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一個紋身:我愛你(22)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西甲聯賽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蘇清嘉每天都能從報紙上看到媒體對這次比賽的實時播報和冠軍預測。外婆索尼婭和外公明郁這時候總要大吵上一架,明靈每天都會收到來自馬德里的電話,兩位幾十歲的老人家能唧唧歪歪一刻不停地在電話裡向女兒說上一個小時。

    原因無他,索尼婭是皇馬死忠粉,明郁是諾坎普南看台常客,西甲聯賽還算鬧得小的,要是國家德比一來,兩人基本上能為了皇馬和巴薩幹一架,當然,不會打起來,就是打嘴炮而已,但為了支持率,他們能不停地給兒女打電話說服三個不看球賽的圍觀群眾站到自己那邊去。

    其實蘇清嘉很想告訴二老,真是不必了,她知道這期聯賽的結果,皇馬奪冠了。

    然並卵,她不敢說,說出來也沒人相信她。

    她還是好好練鋼琴吧。

    o(︶︿︶)o唉,小美人雙手捧腮,這小孩的日子啊,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不過,灰常令她高興的是,再過幾天,她就能背著書包進入六年級了,美好的未來在向她招手啊,二年級永別啦。

    這邊蘇清嘉還在家裡悠閒地享受著沒有暑假作業的假期,彈彈鋼琴,做做下午茶,有事沒事跟劉夢雅玩玩芭比娃娃,週末陪陪小金毛,簡直不能再舒適了。

    而卡洛斯還在苦逼的練球升級中。由於升入了u14,為了趕上大家的進度,他必須更多地學習知識,足球的殿堂太廣闊了,卡洛斯週一到週五都沒有空閒,教練給他度身定做了一套嶄新的訓練方案以提高他的耐力、體力和身體對撞力。

    當然這些都還可以接受,但讓卡洛斯最頭疼的是營養師重新給他定的食譜。

    卡洛斯用勺子戳了戳擺在他眼前的一大碗粥樣的不明食物。

    聽說富含高能蛋白質,可以彌補他因為長得太快而過於單薄的身體。

    對此,卡洛斯只能面無表情地吞下,雖然他一直都沒太多表情。

    他吃得很快,大概是從沒品過味道的原因,完全是灌進去的,出食堂的時候送餐阿姨瞄了他好幾眼,越看越覺得順眼,邊看邊想,這少年一定是特別喜歡吃,下次得多打點給他。

    卡洛斯拿杯子灌了幾口水,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頭,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感覺這粥是越來越多了,越來越覺得撐了。

    球場上,卡洛斯在和隊友練習傳球射門。

    上次的對抗賽事件,除了卡洛斯被暫停培養以外,其他鬧事成員也都遭到了嚴厲的懲罰,足球是一項團隊運動,儘管沒人希望被當成踏板,陪太子唸書,但一旦到了球場上,無論你們有多麼不和,都必須暫時退讓一步。

    你以為在一個球隊,關係就一定很好嗎?

    怎麼可能!

    球員的私下爭鬥太多了,教練們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鬧出來就行,在媒體面前大家都是好哥們,好到可以穿一條褲子,睡一個女人。

    好吧,這扯遠了點,但卡洛斯上次做得有點過火,直接就在球場上比中指,就是直接撕破臉的意思,加上高層也一直對他這個病有點微詞,雷克薩奇在周轉遊說的時候,就只能暫時先下放卡洛斯。

    不過加西亞他們也沒好受多少,加訓和跑圈差點沒讓他們累癱,每天還要頂著貝納傑斯那張黑臉繼續挨罵。

    不過到底都是熱血澎湃的青少年,不就比個中指嗎?多大點事兒。卡洛斯主動跟他們道歉這事也就刪除了。

    這是卡洛斯對蘇清嘉的解釋,加西亞也沒好意思說卡洛斯和他們十個打了一架。

    你問結果?

    結果就是他們十個掛了彩,老大換成卡洛斯來做了。

    卡洛斯覺得拳頭才是硬道理,但他想表現給蘇清嘉看,他是個聽話的好小孩。

    對此,加西亞只想說:你個心機boy!

    不過有了八月二十七號那場新的對抗賽後,加西亞算是徹底服了卡洛斯了,那個精妙的傳球讓卡洛斯坐上了黃隊核心的寶座。

    *

    九月,開學季。伊比利亞半島的溫度開始下降,街邊的梧桐樹已經被雨水洗過好幾遍了。

    蘇清嘉從全家親戚為慶祝她升學而寄來的包包裡選了一個白的,皮質的材料,做工非常細緻,除了金屬的小小蝴蝶結之外沒有任何裝飾,非常簡潔大方。蘇靖康的眼光非常不錯。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吃過了明靈特意煎成愛心型的雞蛋和吐司培根後,蘇清嘉背上新書包上了車。

    領事館的孩子們都住在這附近,統一用一輛suv接送大家上下學。

    劉夢雅非常開心地撲了上來,經過這麼多日子的相處,這個當初羞澀的小姑娘也慢慢暴露了活潑的本性,雖然喜歡玩芭比娃娃這點一直被蘇清嘉在心裡詬病,但不得不說,這個有點直腸子的女孩還是很可愛的。

    她超喜歡捏這個被巴塞羅那的美食養胖了的姑娘的臉的。

    白天鵝筱韻還是昂著頭,眼神裡全是不耐煩,兩個男生在一邊爭執,就為了今天誰送筱韻去她班上。

    蘇清嘉看得饒有興趣,這齣戲看了這麼多遍一點也不覺得厭煩啊,怪阿姨心裡有種看熊孩子的既視感。

    男孩一個叫賀雁鳴,圓臉,一個是周策,方臉,都長得蠻不錯的,蘇清嘉想了很久,總覺得是這倆男孩的身高讓白天鵝看不上。

    畢竟他倆都只到白天鵝耳朵。

    插一句,白天鵝六年級,賀雁鳴和周策才剛剛升上五年級,男孩子又比女孩發育地稍微晚一點點,oˍo蘇清嘉想,如果是她的話,也不想每天被一個比自己矮的男孩牽進教室的。

    這所學校是所精英學校,接收很多國際學生,集會的時候幾乎就是在開聯合國大會,就算是蘇清嘉自詡語言小天才也不得不承認,明明是一個單詞,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奇奇怪怪的發音?

    在二年級教學樓前,劉夢雅扯著蘇清嘉不准她走,白天鵝哼了一聲徑直離開了,連同倆小跟班。

    「你保證你會來看我!」劉夢雅嘟著包子臉,細細的絨毛亮亮的。

    蘇清嘉舉起右手比了個「四」,「我保證,我還發誓,行了吧。」

    劉夢雅看看那隻手,又瞅瞅蘇清嘉的表情,看好友一臉鄭重,她才吶吶道:「吶,這可是你說的啊,不准反悔,要你反悔,你就長豬八戒那樣的豬鼻子。」

    蘇清嘉戳起鼻頭,小巧精緻的瓊鼻被她一頓□□,「看我這樣像不像豬鼻子,嗯?」

    小包子這回被逗笑了,收回扯著蘇清嘉的手,「那就說定了啊,中午你要來找我一起吃飯,不要和那個筱韻一起,不然我就不理你了。還有下午你要來這裡等我,我們牽手回去。」

    「yessir,長官,這樣行了吧。」蘇清嘉敬了個禮。

    劉夢雅想了想,又從她的粉色芭比書包上扯了個掛飾下來,「這個送你,這可是我最喜歡的。」

    蘇清嘉盯著那個迷你的芭比娃娃吊墜,一時沒敢伸手。

    「給你啊,不要太感動,快掛上,不然小心我後悔。」

    「……」

    女孩,我真的不感動,我純粹是不想掛著啊。

    等蘇清嘉垂著頭背著包揮別劉夢雅後,她無奈地回頭看看在拉鏈上搖晃的掛飾,感覺有點頭疼。

    這書包的畫風和這個掛飾明顯不搭啊。

    然而等蘇清嘉來到教室後,她發現自己的世界又崩塌了一點點——

    怎麼都沒人告訴她,白天鵝也在這個班上啊!

    尼瑪總共就二十幾個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啊,何況,整個班就她和白天鵝長著一副亞洲人的樣子,真是……

    真是孽緣啊。

    因為年齡小,身高矮,老師特意讓她坐第一排,蘇清嘉頂著白天鵝傲慢的眼神,向同學做了個自我介紹,然後默默地回了座位上。

    由於學校一學年重新編排一次班級,所以班幹部什麼的都得重選。

    筱韻一上去就震住了其他幾個想選班長的孩子,脖子一昂,下巴一抬,眼神一瞄,其他寶寶都被嚇死了。

    她的競選宣言也很霸氣,外交官的孩子口才很不錯,「大家好,我是西西莉亞,來自中國,一個美麗神奇的國家,我喜歡和大家交朋友,也樂於助人,上學期我的成績全是9,以前也一直擔任班長,如果大家選我,我會好好為大家奉獻,努力營造更好的班級。……謝謝!」

    接連著大部分人都上去競選了,但沒人再敢說自己想選班長,估計都是被白天鵝給嚇住了,但西方的孩子們都還比較外向,樂於表現自己,教育體制的包容使得他們更多地去尋找自己熱愛的事情,也發展地更加全面。

    blablabla……老師叫了唯一沒去競選的蘇清嘉上去唱票。

    蘇清嘉雖然不是很喜歡筱韻,但在投票的時候還是給了她一票。

    o(︶︿︶)o唉,誰叫我們是老鄉呢。

    最後班幹部公佈,不出所料是筱韻。白天鵝又上去發表了一番獲獎宣言,並表明自己的決心和態度,得到了熱烈的掌聲。

    蘇清嘉也挺替她高興的,畢竟是我大華夏兒女啊,不過這只白天鵝要是走過她的時候不要哼一聲就更好了。

    話說,白天鵝貌似對她說過最多的話就是哼了。

    蘇清嘉細思極恐。

    怪阿姨細細思索了半天也沒想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白天鵝對她這麼大敵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