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三個紋身:我生為愛你(12)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貝拉,有人找。」一個有著小雀斑的女孩叫她。

    蘇清嘉掛斷電話,問:「嗯?怎麼了?」她臉上還有未曾褪去的笑意,泛著甜蜜的美麗讓這個小雀斑女孩一時有些恍惚,蘇清嘉叫了她兩句她才緩過神來。

    「噢,實在是不好意思。」小雀斑有些臉紅,「我不是故意的,你實在是很美麗。是迪恩教授找你,他讓你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蘇清嘉覺得小雀斑這般模樣很可愛,遂勾了勾她的下巴道:「你也很漂亮啊,謝謝你哦。」她眨了眨左眼,睫毛翩飛的樣子更讓小雀斑羞怯不已。

    「不……不客氣。我也是順路。」小雀斑吶吶道,直到蘇清嘉離開,她還在看著黑髮女孩的背影出神。

    路上,蘇清嘉又開始想起卡洛斯的話語。她本可以在很早以前就提醒他,並且告訴他處理方法,但她沒有,她一直配合地很好,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卡洛斯是個好男孩,但他在人情世故上還太脆弱,她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她想等他自己想好,再來告訴她他的決定。生命中來來往往那麼多人,有些教他愛與被愛,有些教他成長與傷痛,這是一個男孩成長為男人的必由之路。

    她對自己的男人有信心,相信他一定可以在這方面處理好。

    迪恩教授的辦公室就在一樓,很典雅的房間,有浪漫的蕾絲窗簾,蘇清嘉敲門進來就看見一個穿著紅底高跟鞋的女人在研究蕾絲的花紋,二月的天氣裡,她穿著單薄的網眼黑絲,小腿弧度曼妙。

    是莉莉絲。

    「手工製作蕾絲,看不出你還有這樣的品味。」莉莉絲朝蘇清嘉點頭,轉過去和迪恩說話,她的香奈兒小黑裙蓬鬆而精緻,紅唇嫵媚,「嘿,我的寶貝,好久不見啊。」

    「我記得上個月我還在柯蒂斯的教室裡聽你彈了鋼琴。」蘇清嘉撫額,這個女魔頭神出鬼沒的,又副業眾多,蘇清嘉已經習慣她的行事作風了,「這是你的新男友?」她指了指迪恩。

    「嗯哼~」莉莉絲聳聳肩,從窗簾旁走出來,「我最近喜歡浪漫,所以——」

    迪恩扣住了莉莉絲的手,在她臉頰畔親了一下,「得到你的評價,真是萬分榮幸。」

    異地戀的蘇清嘉被默默秀了一臉血,雖然迪恩是路易斯的老友,但迪恩年齡還是比路易斯小很多的,跟莉莉絲站在一起也十分相配,她看了一會開口道:「兩位老師叫我來不會是就讓我幹看吧?我也很想念我男朋友的。」

    莉莉絲攤開手道:「我只是恰好碰上你。」

    「咳咳,是這樣的。」迪恩放開美人,正了正神色道,「最近我在做幾部電影的配樂,我覺得有一部很適合你,有興趣嘗試一下嗎?」迪恩把一份文件和u盤給她。

    蘇清嘉快速地瀏覽了一下電影的內容和導演演員陣容,心底有些吃驚。這部電影製作團隊相當好,用倒敘的方式講述一對夫妻的故事,從晚年女方患上老年痴呆說起當年的美好歲月,這個配樂難度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要是配好了很容易得獎。

    迪恩繼續給她解釋道:「我已經嚮導演推薦了你,現在接不接受都是你的事情咯。」

    「謝謝您。」蘇清嘉向他道謝,「我一定會好好做的。」

    「不客氣,是你的美貌讓我腦子一時短路了。」迪恩笑道。

    蘇清嘉抱著文件開門告辭:「拜,就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了,對了,忘了說,莉莉絲喜歡刺激的,你懂得。」

    迪恩挑眉,表示收到。

    莉莉絲不痛不癢地來了句:「看來生日過得相當愉快。」

    蘇清嘉:……

    *

    短短幾天來,各大足球報刊都紛紛發表了對於這次比賽的看法。

    「昔日舊友反目,球場一決高下」——《泰晤士報》「巴薩揚言絕不輸球,切爾西表示全力以赴」——《鏡報》「誰才是拉瑪西亞青訓王者?」——《踢球者》「卡洛斯面色不虞,疑似狀態受損。」——《太陽日報》眾多媒體都在關注這兩家球隊的近況,網絡熱議程度也持續走高,大多都在唱衰,卡洛斯並沒有去看任何一份報導,網絡信息也被他屏蔽,雖然說這些揣測都是無稽之談,但看了也難免影響心情。

    隊友們也知情趣地沒有提及這回事。

    但就在比賽開始前兩天,切爾西官網發出的聲明讓情勢一下變得相當尷尬,堪稱神轉折。

    奧萊格因為賽前感冒,所以無緣首回合比賽,表示會儘可能地調整好狀態,希望能趕上次回合的比拚。

    此聲明一出,各界議論甚囂塵上。

    卡洛斯在得知這一消息的時候,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全都攪和到了一起。

    他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心理準備了,也為可能出現的許多狀況做了一個總結,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奧萊格會缺席這樣一場比賽。

    他知道,其實奧萊格心裡也沒好受多少。

    他一方面慶幸兩人的對決可以延遲,一方面又怕自己好不容易踏實的心說不定會變化,還有對奧萊格身體情況的擔憂。

    但他不能給奧萊格打電話問候。

    裡傑卡爾德剪了個平頭,今年他要嘗試新髮型,他告訴卡洛斯,叫他不要多想。

    最後還是蘇清嘉打電話告訴他奧萊格的情況,她做了個中間人,兩邊互相傳遞消息,「奧萊格說,他就是那天追一個金髮女孩,然後下了雨,他充分發揮紳士風度,把傘給了人姑娘,然後自己淋雨回去了,哪成想就感冒了,現在被教練罵的狗血淋頭的,慘的不行。」

    「貝拉,謝謝你。」卡洛斯放下心。

    蘇清嘉在操場走著,聽他這麼說笑了起來,「別擔心了,奧萊格那麼壯,小毛病不會把他怎麼樣的。對了,他叫我轉告你,次回合他一定要上的,叫你做好準備,在諾坎普好好踢球。」

    卡洛斯連連點頭答應。

    二十五號晚上,比賽開場,斯坦福橋球場座無虛席,方形的頂棚燈光閃爍。

    奧萊格穿得厚厚實實的在觀眾席看球,卡洛斯在熱身的時候,遠遠地和他對視了兩眼。

    花花公子看起來真的有些虛弱,還時不時地聳聳鼻子,他見卡洛斯看過來,還頗有閒情逸致地吹了幾下口哨——雖然卡洛斯聽不見。

    小金毛笑了笑,也說不清心裡的感受,只是覺得很高興,他們並沒有因為外界的言論而影響彼此之間的友誼,奧萊格還是老樣子,不正經,愛開玩笑。

    很快,裁判吹響口哨,卡洛斯沒再看他,全心全意地投入球場比拚中。

    他的發揮很正常,解說還特意指出這一點,把鏡頭給了在觀眾席坐著的奧萊格,奧萊格旋即露出大門牙笑了笑。

    這場本該風起雲湧的比賽,卻意外地風平浪靜,沒有波折與衝突,事件的中心少了一位,那麼也就無法發展下去了。

    切爾西正是拿了英超冠軍,銳意無比的時候,橫衝直撞地頗有暴力足球的風格,卡洛斯也在心底暗暗讚嘆他們的實力。

    而巴薩這邊由於幾位主力傷病加輪休,儘管卡洛斯未失水準,但足球畢竟是團隊的運動,光有他一個人衝鋒陷陣,也是拯救不了整個局面。

    在雙方糾纏之下,最後以二比*平。

    卡洛斯走下場喝了一口水。

    解說在播報最後的比分和比賽回放。

    現場媒體也沒有料到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這讓切爾西與巴薩的八分之一對決顯得又有些撲朔迷離了起來。

    歐冠聯賽中十六強比賽有首回合與次回合兩場,比分高者或者是客場進球多者獲勝,現在局面算得上是巴薩略佔上風,但下場比賽,隨著切爾西主力奧萊格的回歸,已經巴薩幹將的輪休結束,誰輸誰贏尚未可知。

    賽事又變得焦灼起來,卡洛斯看向觀眾席,奧萊格已經退場,他嘆了口氣,隨著隊長回了更衣室。

    「在想你的朋友?」隊長從浴室洗了澡出來,拿著毛巾擦頭髮。

    卡洛斯拆了根棒棒糖,點頭:「嗯,放心,沒事的。」

    「其實吧,男人這些事,喝次酒就過去了,真的。」隊長單手支著門板,光著上半身,「還不如想想你女朋友呢!誒,我可看見了啊,你們晚上進了屋,第二天下午才出來,夠強的啊。」

    本來心情有些低落的小金毛被他這麼一調侃,腦子一團空,耳朵晃蕩得厲害,紅著臉不知道說什麼來應對。

    隊長見他不說話,湊過去好奇寶寶似的神秘兮兮地問他:「卡洛斯,擺脫小處男的感覺怎麼樣?有沒有爽呆?誒,貝拉她還滿意吧?」

    卡洛斯逃也似的離他兩米遠,揪著金髮點點頭,還是不吭聲。

    「我後來給你的那些書怎麼樣?用上了嗎?」隊長這回是準備一問到底了,「我那還有一些,現在我也出師了,要不要我都送給你啊?」

    卡洛斯點點頭又搖搖頭,最後把棒棒糖咬碎道:「行吧,回頭我去你家拿。」他要把貝拉的身和心都牢牢地抓住。

    一場比賽不知掀動多少風雨,巴薩全隊謝絕採訪後,從倫敦飛回巴塞羅那。

    裡傑卡爾德面對著這微弱的優勢心中不免有些焦慮,他看著空曠的諾坎普球場不禁出神。切爾西的陣容和打法空前進步,速度和力量的組合讓全攻全守的巴薩有些吃力,這是他不願見到的。

    不知為何,裡傑卡爾德心裡總有些忐忑不寧,這是他當上教練後前所未有過的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超出了他的掌控範圍之內。

    他摸著平頭,在教練席上坐著,他覺得,「貝拉,有人找。」一個有著小雀斑的女孩叫她。

    蘇清嘉掛斷電話,問:「嗯?怎麼了?」她臉上還有未曾褪去的笑意,泛著甜蜜的美麗讓這個小雀斑女孩一時有些恍惚,蘇清嘉叫了她兩句她才緩過神來。

    「噢,實在是不好意思。」小雀斑有些臉紅,「我不是故意的,你實在是很美麗。是迪恩教授找你,他讓你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蘇清嘉覺得小雀斑這般模樣很可愛,遂勾了勾她的下巴道:「你也很漂亮啊,謝謝你哦。」她眨了眨左眼,睫毛翩飛的樣子更讓小雀斑羞怯不已。

    「不……不客氣。我也是順路。」小雀斑吶吶道,直到蘇清嘉離開,她還在看著黑髮女孩的背影出神。

    路上,蘇清嘉又開始想起卡洛斯的話語。她本可以在很早以前就提醒他,並且告訴他處理方法,但她沒有,她一直配合地很好,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卡洛斯是個好男孩,但他在人情世故上還太脆弱,她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她想等他自己想好,再來告訴她他的決定。生命中來來往往那麼多人,有些教他愛與被愛,有些教他成長與傷痛,這是一個男孩成長為男人的必由之路。

    她對自己的男人有信心,相信他一定可以在這方面處理好。

    迪恩教授的辦公室就在一樓,很典雅的房間,有浪漫的蕾絲窗簾,蘇清嘉敲門進來就看見一個穿著紅底高跟鞋的女人在研究蕾絲的花紋,二月的天氣裡,她穿著單薄的網眼黑絲,小腿弧度曼妙。

    是莉莉絲。

    「手工製作蕾絲,看不出你還有這樣的品味。」莉莉絲朝蘇清嘉點頭,轉過去和迪恩說話,她的香奈兒小黑裙蓬鬆而精緻,紅唇嫵媚,「嘿,我的寶貝,好久不見啊。」

    「我記得上個月我還在柯蒂斯的教室裡聽你彈了鋼琴。」蘇清嘉撫額,這個女魔頭神出鬼沒的,又副業眾多,蘇清嘉已經習慣她的行事作風了,「這是你的新男友?」她指了指迪恩。

    「嗯哼~」莉莉絲聳聳肩,從窗簾旁走出來,「我最近喜歡浪漫,所以——」

    迪恩扣住了莉莉絲的手,在她臉頰畔親了一下,「得到你的評價,真是萬分榮幸。」

    異地戀的蘇清嘉被默默秀了一臉血,雖然迪恩是路易斯的老友,但迪恩年齡還是比路易斯小很多的,跟莉莉絲站在一起也十分相配,她看了一會開口道:「兩位老師叫我來不會是就讓我乾看吧?我也很想念我男朋友的。」

    莉莉絲攤開手道:「我只是恰好碰上你。」

    「咳咳,是這樣的。」迪恩放開美人,正了正神色道,「最近我在做幾部電影的配樂,我覺得有一部很適合你,有興趣嘗試一下嗎?」迪恩把一份文件和u盤給她。

    蘇清嘉快速地瀏覽了一下電影的內容和導演演員陣容,心底有些吃驚。這部電影製作團隊相當好,用倒敘的方式講述一對夫妻的故事,從晚年女方患上老年痴呆說起當年的美好歲月,這個配樂難度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要是配好了很容易得獎。

    迪恩繼續給她解釋道:「我已經嚮導演推薦了你,現在接不接受都是你的事情咯。」

    「謝謝您。」蘇清嘉向他道謝,「我一定會好好做的。」

    「不客氣,是你的美貌讓我腦子一時短路了。」迪恩笑道。

    蘇清嘉抱著文件開門告辭:「拜,就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了,對了,忘了說,莉莉絲喜歡刺激的,你懂得。」

    迪恩挑眉,表示收到。

    莉莉絲不痛不癢地來了句:「看來生日過得相當愉快。」

    蘇清嘉:……

    *

    短短幾天來,各大足球報刊都紛紛發表了對於這次比賽的看法。

    「昔日舊友反目,球場一決高下」——《泰晤士報》「巴薩揚言絕不輸球,切爾西表示全力以赴」——《鏡報》「誰才是拉瑪西亞青訓王者?」——《踢球者》「卡洛斯面色不虞,疑似狀態受損。」——《太陽日報》眾多媒體都在關注這兩家球隊的近況,網絡熱議程度也持續走高,大多都在唱衰,卡洛斯並沒有去看任何一份報導,網絡信息也被他屏蔽,雖然說這些揣測都是無稽之談,但看了也難免影響心情。

    隊友們也知情趣地沒有提及這回事。

    但就在比賽開始前兩天,切爾西官網發出的聲明讓情勢一下變得相當尷尬,堪稱神轉折。

    奧萊格因為賽前感冒,所以無緣首回合比賽,表示會儘可能地調整好狀態,希望能趕上次回合的比拚。

    此聲明一出,各界議論甚囂塵上。

    卡洛斯在得知這一消息的時候,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全都攪和到了一起。

    他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心理準備了,也為可能出現的許多狀況做了一個總結,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奧萊格會缺席這樣一場比賽。

    他知道,其實奧萊格心裡也沒好受多少。

    他一方面慶幸兩人的對決可以延遲,一方面又怕自己好不容易踏實的心說不定會變化,還有對奧萊格身體情況的擔憂。

    但他不能給奧萊格打電話問候。

    裡傑卡爾德剪了個平頭,今年他要嘗試新髮型,他告訴卡洛斯,叫他不要多想。

    最後還是蘇清嘉打電話告訴他奧萊格的情況,她做了個中間人,兩邊互相傳遞消息,「奧萊格說,他就是那天追一個金髮女孩,然後下了雨,他充分發揮紳士風度,把傘給了人姑娘,然後自己淋雨回去了,哪成想就感冒了,現在被教練罵的狗血淋頭的,慘的不行。」

    「貝拉,謝謝你。」卡洛斯放下心。

    蘇清嘉在操場走著,聽他這麼說笑了起來,「別擔心了,奧萊格那麼壯,小毛病不會把他怎麼樣的。對了,他叫我轉告你,次回合他一定要上的,叫你做好準備,在諾坎普好好踢球。」

    卡洛斯連連點頭答應。

    二十五號晚上,比賽開場,斯坦福橋球場座無虛席,方形的頂棚燈光閃爍。

    奧萊格穿得厚厚實實的在觀眾席看球,卡洛斯在熱身的時候,遠遠地和他對視了兩眼。

    花花公子看起來真的有些虛弱,還時不時地聳聳鼻子,他見卡洛斯看過來,還頗有閒情逸致地吹了幾下口哨——雖然卡洛斯聽不見。

    小金毛笑了笑,也說不清心裡的感受,只是覺得很高興,他們並沒有因為外界的言論而影響彼此之間的友誼,奧萊格還是老樣子,不正經,愛開玩笑。

    很快,裁判吹響口哨,卡洛斯沒再看他,全心全意地投入球場比拚中。

    他的發揮很正常,解說還特意指出這一點,把鏡頭給了在觀眾席坐著的奧萊格,奧萊格旋即露出大門牙笑了笑。

    這場本該風起雲湧的比賽,卻意外地風平浪靜,沒有波折與衝突,事件的中心少了一位,那麼也就無法發展下去了。

    切爾西正是拿了英超冠軍,銳意無比的時候,橫衝直撞地頗有暴力足球的風格,卡洛斯也在心底暗暗讚嘆他們的實力。

    而巴薩這邊由於幾位主力傷病加輪休,儘管卡洛斯未失水準,但足球畢竟是團隊的運動,光有他一個人衝鋒陷陣,也是拯救不了整個局面。

    在雙方糾纏之下,最後以二比*平。

    卡洛斯走下場喝了一口水。

    解說在播報最後的比分和比賽回放。

    現場媒體也沒有料到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這讓切爾西與巴薩的八分之一對決顯得又有些撲朔迷離了起來。

    歐冠聯賽中十六強比賽有首回合與次回合兩場,比分高者或者是客場進球多者獲勝,現在局面算得上是巴薩略佔上風,但下場比賽,隨著切爾西主力奧萊格的回歸,已經巴薩幹將的輪休結束,誰輸誰贏尚未可知。

    賽事又變得焦灼起來,卡洛斯看向觀眾席,奧萊格已經退場,他嘆了口氣,隨著隊長回了更衣室。

    「在想你的朋友?」隊長從浴室洗了澡出來,拿著毛巾擦頭髮。

    卡洛斯拆了根棒棒糖,點頭:「嗯,放心,沒事的。」

    「其實吧,男人這些事,喝次酒就過去了,真的。」隊長單手支著門板,光著上半身,「還不如想想你女朋友呢!誒,我可看見了啊,你們晚上進了屋,第二天下午才出來,夠強的啊。」

    本來心情有些低落的小金毛被他這麼一調侃,腦子一團空,耳朵晃蕩得厲害,紅著臉不知道說什麼來應對。

    隊長見他不說話,湊過去好奇寶寶似的神秘兮兮地問他:「卡洛斯,擺脫小處男的感覺怎麼樣?有沒有爽呆?誒,貝拉她還滿意吧?」

    卡洛斯逃也似的離他兩米遠,揪著金髮點點頭,還是不吭聲。

    「我後來給你的那些東西怎麼樣?用上了嗎?」隊長這回是準備一問到底了,「我那還有一些,現在我也出師了,要不要我都送給你啊?」

    卡洛斯點點頭又搖搖頭,最後把棒棒糖咬碎道:「行吧,回頭我去你家拿。」他要把貝拉的身和心都牢牢地抓住。

    一場比賽不知掀動多少風雨,巴薩全隊謝絕採訪後,從倫敦飛回巴塞羅那。

    裡傑卡爾德面對著這微弱的優勢心中不免有些焦慮,他看著空曠的諾坎普球場不禁出神。切爾西的陣容和打法空前進步,速度和力量的組合讓全攻全守的巴薩有些吃力,這是他不願見到的。

    不知為何,裡傑卡爾德心裡總有些忐忑不寧,這是他當上教練後前所未有過的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超出了他的掌控範圍之內。

    他摸著平頭,在教練席上坐著,有一種冥冥中的幻覺告訴他,似乎今年的歐冠並不會像往年那般順風順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