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三個紋身:我生為愛你(17)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這場雨一直沒有停下來,諾坎普球場在風雨裡顯出了經歷百年的飄搖。

    主帥對著南看台虔誠地鞠躬——因為他的判斷失誤,沒有即使換下隊員,這種種原因讓巴薩戰敗,國家德比尊嚴掃地。隊長伏跪在草皮上遲遲沒有起來,雨水打在他的背上,掩蓋了他的聲音。

    可所有人都看得出,這位世界足球先生在哭泣。

    三比零。

    他們從來不曾在這樣的豪門對決上看到過如此慘烈的成績,整整九十分鐘的比賽,巴薩一再失利,在隊伍明顯具有又是的情況下,將勝利拱手讓人。

    有球迷大聲呼喊:「卡洛斯滾出巴薩!」意外得到了一眾觀眾的支持,場面陷入混亂與鬥爭當中。

    卡洛斯坐在替補席上痴痴傻傻地看著大屏幕上鮮紅的數字,他裹了件黑色的大衣,那麼安靜地坐著,像是一件脆弱的瓷器。

    回到更衣室,誰也沒有說話,寂靜的房子裡都是沉重的呼吸聲。

    裡傑卡爾德勉強撐起微笑周旋了一會記者,走了進來。

    地板還有些濕滑,隊員們各自在擦著頭髮,整理著行囊。

    教練敲了敲門板,他的眼神有沉重的疲憊:「不想相信也必須相信,我們輸掉了這場比賽,這場比賽,我們大家都有責任,我會找個機會和大家還有董事會作出檢討。太久沒有嘗過失敗的滋味了,巴薩太驕傲了。」驕傲到輕敵,驕傲到失敗。主席台上的標語在閃爍,可他們沒有貫徹這樣的一份精神——「不止一傢俱樂部」。

    教練轉過身,準備離開,卻又停住腳步,沙啞地說道:「還有……卡洛斯……算了。」教練又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沒有將話說完就離開了。

    卡洛斯坐在地上木木地看著藍白色球鞋,恍若未覺。

    燈光白嘎嘎地照著地上的積水,沒人來和他說話。

    沈柯找到他的時候,其他球員都已經離開了,他披著大衣努力把自己蜷縮起來,骨骼因為緊張而發顫。

    「走吧,別這樣。」沈柯從他的櫃子裡翻出毛巾來,「卡洛斯,我們回家吧。」

    卡洛斯依舊是置若罔聞,沈柯摸著他身上冰涼地可憐,他故意站起來沒好氣地道:「貝拉在路上了,你要是準備呆在這就呆吧,要是貝拉回來了,我……」

    還沒等他說完,卡洛斯就把他整個提了起來,掐著他的脖子前後搖晃:「你說貝拉回來了,她在哪,她回來多久了?你說啊,說啊!」

    沈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失控的卡洛斯,他的喉嚨被卡住了,眼前的男孩臉色慘白雙目灰暗,他感覺的脖子上的力道在一點點加重,「你……咳咳……放開我,卡洛斯……我現在,說不出話來,咳…咳…」

    卡洛斯似乎被驚嚇到了,他趕緊收回手,藏到背後去,吞吞吐吐地說:「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他一直後退,直到貼到牆壁上,他才覺得有一點點的安心。

    人與陌生人交往的心裡安全距離是1.22米,而他離沈柯離了兩米遠。

    他眼神定格在門外,沒有與沈柯直視,話語模糊。沈柯從他剛剛過激的反應中醒過來,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貝拉要再三提醒他一定要讓卡洛斯冷靜下來了。在他的印象裡,小金毛一直靦腆無害,卻從未想過,他有一天會變成一隻發怒的猛獸,不,不像是發怒,更像是害怕得尋求著一切力量來保護自己的幼獸。

    沈柯往前踏了一步,卻看見卡洛斯緊張地把手擺成了防禦的姿勢,他只好悄然退回去,對著他喊道:「沒關係,你不用緊張。卡洛斯,貝拉讓我叫你去接她,她今晚要回來,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聽到「貝拉」這個單詞,卡洛斯才垂下了手,點點頭:「我要給她打電話。」他的手機還在沈柯手裡。

    沈柯將手機給他,「貝拉現在應該還在飛機上,我們先出去,等會再說好嗎?」作為一個巧言善辯的律師,沈柯用了十足的耐心在勸著他。

    足足說了五分鐘,卡洛斯才把手機放回衣兜裡,說什麼也不讓沈柯碰,沈柯想給他拆根棒棒糖,可卡洛斯瞪著眼睛搖頭。

    他們從球場出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沈柯找工作人員借了把傘,雨勢依舊。

    一群想著搶佔頭條的記者還是堅定地守在外邊,見到兩人出來,就跟蚊子見到了鮮血似的,一窩蜂地湧上來,前後左右將他們團團圍住,閃光燈「喀嚓喀嚓」灼得人疼。

    沈柯儘可能地護住身後的男孩,可記者的差點沒把他一把推到地上去。

    話筒和攝像頭像□□短炮般對準了卡洛斯。

    「卡洛斯,對於這次比賽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卡洛斯,教練下半場換下你,你有怨言嗎?觀眾表達了對你的不滿,你會做些什麼呢?」

    「是什麼原因造成你精神恍惚?你是不是在嗑|藥?」

    「……」

    記者七嘴八舌地提問,哪怕他有那麼一點點反應都足夠報社好幾次頭條消息了。

    但卡洛斯還是什麼也沒有說,沈柯擠進去推開記者,道:「大家讓一讓,讓一讓,現在卡洛斯有急事,麻煩配合一下好嗎?我保證,會在合適的時間召開記者會解釋今天的事情的。」

    聽到經紀人的保證,有些記者慢慢退散開來,但仍有不死心的繼續提問,不肯放過。

    站在最外層的高個白人言語犀利,「卡洛斯,是否是因為《太陽報》傳出的消息致使你的女友對你失望,造成你的失誤?請直面回答我的問題。」

    他是《太陽報》的記者,沈柯記得他。

    週遭好像一下就安靜下來,雨水滴滴答答,卡洛斯抬起頭來看向那個白人,就在記者滿心以為他要回答的時候,卡洛斯大力推開眼前的人,將白人記者身邊的攝影機猛地摔在地上,之後狠狠地打了記者兩拳。

    一切都發生地很快,白人記者的嘴角湧出鮮血躺倒在水塘裡,卡洛斯走近他一步,他就膽怯地往後縮著。

    「我不想回答你的問題。」卡洛斯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灰色的眼眸裡像是有烏雲滾滾,記者全都噤聲,不敢動作。

    沈柯再次跑到卡洛斯跟前護著他,朝週遭的記者鞠躬道歉:「對不起,不好意思,卡洛斯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們會支付今天的一切損失,並在記者會上向傷者道歉。對不起,請讓我們離開。」沈柯感受到身後男孩壓抑的怒氣和沉重的喘息,他現在挺不待見這群傻|逼的記者的,但也沒辦法,表面上的道歉還是要作全的,可他心裡也明白,今天無論怎樣,卡洛斯打人已經成了事實,現場這麼多人圍觀,要封口幾乎不可能,他現在首要的就是穩住卡洛斯的情緒,帶他離開這裡。

    沒人敢去拉《太陽報》的倒霉記者,紛紛向後退,騰出了一條路。他們一方面在慶幸受重傷的不是自己,一方面又在想著這般重大的新聞絕對能拉動報紙的銷量。

    沈柯蹲下身子,將名片遞給白人記者,「我們會報銷一切費用,這是我的電話。」說完,他重新撿起地上的雨傘,在卡洛斯耳邊說著什麼,領著他離開。

    「我們先回去換件衣服再去機場吧。」沈柯打著方向盤商量道,「貝拉還要幾個小時才到機場。」

    車廂裡開著燈,是卡洛斯強烈要求的,他在後座的角落裡蜷著,用手指在窗上胡亂畫著。

    「不,我要等貝拉。」卡洛斯回答道。

    沈柯怕他再次失控,沒敢再多問,將水扔到後座上,「多少喝點水吧,餓不餓,我這裡還有面包。」

    「我要等貝拉。」

    聽到他固執的回答,沈柯嘆了口氣,開往機場。

    深夜的機場有些冷清,卡洛斯一直坐在大屏幕下看著航班信息。led屏幕上閃閃爍爍反反覆覆都是那麼幾條。

    從戴高樂機場飛往安普拉特的旅程時長為一小時,今天有雨,航班提示延遲半個小時。

    卡洛斯就像沒有了靈魂的傀儡,一動不動地坐著,頭髮亂糟糟地散開,摔倒後簡單處理過的傷口往外滲著血。

    沈柯看見他的嘴巴在微微動著,觀察了許久,才知道他這是在數數。

    在一秒一秒地數數,要從現在數上三十八分鐘,數上二千二百八十秒。

    沈柯搖了搖頭,坐在他邊上陪著他一起等。

    他們認識很多年了,他看到最多的畫面,就是男孩靦腆微笑著跟女孩說話,像是地中海的陽光,溫暖含蓄,明亮的眼睛裡滿滿都是女孩甜甜的微笑。

    卡洛斯一直都表現得很堅強,無論是在哪一方面,就算是貝拉告訴他,要去往美國時,他也沒有像現在這般脆弱。

    他想起這些天來,卡洛斯突然對《太陽報》的關注,心裡有了答案。

    沈柯將臉埋進手裡,他突然不知道他要如何處理這件事情了,前所未有的迷惘也籠罩著他。

    玻璃頂棚上閃過紅光,接機的提示開始響起。

    卡洛斯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奔向護欄處。他跑到一半,突然折返回來,對著反光的窗戶扒拉著頭髮。

    一瞬間,這樣熟悉的動作讓沈柯微微放下了心。

    也許面前的男孩是有病,可貝拉是他的藥。

    他還有救。

    從飛機上下來的時候,蘇清嘉淋了一些雨,人群有些擁擠,她在裡面鑽著,一直在說「對不起,請讓一下」,身邊的人撐著傘看著這個美麗卻狼狽的女孩努力穿過人潮,雨水沿著她的黑髮往下流。

    短短的一段路,她好像走了很久,用了全身的力氣。

    短短的一段路,卡洛斯好像等了很久,用了所有的勇氣。

    女孩的眼眶有些紅,臉色白得像是一張紙,她就站在出口處,人群從她身邊擦過。

    卡洛斯定定地看著她,他數了四十五分鐘,整整二千七百秒,他能聽見心裡的沙漏「沙沙」的聲音。

    沙漏越來越少,像是在告訴他,女孩不會再出現了。

    可她還是冒著雨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有千言萬語想說,現在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