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9)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卡洛斯姓魯維奧,由於他的自閉,加上當年的檔案不齊全,卡洛斯的父母姓氏都已經找不清了,羅莎修女只知道這個可愛的小金毛叫自己卡洛斯,於是她把自己的姓氏送給了這個小男孩。

    一般西班牙人的名字都有三截,第一截是名,中間是姓,最後一截是母親的姓,卡洛斯只有兩截,羅莎修女把自己父親的姓給了他。

    這個簡短的西班牙語名字吸引了她的注意,蘇清嘉當時還是細細地看了一遍報導。

    當時她的心情很普通,在那個信息暴增的年代,這樣一條消息並不能帶給她多大感觸。

    但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神奇,他將一個與你本來毫無交集的人送到你的面前,你根本無法想像,原來在不同的十字路口的選擇中,世界真的會走向不同的那一面。

    那條黑白的印在報紙上的新聞就這麼跳進了她的腦海,那些鉛字一個個都活了過來,圍著她轉悠。

    蘇清嘉在拉瑪西亞的看台上坐著。

    那條報導的標題是——天才的隕落。

    蘇清嘉從沒有一刻像這樣痛恨自己的記憶力。

    她猜測過卡洛斯上輩子很多種可能性,但唯獨漏掉了一條——

    卡洛斯很早的時候就已經不在人世了,沒有人會記得一個死去的天才,在他還沒有發光發熱之前。

    在沒有她出現的上輩子,這個出眾卻孤僻的金髮少年通過球探的介紹,仍然進入了拉瑪西亞青訓營,在這片人工草皮上卡洛斯度過了他的少年時光,他依舊表現得很出色,但性格的缺陷卻一天天暴露出來。

    雷克薩奇為他找了很多心理醫生,但低危抑鬱症的殘害讓他變得極度自閉,不願意與任何人交流。

    哈佛心理學家組隊以卡洛斯為對像進行了他們夢寐以求的研究。

    在最好的心理學家的治療下,卡洛斯的病情有了突破性的進展,低危抑鬱症的毛病似乎已經解決了,他重新走上球場,披上了紅藍球衣。

    他出眾的球商和技術讓他一度成為俱樂部的天才式人物,光芒甚至可以趕超年長的梅西。

    在十六歲這年,他為巴薩捧起了當年全國青年聯賽的冠軍。

    也就是在這一年,他同時迎來了事業生涯的第一個□□和第一個低谷。

    隨著媒體熱捧,他的病情被翻了出來,心理學家向記者自豪地宣佈,是他們為世界帶來了一個天才。

    黑粉的抨擊,媒體的詬病,以及眾人異樣的眼光讓卡洛斯病情再度惡化。

    這位金髮的少年,在簽下他人生第一份職業合同的前天晚上,吞服安眠藥自殺,年僅,十六歲。

    一個燦爛的生命,再也沒有開出過花朵。

    他藍灰色的眼睛永遠地闔上了。

    蘇清嘉看到的那篇報導詳細地敘述了這位少年的生平,並狠狠地駁斥了社交媒體,認為是他們的惡意讓這位風華正茂的球員過早地隕落。

    隨著時間流逝,一代新人換舊人,再也沒有人提起過這位曾經也在綠茵場塑造過傳說的天才,媒體有意識地規避了關於他的報導。

    卡洛斯存在的痕跡,就這麼輕飄飄地被抹去,像是用橡皮擦去一處錯誤一般,簡單,有效。

    他唯一的一次驚豔球場的比賽就成為人生種的絕響,卻從未被多少人記住。

    夜涼如水,深藍的夜幕上掛著繁星點點。

    蘇清嘉陷入了沉思,直到卡洛斯坐到她旁邊,叫了她的名字,她才反應過來。

    「貝拉,是不是等很久了?」卡洛斯聞到,「是教練他們不放我走,我不是故意讓你久等的,你看,我趁他們不注意就跑出來了。」

    蘇清嘉搖搖頭,嘴角上揚,用眼神注視著這個焦急解釋的男孩。

    雖然在球場內,巨大的電視屏上他的面龐被攝影機拍得很清楚,但這般近距離地打量才讓蘇清嘉有了點真切的感覺。

    幾個月過去,這個少年又長高了一點點,剛剛洗完澡帶來的香氣氤氳。

    「貝拉,不要生氣,我保證,我一定……」卡洛斯看著不說話的蘇清嘉道。

    卻不料蘇清嘉打斷了他的話,仰著脖子道:「你怎麼穿成這樣就出來了?」

    少年穿了白襯衫牛仔褲,像是夜色裡的俊美吸血鬼,但現在明明還是冬季啊?

    卡洛斯撓撓頭髮,有點不好意思,道:「這樣……你不是喜歡嘛?」兩朵小紅雲飛了上去。

    看著這個搖耳朵的傻大個,蘇清嘉被他這麼一逗,心底的憂慮慢慢散開,沒好氣地道:「喜歡能當飯吃啊,現在還有點冷,你穿這麼少不存心是想要感冒嘛?小心教練又讓你養傷。」

    看著努著鼻子關心他的女孩,卡洛斯心都化了,咧開了嘴笑,「沒事,貝拉,我身體好著呢,不怕,真的。」

    「就知道逞英雄,等會有你好看。」蘇清嘉站起來推了推傻大個,「快點,去換件衣服,或者加件外套也行。」

    卡洛斯雙手抱胸,有種誓死捍衛貞操的小媳婦既視感,「不,不換,貝拉,我真的沒事。」

    「你就這麼喜歡白襯衫?」蘇清嘉推不動他,有點疑惑,從上次他到美國去就是穿了白襯衫,不過——

    她又仔細瞅瞅這件衣服,道:「卡洛斯,你不會是買了很多件一樣的白襯衫吧?」和她在美國看見的那件一模一樣。

    這會,卡洛斯扭捏地更厲害了,他撓撓頭髮,耳朵跟篩子似的抖,臉上掛著笑容,在蘇清嘉疑惑的目光中,吶吶開口道:「這……這就是我去看你的時候穿的那件,你……當時還在我衣服上留了眼淚來著。」

    卡洛斯聲音很小,邊說便用眼神去瞟她,睫毛扇得飛快。

    看著一臉竊喜的卡洛斯,蘇清嘉撫額,最後長嘆一聲,想起奧萊格對她說過卡洛斯有時候不喜歡洗酒窩的事,隨即問道:「你回來之後,洗過沒有?」

    小金毛紅著臉搖頭。

    蘇清嘉:……我就知道是這樣。

    當然,蘇清嘉自然不知道卡洛斯還舔過衣服上她流的眼淚,如果知道,蘇清嘉說不定會直接蒙逼。不過現在,她也已經很蒙逼了。

    但蒙逼之外心裡又是說不出的甜蜜,四月的夜晚似乎都是暖洋洋的。

    淡淡的溫馨的感覺在兩人之間蔓延。

    卡洛斯捏著自己的衣角,屁股挪了過來一點點,又吶吶道:「貝拉……今天,我,我給你送的禮物你還喜歡嗎?」

    蘇清嘉坐下來蹙著眉道:「什麼禮物?」旋即,又想起卡洛斯最後跑到看台下比出的手勢,道:「你進的三個球?」

    「嗯嗯!」卡洛斯狂點頭,道,「貝拉,我錯過了你的三個生日,我也不知道你現在喜歡哪樣的手鏈,就自作主張,送你三個進球,貝拉,你喜歡嗎?」

    小金毛側著臉低著頭,長長的睫毛打下一片陰影,藍灰色的眸子閃著溫柔的光芒,從蘇清嘉的角度看過去,他的側臉弧度堪稱完美。

    「貝拉,以後,我的每個進球都送給你好不好?」想到什麼,卡洛斯又補充道,「你喜歡的手鏈我也會給你買的,別的什麼都行。」

    「我在馬德里的店子裡看到了一條很漂亮的鏈子,當時我覺得很適合,但又……」

    「我很喜歡。」蘇清嘉開口道。

    還在一旁敘述的卡洛斯有點沒有反應過來,隔了半晌,他才道:「你…你說什麼?」

    燈下看美人帶著特別的感覺,此時的蘇清嘉眉目溫婉地像是一幅畫,卡洛斯聽到她軟軟的聲音像是塞壬的歌聲,「卡洛斯,我說,我很喜歡你送我的三個進球,這是我最喜歡的禮物,包括你送的手鏈。」

    卡洛斯臉上燙的不行,他好不容易放下的手又開始撓頭,道:「哦……你喜歡啊……」

    但下一秒,他的手就僵住了,不敢亂動。

    散發著少女清甜味道的身軀靠在他左邊胸口上,透過單薄的襯衫,他可以感覺到少女臉頰的溫暖和柔軟。

    他的心跳的好厲害。

    感覺到小金毛的整個身體都僵硬了,蘇清嘉蹭了蹭他的胸口,把耳朵貼在心房上,道:「卡洛斯,我們在一起吧。」

    跨過年齡的阻礙,跨過世紀的更迭,跨過千山萬水,沒有昧心的強求,她想和他在一起。

    他的心跳那麼鮮活,黑色的紋身若隱若現,在他的胸膛裡,蘇清嘉勇敢了一把。

    無論這個男孩將來會怎麼樣,但至少他現在依舊真真切切地在她面前,她可以感受得到他的體溫,感受到他的呼吸,他不存在於黑白印刷的鉛字中,不存在於消散的光陰中,他存在於她的生命中。

    她想和他一起享受年輕的生命,跳動的脈搏。

    不管未來的千難萬險,至少現在她一點也不會後悔。

    卡洛斯就這麼僵著僵著,最後「嘿嘿嘿嘿」地笑了起來,又開始撓起了頭髮。

    女孩對他說「我們在一起」,對也,貝拉對他說,「我們在一起」,是我們,是貝拉和卡洛斯。

    小金毛另一隻空著的手慢慢地移動,就當蘇清嘉以為他會把手放在她背上時,這隻手又突然放在了他的眼前。

    傻金毛傻愣愣地道:「貝拉,你快掐我一下。」

    蘇清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