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三個紋身:我生為愛你(45)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沈柯準備的小型慶功宴沒開太久就散了,忙碌了不少日子,到了最終塵埃落定的時候,大家都很疲憊,吃到了大贏家卡洛斯切好的蛋糕大夥也就滿足了。

    不過奧萊格卻是不肯幹,他大老遠從英國跑過來一趟,為了比賽,也不敢喝酒,把蛋糕上剩下的奶油全給自己包圓了,奧萊格先生喜歡吃一切甜甜的東西,也喜歡所有貌美的金髮甜心,所以他總喜歡用這些稱呼——「honey」「heart」。

    「喲喲,我們小金毛又換紋身了,快快,脫個衣服給我們看看。」奧萊格起鬨道,一手拿著叉子吃奶油,一手拿著刀叉瞧著玻璃杯,「你說我要不要學習一下你,要我給女孩子紋身,那她們一定會更愛我的。」他煞有其事地點點頭思考道。

    隊長沖上去扯卡洛斯的衣服,小金毛被嚇了一跳,連忙掙脫開躥到蘇清嘉的身後,吞吞吐吐地道:「不……不給。」他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金髮都在響動,見隊長還要上來,他跟八爪魚似的緊緊扒住蘇清嘉,「貝拉,我不脫衣服。」

    他眼裡像是含了兩泡眼淚,水水潤潤的,蘇清嘉被他萌得不行,反手摸摸他垂下來的腦袋道:「嗯,放心,我保護你,你只能脫給我看。」

    「誒,貝拉,可不帶這樣的啊,我們可是穿過一件球衣,洗過一盆水的好戰友,脫個衣服看一看不是常事嗎?讓我們靜距離觀摩,學習一下嘛。」奧萊格又道。

    「你要是學習卡洛斯,那得一兩個月就換一次紋身,你確定?」蘇清嘉挑挑眉,「不過你可以紋上個『honey',這樣就不用洗了。」

    奧萊格:「……」

    不管怎麼說,眾人的要求還是沒有得逞,蘇清嘉把卡洛斯這一所有物的主權捍衛地相當嚴實。

    明天一早,他們將飛回巴塞羅那,西甲聯賽還在等待著卡洛斯的回歸。

    深夜時分,蘇黎世愈發冷得厲害,玻璃上蒙了一層雪白的霜花,蘇清嘉躺在卡洛斯懷裡有些睡不下。

    她支起身子藉著微光看這個抱著她的男人。

    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他的呢?

    她又為什麼會愛上他呢?

    她一直以為,她的重生是人生路上的一個小小的意外,卻不曾料想,那也許是她新一段歷程的開始。

    她摸了摸卡洛斯身上墨色的紋身,墨水點在肌膚紋理裡,表面上摸不出來痕跡,但她覺得這裡的溫度有燃燒靈魂的力量。

    她的記憶裡還保留著他最早的樣子,一個人默默地在破舊的操場上來回跑,而現在,他征戰在最耀眼的戰場,所到之處,都有鋪天蓋地的吶喊和狂呼。

    可他一直都還是那個會臉紅會跟她要親吻的男孩子,他的世界不再是一片荒蕪的海,可他依舊把她放在最中央的島嶼裡。

    卡洛斯動了動身子手下意識地扣在她的腰上,蘇清嘉順勢睡倒在他胳膊上。

    她聽見他嘟囔了一聲:「貝拉,還有…二十二天,嘿嘿……二十二天。」

    蘇清嘉忍不住笑,在他耳邊道:「好。傻瓜。」

    她好像還沒有對他說過那句很重要的三個字啊,她想在以後的日子裡每天都說給他聽。

    *

    洛斯榮獲金球獎成為一月份最受人關注的新聞新事,誠然,他的□赫實力與該項大獎十分般配,但等待了這麼多年後終於受到肯定終是圓了許多人的心願。各國的媒體報刊都刊載了這一消息,甚至中國的七點新聞聯播中,卡洛斯獲獎的消息都佔據了二十八秒的播報,重點在於,他最後說得是中文。

    中國洋女婿看起來還是十分上道的,用母語發表獲獎感言還不忘說兩句中文,嗯嗯,不錯不錯。

    而在此之後,他的三條紋身更是引起轟動。

    從十四歲到二十二歲,他用最特別的方式向女友告白,蘇清嘉於推特上回覆——

    「二十二天後,我是魯維奧太太。」並配上金球獎銘牌圖案,上面刻著他們兩人的名字。

    媒體的報導多次援引卡洛斯的獲獎感言以及紋身配圖。

    足球界報紙更傾向於事業性。

    一直為巴薩鞍前馬後的《世界體育報》用鮮紅的巨型標題寫著——「卡洛斯!卡洛斯!卡洛斯!」

    《隊報》用洋洋灑灑兩個版面的篇幅為卡洛斯做了年度特別專題報導——「最好的天才,最棒的球員」,對其的讚賞溢於言表。

    《足球先生》寫道:「我們生活在多麼幸運的一個時代,能看到如此才華洋溢的一位巨星。」

    《太陽報》則是用了卡洛斯的名言——「在作為一個球員之前,我首先是一個男人」,著重筆墨敘寫了這段愛情故事。沈柯覺得這有對卡洛斯示好的意思,畢竟前幾年《太陽報》跟卡洛斯結下的梁子還是很深的。

    《花花公子》也來橫插一腳,他們採訪了許多女性球迷,將採訪結果做成橫幅,由足球寶貝高高舉起來展示——「他擁有完美軀體,然而胸口的紋身是除他妻子以外所有女性心中的敗筆」。這裡面濃濃的酸腐氣息讓眾人有些哭笑不得。

    而在所有的報導裡,卡洛斯最喜歡的則是由《紐約時報》帶來的——「卡洛斯捧回金球獎,向嬌妻袒露愛意」,原因很簡單,一看便明瞭。

    回到巴塞羅那的時候,是巴薩新主教瓜迪奧拉親自來接的機,08年裡傑卡爾德卸任之後,由這位前西班牙足球運動員接手教練一責,他的職業生涯也同樣漂亮,曾經身穿4號球衣,是球隊的組織核心,在巴塞羅那俱樂部效力時候被球迷送以「國王」雅號,一度是俱樂部和國家隊不可或缺的中場核心。而卡洛斯雖說性格比較慢熱,但同樣是中場的緣故,卡洛斯從他那裡學到了許多。

    安普拉特機場裡,有土豪球迷包下了所有的廣告牌,全部掛上了卡洛斯和金球獎盃合影的巨幅海報,led顯示屏在不斷地重複放映他獲獎時分的視屏節選,所有的球迷幾乎都穿著二十三號球衣,保安艱難地將球迷擋住,開出一條僅供一人行走的小道來。

    卡洛斯一路護著蘇清嘉往前走,一路給球迷簽名,大多數都要求他把簽名簽在球衣上。

    他簽的很認真,蘇洛懿這三個字挺難寫,也挺難辨認的,有記者曾經調侃過,奧萊格簽五次名,卡洛斯未必寫完一個。但他強就強在,無論多累,他都會盡最大可能寫好。

    這是對球迷的一種安慰。

    蘇清嘉也沾了點他的光,有人想要他們兩個的簽名。她自然也不會拒絕。

    「你們一定會幸福的。」一位激動的女球迷對蘇清嘉說,「上帝,你們太相配了。」他們似乎契合地剛剛好,卡洛斯能夠完完全全地護住她。

    蘇清嘉正想回答,卡洛斯突然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對著女球迷笑得很燦爛,道:「謝謝你。」他用筆在蘇清嘉的簽名後寫上他的,還不忘加了個愛心,「我會好好對她的。」

    蘇清嘉抬起頭,正好看見他左邊臉頰上的酒窩,像是盛滿了新鮮的蜂蜜,亮亮晶晶地在閃耀,他眸光溫柔,蘇清嘉這才反應過來,卡洛斯在看她,不禁紅了臉。

    有球迷拍下了這一幕。

    拿到簽名後的女球迷激動地快要昏倒了,有眼淚不斷地從她臉上滴下來,弄花了她今天來接機精心準備的妝容。

    有越來越多的球迷湧上來說著祝福的話語,卡洛斯心情很好,笑著一一給他們道謝簽名。對很多球迷來說,這笑容的意義很珍貴,他們很少看見卡洛斯有笑得這麼幸福的時刻,而這樣的幸福,有他們的一點點功勞在裡面。

    他們真誠地期盼著卡洛斯會一直一直幸福下去。

    一月十六號,西甲第二十一輪積分賽,巴薩在諾坎普迎戰維戈塞爾塔。

    開場前,巴薩俱樂部為卡洛斯舉行了盛大的慶祝儀式。

    全場奏響了《巴薩頌歌》,樂曲中,數萬人起立,用整齊劃一的動作和配合,拼出了巨幅的二十三號字眼,這是他們巴薩的驕傲,是紅藍魂的驕傲,是整個加泰羅尼亞的驕傲。

    隊形在一點點變換,之後慢慢變成「football」,又演化成了黃色的金球獎盃,落幕的時候,是一張藍色打底,碩大的紅色的愛心。這般的整齊規劃,撼動人心。

    卡洛斯將金球獎盃高高舉起,展示給所有人看。

    底座的不規則切割的大理石在射燈的照耀下在不同的角度閃現著不同的光芒,而緊緊連著的圓形的足球更是矚目的焦點,萬人叫喊著卡洛斯的名字,卡洛斯笑著在銘牌上親吻,然後對著看台鞠躬。

    在這之後,是更為激昂的進行曲,南看台正對著的觀眾席上,慢慢由下而上升騰起一幅舉行的海報,整張拉開後,足足從場館的頂部垂到底部,遮蓋了大半的位置。

    上面印著的是兩個時期的卡洛斯的照片。

    左邊是他很青澀的時候,第一次進球滑跪在地,比出愛心手勢的場景,右邊則是他上一場比賽的射門時刻。

    一張是2005年,十七歲的他第一次為了巴薩的榮譽而戰,在這裡,在諾坎普。

    一張是2010年,二十二歲的他成為了巴薩的一座新的豐碑,還是在這裡,在諾坎普。

    海報上端最後露出來的字加泰羅尼亞語書寫——「夢想與愛情同在,你與巴薩同在」。

    樂曲聲到這裡,戛然而止。

    巨大的球場,巨幅的海報,萬人的轟動。

    這個夜晚連月亮都是黯淡的,唯有卡洛斯的金髮耀眼動人。

    海報正對著諾坎普主席台上巴薩的宣言——「不止一傢俱樂部」,這是多少為巴薩奮鬥的球員的終身夢想啊,而卡洛斯做到了。

    時間似乎跨越了洪流,五年的歲月一一在閃現,他在這裡揮灑汗水,一步步走來,一步步成長。

    十七歲的他很青澀,沒有人相信他的實力,但前路再遠,他還是前進。

    二十二歲的他日漸成熟,他是巴薩冠軍的保證,是西班牙足球的英雄。

    這是他們的卡洛斯,他一直優秀,優秀地讓他們自豪。

    瓜迪奧拉也是在笑著鼓掌,還不住地和旁邊的同事說著什麼,時不時看看卡洛斯。

    隊員們站在原地,給卡洛斯鼓掌慶祝。

    蘇清嘉已經喊得嗓子都啞了,但心中還是克制不住激動,卡洛斯回過頭來找她,她給了他一個飛吻,不出意外地,卡洛斯又摸著臉,紅得發燙。

    他將獎盃交給工作人員,拉起球衣,對著胸口上的巴薩徽章親吻。

    在他合同到期之時,有許多俱樂部找上他,找上沈柯,他拒絕地很乾脆。

    他感謝這個培養了他的地方,他也感謝,巴薩在兩年前一直沒有放棄他,身上流淌的加泰羅尼亞族的血液讓他願意,一直留在這裡。

    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他會一輩子都記得,是誰給了他如今的輝煌。

    一月十六號的比賽落下帷幕,卡洛斯在最後勝利的時候,衝到場邊脫衣慶祝。

    那張黑白照片上的字跡清晰地顯示在他的胸口。

    「,蘇清嘉」。(我生為愛你)

    愛情對他而言,是一輩子的衝動。

    因為他生來,就只為了愛她。

    *

    《時代週刊》一月刊中,卡洛斯站在諾坎普的巨幅海報前親吻金球的畫面成為了封面。《時代週刊》共有美國、亞洲、歐洲、南太平洋四個版本,卡洛斯的照片囊括了這四個版本。

    三個不同狀態的卡洛斯顯示在一起,一點點見證他的成長,他變了很多,但也有很多一直沒變,比如他的酒窩,比如他的清澈的藍灰色眼眸,比如他笑的時候,會一直看著的地方。

    有蘇清嘉在的地方。

    這是創刊以來,第一次有足球運動員登上《時代》雜誌封面,他的影響力,已經足夠轟動世界。

    而封面標題精緻又迷人。

    「本世紀最浪漫告白——我愛你,是一首從青春開始的情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