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52)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這是萊昂第一次能和心儀的女孩喝上一杯咖啡。

    他等了很久,也很開心。

    蘇清嘉不喝咖啡,她點了一杯熱牛奶,用勺子攪拌著,寒暄過後,她開門見山,「萊昂,很感謝你能這麼用心地幫我,但很抱歉,我還是不能答應你。」

    萊昂構思了很久,拿出了足夠的誠意,他花了很長時間親自譜寫了一首二重奏曲譜,旋律和章節遞進非常好,雖然稱不上流芳百世,但拿出去也足夠樂壇震驚了,萊昂已經很有名氣了,和他搭檔,無論是哪個鋼琴手,都會趁機聲名鵲起。

    「又是拒絕嗎?」萊昂喝了口黑咖啡,「這是我第二次被拒絕,第一次也是被你。」

    蘇清嘉笑笑,「是因為被拒絕你才這麼執著嗎?那女孩們可是有招了。」

    他搖搖頭,道:「我不是一個這麼無聊的人,貝拉,這次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合奏,我發誓,不帶半點感□□彩,我只是單純地認為,我和你的合作才能讓這首曲子發揮它應有的光彩,莉莉絲都說我們的合奏很默契。」

    「你的曲子很好,只要你願意配合,和任何一個人都能演奏地好,二重奏時候的默契,是樂手應有的素質。」蘇清嘉把勺子拿出來,放在一旁,「萊昂,我不想欠你,就算我的演奏失敗了,那也都是我一個人的事情。」

    「是因為你的男朋友嗎?那個新晉足球明星?」萊昂看著她的眼睛,「我想知道真正的答案,不是敷衍。」

    蘇清嘉沒有迴避,很認真地點頭,「是,是因為他,我們很相愛,我不想讓這份感情有任何的缺口,很直白地說,如果沒有他,我一定會和你合奏。」這麼大一份餡餅,誰會不動心呢?她不是一個單純的小女孩,她知道機遇有多麼難得,但當卡洛斯將安東尼的送來的照片又托沈柯帶來給她時,她知道,她不會去傷害一個這麼單純的男孩。

    萊昂攤手,將黑咖啡一口喝完,「所以我是輸給了你,輸給了你的選擇。」

    「不,你不是輸給了我,你是輸給了他,因為他,我才有足夠的勇氣選擇拒絕。」蘇清嘉否定他的話,「黑咖啡很苦,卡洛斯從來只喝甜甜的牛奶。」

    萊昂看著骨瓷杯裡面還在打著旋兒的牛奶,失笑道:「你也只喝牛奶。」

    蘇清嘉向他告辭,萊昂還是很紳士地給她拉開椅子,之後站在原地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有些出神,其實他以前也喜歡喝牛奶,只是越長越大,長輩告訴他,要學會品紅酒,要學會嘗咖啡,有時候心煩了,苦澀的味道會蓋過那些痛苦的感覺。

    離開結賬的時候,服務員告訴他,女孩已經付過了,萊昂自嘲地笑笑,還真是一點也不想欠他。

    11月12日如期而至,菲爾德音樂廳早早坐滿了一批觀眾,儘管演奏者籍籍無名,就連邀請函上也只有簡短的曲目表和個人簡介,但頂著路易斯唯一弟子的名頭,也讓他們有些期待。路易斯畢竟是當代古典樂壇的大師,這樣級別的人物,弟子就算再沒名氣,肯定也差不到哪去。

    學院內的菲爾德音樂廳走出過許多閃耀的星星,每一屆鋼琴系的畢業生都會陸陸續續在這裡展示華彩,這裡並不採取現代音樂廳的普遍設計,而是更像一個舊式的舞會場地,演員出口設在觀眾席正對面而不是側面,全部裝修都是木質,古老中帶著優雅,整個場館的回音效果做得很好。

    蘇清嘉在後台化妝間有些緊張,造型師在稱讚她的美麗。

    她換上了藍白漸變的公主長裙,最外層的薄紗流光溢彩,長髮側披在一邊,珍珠頭飾插在編好的造型裡。

    卡洛斯在門外等著她,這期間他已經被路易斯瞪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從路易斯哼哼唧唧的言語中,他知道了萊昂提出增加合奏曲目的事情,他第一反應是忐忑,但得知被拒絕後,心裡湧現出欣喜,之後又開始了淡淡的自責。

    女孩選擇的演出日期從剛剛得知的那一剎那,他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2、3她的生日,他球衣的號碼,這樣的驚喜有種隱秘的刺激感。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這兩週的比賽陣容裡,卡洛斯都從中隱去,不過這也沒有引來太大的爭論,畢竟球員也不是機器,總也需要一些休息,主帥會視比賽的重要程度來判斷是否要主力上場。不過這幾次比賽看不到愛□□心的小金毛,球迷還是有些想念的。

    卡洛斯很順利地申請到了假期,從法國輾轉飛往美國,來看蘇清嘉的演奏會。

    這是女孩人生中極其重要的時刻,他不想缺席。

    化妝間的門被助手打開了,看到女孩的模樣時,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卡洛斯覺得呼吸有些不受控制。

    「誒,真漂亮,天仙也就這樣了吧。」沈柯捅了捅卡洛斯的腰,「說你小子,怎麼運氣就那麼好,這麼大一號白富美,就被你給拱了。你說我當初要是多去球場踢踢球,會不會也撿到一個美女啊,誒,看起來,挺大啊。」

    他表情特別生動,小金毛連忙摀住他的眼睛,嚴肅道:「那是我的,你不准看。」

    沈柯:……

    路易斯走上去擁抱了她,撫摸著她的長髮有些感慨,「現在你正式成為鋼琴界最漂亮的那一個了,」又安慰她道,「貝拉,不要緊張,我相信你,你很好,不需要再來。」

    蘇清嘉點點頭,心開始平復下來。

    路易斯唸唸叨叨說了很多話,蘇清嘉一直在旁邊聽著,很多東西路易斯在課上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他依舊不放心,畢竟是他唯一的弟子,他當成孫女一樣的弟子。

    助理進來告訴他,需要去調節一下現場媒體,路易斯再次給蘇清嘉打氣後,離開了後台。

    沈柯把卡洛斯的手掰下來,嘖嘖讚歎了幾句,飛快地跑路了。

    「不來跟我說句話嗎?」蘇清嘉在他面前轉了個圈,「我漂亮嗎?」

    「漂亮。」卡洛斯慢慢走上去,「我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他頭一次見她化妝,有點美豔的感覺,唇上塗了口紅,讓他垂涎欲滴。

    蘇清嘉穿著高跟鞋,拉小了他們的身高差,「我發現以後這個高度很適合接吻,你覺得呢?」她在用這樣的方式誘惑著他。

    小金毛完全沒有定力,低頭吃掉了她剛剛塗好的口紅,輕柔地輾轉,不願放開。良久,他拿出一條項鏈,戴在了她修長的脖頸上,「也適合戴項鏈。」

    蘇清嘉摸著胸口的吊墜,是一顆鑽石轉運珠,像個小足球,門口傳來卡嚓的聲音,沈柯在牆角偷窺,她有點臉紅,道:「我進去補個妝,馬上就要開始了。」

    卡洛斯又吻了吻她的唇角道:「我去觀眾席等你,別害怕,就像是你只為我彈琴一樣。」

    蘇清嘉嗯了一聲,走進化妝間。

    晚上八點,音樂廳燈光熄滅,舞台上打出追光燈,蘇清嘉從中間的過道上走向鋼琴。

    當她站在台上行禮的時候,眾人才看清了她的面容,觀眾席上有抽氣的聲音。脖子上的項鏈襯得她很夢幻,掌聲響起。

    坐在白色的施坦威前,她微微吸了一口氣,往台下望瞭望,卡洛斯向她比了個愛心的手勢,她突然一下就放輕鬆了,抬起手腕,開始彈奏。

    這次個人演奏,她準備了五首曲目,前四首是大師作品,最後一首是她的獨立創作。

    《花開》,她寫給卡洛斯的生日禮物,同樣也作為畢業作品,見證她音樂生涯的開始。

    她的表演很有張力,又帶著女孩的細膩,戲劇化的演奏和明快清晰的處理一下就抓住了觀眾的耳朵,本是看在路易斯的面子上到來的鋼琴家們開始認真地豎起耳朵聽。

    蘇清嘉在琴聲的控制上顯然繼承了路易斯的奔放,但又融合了靈動的跳躍,如果說路易斯的琴聲是一位風流的貴公子,那她的便是林間遊走的精靈。

    每首樂章停下都會響起雷鳴般的掌聲,蘇清嘉沉浸在音符的世界裡十分安然,所有的「度」都發揮得淋漓盡致,音色、語法和力度變化都精巧不已。

    四首彈完,她頓了頓,再次看向卡洛斯,彈奏起了《花開》。

    她很大膽,在大師的作品後演奏自己的作品,但當第一個小節過去後,觀眾已經把最開始看到演奏節目表時候的訝異全都消掉了。

    她彈得很美,是少女在念自己的情詩,情竇初開時候的點點滴滴。

    有觀眾落下了淚水。

    演奏完畢,全體觀眾起立鼓掌,他們叫起了安可,讓蘇清嘉把剛剛的曲目再彈一遍,蘇清嘉點頭,欣然地彈起這段旋律。

    她的樂章算不上完美,但這是一首以感情取勝的曲目,用最真摯飽滿的情感來彈奏,才能讓人認識到其中的魅力,這是一首非常適合她的曲子。路易斯在台下鼓掌,悄悄擦掉了眼角的淚水,莉莉絲的眼妝有些花。

    演奏最後結束,蘇清嘉在台上提起裙襬不停地謝幕,音樂廳的大門被打開,中間的走道上,有男孩捧著花走過來。

    站立的觀眾紛紛側頭看去。

    這樣的獻花方式在這裡很少被允許,他們都很驚異。

    男孩穿著剪裁得體的西裝,本來就高大的身材被很好地顯露出來,倒三角體格很完美,他捧著一束火紅的玫瑰,金髮在追光燈的照射下跳躍著鑽石的光芒。

    蘇清嘉一下愣住了,她站在鋼琴前,一步步看著卡洛斯走過來。

    「畢業快樂,我的女孩。」卡洛斯擁抱了她一下,把玫瑰獻給她。

    好像整個世界都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女孩的裙襬熠熠生輝,像是最美的月光投進他的心田。等了好久好久,他世界裡的花滿滿地開放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