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44)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這次卡洛斯和全體隊友去到了阿爾卑斯山進行體能訓練,純淨的環境既能緩解球員在激烈的比賽中產生的各種心理問題,又能激發出成員的潛力,高原缺氧的情況下,能大大增進肺部的呼吸能力,日復一日地適應過程中,能由此減小厭氧活動帶來的疲憊反應,從而增強體能。

    訓練期間的主帥有些不修邊幅,泡麵頭蹭蹭一下快要滿出來了,被強制收走手機的隊員們每天都要對著他瞪好幾下,然後憤懣地踢幾下堆積的雪,濺他一身水,才滿意地繼續跑步練習。

    這些人中,踢得最歡暢得莫過於小金毛了,猛力一擊,那簌簌的白雪從頭到腳把主帥先生淋了個透透的,裡傑卡爾德抹了把臉,鼓起腮幫子吹了吹口哨,中氣十足地大喊:「再來十圈,全都給我跑起來!」

    雪山上很冷,汗濕的衣服被寒風吹乾後又繼續汗濕,時不時還有飛舞的雪花停在球員的頭髮睫毛上,又被呼吸出來的熱氣給化掉。隨隊去的隊醫和營養師根據他們每個人的狀況做出了相應的輔助改動,卡洛斯不幸地又長高了一撮撮,愁眉苦臉的小金毛使勁把因為寒冷而變得堅硬的頭髮往下壓,但數字顯示屏還是招搖地告訴他這個慘烈的事實。

    他覺著一定是頭髮的厚度讓機器測量錯誤,雖然非常想把頭髮剃光,跟裡傑卡爾德當初那樣,但想想女友對自己頭髮的鍾愛,還是扁扁嘴,放棄了。

    心中悲憤地不行,卡洛斯非常難過地去找了隊醫,表示自己並不想長高。他板著一張臉耷拉著耳朵趴在桌子上把隊醫逗得不行。

    翻出了來阿爾卑斯之前的最新體檢,小金毛的骨齡被重新測過,隊醫用專業數據說了很長一大摞,最後安慰情緒低落的小金毛道,「根據你骨齡顯示來看,過段日子應該不會再長了,不過現在看來,你的各項指標都在提高,這是一件好事啊。」

    小金毛聽了這話,搖了搖右耳詢問:「那我這段日子也能不能不長了?」

    隊醫嚥了嚥口水,掃了掃這位已經一米九一的大高個,痛心地撫額道:「其實吧,我也不好說,與其你不長,不如讓你女朋友多長點吧。」全隊上上下下都知道,這位二十三號有多痴迷他的中國女友,這段時間不能打電話也不能上網,垂頭喪氣的小金毛每天都會拿出錢包裡的照片看了又看。

    從隊醫那出來的時候,副隊長剛好過來做腿部舒緩的按摩,他這些年傷病不斷,雖然離「玻璃人」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對他的實力也有很大影響,蘇清嘉挺佩服他的,因為就算是在一場比賽中骨折,過不了兩天他又會在巴薩的首發陣容中出現,卡洛斯告訴她,副隊長現在腿裡的鋼釘都還沒取出來。

    副隊長在隊醫說起卡洛斯身高的時候,就在門口站著了,他抬頭比了比卡洛斯的高度,感嘆道:「如果你這身高可以分,給我一點也好啊,不給我,給我兒子也行。」身高一米七八雖然不矮,但他也不會嫌更高不是嗎?副隊長已經訂婚了,妻子是個一米六五的墨西哥女孩,他深深地為還在肚子裡的孩子的身高擔憂。

    小金毛聽到兒子這個名詞,仔細沉思了一下,還是堅定地搖搖頭,走掉了。

    憑藉卡洛斯先天的基因優勢,他已經成功成為了隊裡第二高個,僅次於門將的一米九五的存在。外界媒體充滿調笑意味地誇讚,卡洛斯.魯維奧是巴薩的身高擔當和門面擔當,當然,實力也正在朝著更高的層次邁進。雖然他身高過高,重心靠上,但讓人震撼的是,他能把身體每個部位的肌肉很好地控制住,出腳的位置和角度都不會有偏差,在對撞中,也不會因為重心問題被人搶走球,反而借助這一特點,彌補了巴薩頭球的缺陷。

    小金毛看了好幾遍兩人擁吻的照片,愁眉苦臉地思考了一下與女友身高差距大的問題,又想起隊友調侃說身高不匹配,體位如何調整的話題,來來回回想了好幾遍後,紅著臉把照片放了回去。

    七月中旬,裡傑卡爾德帶隊回了諾坎普,為期一個月的雪山集訓終於結束,卡洛斯迫不及待地從教練那裡奪回自己的手機,馬不停蹄地給女友打了電話,儘管他朝思暮想的女友就在機場等著他出來。

    出來的時候有球迷和媒體在接機,卡洛斯還見著了寫著自己名字的球衣。作為從歐冠之後就再也捕捉不到蹤跡的主力,卡洛斯被媒體圍著不停地拍照,各種問題七嘴八舌都上來了,哪怕能得到他的一個「嗯」,當日頭條那也是槓槓的。

    被記者打斷了電話的小金毛非常不開心,他將手機放進兜裡,冷著臉不說話,記者只好從其他人那裡尋求突破。

    裡傑卡爾德也沒料到回國行蹤被暴露,語氣也有點不太和善,帶著隊員虎虎生風地走向出口。卡洛斯連忙給蘇清嘉發了條短信,讓她不要急,自己待會就過來。

    上了車,司機七繞八繞甩開記者後,將卡洛斯在轉角放了下來,隊長吹了聲口哨,調侃道:「小美人還在機場哦,等得不要太久哦,腳好麻,好酸,要小處男親親抱抱哦。」

    一車人都笑得合不攏嘴,小金毛颼颼地給了他一個眼刀子,道:「你的『兒子』聽說在諾坎普蹲守了快一個月了。」隊長頓時乖乖合上了嘴,做了個拉拉鏈的動作。

    隊長在歐冠後迅速把到了一個巴西美臀小姐,但沒過一個月,美臀小姐告訴他,他喜當爹了,隊長一生放誕不羈愛自由,措施都做得相當好,見著綠帽子蹭蹭地戴上了,隊長立馬給了分手費跑路,哪想美臀小姐拿了錢轉頭就和媒體說他始亂終棄,挺著肚子在球場想要圍堵他,隊長深覺自己定是上輩子造了孽。

    卡洛斯扣了頂棒球帽,把車門關上,刺溜就往回跑。

    蘇清嘉一開始見他被媒體圍著離開,心裡有些焦急,但也不敢往上去湊,只能遠遠地望著他剛毅的側臉。

    收到短信後,她的心稍微放下了一點點,站在大廳的左側耐心地等待著,她知道這等待從來不會太久。

    卡洛斯回到大廳,東張西望地四處瞟了瞟,就見到他的黑髮洋娃娃穿著粉色的連衣裙,低頭把玩著手指,長髮在她腰際晃蕩,心底軟成了一灘水,他揚起酒窩走到她的身邊。

    蘇清嘉聽見身後的腳步聲,連忙抬起頭來,見到心上人熟悉的酒窩,她眼睛一下亮了起來,碎步跑向他,然後環住他的腰。

    她的裙襬像是盛開的荷花,粉粉嫩嫩地搖曳多姿,修長的脖頸下面連接著一字鎖骨,像是蝴蝶翩飛的翅膀,卡洛斯手上微微用力,將她一把抱起來深吻。

    快一個月不見,卡洛斯又有那麼一點點小變化,也許是舟車勞頓的緣故,他下巴上新冒出來的胡茬還來不及修建,磨得她嬌嫩的皮膚有點微微地刺痛,但正是這樣的感覺讓她清楚地知道,她愛的男孩已經回來了。

    這一段時間,她一直讓自己忙碌著,不是練琴譜曲就是和劉夢雅聊聊天,這讓她白天並不是那麼想卡洛斯了,但到了傍晚,夕陽落下的時候,盛大的晚霞映襯著巴塞羅那的遠山輪廓,她就在想啊,這時候小金毛有沒有和她一樣在看著落日,在想他們在聖家堂擁吻的甜蜜。當夜色深沉,她會抱著紋身照片一起入睡,擺在枕頭邊時,她似乎能聽見他激盪的心跳聲。

    勾著他的脖子,蘇清嘉甜蜜地承受著他密密麻麻的吻,良久之後他在她耳邊說道:「我好想你,貝拉。」

    明明只有數日不見,卻漫長地像是過了一個賽季。

    「我也好想你。」蘇清嘉在他肩膀處蹭了蹭,語氣喃喃道:「明知道你的手機被沒收了,還是每天都在給你打電話,每次通訊公司都會欺負我說無人接聽,你看我眼睛都哭得有些腫了。」

    卡洛斯回想起自己打開手機時看到的未接來電提醒,心裡酸酸漲漲的,又聽她說眼睛腫了,連忙把她放下來,彎下腰仔仔細細地捧著她的臉蛋,修長的手指來回撫摸著她的眼角,他有很多話想說,但最後只能嘆氣開口道:「貝拉,對不起。」

    蘇清嘉也沒想到自己把這個月的情況直接爆了出來,蹭著他的手,紅臉道:「沒關係啦,是我太任性了,我就是很想你嘛。」

    她現在在他面前越來越像個真正的小女孩,撒嬌簡直是信手拈來,眼皮雖然有些紅腫,卻絲毫未損半分嬌豔,還添了幾分楚楚可憐的味道,驀地想到身高問題,卡洛斯搖搖右耳,在她唇上又印下一吻。

    打車回到卡洛斯的公寓裡,蘇清嘉在附近超市買了些食材,趁他洗澡換衣服的空閒,給他做了一頓飯。鑑於她還是沒有學好做西班牙菜,只能用中國美食來對付了,好在小金毛一點也不挑,筷子也用得很利索,她特意擺上的勺子和叉子都沒派上用場。

    聞著香味眼巴巴地上了桌,卡洛斯頭髮還是濕答答的,蘇清嘉一個爆栗敲在他腦門上,道:「去吹乾頭髮,小心生病。」

    她拿下了頭髮上的夾子,烏黑的長髮流瀉下來,卡洛斯聞到了玫瑰花的香氣,聳著鼻子嗅了嗅,他眨巴著眼睛期待地望著蘇清嘉道:「貝拉,我好餓,能不能先吃飯,我都好久沒吃上一頓好的了,教練他天天都不給我們吃肉。」

    天天上好牛肉伺候著這群小祖宗的裡傑卡爾德打了個噴嚏,鼻子有點癢。

    蘇清嘉見他藍灰色的眼睛裡滿是哀求,心裡一軟,將圍裙給取了下來,回廚房給他盛了一碗米飯:「看你可憐。」然後拿了乾帕子回來,站在他身後給他擦頭髮。「我給你擦頭髮,你先吃。要是不好吃也不要吃完。」

    趴著飯的卡洛斯身體有些僵硬,感受著頭頂溫柔的擦拭,他使勁眨了眨眼睛放緩身子繼續吃著。

    她身上並沒有沾染上太多的油煙氣息,清甜的香味縈繞在他的鼻翼。她在超市仔細挑選食材的時候,安靜的側臉美到不可思議。他胸口的紋身像是火源,將全身上下點著。

    女孩親自為他洗手作羹湯,沒有遲疑地帶上了不合尺寸的圍裙,炒菜的時候,細心地將頭髮梳起來,他的天使為了他掉入凡塵,染上了煙火氣息,他在廚房門口偷偷看著她,沒有華服,沒有鮮花,低著頭清洗著蔬菜的模樣卻讓他無法自拔。

    手機裡的未接來電足足有六十二個,卡洛斯捨不得刪除,一排排的「貝拉」滿滿地排在了列表上,他似乎可以想見女孩在聽見嘟聲時候的期待和失望,心一抽一抽地生疼。

    卡洛斯的頭髮不算太長,但一個月沒有修剪過,擦乾淨後有點亂亂的,蘇清嘉玩心大起地給他弄得亂糟糟的,活脫脫是個金色的鳥窩。

    聽見她歡快的笑聲,卡洛斯突然發現,他似乎已經不能沒有她了,這麼美好的女孩,願意給他擦頭髮的女孩,願意給他做飯的女孩,願意一直等待他的女孩,他多想問問時光,什麼時候能走到女孩嫁給他的那一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