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47)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卡洛斯生物鐘調得很準,每天六點半起床晨練,無論寒暑,就算是在異國他鄉的酒店裡,他也會找個健身房運動運動。這個好習慣讓他的肌肉始終能適應高強度的比賽,在跑步機上鍛鍊時,他也有時間來梳理自己的情緒,總結自己上一場比賽的缺陷,腦子裡構想戰術佈局,作為一個組織中場和進攻中場,在球場上對抗的腦力活動強度不亞於一場國際象棋比賽。

    裡傑卡爾德也知道他相思成疾,畢竟還是個青澀的小毛頭,大家也瞭解他除了女朋友,根本沒有一個親人,所以在歐冠即將拉開戰線的時刻,依舊還是允許小金毛回巴塞羅那去,但過完生日後,必須馬上歸隊。現在的戰術都是建立在卡洛斯為核心,隊長為主要進攻力的陣形上,離下場比賽開始還有六天,按卡洛斯現在的狀態,走開一兩天還是沒問題的。

    昨晚,副隊長乘坐晚班飛機離開了這裡,他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他期待了很久的孩子了。

    今天下午,在全隊休息結束後,主帥會帶著大家去往畢加索的故鄉——馬拉加,與同名球隊的第二輪比賽將在這個被地中海陽光籠罩的「天堂般的城市」舉行。這次西班牙足聯抽籤安排到的前幾輪賽事都是對手主場,隊長頗有些不爽,原因顯而易見,長途跋涉會讓球員的精神狀態和體能都有所減弱,而老對手皇馬也同樣在第一、二輪比賽中斬獲共計六分,雙方目前勢均力敵,爭鬥的火藥味早已悄無聲息地蔓延開來。

    晨練回來,沈柯還在房間睡得正香,卡洛斯從沈柯的箱子裡把四五個鬧鐘全部翻了出來,把上面黏著發條的膠帶迅速撕掉,然後調了調時間,一股腦兒丟在他枕頭邊,才悠哉悠哉地回了臥室淋浴。

    酒店的服務員把早餐送到了門口,卡洛斯邊擦頭髮邊跟把餐車推進客廳。

    把帕子掛回衣架上,小金毛看著牆上的時鐘,八點到了。

    「叮鈴鈴——」「——」「起床啦——」「咯咯咯——」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過後,沈柯套了t恤睡眼惺忪地打開門跑出來對著小金毛就是一頓國罵:「我艹你妹,老子招你惹你了,個覺都不人好好睡了!我告你,要你再跟我擱這瞎弄弄,我就給你拽到我家後院的冰窟窿裡去,看我整不死你!」

    小金毛雖然自詡中文可以過普通話二級,東北腔也學了不少,但這一長串子下來,他還真是沒聽懂,戳著盤子裡煎的金黃的雞蛋嚼了一大口,想了想用中文回答道:「我沒有妹妹。」

    沈柯的起床氣被發洩得差不多了,見小金毛誠懇地眨著藍灰色的眼睛一臉無辜,最後的火氣也給消滅了,只是被憋悶得不行,張張嘴實在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默默地關上門洗漱。

    九點的飛機,兩人也沒墨跡就收拾東西出門了,看著背著個包戴著頂鴨舌帽一身清爽的卡洛斯,又看看拖著一個碩大的行李箱舉步維艱的自己,沈柯在背後嘀嘀咕咕道:「個小白眼狼,看我找個機會,非得削你一頓,好好跟你說說尊老愛幼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

    電梯到了一樓大廳,沈柯正想著去拖箱子,手上倏然一輕,卡洛斯邁開大長腿,毫不費力地將箱子搬上了車,他個高又有型,搬東西似乎不費吹灰之力。

    沈柯墊了墊腳,忽視自己的身高,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司機開了音樂,卡洛斯含著棒棒糖,靠在靠背上閉目養神,在熱烈的曲子中,小金毛悠悠地開口說了句:「我可不是白眼狼,要不咱們的經濟合同再重新考量考量?」

    沈柯:「……」居然聽得懂?!⊙﹏⊙∥

    *

    蘇清嘉一大早就起來忙活開來了,先是把小火慢煨了一晚上的雞湯過掉渣滓,又取了幾個乾淨的盆,蛋黃與蛋清分開來打好,做成新鮮的奶油和蛋糕,洗乾淨的櫻桃和草莓細細切好,一層蛋糕片一層奶油一層水果地鋪好,然後裱花點綴,撒上一層白巧克力屑,整個生日蛋糕才算是做成。

    她做糕點的手藝盡得明靈的真傳,又用心靈巧,做出來的蛋糕香甜可口,造型精緻得像是手工藝品。蘇靖康端著一碗綠豆粥,非常不滿地一口乾完,哼哧哼哧地開車去上班了。

    他才不要看著女兒帶著圍裙,掛著笑臉給別人家的小犢子準備禮物,哼,才不要。

    陽光十分明媚,巴塞羅那的天空湛藍地像是一顆無暇的寶石,偶爾有飛機飛過劃出一道白色的長長的弧線來,安普拉特機場人流量激增,球迷和遊客各佔一半,從昨晚的比賽結束後,許多媒體都派出了記者在這裡蹲守等待卡洛斯的現身。

    賽後採訪時刻的視頻已經登錄各大視頻網站,卡洛斯斬釘截鐵地肯定了記者的猜想後,一眾網友簡直炸開了鍋。好不容易消停下去的上賽季比賽視頻又被炒了起來,尤其是巴薩在對戰馬德里競技時候的卡洛斯處子秀,點擊量已經翻了兩倍,莫名被秀好大一臉的網友秉持著不到黃河心不死的熱情和信心開展了一項全球範圍內的活動——

    #深挖卡洛斯秀恩愛#

    中國網友也加入了這一浪潮中,並發揮了先天優勢,在對富有東方含義的語言和細節解釋中,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鑑於小金毛的美貌和不容置喙的實力,小金毛得到了他的第一個暱稱——「洛神」。

    好吧,封神確實存在偏頗,卡洛斯的職業生涯還只打了一年,戰績雖然彪悍,但遠遠夠不上神格,媒體對他也還只是用天才、新星、黑馬一類的詞語來形容。

    但沒辦法,他有臉啊,還有大長腿,貌美如花簡直就是標準形容好嗎?更重要的是,他還是個中國女婿,面對一頭柔軟金髮,乖乖巧巧的自己人,網友相當給面子。

    至於為什麼不叫卡神?嗯,因為不好聽。

    當然,尚在機場的卡洛斯還不知道這一外號,他努力把自己的帽子壓低企圖掩蓋住長相,但超人一等的身高還是沒有逃出記者鷹一般尖銳的視力,把手裡的箱子還給沈柯,卡洛斯眼疾手快地單手支撐,翻出了圍欄,然後如同球場過人般,甩開了圍追堵截的記者,很快便不見了蹤影。

    留下又得自己搬箱子的沈柯面對著媒體大眼瞪小眼,好在他也不是初出茅廬的二愣子了,避重就輕地打了打嘴上的太極,也脫離了魔窟。

    「真是見色忘友,哼,小白眼狼。」沈柯拖著箱子打了半天才打到一輛車,卡洛斯會見女友去了,他也就不能當電燈泡了,巴薩那邊告訴他還得去幫忙簽收球迷寄來的各種禮物,新聞媒體和網絡公關都等著他去處理。

    沈柯覺著心好累。

    又被罵了句「白眼狼」的卡洛斯已經回到家了,一開門就見到想念已久的女孩坐在沙發上,小細腿搖晃著,粉藍兔子的拖鞋在她瑩潤的玉足上擺來擺去。

    她穿著一件藍條紋襯衫裙,收緊的腰部顯得格外纖細。見他開門,蘇清嘉眼睛一亮,直接把抱枕扔開,噠噠噠跑過去掛在了他脖子上。

    卡洛斯默契地托住她的臀部,含住了她獻上來的唇珠,細細舐舔。

    半晌,蘇清嘉被他放到了沙發上,靠在他懷裡細細地喘氣。

    休息夠了,蘇清嘉仰起頭,問道:「今天回來這麼順利?我還以為你會被堵一段時間呢。」她都做好了等上好幾個小時的準備了,電視機裡還在放九七年的大熱片《泰坦尼克號》,是房間裡翻出來的碟子。

    本來蘇清嘉在翻影碟的時候,還以為會翻出一些歐美顏色藝術片出來,但哪知道里面全是一摞摞的感人愛情片,蘇清嘉覺得,她算是找到了小金毛情話技能的修煉秘籍了。

    「記者跑太慢,追不上我。」卡洛斯略有些自豪。

    蘇清嘉看了看關上的門,疑惑:「那沈柯呢,他不是和你一起嗎?」

    小金毛這才反應過來還有這麼一號人物被他弄丟了,撓撓頭,臉有些羞紅,試探性地回答道:「他……讓我先走,他來應付。」

    見他心虛又愧疚的模樣,蘇清嘉也不戳破他,幫他把背包取下來道:「快去換身衣服吧,我去給你做長壽麵。」

    小金毛乖乖地起身,卻沒有回房間,磨磨蹭蹭地跟在她後頭。

    蘇清嘉帶上圍裙,沒好氣地瞟了他一眼,道:「還沒做好呢,跟來也沒用。」

    卡洛斯這才委委屈屈地咬著唇,轉身去換衣服。

    關上門,他才發現床上已經擺好了一身衣物,他喜歡的牛仔褲和白襯衫,上面搭配了一條隨性的細領帶,和女孩今天穿的裙子一樣,是藍色條紋的。小金毛一張皺巴巴的臉蛋立馬笑開了花,樂顛顛地換上了,然後又回了洗漱間,倒持了一下頭髮,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之後,才點點頭,走了出來。

    因為湯頭已經做好,只要把拉好的面條過水煮熟就行,放入清透的雞湯裡,撒上一點青翠的蔥段,將撕開的雞肉灑在上面,色香味俱全。

    卡洛斯嗅著香味進了廚房,在女孩臉頰上親吻了一下,幫她把圍裙解開,端著一碗麵到了客廳。

    蘇清嘉把筷子遞過去,琥珀色的眼睛充滿期待,「快嘗嘗,我做長壽麵的手藝應該沒有變差吧。」

    接過筷子,卡洛斯夾起面頭,拉了很長一截,綿長的醇香在嘴裡化開,他想起第一次過生日的時候,也是這樣的一碗蔥白分明美味爽口的長壽麵被女孩這樣送到他面前,那時候他還在孤兒院,沒人慶祝他的生日,在簡陋的廚房裡,女孩也是這樣滿眼期待地看著他一口一口地吃。

    海藍色的窗簾捲著波浪般的弧度,他看著這個坐在眼前的少女,眼角有些酸澀:「還是很好吃,謝謝你,貝拉。」他將面條咬斷,眼神清澈。

    「誒,你怎麼把它咬斷了,你不是知道,長壽麵是不能斷的嗎?要一口吃完啊。」蘇清嘉有些急。

    卡洛斯放下筷子,酒窩裡的蜂蜜新鮮透亮,「如果你家鄉的寓意是真的,那我想和你分享我全部的壽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