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21)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姑娘許下十五歲的心願,卡洛斯希望,這個願望裡,會有他。

    蘇清嘉睜開眼,一口氣吹熄了所有的蠟燭,然後拿起刀,將蛋糕切開。

    然後用碟子裝了一塊,放在攝像頭前,「喏,給你的,不過呢,你也就能看看,哈哈,吃不了。」

    米白色的碟子上,蛋糕看起來香濃可口,烤的柔軟蓬鬆,點綴了滿滿的櫻桃和藍莓,撒了點白巧克力屑,卡洛斯只瞟了一眼蛋糕,就把視線移到了女孩的臉上,「沒關係,能和你一起慶祝這個生日,我就沒有遺憾了,貝拉。」

    「嗯?」還在看著蛋糕眼饞的蘇清嘉抬頭。

    「我有沒有說過,我真的很愛你。」卡洛斯揚起酒窩,新鮮的蜂蜜的香甜彷彿透過網絡傳了過來,「我的女王,生日快樂,祝你永遠美麗,夢想成真,健健康康,一切順利。」

    畫質不好,但蘇清嘉還是在他灼熱的眼神下紅了臉,輕聲回應道:「嗯,謝謝。」

    「等我賽季結束,我就去美國看你,我給你買了條很漂亮的手鏈,你一定會喜歡的,到時候,你親我一下,好嗎?」小金毛搖著耳朵,可惜蘇清嘉看不見。

    蘇清嘉感覺被調戲了一下,最後還是紅著臉,對殷切的小金毛道:「好。」

    在遙遠的異國他鄉,兩人隔著屏幕對望,千言萬語都在心間劃過,卡洛斯貪戀地看著蘇清嘉吃完一小塊蛋糕,指指她的唇角,「這裡還有一點奶油。」像個小花貓一樣,但他心裡好愛好愛。

    蘇清嘉伸出舌頭舔了舔,粉色的尖尖讓卡洛斯有點不自在,眼神移到了電腦的任務欄,已經很晚了,他忽然意識到,貝拉已經超過二十四個小時未眠了。

    小金毛湊近了屏幕,女孩的眼底除了睫毛的影子還有淡淡的烏青。

    「還有奶油嗎?」蘇清嘉揚起臉對著鏡頭,「你湊這麼近幹嘛?」

    卡洛斯放大的臉出現在屏幕中,雖然男友長得好,但這麼大一張看起來,嗯,還是有點驚悚。

    「沒什麼。」他坐回原位,深邃的酒窩微微閃了閃,「貝拉,快去休息吧,以後,不要熬夜了。我……」卡洛斯頓了頓,目光纏綿又懊惱,「我心疼。」

    他酒窩裡的蜂蜜像是不要錢似的流淌進了蘇清嘉的心裡,她捲著耳畔的長髮,道:「可我不熬夜就看不到你進球了。我不想看重播。」

    「你不需要看我進球的過程,貝拉,你只要知道,每場比賽,我一定會為你進球就足夠了。」他知道,貝拉其實不是球迷,也不是很愛看球,但是她基本的知識都懂,她所有觀看的場次,都與他有關。

    她會提前去官網瞭解好所有的情況,記錄下有他的每一場比賽,然後設置提醒,她就這樣在新大陸上,在費城的別墅裡,陪他打入一次又一次的進球。

    她是他的第一個球迷,是他最好的球迷。

    她所有的歡呼只為他,所有的吶喊只為他,所有的歌唱只為他。

    從拉瑪西亞到諾坎普,從巴塞羅那到馬德里,從西班牙到歐洲,只有她不曾離去。

    但這麼真切的看見女孩眼底的烏青時,他突然覺得,他希望她看見自己進球的心那麼自私,他的女王不應該為了他受到摧殘,她只需要坐在王座上,等他一步步走來,將冠冕送上。

    男孩堅定的話語讓她愣神,她抬起手,摸了摸屏幕上他的輪廓,英氣的眉毛有著不容置喙的剛毅,「可我就是想陪著你,雖然我去不了球場,但我還是想在這裡陪著你,就好像我能去到現場一樣。」

    「卡洛斯,我不在乎這點熬夜,你不用擔心。我不在乎你能不能進球,我只想看看你。請記得,我永遠和你在一起。」

    「卡洛斯,我很想你。」

    翻越山脈,渡過海洋,跨越氣候,我不止想聽見你的聲音,我更想看到你的面容,看到你的奔跑,分享你的喜悅與憂愁。

    請讓我,能保留這個小任性,一直追逐著你。

    卡洛斯藍灰色的眼睛裡閃過碎光,他也伸出手,和女孩的小手重合,他聽見自己用顫抖的聲音說,「好。」

    最後總算結束了長達一小時的msn連線,卡洛斯在桌前做了良久,然後才洗漱上床。

    合上眼睛之前,他再次看了看床頭的《小王子》和首飾盒,他想,他要為了貝拉更加努力,他不想辜負貝拉看到的任何一場進球。

    *

    三月的歐洲還未迎來夏季風的擁抱,但烽火狼煙已在板塊上點燃,球迷的狂熱讓城市的氛圍變得熱烈起來。

    八分之一決賽已經打響,賽程安排早已公佈,決賽首回合,巴薩小組賽抽中阿阿森納,主場一比一平。

    由此,客場的比賽變得火藥味十足。

    次回合的比拚尚未開始,海布里球場附近的酒店早已爆滿,聞風而來的球迷和媒體將這裡圍的是水洩不通。

    歐冠淘汰賽採用主客場淘汰賽制,其晉級規則為:一、總比分高者進球;二、客場進球多者晉級;三、加時賽誰勝誰晉級;四、加時賽零比零則點球決勝。

    現在巴薩在主場與阿森納打成了平手,倘若不能在客場扳回來,那麼巴薩將止步八分之一決賽,只能明年再戰。

    主帥裡傑卡爾德心中也是十分忐忑。

    今晚的比拚火藥味甚重,卡洛斯發現教練竟然把多日積攢下來的鬍子都給剃了,泡麵頭也噴了定型,穿了一身全黑的西裝,看起來很有黑道老大的樣子。

    要知道,在這之前,他已經不修邊幅很久了。

    卡洛斯摸了摸胸口的紋身,眼神堅定地和隊友一起走出了球員通道。

    不同於熱身賽時的寬闊,裝滿觀眾的海布里顯得有些逼仄,山呼海嘯般的吶喊快將這座球場弄得搖搖欲墜。

    這座與諾坎普比起來有些老舊的球場已經在風雨中經歷了太多了,在這裡,傳奇的青年隊表現良好,經典的賽事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初。

    去年,阿森納在海布里創造了聯賽四十三場不敗紀錄,刷新由諾丁漢創造的四十二場不敗紀錄。

    兵工廠的輝煌在這裡鼎盛。

    (註:阿森納別名兵工廠)

    但與他的輝煌戰績相對比的是他的經營不善,俱樂部捉襟見肘已經不是一個秘密了,他的主帥溫格不得不高價賣出球員來換取兵工廠的生存,這是槍迷們心中的痛。

    也同樣是由於資金匱乏,本來今年就該停用的海布里球場還得執行他的義務,阿森納的新球場,酋長球場尚在修建當中。

    雙方球員隔著大大的草皮對峙,裡傑卡爾德環著胸,將雙腿叉開站立,遠遠地向溫格凝視。

    阿森納的主帥崇尚足球美學,他平靜地接受了凝視,並點頭致意。

    裡傑卡爾德收回目光,召集所有隊員開始訓話。

    這場比賽在一開始就注定了其精彩,沒有一個人敢懈怠。

    隊長佩帶著袖章給所有人打氣,作為團隊的精神核心,他只能把壓力給埋進心底,卡洛斯同所有隊員一起做了加油的手勢。

    球員走向賽場,全場歡呼震耳欲聾,解說對本場比賽做了說明,鏡頭不斷在兩隊之間切換。

    目前情況看來,兵工廠佔據有利地位,只要在本場基本保證不輸球,哪怕是零比零,都贏定了。

    卡洛斯看了看場邊的攝像機,展露了一個微笑,鏡頭很快捕捉了下來。

    有女球迷在瘋狂地喊他的名字,還有男球迷,小金毛聽得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那是對自己的支持。

    今晚的比賽,他的女孩又在熬夜陪伴著他,他想讓女孩看到他的笑容。

    透過無線電波的傳遞,經過衛星的轉播,他知道女孩一直在他身邊,從未走遠。

    裁判吹響哨音,大戰正式開始。

    阿森納和巴薩互有來回,以傳控為主,雙方都把控著自己的節奏,無奈並沒有特別好的機會。卡洛斯積極跑位想進行搶斷,無奈阿森納採取的陣形太過緊密,找不到突破口。

    雙方教練在場邊環胸叉腿站立,身心全放在了球場上。

    第二十分鐘,阿森納獲得了一個前場任意球的機會,一人主罰。

    兵工廠前鋒站在了線上,裡傑卡爾德握緊了手中的水杯,但他表面上依舊保持著鎮定。

    這位前鋒來自阿根廷,高大迅猛,像是雨林裡穿梭的霸主,他理了個平頭,板寸豎起,顯得精神奕奕。

    很顯然,阿森納很看重這位前鋒,他也不負重託,在巴薩主場的進球就是來自他的射門。

    全場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這裡,阿森納的球迷甚至摒住了呼吸。

    卡洛斯雙手握拳放在了身側,青筋暴起。

    遙遠的費城,蘇清嘉一刻不敢眨眼地盯著電視,連身上的毛毯滑落都不自知。

    這個球對雙方來說都太重要了,進球,則意味著阿森納只要保住接下來的幾十分鐘,就可以讓巴薩止步八分之一決賽;不進,則意味著這場比賽的波折性大大增加,延長比賽時間,進行加時賽對雙方隊員的體力和毅力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前鋒高高躍起,身體的弧度完美地像是用標尺量過,強健的小腿給他積蓄了巨大的力量,利用對地的彈跳,他要用他最為擅長的頭球!

    整套動作那麼快,又似乎那麼慢。

    卡洛斯忽然想到了死神宣佈結束的剎那,那麼急又那麼緩。

    空氣都似乎凝固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