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60)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被鏡頭拍到後,蘇清嘉明顯沒有了第一次曝光時候的不知所措,傑奎琳對她的臨場反應做了很多培訓,加之走紅之後,也陸陸續續接受媒體的訪問。所以此時,她再不像當初那般驚訝地摀住嘴,而是朝鏡頭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然後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又配上了一顆愛心。

    卡洛斯抬起頭來,朝著女友的方向微笑,剛剛的冷淡完全不見蹤影,深邃的酒窩掛上唇角,然後在胸口的位置回應了這個手勢。

    這下圍觀的群眾全都炸了,全場都響起震耳欲聾的叫聲,隔著電腦電視、報紙雜誌被秀恩愛是一回事,然而,這麼清晰明瞭的在人面前秀恩愛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好嗎!!!這可是世俱杯決賽啊,你能不能正經一點,能不笑得這麼傻缺嗎?

    有男球迷讚歎蘇清嘉的美麗,更多的是女球迷在悲憤欲絕。全場都在叫嚷著卡洛斯的名字。

    解說適時地打趣:「自上次歐冠決賽後,在球場上遍尋不到卡洛斯女友的蹤影,但今天她又再次出現,我們可以看到,巴薩中場向他的女友貝拉比出了他標誌性的慶祝動作,這是在向球迷宣告,他對這場比賽胸有成竹嗎?今天出席的巴薩太太團可謂是球場上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讓我們期待,她們的到來,能為巴薩帶來取勝的動力和決心。」

    電視機前守候多時的觀眾也情緒激動,不少人直接砸了啤酒瓶子,眼睛恨不得黏到電視屏幕上去。

    副隊長的墨西哥未婚妻也來到了現場,由於球場噪聲太大,小孩也才三四個月,為了他的健康,她並沒有把小baby帶過來,在酒店裡由保姆帶著,她和蘇清嘉一直聊著孩子成長的點點滴滴,說他雖然小,但腳丫子特別有力氣,一刻不停地亂蹬,蘇清嘉忍不住笑了笑,道:「那他以後應該會是個踢足球的好手,副隊長真幸運。」

    「他爸爸說等他大一點能走路了,就讓他抱著足球玩。」她是個棕髮的嬌小女人,眼睛很漂亮,「你也很幸運啊,有一個這麼愛你的男朋友,他可真浪漫,每次都會對著鏡頭比愛心。」

    蘇清嘉勾著發尾捲著,有些羞囧地道:「他有些小幼稚。」

    鏡頭轉回賽場,雙方隊長互相握手,選擇球場。

    巴薩隊長看起來成熟了不少,他留起了絡腮鬍子,長袖球衣裹著他健壯的身軀。他看起來比蘇清嘉第一次見他時沉穩,有了真正的隊長的擔當。

    晚上六點半,裁判吹響哨音,比賽正式開始!

    巴薩的球迷在場上拼出球隊的徽章,旌旗搖曳,幾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從第一分鐘起,雙方就都進入了攻擊狀態,並沒有多加試探。

    巴西國際的前鋒都十分高大,在最前線組成的三角戟是他們致勝的利器,憑藉有力的攻擊來獲得最大程度上的進球機會,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風格。

    但這也給予了巴薩極為有利的局面,巴西國際在後邊防線上並沒有出彩的天才型選手,雖然門將行動迅猛,但也彌補不了這個缺陷。

    卡洛斯從一開始為隊友制定的進球戰略就是突破前線,直接踢進半場,取得有效進球。

    開場第十九分鐘,在右後衛的傳中下,隊長率先突破禁區,球撞擊左邊門柱後旋動進入球網,巴薩率先取得一分!

    接下來雙方互有來回,第二十三分鐘,副隊長右方射門,被門將擋回,卡洛斯衝刺斷球,卻被踢中右腳,翻倒在地,他一直抱著腿部,臉上有猙獰的表情,汗珠從額頭滾落,金髮也凌亂著。

    全場噓聲一片。

    蘇清嘉猛地從座椅上站起來,想要翻下護欄,身邊的棕髮女人拉住了她。

    「先等等,教練上去了,你不要著急,看看卡洛斯的反應再說。」副隊長女友安慰她,「可能只是擦破了皮,別急,先坐下。」

    蘇清嘉不肯坐下,站在圍欄邊,雙手握成拳。

    雙方因著這個起了一點衝突,裁判和教練都上前去制止。

    大屏幕那邊給出了卡洛斯的特寫鏡頭,他嘗試著活動了一下腿,似乎沒有大礙。

    隊長把他從地上站起來,裡傑卡爾德問了他的情況。卡洛斯朝大家做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自己沒有事。

    蘇清嘉總算是放下了一口氣,雙腿一軟,還好有人幫了她一把,拉著她坐回座位上。

    「還好吧?」

    她深吸了口氣,微笑道:「沒事,就是看他摔倒,太緊張了。」卡洛斯很少在她面前摔倒,除了少年時期下雨的那次慘痛之外,她幾乎看到的都是他得勝的場面,剛剛他那麼高的一個人就這麼摔在了地上,她心裡一下抽了起來。

    卡洛斯踉踉蹌蹌地走了幾步後,恢復了正常,他朝著家屬席的方向微笑。

    摔傷的時候,他很自覺地做好了保護動作,雖然特別疼,但沒有實質性的傷害,裡傑卡爾德讓隊醫再次做了一個檢查後放心地下場。

    裁判宣判這是巴西國際後腰犯規,隊員一直在抗議,但裁判還是告訴他們,剛剛他看到的就是後腰企圖踢或者是絆倒卡洛斯。

    球場上天大地大,裁判最大,說啥就是啥。雖然免不了有黑哨出現,但這次觀眾對卡洛斯受傷摔倒看的是清清楚楚,不存在誤判的現象。巴薩獲得了一個前場踢點球的機會。

    點球由副隊長主罰,但很不幸的,足球被門將擋回,場上比分依然維持在一比零。

    副隊長有些遺憾,卡洛斯跑過去衝他擊拳,讓他不要在意。

    比賽繼續,上半場最後三分鐘,巴西國際三角戟通過迅速的跑位和出色的配合,以一記世界波取得有效分。

    形勢突然變得十分嚴峻了起來,現在雙方可謂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原本由於卡洛斯的摔倒,巴薩可以由此佔據有利地位,但足球比賽上,永遠充滿了未知,這次讓比賽擁有了無與倫比的魅力。

    下半場,巴薩並沒有換人,而巴西國際那邊羅斯換下了一個後腰。

    短暫的休息後,雙方易邊再戰。

    裡傑卡爾德摸著他的大光頭眼神犀利,剩下的四十五分鐘極其重要,他希望卡洛斯或者是隊長能再次突破,要知道,一向是巴薩進球得分主力的卡洛斯,今晚尚未進球或是助攻。

    比賽在第六十一分鐘急轉,巴西國際後來居上,前場再次突破,遠射入門,卡洛斯鏟球失敗,蘇清嘉看見他把頭深深地埋在了草皮裡。

    不知是不是有心靈感應,卡洛斯抬起頭遠遠地與她對視,然後抿抿嘴角,從草皮上爬起來。週遭的巴薩球迷已經陷入了怒吼的狂潮,他們渴盼出現一位英雄,帶領球隊再次逆轉局面。

    「現在雙方再度陷入僵持的局面,如果在這剩餘的二十幾分鐘內不能有所突破,那麼巴西國際將會贏得這場比賽。」解說言語激動,「我們可以看出,其實上半場卡洛斯的摔倒似乎對他的右腿行動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例如在跑動方面有一定的不到位,不知道巴薩主帥會不會也看出來了這一點,將中場換下。」

    其實解說的眼光還是很敏銳的,裡傑卡爾德確實是有這樣的想法,但他下意識地還是相信,這位天才般的年輕的球員會在賽場上創造奇蹟。

    簡而言之,就是反正換個人也沒啥用,反正都是這樣了,破罐子就破摔吧。

    主帥來來回回地蹭著自己的光頭,喝了一口水。

    解說很快被啪啪打臉,第八十分鐘,卡洛斯在巴西國際三角戟的包圍下,愣是殺了出去,單車過人用得極其嫻熟,然後猛地發力,風馳電掣般在禁區射門,足球呈一條筆直的線插入左上角。

    進球有效,巴薩扳平比分,全場再次進入僵持狀態。

    「這個球進得相當有水平,跟上一個賽季的情況相比,我們可以看到卡洛斯有了明顯的進步,他在射門的角度刁鑽上可謂是當今數一數二,門將很少能防得住他。比賽還剩下僅有的十分鐘,這十分鐘內,任意一方有所突破,他就講捧起獎盃,當然,我們也許會看到一場更為激動的加時賽環節。」解說也是震驚於卡洛斯的表現,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串。

    卡洛斯衝著鏡頭做了一個標誌性手勢,隊員們也圍了過來,為了表示感謝,他們也一同做著這個愛心。

    鏡頭很適時地給到了蘇清嘉,她笑得很甜蜜,梨渦小巧,眼睛彎成了月牙狀,她很大膽地做了一個飛吻的動作,卡洛斯蹭地臉紅了,但由於劇烈的運動,他身上在發汗發熱,所以臉紅不太看得出來,不過不停搖晃的耳朵倒是騙不了人。

    「我們可以看到,巴薩中場進球後繼續向女友示愛,主帥似乎相當滿意他的表現。不過有如此美貌優秀的女友,這樣的示愛也就不足為奇了。」解說也有些豔羨,「噢,貝拉向他做了一個飛吻的動作,不知道這有沒有讓卡洛斯再次擁有進球的動力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這番話在接下來的第八十七分鐘得到了驗證。

    卡洛斯再次前場突破,從左側射門,足球帶著迅猛的力量飛向球網——

    球進了!

    卡洛斯做出了慶祝動作,然後一把將上衣脫下,在紋身前比出愛心。

    「不得不說巴薩擁有一位極其出色的中場,他的速度和球技簡直讓我震撼,噢,他看起來很激動,脫下了球衣,不過得提醒一句的是,今天球場的氣溫不足三度,還是穿上的好。」屏幕畫面給在他全身,並沒有胸口特寫。

    蘇清嘉瞧著他激動的模樣心裡也是跟著開心,不過解說說得很對,她希望卡洛斯還是能把衣服穿上,不要著涼,還有就是——後排女球迷的尖叫都快突破新高度了。

    裁判樂呵呵地給了卡洛斯一張黃牌,在比賽期間脫衣是不被允許的,有些粗俗,不過這張黃牌也沒多大影響,球員們還是想脫就脫。卡洛斯最後朝家屬席展露了一下身材,乖乖地將衣服穿上。

    最後的三分鐘過得無比漫長又無比短暫,球迷的歡呼聲,解說的嘮叨聲和喇叭的嗚嗚聲全都匯聚在一起,一共一百八十秒,雙方隊員全都在做著衝刺。

    比賽節奏快到讓人不敢喘息。短短幾個來回,球員之間的碰撞就有了五次。

    巴西國際很想把握住這最後的機會,三角戟一直尋求著更好的角度突圍,然而巴薩這邊的防守陣型做得是滴水不漏。

    蘇清嘉將手裡的小旗子猛烈地搖著,棕髮美人也是再也淡定不能,站在圍欄邊衝著球場和蘇清嘉一起喊著球隊的名字。

    屏幕裡卡洛斯的頭髮在向下滴著水,背心濕了一大塊。

    只要巴薩能堅持住這道防線,保持比分,那麼世俱杯的獎盃就將歸屬歐洲。

    最後一分鐘,巴西前鋒前場抽射,在禁區附近被副隊長截下,裁判哨聲吹響——比賽結束!

    場上顯示最後比分,巴薩三比二領先。

    「巴西國際在最後時段崛起反攻,我必須得讚歎一下這次抽射的優美,但很遺憾,最終沒能扭轉戰局。」解說語氣惋惜,但下一秒又興奮了起來,「女士們先生們,國際足聯世界俱樂部杯決賽於2006年12月20日八點三十七分落下帷幕,讓我們恭喜來自歐洲的強隊巴薩獲得這場比賽的勝利,這是大洲強隊之間最強大的比賽,也是今年賽季以來,最精彩的一場比賽,接下來,國際足聯將會為冠亞季軍及優秀球員頒獎,掌聲和歡呼聲響起來!」

    兩個賽季以來,這是卡洛斯打得最辛苦的一場比賽,巴西國際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狂野的打法讓巴薩一度吃緊,但他們最終還是獲得了勝利。

    裡傑卡爾德摸著他珵亮的腦袋喜笑顏開,樂顛顛地跑了上去圍著。

    世俱杯得勝後,巴薩將獲得一份特別的獎勵,他們會得到一枚徽章,國際足聯允許他們將徽章印在球衣上,直到下一年世俱杯迎來新的冠軍。

    這是對俱樂部的肯定,新的徽章會讓球迷和隊員都燃起新的希望。

    隊員們都很激動,第一次踢上世俱杯就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績,儘管過程有些艱辛,但結局算是對得起他們,他們所有人的名字將被刻在世界巔峰比賽的歷史中。

    隊長站在巴薩看台區,重新做出了他一指指天的慶祝動作,球迷們對著他喊著「巴薩巴薩巴薩!」

    副隊長很是溫柔地摸了摸墨西哥美女的臉,然後勾著未婚妻的脖子深吻。

    有熱情的南美隊員在扭來扭去跳著舞,還時不時和裡傑卡爾德碰一下屁股。

    而備受矚目的卡洛斯和後腰繞著全場跑了一圈,然後在家屬席的看台前停駐,他喘著氣,燦然微笑,酒窩裡盛滿了蜂蜜,藍灰色的眼眸光芒熠熠。

    蘇清嘉也很開心,恨不能撲到他身上去。

    小金毛被她的微笑弄得有點蕩漾,呆呆地撓著頭髮。

    主帥非常不是時候地把所有隊員召回,馬上是頒獎時刻,卡洛斯不情不願地被副隊長拉著走了。

    全場燈光熄滅,人群驚呼,下一刻,球場上閃現光束,細細的綠光帶勾勒出球場上的邊線,最後匯聚到正中央開球處,繞了一個圓圈後分成六股向上飛躍,透明的頒獎台被映襯地如詩如畫,獎盃被金色的鏈子鎖在台上,追光燈交相映射觀眾席,之後凝聚在水晶獎盃上。

    不一樣的頒獎儀式會帶給球員和觀眾奇妙的美感,世俱杯每年都別出心裁地設計儀式。

    此時此刻,球迷已經開始唱起了《巴薩頌歌》。大屏幕上是在黑暗中依舊閃爍的獎盃。

    在一陣樂曲中,身著和服的女引導員端著獎盃走向頒獎台。

    天氣很寒冷,巴薩的幾個球員已經穿上了黑色的棉衣低於低溫,卡洛斯和隊長還是為了保持風度,穿著短袖和其他球隊的隊員握手寒暄。

    依舊按照慣例頒發了裁判全體獎勵,隨之而來的是個人獎項,世俱杯金銀銅球獎,卡洛斯沒有懸念地拿下了金球獎,在本屆世俱杯中,他一共踢進五個球,不過看著小金毛一副摸著胸口若有所思的樣子,足聯主席有點蒙逼。

    隊長拿到了銀球,銅球頒給了巴西國際前鋒。三人在頒獎台前合影,巴西前鋒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棉襖,有點尷尬。

    接下來從季軍開始頒發,他們走得都有些落寞。

    最後的冠軍頒獎到來,音樂變得非常歡快,南美球員手舞足蹈地慶祝著,卡洛斯走在第一個,再次從足聯主席那裡拿回了一枚金牌,副隊長在後頭對著冠軍獎盃敲敲打打,還在上面吧唧吧唧地親了兩口。

    全體隊員在頒獎台前站定,主帥首先有節奏地邊拍手邊叫起了「喔喔喔喔喔」,繼而帶動起了球隊乃至全場在呼喊。

    足聯主席用鑰匙將鎖鏈打開,將閃爍著金光的獎盃在眾人的期盼中,送到了隊長手上。

    在隊長高舉起獎盃的一剎那,煙花和噴霧在屏障後升騰起來,全隊都在喊著簡單的單詞——「耶」!

    金色和銀色的彩紙從上空懸掛著的足球裝飾物中飄散下來,勝利的喜悅伴隨著巴薩隊歌和球迷的喜悅達到頂峰,就在這時,全隊將卡洛斯圍住,推搡著來到了場邊。

    蘇清嘉看著他們大搖大擺地走過來,有些疑惑,但還是揮舞起了旗幟。

    卡洛斯在隊伍中央笑得有些靦腆,隊長一直用胳膊肘捅著他,「快點,快點,別笑了,趕緊的。」

    本來已經要關閉播音的解說也一齊調侃:「巴薩全隊都來到了家屬席外,他們這是要做什麼?是要表達對家人和球迷的感謝嗎?」

    卡洛斯還在撓著頭傻笑,隊長真心急了,把獎盃扔給旁邊的球員,沖上去就拉他的衣服:「你脫不脫,不脫我幫你脫。」

    球迷因為他倆的舉動瞪大了眼睛,全都伸長了脖子看。

    蘇清嘉也是一臉蒙逼。

    感受到女友探究的目光,小金毛臉又紅了起來,使勁掙脫開隊長,然後走上前兩步,將短袖一把脫了下來。

    全場的□□再次被點燃,攝影師一刻不放地瞄準他。

    卡洛斯抬起手,在胸口又比出了愛心。

    他沒有說話,一雙藍灰色的眼睛裡滿含深情,蘇清嘉朝他的胸口看去。

    燈光照射在他白皙健康的皮膚上,腹肌彰顯出他的康健有力,他的手一直沒有移開,框出了他的紋身。

    「igo,蘇清嘉」幾個字符赫然隨著他的呼吸跳躍,卡洛斯看著她一字一句地用中文說:「嫁給我,蘇清嘉。」

    隊長在一邊符合,大聲地用英文喊:「嫁給他,嫁給他。」

    其他隊員也隨聲附和,「嫁給他」的呼喊震徹全場。

    蘇清嘉心裡澎湃的波濤翻滾著上來,有淚水從她眼睛裡滑落。

    鏡頭給了卡洛斯的胸口一個巨大的特寫,「嫁給他」的呼聲愈發高漲,解說也足足被震驚了好幾秒,說話都激動地不行:「天,卡洛斯改換紋身了,他將『我愛你』,該換成了『嫁給我』,噢,這麼浪漫的求愛方式,有哪個女人可以拒絕?我想,明天的報紙,卡洛斯紋身求婚的消息說不定會蓋過巴薩奪冠的消息。噢,天啊,我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幕就發生在我的眼前,但我現在只想說三個字『嫁給他』!」

    現場的媒體瘋了一般地湧過來拍照,所有人都在等待著蘇清嘉的回答。

    大屏幕上的女孩像是雨中的茉莉,她伸出手,摸著眼前的紋身,然後抬起眼眸,鄭重地點頭:「好。」

    卡洛斯欣喜若狂,他拉住女孩的手,將她從看台上抱下來,就這麼摟著她親吻。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歡呼,無論是巴薩球迷還是巴西國際球迷,無論是男士還是女士,他們不約而同地鼓掌。許多人都不自覺流下了淚水,正在觀看直播的路易斯和明郁以及蘇靖康也不自覺鼓起了掌。

    他們擁吻了很久,隊員們從場邊拿來了手持禮炮,拉開引線,繽紛的彩紙簌簌落下。

    卡洛斯細細地給她擦乾淨臉上的淚水,然後抵著她的額頭笑。

    他知道,他很衝動,儘管她已經在隱晦地期許著未來,可他還是想親口聽到確信的答覆,他想用他的勝利作為最美的鮮花,用紋身畫出無形的戒指,在所有人的祝福下向她求婚。

    日本的紋身師看不懂他寫的文字,索性他們用英語交流地很順利。

    他胸口的紋身有些褪色了,紋身師用激光給他洗掉這串他保存了四年的黑色字體時,他想起了很多很多的東西。

    時光走得那麼快,他很開心,他已經足夠能承擔起未來這句承諾了。

    愛情可以改變一個人,他學會在愛情中成長,明白生活細微的美好。

    紋身館外的櫻花早就凋落,枝椏在風裡響,遠處的長河的聲音很清晰。

    卡洛斯想,也許愛情就像一條河,渡河之前,他只是一個卑微的自己,而渡河之後,他就是他與她所經歷的生活,七彩斑斕的生活。

    寫下新的紋身時,卡洛斯沒有遲疑,他告訴紋身師,希望能夠紋的漂亮一點,他想給一個女孩求婚。

    紋身師研究了一下字符,然後笑著回答:「男孩們總喜歡做這些浪漫的事情。」

    球場聲響很大,現場dj把樂聲切換成了《結婚進行曲》,卡洛斯晃了晃神,擁緊了蘇清嘉。

    童話故事裡會有幸福的結局,上帝最後總會讓人間擁有光明。

    「可是我還沒到結婚年齡,該怎麼辦?」女孩在他耳邊喃喃,觀眾的聲音快把她的話語蓋過去了。

    卡洛斯撫摸著她的長髮,「我會慢慢等。」

    我只是害怕你太好,自私地想用一個承諾套牢你。

    我只是害怕我還不夠好,自私地想把自己全都送給你。

    我只是害怕會有人比我對你更好,自私地想用這樣的方式霸佔你。

    其實說到底,就是我愛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