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43)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回到家的時候,夜幕已經變成了深藍色,星子掛上了梧桐樹梢。

    卡洛斯在一家中餐館打包了晚飯回家,他搬到這邊後常去這家餐館吃,沈柯誇讚說做得很地道。老闆兼廚師是杭州人,來西班牙之前是一家酒店的主廚,卡洛斯不挑食,每樣菜都會嘗一嘗,他想先試完所有的菜,然後哪天去到中國的時候,他也能夠毫不生疏。

    他知道,他和貝拉之間存在著莫大的鴻溝,從家世背景,到生活習慣,大大小小的差異俯拾即是。她在公主房裡享受著美景和音樂,他在狹小的宿舍裡吃著殘羹冷炙,他們之間從別墅區到孤兒院隔了很多荒地,像是兩個世界,但他還是戀慕著她。

    他無力去改變他的出身,也無力去挽回父母的生命,但他可以一點點努力,他要通過自己的拚搏,去變成一個配得上她的人。愛情是一瞬間的花火,但花火過後,便會走進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瑣碎中,他不想讓他捧在手心的女孩過辛苦的日子,她的手是用來彈鋼琴,是用來被他握著扣著的,她是上帝賜給他的天使,值得用所有的心意去對待。

    所以他開始學中文,咬字很艱難,他總是不小心記混淆,沈柯急了的時候,會說幾句經典的國罵;所以他開始吃中國菜,一開始的時候,他拿不好筷子,總是掉了又掉,他在家裡買了很多,在吃意大利麵的時候,也會用筷子夾;他還在網上看了很多關於中國的視頻,讀了很多關於中國的書籍,雖然這一句句話就像西班牙文學一樣晦澀難懂,但他還是撐著眼皮一點點看完。

    水滴石穿,鴻溝萬丈又怎麼樣?他每天走一點,每天走一點,然後走上很久很久,他就能走進姑娘的花房,親吻她花瓣一樣的米分唇。

    吃完晚飯,卡洛斯翻出睡衣洗了個熱水澡,然後開了一根棒棒糖,叼著洗起了衣服。他洗得萬分認真,手指劃過上面的紅心時,還忍不住笑出聲來。洗好後,他把衣服擰乾掛在了陽台上,從他這裡可以遠眺聖家堂的夜景,塔尖上有點點燈光,石頭建築在夜色裡收斂了所有的璀璨。

    女孩的嬉笑和言語都還在腦海中深深印刻。

    卡洛斯回了房間,喝完牛奶後翻出畫本和鉛筆細細地畫著畫。他這次畫了很多幅,有女孩在塔頂落日裡對他表白的真誠,有她靠在他背上穿過光影斑駁的樹蔭的依戀,還有她伸出手給他擦汗的心疼。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好,他多麼希望時間可以被無限拉長,然後就這樣凝固在那些親吻的瞬間。

    床頭的綠蘿在汲取著水,卡洛斯起身將《西班牙景點介紹》拿了過來重新翻看。那些律動的線條和透光的色彩被高迪運用地爐火純青,他將這個驚世駭俗的禮物呈現在世人面前。

    遠處的聖家堂燈光閃爍,偉大的藝術家用一場車禍向世人辭職,但他的豐碑永不倒塌,高迪用特殊的方式讓所有人記住他的存在。

    握著鉛筆,卡洛斯在畫本上簡單勾勒了聖家堂的全景,在追求愛情這條路上,他其實和高迪很像,一樣的固執,一樣的堅持,就算只能靠著捐贈的施工費獨自前行,他也不會因為碰壁而輕言退縮。他一生的瘋狂都獻給了他的女孩。

    *

    假期過後,卡洛斯開始了歸隊集訓,準備迎來下一個賽季的新挑戰。現在無論是外界媒體還是巴薩內部都對他相當關注,他的每一項身體指標都在被嚴格地監管著,俱樂部希望他能繼續成長,支撐起巴薩未來的新天地。他的年齡既是他的優勢,又是他的劣勢。優勢在於卡洛斯尚未走進黃金年齡,能有如此成績必定實力超群,而劣勢則是,正因為他如此年輕,他的成長路上會有各種不可控因素,也許過多的追捧會讓他消弭於塵埃,不復靈氣。

    雖然假期卡洛斯並沒有一直訓練,但集訓一開始,他就完全適應了節奏,在傳球和射門的判斷上,他有了更加堅決和果斷的成長。面對裡傑卡爾德的誇讚,卡洛斯叼著棒棒糖心里美滋滋的。

    這樣的進步有一半功勞是蘇清嘉的貢獻。

    蘇清嘉把卡洛斯所有的比賽和訓練視頻做了一個集錦,反反覆覆地看,別人可能猜不出小金毛在想什麼,但蘇清嘉卻是很清楚,在小金毛偶爾的訓練時,她會在一旁提出建議,他的球風靈動飄逸是沒錯,但缺乏了一點點力度和果決,在逼搶的時候,會顧及著中場的傳中職責,而忽略了自己也可以很好的把握時機射門進球。蘇清嘉認為,他完全更進一步地全場跑位。

    雖然這些想法,曾有別人和卡洛斯聊起過,然並卵,任性的小金毛只聽女友的話。

    卡洛斯向教練提出了他的想法,教練摸了摸新長出來的泡麵捲髮,告訴他可以一試。

    雪山集訓有點辛苦,但卡洛斯表示還是完全可以接受,離開的時候,女孩告訴他,會送他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他一天一天掰著手指頭算著八月二十七號的到來。

    蘇清嘉倒是在巴塞羅那的豔陽天裡吃著紅豆抹茶冰好不愉快,最近她的鋼琴曲創作十分順利,將前面一小節的譜子發給路易斯的時候,得到了這悶騷老頭的完全肯定,「再來再來」沒有再從他口裡脫出,蘇清嘉高興地不行,又繼續寫著下面的章節。卡洛斯託人買的紅酒正得老頭的歡心,他還隨口在電話裡誇讚了傻大個幾句,蘇清嘉憋著笑應聲。

    莉莉絲說得果然有理,閉門造車總是寫不出好樂章來的,現在她靈感一來,真是怎麼擋也擋不住。

    蘇清嘉寫完一小節,在鋼琴上彈著試了試,再回過去修改不合適的音符。

    叮叮咚咚地從早忙到晚,日子也過得相當充實,明靈見她準備畢業的事情,也幫不上什麼忙,只好加緊了給女兒進補,虧得蘇清嘉是不易變胖的體質,補來補去她覺得最後還是便宜了卡洛斯的。

    閒暇時候,蘇清嘉會去隔壁不遠跟劉夢雅聊聊天什麼的,這麼些年下來,她一直都沒什麼朋友,在柯蒂斯,她的身邊都是一群比她大了好幾歲的鋼琴手,為了爭相出出風頭,暗地裡的勾心鬥角讓人不寒而慄,因為她年紀小,又是系主任的弟子,這些手段還使不到她身上來,但看多了這些表面優雅內心陰暗的假面孔,兒時的友誼更顯珍貴。

    現在回想起來,白天鵝筱韻的高傲其實也算是可愛的,至少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擺在了臉上,年幼的小姑娘總是有些小小的嫉妒的,她只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博得大家的關注罷了。

    劉夢雅還在念初中,西班牙的初中需要念上四年,她一直都在那所國際學校按部就班地上學,放假的那天,蘇清嘉去學校看她,老師在講台前說著學期的總結,劉夢雅則低著頭在桌上寫寫畫畫。

    圓潤的小女孩現在變得愈來愈瘦了,有點驚心動魄的脆弱,皮膚蒼白,但一頭濃密的黑髮落得很長很長,從窗戶邊看去,她拿著筆的手腕骨頭突起,尖刻的棱角襯著不足半手握住的手腕有種骨瘦嶙峋的病態。她不是很高,卻坐在靠牆的最後一排,黑黝黝的雙眼給她的面容增添了一點光彩,邊畫邊跟窗邊的蘇清嘉交換眼神。

    老師宣佈放假後,劉夢雅很快地收拾好東西,把剛剛的塗鴉給蘇清嘉看。

    這是一份衣服的設計手稿,運用了硃砂紅色勾勒出一身改良中國旗袍,立領小盤扣,無袖長裙,下身是延展開來的裙襬,旗袍開叉處用浪漫的薄紗點綴,裙子上自上而下勾畫了一隻若隱若現的鳳凰,蘇清嘉豎起大拇指誇讚:「很漂亮,不錯的設計!」

    劉夢雅蒼白的臉上泛起一點點紅潤,她有些害羞地笑了,「要是我以後成了大設計師,我就給你專門定製禮服,到時候你穿著我設計的衣服在演奏廳彈鋼琴,哎喲,肯定美呆了。」

    蘇清嘉幫她把速寫本放到書包裡去,然後摸了摸鼻子道:「這個嘛,我還得考慮考慮。話說熟人定製給不給打折啊,未來設計師?」

    劉夢雅挑了挑眉道:「看在你身材和臉蛋都還不錯的份上,勉勉強強給你免費吧,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我很善良?」

    蘇清嘉見她眼神讓自己胸和腿上瞄,趕緊雙手護在胸前,道:「看什麼看,自己多吃點木瓜!」

    笑著點了點頭,劉夢雅沒有說話,瓜子臉有些落寞。蘇清嘉正疑惑著她的反應,卻見她一把拉著自己往樓梯口走去,「要不要在學校逛逛,這幾年學校拿了很多贊助,修了好多新東西。」

    「嗯,好。」蘇清嘉笑著點頭,腦子裡的雜亂思緒一下飛出去了。

    閒逛的時候,劉夢雅又變成了那個嘰嘰喳喳的小女孩,拉著她的手說個不停,像是要把這些年的記憶全部告訴她一樣。

    說起白天鵝的時候,劉夢雅也是十分八卦,筱韻大學離開了西班牙遠赴德國唸書,而周策則是繼續在西班牙深造,兩人由於安排不同,糾糾纏纏很久之後還是敵不過距離的遙遠,徹底分手了。

    這讓劉夢雅有些義憤填膺,因為和筱韻分手的時候,周策正是要經歷西班牙的「高考」,姐弟戀的告終讓他萎靡了好一段時間,多虧得他心理素質還算不錯,成績沒受到太多影響。

    看著身邊的女孩說起周策時候的興奮,蘇清嘉心裡閃過一點猜想,但她沒有追問,這個在兒時就期待巧克力味的愛情的女孩有自己的路要走,作為好友,她只能祝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