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二個紋身:嫁給我(2)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兩年後。哥倫布廣場上人群依舊,梧桐樹越發茂盛,青銅的雕塑繼續伸手指向遠方,所有時間的流逝彷彿在這裡陷入了靜止,那些流浪藝人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新的血液和新的藝術注入這條大道。

    卡洛斯每週都會來這裡坐一坐,無論風雨,他會帶上一顆棒棒糖和一杯水,然後在在雕像左側的長椅上餵一餵海鳥,畫一畫素描畫。

    十六歲的金髮少年已經長得很高了,一米八的身高配上深刻俊美的五官,學校裡的女孩子為了他瘋狂。有時候,這些女孩會大著膽子來拉瑪西亞看他訓練和比賽。場邊有人喊「卡洛斯,加油」的時候,他會下意識地往觀眾台看去,但那個有著黑色長髮的漂亮女孩卻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今天是個大晴天,六月的陽光讓起伏的海浪泛起粼粼波光,像是細碎的金箔散落在廣袤無垠的海面上。卡洛斯眺望了一會,剝開彩虹棒棒糖,含到嘴裡,然後拿起畫筆仔細勾勒線條。

    「你好,請問可以給我們畫一幅素描嗎?」長著細小雀斑的女孩紅著臉問他,旁邊同行的稍矮一點的夥伴更是不敢看他,緊緊環住了同伴的胳膊。

    經常會有人把他也當作是在路邊給人繪畫為生的畫家,在這條充滿著邂逅和荷爾蒙的大道上,成熟風韻的女郎,青澀靦腆的佳人,亦或是情竇初開的少女都曾曖昧地向他表示過好感。

    卡洛斯沒有抬頭,繼續繪畫,道:「對不起,我不是畫家,要畫素描請右轉直走。」

    矮個子女孩頓時漲紅了臉,拉著雀斑女孩就要走,雀斑女孩不樂意了,道:「你這不是在畫素描嗎?幫我們畫畫怎麼了?」

    這次卡洛斯沒有再說話,他描完最後幾筆,將水和畫本收回背包裡,大步離開了,也不管身後女孩怎麼嘰嘰喳喳,他都沒有理會。

    他的畫技愈發精湛,但主角只有一成不變的一位。

    卡洛斯會向著新大陸的方向遠望,然後畫下他想像中女孩現在的樣子,每當坐在哥倫布廣場,他都會覺得,他們離得很近很近,彷彿心都能夠貼在一起。

    胸膛的紋身微微發燙。

    不久前,他得到巴薩u19的試訓通知,體檢結果和綜合成績顯示,卡洛斯非常出色,u19主帥相當心動。

    馬上將要迎來新賽季,在上個賽季中,u19戰況不佳,教練需要引進更好的人才,拉瑪西亞教練們正苦於如何讓卡洛斯得到更好的鍛鍊,讓他更好地成長,於是向u19推薦了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u19再往上就是成年人的職業足球了,升上這支隊伍,也就意味著更好的發展和更大的挑戰,但毫無懸念的,卡洛斯通過了所有項目,今天下午,他將和教練簽訂這份合同。

    在宿舍洗了個澡,他換了身稍微正式點的西裝,前往教練的辦公室。

    他沒有經紀人,但在這之前,沈柯給他惡補了一大摞法律知識,讓他睜大眼睛看清楚,千萬別被坑了,還唧唧歪歪又說出一大摞有著法律糾紛被耽誤了的球員名單來。

    沈柯已經成功地變成了一名法律系的大一新生了,在馬德里唸書,他頭腦靈活,社交出眾,善於隨機應變,又世故圓滑,在這所外國名校,憑藉著華裔的身份照樣混得開,兩人之間算是兄弟,也算是朋友,經常互通電話,卡洛斯已經能夠用中文和他日常對話了,中文說得非常好。

    「佩萊教練,您好。」卡洛斯和他握手寒暄。

    佩萊順勢給了他一個擁抱:「瞧瞧我們的未來的u19中場,果然不錯。」不得不說,佩萊對他很滿意,他也希望能在別的球隊挖人之前,引進這位天才。

    「話不多說,你看看,這是合同。」佩萊把合同遞給卡洛斯。

    這份合同在法律上沒設什麼陷阱,卡洛斯直接跳過了其他段落,看向後面。

    「經過我們一致討論,決定給你2000歐元的週薪,簽約時間是三年,你看怎麼樣?」佩萊開口道,「卡洛斯,這是我們目前能給你的最好的條件了。」

    卡洛斯點頭,他知道,佩萊拿出這樣的一份合同是盡了心意的,對於一個尚未經歷過考驗的年輕的球員來說,一份週薪如此之高的合同簡直是在豪賭。

    當然,這樣的週薪也要看和誰比,但在目前卡洛斯這個層次看來,是相當可觀的一筆數字。卡洛斯也有點心動了。這樣的一筆錢,他能夠給貝拉買更多更多的珍珠手鏈。

    但只是一晃神,卡洛斯便從迷茫中清醒過來,他抿著嘴角,道:「佩萊教練,很抱歉,我想先問個問題。」

    「你問。」

    「簽約之後,我這個賽季的出場率是多少。」卡洛斯抬起頭,注視著眼前英氣勃發的教練。

    佩萊顯然怔了神,他定睛看著這個面龐稍顯稚嫩的少年,深吸了口氣道:「不多,但我保證你會上場。」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卡洛斯依舊很平靜,他將合同遞還給佩萊,道,「我想,這份合同可能不適合我。教練先生,讓我給您一份新的合同吧。」

    沒等佩萊發話,卡洛斯繼續道:「週薪200歐元,簽約兩年,但保證我在這個賽季的出場率,怎麼樣?」

    少年的聲音是富有磁性的中低音,平靜的時候像是清澈的湖水。

    佩萊瞪大了眼睛,他低聲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卡洛斯眼神堅定。

    「兩百歐元和兩千歐元,你要知道這其中的差距。」佩萊敲了敲桌子,「我再問一次,你確定嗎?」

    卡洛斯站了起來,雙手撐在辦公桌上,一米八的身高讓辦公桌變得矮小,「教練,200歐元,讓我這個賽季就上場,下個賽季到來前,你有機會高價將我轉租或者賣出。這是一筆再划算不過的買賣。」

    佩萊思索了一番,道:「那好,我叫人修改合同,稍等。」

    修改後的合同很快簽好,卡洛斯再次和佩萊握手,走出了辦公室。

    陽光下,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堅定,佩萊對著這個修長的背影,嘆了口氣,「祝你好運。」

    俱樂部拿出兩千歐元是看中了卡洛斯的潛力,他們相信這個成績非凡的少年會給隊伍帶來新的血液。今年的他才十六歲,讓他先在u19鍛鍊一年,然後次年他將會成為隊伍的主力,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很好的一份合同。

    每年湧入足球這項運動的球員眾多,但又有多少真正走進了觀眾的視野?從u19到預備隊,從預備隊到一線隊,這都是天塹般的鴻溝。

    君不見,有多少年過19的隊員還在青年隊待著,挪不動腳。

    但卡洛斯並不想這樣,他必須加快速度,他告訴自己,不能有一絲一毫地鬆懈和放棄,他必須在加入u19的當季,就要打上比賽,而不是在場邊觀看,默默地坐冷板凳,等到這堆人退役後,第二年再上場,他等不起。

    隔著衣服,他摸了摸胸口的紋身,貝拉,我會站在世界之巔,讓你第一個看見我。

    簽約結束,他向教練請了四天假,然後再歸隊集訓,教練很開明地同意了。

    豔陽天,卡洛斯穿了一身簡潔的藍白條紋休閒裝,走進了安普拉特機場。

    他曾在這裡兩度送別他的黑髮女孩,而這一次,他想放肆一把,去找她。

    飛機起飛,卡洛斯帶上眼罩,這一次,這條「拉尼亞」號會帶著他去往新大陸,去往他每週都在眺望的地方,去往他心中最嚮往的地方,去往貝拉在的地方。

    *

    蘇清嘉在琴房練琴,相對於巴塞羅那的炎熱,費城顯然四季分明,六月,這裡還微微有些泛涼,晚上還得加上一件薄衫。

    抽著薄荷香菸的莉莉絲翹著二郎腿,細細的紅底黑高跟鞋無聲地透出魅惑,腳踝往上黑色的玻璃絲襪包裹著她的小腿,明明是來上課,莉莉絲卻喜歡穿得像是下一秒就要去參加上流階層的晚會,黑色的小禮服搭配細細的紅色水鑽腰鏈,顯示出她迷人的身材,她塗著大紅的唇彩,吞吐煙霧的動作簡直像是電影畫面。

    莉莉絲就是蘇清嘉開學時碰上的嫵媚女教授,她是全校著名的冷豔美女,但據說她的年齡是個秘密,媒體和學生八了這麼久也沒人知道,除了是個鋼琴家之外,她還是個設計師,在時尚界很有些地位。

    當然,現在的她還是鋼琴系的老師,總是暗搓搓地想和路易斯搶學生。

    路易斯拗不過她,加上徒弟是個女孩,想著蘇清嘉能從她那學來點東西,雖然沒放手,但還是經常請莉莉絲來給蘇清嘉上課。

    在這待了兩年,蘇清嘉也基本摸清楚老師們的脾氣了,莉莉絲就是其中代表,典型的暗黑風御姐,拿著鞭子就能演女版《五十度灰》,渾身上下都是戲。

    看了看還在吐煙圈的莉莉絲,蘇清嘉覺著,這名字可取得真心不錯,可不就是個魔女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