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一個紋身:我愛你(29)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巴塞羅那已經不知道下過多少場雨了,梧桐樹被洗的綠油油的,身姿在風中愈發挺拔。但直到初一第一學期過去,卡洛依然沒有等來貝拉的回答。

    或者說,他甚至都沒見上她的面兒。

    他也曾穿越幾個區,蹺課跑到貝拉的學校去等她放學,期待這個女孩能對他說上一句話,哪怕……

    哪怕是拒絕。

    他害怕這樣的分別,那讓他心裡忐忑不安,奧萊格說,貝拉這樣做,就代表她對他沒意思,她並不想回應他,甚至有可能,貝拉就這樣討厭上他了。

    他不想貝拉討厭他,他現在只希望貝拉能和他打句招呼,那樣就好。

    卡洛斯瘋狂地踢了三天球,終於在第四天的清晨奔襲了幾十公里,來到了這個黑髮洋娃娃的學校。

    他就站在門口等啊等,即使知道在這個時間段也不會有人,他也一直伸長了脖子張望。冬天有些冷,卡洛斯在寒風裡站了快十個小時,終於等到了放學的鐘聲。

    貝拉出來了。

    可還沒等他瞧清楚,穿著白色大衣的洋娃娃就立馬轉過了身子,上了車,他艱難地追過去,但人潮帶來了巨大的阻礙,長到腰際的黑色秀髮就在她的身後搖搖曳曳,打著捲兒,在白色衣服的映襯下格外奪目。

    貝拉只給他留了個背影。

    卡洛斯蹲下身子,雙手抱頭,使勁□□,他知道他不該那麼早戳破,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

    柔順有型的金髮被他扒成了鳥窩,卡洛斯想,如果他沒有那麼心急的話,是不是一切就會不同,他們還是最要好的朋友,每個週末,她都會來陪著他,而不是現在這樣,急急忙忙坐上車遠去。

    回去的時候,卡洛斯路過諾坎普球場,正是賽季的收尾,球場的喊聲老遠都能讓人熱血沸騰,他一個人去了售票處買了隔天的票。

    買的很晚了,這場比賽不是很多人看,所以位置還有,只是位置不是很好。卡洛斯帶著八音盒靜靜地看了一場比賽。

    整場結束,卡洛斯沒有在意是誰和誰打,比分又是怎樣,那些曾經沸騰了他心靈的歡呼彷彿隔絕在另一個世界,他的眼睛一直盯著手中的八音盒,不斷地摩挲著。

    回到拉瑪西亞,人們的喧囂聲還依稀能聽見,卡洛斯徵得隊友同意後,給u16的隊員下了戰書,在二月三日,他們將打一場對抗賽,u16答應了,教練為他們排好了使用時間。

    一年的時間,卡洛斯和隊友們順利升入了u15,他們的路還很長。

    隊員們之間的切磋,一直是教練們欣賞的,更何況是u15對u16。青訓營喜歡這些能夠創造奇蹟的孩子們,他們的璀璨日後也許能給巴薩帶來輝煌。

    足球的是一場競爭,只有絕對的智慧和力量,才能掌控球權。

    卡洛斯又寫了一份邀請函,和上次的一樣,用同城快遞寄到了貝拉家。他還是三號,u14隊長,踢中場。

    他希望,這一次的球賽,能讓貝拉和他和好,和以前一樣,是很好的朋友。

    就像他遇到低谷時期,一封邀請函讓他倆重歸於好。

    *

    蘇清嘉很快收到了這份邀請函,二月三日,是她的生日,她明白金髮少年想要幹什麼。

    大半個月的冷淡處理讓她終於智商在線了,但她依舊沒有主動去找卡洛斯,甚至連卡洛斯來她學校她都視而不見。

    她不是在逃避,她只是希望,在又一次遇到重大挫折時,卡洛斯能夠自己走出來,面對一切,他需要自己成長,風雨飄搖裡,筋骨才會更加強健。

    所以經過深思熟慮後,蘇清嘉還是決定繼續不和卡洛斯見面。一個球員,如果這麼容易就倒在了困難上,那還如何頂起球場的脊樑?

    可說不心疼,那是假的。

    那天在教學樓走廊時,她就遠遠瞄見了那頂金髮,在肅殺的冬日裡像是暖暖的小太陽的光芒。

    蘇清嘉悄悄跑到大門後面的柱子那往外探頭,這個角度很奇妙,外面看不到她。她看到小金毛昂著頭,眼神有點焦慮,他那天穿的還是很帥,深藍色的外套加牛仔褲,出眾的身高和長相讓他引人注目,金髮服貼地趴在頭上。

    一月份是最冷的時候,蘇清嘉看著穿了球鞋的卡洛斯,有點擔心,她很想告訴他,該回去了,但剛想邁出步子,又發現不行。

    放學時,她走得很急,為此,她還特意求了白天鵝也快些走,好讓卡洛斯追不上。

    趴在後車窗上,蘇清嘉一直看了好久,那個金髮少年頹然地蹲倒在地,像只無家可歸的拉布拉多,她幾乎可以想像他的表情是多麼難過。

    她不知道這個男孩會不會自己走出來,他需要時間。

    但就在今天,蘇清嘉突然收到了這封邀請函,她欣喜地發現,這個少年已不是吳下阿蒙,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了。

    他再也不會孤獨地跑到哥倫布廣場上自暴自棄了,他選擇用自己的方式迎難而上。

    二月三日,蘇清嘉早早出門,她今天穿了藍色的外套,就像卡洛斯的眼睛。

    等她到來的時候,兩隊已經開始熱身了,奧萊格不在這裡,選擇了職業球員道路的奧萊格被帶去集訓了,這個嘮嘮叨叨的花心男孩需要更多的努力來完成他對未來的期許,雖然,期許裡肯定少不了美人。

    很久沒聽見奧萊格的嘰嘰喳喳,蘇清嘉有些不大習慣,但很快她就找到了關注的焦點,穿著藍色球衣的三號——卡洛斯。

    u16著了紅色。

    金髮少年對著她眼睛亮了亮,酒窩浮現在臉頰上,蘇清嘉看見這久違的笑容,同樣彎彎嘴角。

    今天天氣有些陰沉,巴塞羅那的上空頂著烏雲幾朵,風涼涼的,吹來淡淡寒意。

    裁判吹響哨子,比賽開始。

    雙方開始進攻,u16的身高和比賽經驗大大超過u15,但卡洛斯和加西亞卻成為了賽事的關鍵先生。整個二十分鐘內,u16並沒有打入一個球。

    卡洛斯完全展現了作為一個中場該有的絕對視角和全場把控能力,他就像一個將軍,在戰場上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更不要提這位將軍除了調兵遣將之外,更是有著超強的速度和靈動飄逸的球風,他在這片人工草皮上進行著自己的足球藝術,奇詭又富有創造性。

    開始的較量中,兩隊勢均力敵,各自試探著對方。下半場到來,卡洛斯決定改換戰術,全場跑動,努力尋求著進球的機會。

    滴答,滴答,滴答……

    蘇清嘉突然聽見了一陣淅淅瀝瀝的聲音,慢慢地開始大了起來。

    下雨了。

    觀眾席這邊有著屏障阻隔,並沒有什麼影響,而比賽還在繼續,場上的雙方不可能由於天氣因素中止比賽。

    卡洛斯摸了把臉上的雨水,飄逸的金髮被打濕成了一團。

    雖然地中海氣候讓巴塞羅那的冬天氣溫一直保持在零上,但這雨水打在身上,還是讓人不禁打個寒戰。

    雙方教練要求暫停休整。

    卡洛斯看著隊友從櫃子裡拿出另外一雙鞋開始換。

    他有點茫然,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腳下這雙為了這次比賽新買的藍白色球鞋,沒有動作。

    加西亞綁好鞋帶,問:「卡洛斯,你不換鞋嗎?」顯然他對卡洛斯這樣舉動有些疑惑。

    卡洛斯正想說話,此時教練走了進來,他道:「好了,大家快快快,上場時間到了,大家加油!」

    一聲加油後,大家重新返回球場。

    蘇清嘉心裡微微感覺到有些不對,但也說不清,只是擔憂。

    這是卡洛斯第一次在雨中踢球。

    作為一名球員,最害怕的莫過於感冒和骨折。

    感冒雖小,但可能會帶來各種身體的不良反應,導致訓練退步,更加棘手的是,感冒會傳染,一人感冒,或許會連累整個隊伍的水平下降。在身體不適的情況下去鍛鍊,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至於骨折,那就很容易理解了,球員因為容易骨折成了「玻璃人」,無法繼續職業生涯,從而斷送夢想的比比皆是。

    拉瑪西亞也很重視球員的身體,從卡洛斯進青訓營開始,就再也沒有像以前那樣在雨中練過球,因為教練告誡他們愛護好自己的身體,碰上下雨天,也會轉移到室內訓練。

    但這次,卡洛斯感受到了巨大的不同。

    他向七號傳球,但球卻意外地偏離了他預想的軌跡,偏了一大截。

    他用手勢給隊友解釋,並表示是他的失誤。

    坐在場邊的蘇清嘉心裡越來越焦急。她有預感,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但她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卡洛斯擴大了奔跑範圍,但在斷球的瞬間,他卻砰的一聲,摔倒在地。

    他爬了起來,繼續跑,但過不了多久,又摔倒了。前前後後,一共摔倒了四五次。他的額頭已經紅腫了。

    卡洛斯能夠感受到腿上的破皮很嚴重,撞擊的地方很疼。

    大雨繼續下,似有絕不停歇的趨勢,u15的中場徹底報廢,他們成了一窩散沙,再也沒有了力量,u16開始權利突破,連連進球。

    哨音吹響——

    「3:0。紅方勝出!」

    卡洛斯被隊友攙扶著下了場。

    他們輸了,輸得一塌糊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