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一個紋身:我愛你(24)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復活節來到,大街小巷裡都是歡鬧,小丑們會穿著繽紛的服裝抖動手上的道具,為了慶祝耶穌的重生與豐盛的生命,人們會把雞蛋染色送給親友,溫和的季風將烤羊肉的香味吹進千家萬戶。

    路易斯並不是一個純粹的基督徒,但這不妨礙他喜歡這個迷人的節日。

    他手上托著紅酒,香、豔的色澤泛起綿長的漣漪。

    簡單寒暄過後,路易斯讓蘇清嘉把手伸出來讓他打量,蘇清嘉還小,堪堪過了十歲生日,她的手指十分柔軟,像是書裡說的蔥根,細細長長的,水晶燈的照射下,似乎可以看清裡面流淌著鮮血的青色血管。

    「很漂亮的手。」路易斯道,「長度很棒,但力度不夠。」

    鋼琴被稱為樂器之王,雖然敲擊每一個琴鍵並不需要多大的力量,但若是演奏一曲華章,鋼琴家需要調動起全身每一處肌肉,將力量積蓄在手腕上,他的每一次觸碰,每一次重擊都需要精準的控制,這樣才能夠彈好。

    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三鋼琴協奏曲》被稱為是世界上最難彈奏的鋼琴曲,彈奏它成為了許多大家對自己的一個挑戰。但為什麼做到的人少之又少?

    其一,在於他們無法再現曲中想要表達的鋼鐵般的意志,這如果沒有豐富的經歷,沒有充沛的感情,沒有超人的閱歷根本無法體會其中的真意。

    其二,就在於他們沒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和充足的體力。

    是的,沒有充足的體力和力量讓他們駕馭這首曲子。在這方面,男人要比女人更強。

    所以世界上最著名的那批鋼琴家永遠是男人,就是這個原因。

    蘇清嘉的手確實很漂亮,跨度也夠,但路易斯也看到了,蘇清嘉會被體力所制約。

    路易斯將蘇清嘉的手放回,一個六十歲的老人的手很滑潤,幾乎沒有皺紋,更不要提老年斑了,剛剛握著她的時候,她感受到他手上的潛在的巨大力量。

    「貝拉,為我彈一首曲子吧,彈你最想彈的。」路易斯把他們帶到琴房。

    在父母鼓勵的眼神下,她在鋼琴前坐好,抬起手腕試了一遍音,斯坦威的醇厚圓潤又清脆的聲音在這個回音良好的房間叮噹作響。

    她朝路易斯微笑,昂揚的脖子線條優美。

    輕靈飄逸的琴聲漸漸響起,一個音符跳躍地牽出另一個,開始幾遍的小節重奏,再迅速地疊起小□□。

    她的手指在黑白鍵上跳躍,速度非常快,素白柔軟的手指像是翩飛的蝴蝶的翅膀,搏擊著颶風。

    這首樂曲是《鐘》,旁邊圍觀的三人十分訝異,任誰也想不到,蘇清嘉會拿這首世界級難度的曲目來展現她的天賦。

    李斯特改編的《鐘》雖然不長,打扮它是鋼琴曲裡對音樂表現和理解能力以及技巧要求很高的曲目,被譽為是世界上最難彈的鋼琴曲之一,雖然排名不是很靠前,但也足以說明其艱難程度。

    路易斯剛剛仔細觀察過蘇清嘉的手,在同齡女孩中,她的手不大,但手指很長,不過由於年齡限制,也還沒有達到輕鬆跨八度的手掌尺寸,況且在聊天的時候,他也瞭解到,這個女孩學鋼琴也才六年,正式學習也才不過短短兩年而已,路易斯很擔心。

    但蘇清嘉指尖流淌出的樂聲告訴他們,擔心是多餘的,她把音節掌握得很好,鋼琴就像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在她手下有規律地發出聲響。

    快五分鐘的曲子很快到了盡頭,激昂強烈的□□留下盤桓的尾音,蘇清嘉把手收回,然後站起來向三人做了個謝幕禮。

    她沒有穿裙子,但不妨礙她把這動作做得萬分優雅,純白的毛呢大衣輕輕拂動,路易斯彷彿看見了一位年幼的女王。

    沒人要她這麼做,但蘇清嘉還是非常自然地謝幕,她把這個小小的琴房當作了自己的舞台,路易斯和她的父母就是她的觀眾。

    「啪啪啪。」路易斯滄桑英俊的臉上揚起笑意,由他帶頭,三人鼓起掌來。

    蘇清嘉再次謝幕。

    「太美妙了,簡直太美妙了!」路易斯對她說,「你的天賦讓我驚訝。如果蒙上我的眼睛,我會以為是一位成熟的樂手坐在我面前彈奏。」

    「願您欣賞愉快,先生。」蘇清嘉走過來。

    路易斯拍了拍太陽穴,朝蘇靖康他們道:「啊,不知道我有沒有榮幸成為這位小女王的鋼琴老師?」

    明靈先是被女兒毫無徵兆得彈奏《鐘》敲暈了頭,醒來之後又聽到這個巨大的好消息,天啊嚕,她簡直要昏過去了。

    上帝,阿門,佛祖,誰來告訴我一下這都是真的!!!

    還是蘇靖康比較沉著,他看了看女兒,回答道:「先生,這還得看貝拉的意思,我們無條件贊成她的觀點。」

    路易斯灰色的眼睛裡透露出睿智的光芒,他點點頭,道:「那麼,小女王,你願意做我的學生嗎?我會教給你更豐富的鋼琴知識,相信我。」

    蘇清嘉微笑,甜美地一塌糊塗,一點也沒有剛剛彈奏時的侵略性,「當然啊,先生,很高興我能得到您的認可。」

    蘇清嘉把手輕輕放在寬大的袖口裡,手指間的疼痛讓她不敢有太多的動作。

    路易斯當然也看出來了,她的手掌跨度還不夠,所以只能用更快的速度來取勝,這對她的手指會造成撕裂性的疼痛,讓路易斯驚訝的不只是她的演奏技巧,更多的是她強忍住疼痛的堅韌。

    一個既有天賦,又有毅力的學生,誰會希望任他溜走呢?

    路易斯安慰了她幾句,讓助手領著她去醫療室,那裡會有專業的按摩師幫她處理手指的問題。

    蘇靖康和明靈同路易斯交談鋼琴教授的事情,走出琴房的蘇清嘉大大地喘了一口氣。

    說她不緊張那完全是騙人的,天知道她坐在鋼琴前愣了好一會都不知道彈些什麼,路易斯可不是紙糊的老虎,嚇嚇人而已,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她的不足,那麼,如果她不在路易斯面前展示強大的天賦的話,這位只收過一位徒弟的鋼琴家是不會再收下她當弟子的。

    寧缺毋濫這個道理在哪行哪業都是適用的。

    所以她開始準備的那些曲目全都只能作廢,在斯坦威面前愣神的那一會,蘇清嘉腦海裡驀然浮現出卡洛斯璀璨的金髮,他在球場上揮灑著汗水,帶球穿入禁區。

    她忽然就明白了,其實她之所以喜歡卡洛斯這個孩子,不是因為他長得好,而是因為,他有一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和信念。

    他雖然生活在社會的底層,卻毫不放棄對夢想的追求,他一遍又一遍綁著沙袋來回跑動的身影是她對他最初印象的開始。

    他雖然總是獨來獨往,卻從不掩飾自己對足球的野心,蘇清嘉知道他起得最早,訓練也最刻苦。

    他雖然遭受挫折,卻堅決不放棄,哪怕是被嘲諷,被暫停訓練,可蘇清嘉知道,總有一天他還會回到球場上,因為他熱愛。

    她之所以在孤兒院就關注上了這個男孩,除了心疼,更多的來自於,他身上有她缺少的東西,他有追求,有決心,有恆心。

    他就像一顆火球,讓她忍不住飛蛾撲火。

    抬起手腕的時候,她想,也許她也渴盼站在更高的舞台上,只是她從未想過如何實現她的夢想。

    安逸的生活讓她學會了放鬆。

    落下手腕的時候,蘇清嘉毅然改換了曲目,她想,這次,她不願意讓機會就這麼從她面前飄過,她要像卡洛斯在雷克薩奇面前展示自己一樣,把她的精彩呈獻給路易斯。

    她一直都有著良好的天賦,加上重活一世,她擁有的是常人無法瞭解的閱歷和經驗。

    作為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她足夠讓人驚豔。

    蘇清嘉在按摩師面前放鬆,手指無力。

    這首曲子她上輩子練過,當時其實是為了好玩,但也真心下了苦功夫,足足練了一年多,才終於彈好,閒暇的時候,她也經常翻出來展示一番。

    她反覆練習著垂直觸鍵和水平觸鍵,水平用手指把音勾准,大臂高度保持在適度的範圍內。

    其實她可以選擇李斯特的《愛之夢》,這首曲子難度不是很高,但其中情感更加充沛,這是她的長處。

    但蘇清嘉還是選擇了《鐘》,就像卡洛斯一樣,有人質疑他的團隊意識,他會用一個傳球穩固他的核心地位。

    現在,蘇清嘉受到了力量方面的質疑,她必須展示給路易斯看,她有這個能力和潛力成為他的學生。

    雖然她的手指不夠長,但她可以在處理樂曲的時候把手速放快,讓指頭移到下個地方的時間減短。這是上輩子逛論壇什麼的時候聽人說的,她無比慶幸當初自己覺得有趣,便真的去試驗了一下。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蘇清嘉稍微動了動右手尖,已經沒有那麼疼了,按摩師給她塗了一層藥膏,熱熱的,慢慢滲透進皮膚。

    「小姐,現在還不能動哦。」按摩師輕聲勸道。

    蘇清嘉點點頭,「好的,麻煩您了。」

    左手腕上的珍珠手鏈露了出來,蘇清嘉感嘆著,卡洛斯在拉瑪西亞不斷努力也不斷進步著,她也不應該落下了。

    看著自己的雙手,以後,她也許真的會成為一位鋼琴家,她也有自己的夢想等待她去實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