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7)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隨著賽程的推進,隊員們有了更大的信心,但也開始越來越緊張。有權有勢有錢的俱樂部開始頻繁地向卡洛斯投來橄欖枝。

    但卡洛斯謝絕了所有俱樂部要求的私下交涉,因為他要抓緊時間看書——

    《鋼琴入門指南》《如何學好鋼琴》,更深一層的還有《李斯特作品講解》,最後還有教你裝逼帶你飛的《論肖邦》《鍵盤上的反思》。

    每天下場後,小金毛就孜孜不倦地研習著,搞得隊友對他刮目相看,直接震驚鳥。

    呆坐著的小金毛其實早就想把書給撕了,這簡直比西班牙文學更難懂,都是什麼鬼!!!

    然而思前想後,貝拉坐在鋼琴前的身影又在腦海裡浮現,卡洛斯咬了咬牙,愣是雷打不動地繼續看書。

    3月,卡洛斯上演世界波,客場1:0戰勝巴列卡諾u19a隊,積分大大拉高。

    這是兩年多來巴薩u19取得的最好成績,上個賽季,巴薩敗給了巴列卡諾,無緣決賽,佩萊差點飲恨辭職,最後他下了軍令狀,在今年的賽場上,他要帶著全新的u19一雪前恥。

    現在,這個他寄予厚望的天才將這個機會擺在了他的面前。

    截止到最後一場比賽前,皇馬積分還超巴薩兩分。

    皇馬v巴薩,決賽一觸即發。

    這次的主場選在諾坎普球場,也許是西班牙足協玩心大起,這次好巧不巧安排了這兩支青年軍狹路相逢。

    卡洛斯和隊友飛回大本營整隊休息,每個人心裡都是跌宕起伏,情緒萬千,他們將於自己的主場作戰,贏了,那是獻給紅藍迷們一份具有誠意的禮物,輸了,那會在這個有著傳奇歷史的球場永遠烙下最醜陋的一筆。

    這群尚未足夠成熟的少年們迎來了身理和心理上一個巨大的考驗。

    連日的征戰讓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了傷,再加上高負荷的奔跑,球迷的吶喊,裁判的口哨,這些都給了u19挑戰。

    卡洛斯把行李箱裡的白襯衫拿了出來,他放置地很好,這麼多次轉機白襯衫上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摺痕,穿好衣服,卡洛斯又喜滋滋地出去打電話了,路上碰見佩萊教練還衝他主動打了招呼。

    佩萊被他燦爛地笑容給驚了一下,然後看著樂得要蹦起來的小夥子,無奈道:「也就他這時候還樂得出來。」

    現在,除了卡洛斯,基本上所有隊員心裡都有著負擔,葷段子都不怎麼說了,這倒是讓小金毛自在了不少,至少不用裝高冷了。

    卡洛斯是著實高興地不要不要的,還有三天,就是最後一場比賽了,他可以邀請他的黑髮洋娃娃來看球了,星星眼~~~好棒啊。

    一直臉上沒什麼表情的小金毛都舍不得把笑容給取下來了,酒窩裡釀的蜂蜜甜得醉人。

    貝拉在昨天就已經回國了,她告訴卡洛斯,她希望在諾坎普能看到他最出色的表現。

    現在他不用打越洋電話了,貝拉給了他她在國內的新號碼。

    雖然都是在電話那頭聽聲音,看不見人,但卡洛斯卻覺得有種莫名的踏實。

    沒有了時區的隔閡,貝拉的聲音聽起來都要真切很多。

    他們可以同步地問好,說早安,說晚安;他們在同一片天空下,看著一樣大小的月亮和太陽。

    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

    打完電話,卡洛斯照例買了根彩虹棒棒糖,叼著回去訓練了。

    回到巴塞羅那的蘇清嘉心情燦爛地就像太陽花一樣,呼吸著帶著海風鹹濕味道的空氣,蘇清嘉感覺自己的皮膚狀態都變好很多,水水噹噹地。

    過完十四歲生日的女孩身量開始抽條,女性特徵開始顯露,得益於良好的作息和飲食習慣,外加很好地養護,蘇清嘉並沒有痛經的毛病,身體倍棒。

    有著基因基礎和有意地培養,蘇清嘉一步步在踐行她初初定下來的《美人養成計畫》。

    早晚一杯木瓜豆奶,隔天燉一次黃豆豬蹄湯,加上瑜伽鍛鍊,大補的食物只在她該胖的地方發揮了作用,不該胖的地方還是十分纖細。這讓蘇清嘉很是滿意。

    不過她還是有時候挺苦惱的。

    雖然換了寬鬆舒適的胸衣,但胸部還是漲漲的,有點疼,這讓上輩子經歷過一次發育期的孩子傷不起。

    晚上,洗了澡的蘇清嘉掂了掂胸脯,又細細地開始了護膚工作。

    經過好幾年的護理,北京老名媛的方子在她身上驗證了其效果,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非常好!

    她抱著小臉蛋托著腮幫子,心里美滋滋地,不提多感謝老名媛了。

    鏡子裡的小美人臉頰嫩如桃花瓣,紅唇璨如燃榴花,雙眸恍若秋水,捲曲纖長的睫毛一張一合間全是說不出的美好。

    撩起睡袍,蘇清嘉又換了種膏脂,是淡淡的米分紅色凝露,有點清甜的味道。這樣小小的一瓶擦全身只夠用大半個月,蘇清嘉做了很多,全部冰鎮著。

    裡面除了植物藥材還加了羊油,這讓她的皮膚全身上下幾乎找不到毛孔,溫潤地像是一塊上等的美玉,觸手都是滑嫩。

    胸部她自然不會放過,她胸型很好,這地方值得更特別的對待。雖然揉起來還是酸酸漲漲的,但為了胸脯四兩,蘇清嘉咬咬牙就忍了下去。

    這般一倒騰,就過了大半個小時了,蘇清嘉把全身上下都捯飭了一遍,連指甲蓋都沒放過。

    然後蜷進蠶絲被裡面睡著了。

    青年聯賽最後一場比賽到來。

    比賽時間在晚上七點半。

    蘇清嘉先在白天把覺睡足,然後挑了件漂亮的連衣裙,蹬上靴子,穿了羊絨披風大衣去了球場。

    明靈和蘇靖康沒有跟著去,倒不是因為他們不是球迷,而是因為不好意思去看小兒女的相處。

    他倆都知道卡洛斯這麼努力是為了自家女兒,雖然蘇靖康心裡是萬般不願意,但是也舍不得女兒難過。至於明靈,這位熱情的混血美人從一開始就很喜歡小金毛,對於他明裡暗裡表示喜歡蘇清嘉這件事,明靈雙手雙腳贊同。

    雖然這兩年卡洛斯沒給女兒打電話讓明靈心裡有道檻,但畢竟小兒女鬧別虐,鬧過了也就好了,明靈也知道其實完完全全是自家女兒在作。

    所謂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歡,看著時不時亂發花痴的明靈,蘇靖康心裡直哼哼。

    小子,走著瞧,以後有的是你受的。

    別說在一起了,這八字還沒一撇呢。

    走進諾坎普球場之前,蘇清嘉先去逛了一圈拉瑪西亞。

    門衛大叔還沒換,還沒到夏季,大叔也不敢喝冰啤酒,就這麼吧唧吧唧地嘬著小口喝一般溫度的,總覺得味道怪怪的。

    大叔雖然喝多了酒,但一點醉態也沒有,打著飽嗝就把蘇清嘉給認出來了。

    「喲,這是卡洛斯那小夥的女朋友吧,都長這麼大了啊。」大叔上下打量了一番蘇清嘉,「我想想,這都快兩年了吧,誒,你男朋友不是在今晚在諾坎普打球嗎?你來這幹什麼?」

    「是有兩年了,大叔,您記性真好。」蘇清嘉穿著米色的大衣,笑盈盈道,「這不是兩年沒回來了嘛,趁還有一段時間開賽,我先來看看。」

    大叔給她開了門,道:「還不就是老樣子,哈哈,進去吧。」

    黃昏,操場上亮起了燈,時光彷彿在這裡靜止,青訓營的人工草皮一點也沒有改變。

    操場上還有在踢球訓練的小孩,一牆之隔的諾坎普已經傳來了歡呼。

    蘇清嘉到以前常坐的觀眾席上坐了一會,看了會年輕的小將們磨礪自己的球技。

    真奇妙啊,在這裡每年都會湧入一大批球員,但有那麼一個,與她有著那麼密切的交集,讓門衛大叔都一直記得她。

    蘇清嘉看了看手錶,再去宿舍樓底下饒了一圈,抬頭看了看以前卡洛斯曾經的住處,然後走了出去。

    這裡銘記了他們兩個人的青春啊。

    強烈耀眼的燈光把夜晚的諾坎普球場照的一片雪亮。

    這次蘇清嘉沒有買票,卡洛斯又同城給她寄來了邀請函,連帶著家屬區的看票。

    家屬區的紅色座椅上來的人不多,蘇清嘉目測其中兩個是女朋友,另外都是家裡長輩或者哥哥什麼的。

    頂著紅臉,蘇清嘉在座椅上坐下,由於是皇馬和巴薩兩隊狹路相逢,觀眾特別多,足夠帶來人聲鼎沸的效果,看著身後因為大喊而漲紅了臉的球迷,蘇清嘉覺得自己的紅臉倒不是什麼大問題了。

    很快她也跟著大喊了起來,氣氛慢慢升騰至頂峰。

    雙方隊員從更衣室出來,解說開始介紹陣容。

    鏡頭掃到小金毛的時候,場上迎來一陣驚呼。

    蘇清嘉也是驚訝地合不攏嘴,原因很簡單,今晚的小金毛真的帥到一比啊,簡直凶殘。

    離上次見面到現在,卡洛斯又有了一點小小的改變,屏幕上放大版的五官愈發深刻,眉眼剛硬。

    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偏向看台開始搜尋。

    蘇清嘉驀地遠遠和他四目交織,心底有淡淡的甜蜜在蔓延。

    卡洛斯嘴角揚起一點點弧度,酒窩若隱若現。

    這下子全場尖叫聲更大了,鏡頭壓根捨不得離開這張俊美的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