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18)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解說的聲音又開始在全場喇叭裡喧囂:「本場比賽巴薩與馬競比賽以巴薩2:1領先,祝賀巴薩,也希望馬競在接下來的比賽裡能一雪前恥。噢,鏡頭再次偏愛了巴薩的二十三號,瞧他意氣風發的樣子,讓我們回顧一下本場比賽。」

    「……」

    「這位十七歲的少年接下重擔,表現堪稱優異,他總共貢獻一次助攻和一粒進球,正是最後一粒金子般的進球,讓巴薩主場反敗為勝,不負所托。」

    「看來巴薩主帥也是很滿意,讓我們繼續期待本賽季他的驚豔表現吧。」

    鏡頭又切給了馬競那邊,球員們氣氛低迷。

    不知是導播刻意為之還是怎麼樣,又切給了巴薩家屬席,蘇清嘉旁邊的模特女友被後腰抱了下來,然後兩人忘情地擁吻,看得蘇清嘉有點臉紅。

    卡洛斯倒是還沒這麼大膽,只是遠遠地站在一邊,眼睛亮亮的,酒窩深深的。

    從球員通道內回了更衣室,卡洛斯得到了主帥和所有隊友的擁抱,這是一種表示肯定的方式,卡洛斯同樣回抱了他們。

    由於他的出色發揮才能使得巴薩贏得比賽,這一點,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

    隊友們把他正式放在了等同的位置上,不再是作為一個受人保護的小弟弟。

    他們的眼神變得帶有尊敬,這是對他剛剛進球的尊敬。

    擁抱過後,卡洛斯從背包裡拿了十幾個棒棒糖分給大家,然後拆了一個,舔了舔。

    隊友們拿著彩虹棒棒糖,神情有幾分尷尬。

    所以說,他們能收回剛剛的尊敬嗎?請告訴我這個棒棒糖是幻覺,是幻覺。

    在一片謎樣眼神中卡洛斯悠悠叼著棒棒糖洗澡淋浴去了。

    主帥,隊友:「……」

    事後的媒體採訪被卡洛斯繞了過去,他迫不及待地要去見在側門等他的黑髮洋娃娃了。

    主帥搖搖頭,小兒女的愛情,真是歲月最好的禮物啊。

    蘇清嘉在側門等了有一會兒了,但她還是挺開心的,踢著小石子時不時笑出來。

    「貝拉,貝拉。」卡洛斯歡快的聲音從前面傳來,不一會兒的功夫,小金毛就憑藉著超人的速度蹭到了她邊上。

    蘇清嘉看著卡洛斯濕濕的金毛撲哧笑了出來,「你怎麼都不把頭髮擦乾啊,就這樣出來了,不怕媒體拍你醜照啊。」

    卡洛斯耳朵搖了搖,道:「不怕,這有什麼好怕的,反正沒人認識我,我不是急著來見你嗎?」又想到什麼,藍灰色的眼睛噌噌噌亮了起來,「貝拉,我們回去吧,回去你幫我擦乾淨。」

    濕漉漉的大眼像是沾了晨光的恩賜,蘇清嘉深覺倘若插上一條尾巴,他定能搖的比劉夢雅家養的鬥牛犬更好。

    感情這位剛剛替巴薩拿下一戰的主力隊員還沒意識到自己的地位?蘇清嘉沒好氣地瞅了他一下,道:「誰說沒人認識你啊,今天你可是閃耀全場呢!我後面的女球迷都快把我耳朵震聾了。」

    「啊,那貝拉,你沒事吧。」卡洛斯低下頭,想要來個偷襲,被蘇清嘉躲開了。

    「當然沒事啊,傻瓜。今天還沒恭喜你呢,我的大球星。」蘇清嘉踮起腳扯了扯他的臉,真光滑,皮膚好好。

    卡洛斯彎著腰隨她玩弄著,笑得蕩漾。

    「你心情好嗎?」卡洛斯羞澀地問道。

    「嗯,挺好的,特別好,怎麼了?」蘇清嘉又摸了摸他的髮頂,手感還是沒變。

    卡洛斯沉默了一會,總算是做足了心理準備,開口道:「那心情好可以親我一下嗎?」

    蘇清嘉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看著他閉上的眼睛,低下的頭,還有攥著衣角的手,墊腳在他唇上印下了一吻。

    巴塞羅那夏季的夜晚很舒適,星子點點,深藍的夜幕像是織女挑染出來的錦緞,球場的燈光還在閃爍,清潔人員在清理衛生,門口路過的行人還在討論著比賽。

    卡洛斯伸手環著了她的腰,讓她整個貼在自己胸膛。

    少女柔軟的腰肢和胸脯讓他心神舒暢。

    蘇清嘉環著他的脖子,像是細藤纏著大樹。

    「你們在幹什麼!」熟悉的聲音在這人少的地方格外突兀。

    美好的氣氛就這麼被打破,蘇清嘉有點恍惚,但馬上她就辨認出這是她親愛的外交官父親的聲音——

    所以,和男朋友接吻被抓包,腫麼破?

    「你們在幹嘛,在幹嘛?啊!」總是雲淡風輕的外交官先生終於繃不住了,清冽的嗓音再也不復平靜,這般氣急敗壞的模樣不知怎麼讓蘇清嘉想起了被偷了雞蛋到處啄人的公雞,一個沒忍住,笑了。

    卡洛斯蒙逼地放開擱在小美人腰間的手,然後沖蘇靖康回答道:「我們,我們在接吻。」

    這實誠的的小眼神讓蘇靖康一個憋悶,他噎了一下,吼道:「問你話了嗎?啊,問你話了嗎?」

    「……可您不是問我們嗎?」卡洛斯見未來岳父大人心情甚為不好,悄悄挪了下步子,把蘇清嘉整個擋在身後。

    卡洛斯現在足足一米八七,前幾天體檢剛出來的數據,球員的身體素質又好,一看就知道很健壯,擋住一個堪堪一米六幾的纖弱少女綽綽有餘,蘇清嘉趴在小男友後面笑得直抽抽。

    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看來這位一向言語風雅的外交官是給遇著難題了。

    蘇靖康把襯衫的扣子給解開,袖子撩了起來,這架勢嚇住了卡洛斯,他護著蘇清嘉往後退,這時候,他覺得自己責任重大,因為身後嬌弱的美人身子在抽動,他不敢回頭。

    「叔叔,您別急,我,都是我的錯,你要打就打我。」卡洛斯退了一會也不退了,英勇就義的樣子讓蘇靖康覺得自己不地道。

    「你讓開,讓貝拉出來。」蘇靖康道。

    小金毛跟母雞似的護著蘇清嘉,說什麼也不肯讓開,「不行,叔叔,我不會讓你帶走貝拉的。」

    蘇靖康見他眼神堅定,這才反應過來,瞄了瞄自己身上的打扮,嘆氣道:「我不是要打她,貝拉是我女兒,我怎麼捨得打她。你想多了,我這是熱,知道嗎?」

    卡洛斯仔細又看了看他撩起來的袖子,非常誠懇地搖了搖頭。

    蘇清嘉在後面看了一陣好戲,想著這倆人是沒完沒了了,便還是主動站了出來。

    卡洛斯連忙拉住她,「貝拉。」

    「放心啦,沒事的。」蘇清嘉搖搖頭,衝他笑了笑。

    蘇靖康總算是瞧見自己女兒的正臉了,他沒好氣地道:「你還知道我在這啊。」

    「爸爸,別生氣嘛,別生氣了。」蘇清嘉軟著嗓音撒嬌。

    外交官看著還在小金毛旁邊站著的女兒,頭更疼了。

    「我生氣,你知道我為什麼生氣嗎?」蘇靖康把手背在後面,眼睛跟刀子一樣飛到了卡洛斯身上。

    蘇清嘉這回倒是老實了,把頭半低著,柔軟的長髮看起來很乖巧,「知道,我不應該不和你們說一聲就偷偷從美國跑回來了。」言罷,還抬起頭吐了下舌頭。

    蘇靖康真的拿著這個他放在心尖上疼愛的小女兒沒辦法,她這般小動作讓他氣性消了一大半,「就惦記著這傻大個,連爸媽都不要了。」

    默默受了許多眼刀的小金毛再次躺槍,但這次他臉紅地飛快,一個沒忍住又開始撓頭了,邊撓頭還邊傻笑。

    蘇清嘉也是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後問道:「爸爸,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話說她沒和別人說來著,昨天和路易斯打電話,老頭還以為她在美國呢。

    「哼,山人自有妙計。」

    「你就說嘛~」

    蘇靖康到底是受不住女兒的撒嬌,一股腦子和盤托出,道:「你外公今天看球的時候在屏幕上看見你了,然後給你媽打了電話。」說完,又颼颼地甩了卡洛斯幾刀。

    這下蘇清嘉倒是想起來鏡頭似乎有掃過家屬席,所以……就這樣暴露了?

    她小臉一下子跨了下來,又想了想當時自己的舉動,萬分慶幸自己沒有和那個模特美女一樣豪放地和小金毛親上。

    卡洛斯也想起來了這次比賽在西班牙直播,想著貝拉的外公給看到了,又是欣喜又是害羞的,撓頭撓得越發厲害。

    蘇靖康瞧著倆小兒女都一臉紅彤彤,又仔細看了看女兒嘴上,脖子上,發現沒什麼印記,清咳了幾聲道:「咳咳,昨晚,在哪住下的啊哪家酒店啊,先去退房吧。」

    耿直boy卡洛斯問:「為什麼退房啊?貝拉昨晚在我那睡的。」

    他這不說話還好,一說話,蘇靖康被壓下去的火氣又蹭蹭蹭往上漲,「在你那睡的,在你那睡的?」

    蘇靖康西班牙語說得極其好,這兩句話前一句是陳述語氣,後一句是帶著怒氣的問句,外交官現在不想扔眼刀了,他想直接沖上去給他一刀真的。

    蘇清嘉看出這氣氛有點不對勁,也知道蘇靖康是想歪了,趕緊安撫道:「爸,別著急,他家很多客房的,我睡的是客房,你還不相信你女兒我嗎?」又扯了扯卡洛斯,「你快跟我爸說清楚。」

    卡洛斯生怕蘇靖康又不讓她出來見他,連忙應道:「是是,叔叔,昨晚貝拉睡的客房,我們沒睡在一塊,真的。」

    看著小金毛真摯的藍灰眼睛,蘇靖康打心眼裡覺得他們說得話一點也不可信,但他還是努力告訴自己,嗯,他們是清白的,是清白的,就算剛剛被他看見在接吻,也一定是清白的,就是這樣。

    他拍了一下額頭,道:「別說了,趕緊回去,就這樣。」

    蘇清嘉也知道知錯就改好孩子,在小金毛期期艾艾的目光中,老老實實地走向了蘇靖康。

    「明天見。」蘇清嘉向卡洛斯道別,然後問外交官先生,「爸爸,車在哪?」

    正想著去開車的蘇靖康突然蒙逼,等等,他聽見女兒在這裡的消息後,貌似是跑著過來的,沒開車。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捲起來的袖口,確認了一下,嗯,因為熱,這是真的,他沒開車。

    君子端方雲淡風輕英俊瀟灑的外交官的內心是崩潰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