為太過繁盛,本株已經被移栽到了花園裡,現在在臥室床腳擺著的,是扦插的幼苗。

    水晶高跟鞋很合腳,蘇清嘉小步走出門,蘇靖康在門口見著女兒出來,重重地嘆息,然後又欣慰地笑了笑。

    「爸爸待會牽著你,別害怕啊。」蘇靖康沒等她回話,就自顧自地絮絮叨叨開了,「今天爸爸是不是很帥啊,我覺得我比卡洛斯還帥點,要是以後啊,他對你不好,凶你了,惹你生氣了,你就告訴爸爸,爸爸幫你打他,以後等爸爸退休了,爸爸就幫你們帶孩子,卡洛斯那麼笨,可千萬別被他帶壞了。」

    「他才不敢惹我生氣呢。」蘇清嘉回了一句。

    蘇靖康一下就歇氣了,張了張嘴,一時有些無措,半晌才悶悶地說:「爸爸就你這麼一個女兒啊。」

    很多回憶突然湧上心頭,蘇清嘉偏過頭看著這個依舊清俊的男人。

    他好像已經開始白頭了。

    記憶裡爸爸總是雲淡風輕的模樣,年少時候為她撐起一片天,他會和她的男友吃醋,會給她設定門禁時間,在美國求學的時候,明靈說,送走她的時候,蘇靖康一個人喝了好多酒,然後都哭了。

    她沒見過父親哭,可這時候,她卻感受到了他身上的落寞。

    蘇清嘉抱住這個愛了她二十年的男人,穿上高跟鞋她幾乎和他一樣高了。

    蘇靖康拍了拍她的後背,然後牽著她的手,往外走去,又吩咐道:「你別怕,爸爸會牽著你的。」

    牽著你走過這最後的一段路,然後把你交給另一個愛著你的男人。

    花童是孤兒院裡的孩子,對於一場婚禮,他們還不懂得其中的意思,但是蛋糕和糖果的滋味讓他們個個都興高采烈。

    小花童們穿著白裙或西裝,憨頭憨腦地給她牽著裙子。

    蘇清嘉看看身側——她沒有伴娘,她手腕上戴了劉夢雅畫冊裡設計的一款鐲子。

    她們曾約定一起走向神父,一起禱告,她今天會帶著女孩曾經的憧憬走上紅毯。

    走出拱門的時候,花雨簌簌地從天空落下,樂曲聲奏響。

    蘇靖康把她的手簽的很緊很緊,賓客席上坐著都是她熟悉的人,但莫名地就是讓她止不住地緊張。

    卡洛斯在紅毯的盡頭等著她。

    她想快速地跑過去,可又想呆在原地不動,步子邁得很慢又很小。

    領證的時候雖然忐忑,但遠遠沒有現在的情感複雜。

    她不敢再看周圍人的面孔,只是專心地盯著站得筆直的卡洛斯看。

    一步,兩步,三步……卡洛斯的面孔一點點變得更加清晰,她看見了他臉上時隱時現的酒窩,和搖晃著的右耳。

    蘇清嘉在緊張,卡洛斯同樣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努力保持著平穩的呼吸,但身上卻一直在流汗,背後都濕了一片——這比他經歷過的任何一場比賽都要來得緊張。

    他已經無法穩住自己的心神了。

    若不是瀰漫的花香和樂曲在告訴他,這是他準備了許久的婚禮,他指不定就拔腿跑向朝他走來的女孩了。

    她剛剛才門口走進來的時候,他呼吸都停了三秒。

    噢,她可真美。

    卡洛斯絞盡腦汁,想了許多許多的形容詞來表達自己此刻的感受,但無奈西班牙文學學得不過關,硬是沒想出來。

    蘇清嘉走得慢極了,似乎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心尖尖上似的,癢癢的。他胸口的紋身都快化開了,凝聚成她的樣子。

    他好想將這紅毯捲起來,讓它短一點,讓她走得快一點。

    她長長的婚紗曳地,落下的玫瑰花雨像是在她身上盛開,婚紗上屠龍的故事被催生著發芽。

    很久以前,他就想著,若是住在巴特羅公寓裡的姑娘像她一般美好,就算流盡最後一滴血,他也會朝著目標努力。

    在綠蔭場上奔跑了數年後,他等到了。

    蘇清嘉走到了他的面前,隔著白紗,他依舊能感受到她眼裡瀲灩的波光,只裝著他一個人的身影。

    蘇靖康上下打量了他許久,最後笑著開口,說了句:「好好對她。」

    千萬句叮嚀囑託,只有一個目的。

    卡洛斯鄭重地點頭,接住了蘇清嘉的手。

    好涼。這是卡洛斯的感受。

    好多汗。這是蘇清嘉的感受。

    對視的一瞬間,再多的緊張都化為烏有,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

    卡洛斯小心地給她撩著裙襬,拉著她走向聖台。

    神父打扮得莊重而又嚴肅,全體賓客起立。

    老舊的結婚誓詞,見證了許多人的婚姻。

    明明知道下一句會是什麼,但這一瞬間,這一刻,從神父的嘴裡念出來,彷彿是上帝的呢喃。

    在卡洛斯焦灼和期待的眼神裡,蘇清嘉說著:「我願意。」

    這句話似乎重如泰山,以至於卡洛斯為她帶上戒指的時候,都笑得合不攏嘴,失禮地在她手背上親了又親。

    對戒是金色的,永不退色的黃金要見證他們一生的愛。

    掌聲響起來的時候,卡洛斯急忙忙去看神父。

    神父這時候也知道他的意思,笑著說:「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卡洛斯感激萬分地點點頭,躡手躡腳地揭開她的面紗,蘇清嘉臉色緋紅,嬌嬌地看著他。

    小金毛魂都要飛走了,舔了舔自己的唇,然後湊上去。

    就在此時,伴郎團卻集體發出了口哨聲,打斷了這一好事。

    「別急啊。」奧萊格說道。

    「咳咳,卡洛斯,禮物,禮物!!!」沈柯指指大屏幕,提醒道,聲音裡有些恨鐵不成鋼。真的是個蠢蛋,看見美人,什麼安排都忘了。

    卡洛斯這才反應過來,好事被打斷,他瞪了兩眼九大伴郎,萬般不捨地放開蘇清嘉,撓撓頭,道:「我,我送你一個禮物……」

    他朝著二樓的方向點點頭,然後球場上的大屏幕慢慢有了畫面。

    賓客們驚呼一聲,然後看過去。

    一陣模糊之後,畫面開始清晰,片頭是白茫茫的一片,然後慢慢有金色的字體浮現——「我夢想有個洋娃娃,有一天,上帝給我送來了個天使。」字體是中西英三種字體。

    影片開始推進,配樂是《花開》。

    出現在最開始的是一幅畫,鉛筆素描,畫上的男孩年齡很小,眼神不知望著哪裡,格外溫柔。這是那幅被卡洛斯珍藏著的《漂亮男孩》,保護地很好,紙張還是乾淨的。

    第二個字幕也開始浮現——「蘭布拉大道上有人給我畫了幅畫,我想送給你,但不敢開口。後來,我也學會了畫畫,畫裡只有你。」

    影片開始變化,像是書頁被翻動。

    又是一幅素描畫,畫上是廣闊的綠茵場和穿著裙子的小女孩,笑得很甜美。筆法和最開始那幅並不一樣,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這應該是卡洛斯親手畫的。

    字幕沒有再出現,一張張生動的畫展示在大屏幕上,每一張裡都是不同形態的蘇清嘉的模樣,隨著畫上的女孩慢慢長大,繪畫者的筆法也越發純熟,堪稱惟妙惟肖。

    他畫了許多許多,大家看得目不轉睛,《花開》已經重複了好多遍了。

    蘇清嘉靠在他肩膀上,感受著他的溫暖。

    他們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全都呈現在這些素描畫裡。

    終於,第三個字幕浮現——「我畫了一千七百六十三個你,卻永遠畫不出我心裡最美的你。」

    畫面又變成了書頁翻動的景象,再次呈現出最開始的綠茵場和小女孩的圖片。

    這張素描圖片開始染上了顏色,女孩的裙襬是同綠茵場一般的綠色,在地中海的微風裡飄揚。

    「第一次見你,你的裙襬是和綠茵場一樣的顏色,都是我嚮往的顏色。」

    「想再一次告訴你,我的每一次進球,都只為了你。」

    屏幕漸漸變黑,而與此同時,原本遮擋著座椅的天藍色的幕布全部落下。

    一幅巨型的海報展現在大家面前。

    海報裡右邊是上了色的小女孩和綠茵場的圖片,然後蔓延著一路玫瑰的開放,映入眼簾的是穿著白紗的蘇清嘉依舊站在綠茵場上,裙襬像是海浪一般飄起,她正對著一處地方微笑——

    那裡是一個男人的背影,穿著紅藍二色的球衣,二十三號的字眼鮮明奪目,黑白足球朝著女孩滾去。

    原本黑下去的屏幕再次亮起字幕——「第一千七百六十四個你,我會一直一直愛著你。」

    最後出現的是他的胸口紋身——「,蘇清嘉」(我生為愛你)。

    「親一個,親一個!」伴郎團首先從影片和海報的震撼中清醒過來,大聲地起鬨。

    蘇清嘉環住卡洛斯的脖子,將紅唇送上。

    香檳泡沫衝天而起,更絢爛的玫瑰花雨開始落下。

    夢想從這裡開始,愛情於這裡發芽。

    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神奇,兜兜轉轉,將最好的那個TA送給你。

    《每次進球只為你》正文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