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一個紋身:我愛你(16)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足球,這個全世界最流行的運動,它以自己的魅力穿越了歷史的阻隔,不斷豐富自己,完善自己,這項運動既是身體的對抗,又是智慧的比拚,既強調個人能力,又彰顯團隊的凝聚力。

    卡洛斯單刀赴會,他把跑動範圍從中場擴大到了全部區域,沒有人給他傳球,就自己搶,沒有人幫他抵抗,就自己闖,黃隊那些人,他不在乎!

    紅黃雙方僵持半個小時的比賽最終以卡洛斯踢進一球破開局面。

    巴塞羅那的天,藍得出奇,晴空萬里無雲,卡洛斯的金髮被照的火熱,跳躍著耀眼的光芒,他的劍眉揚起,眼底是不屑與冰冷,精緻的臉上還掛著微笑,然而豎起的中指讓所有黃隊隊員沒辦法欣賞這位金髮小將——

    穿著一樣隊服的隊友,向他們宣告,沒有你們,他會更好!

    被激怒的黃隊隊員沖上前,「把你的手指收回去!」

    「小雜種,別以為我們不會打你!」

    「滾回你的孤兒院去,別到拉瑪西亞來!我們u14不歡迎你!」

    「……」

    卡洛斯沒有回應他們,聽著這些叫嚷,他把手往外伸,在黃隊球員面前晃了一圈,然後把中指翻轉過來指著地面。

    黃隊10名球員被徹底激怒,他們揮舞著拳頭,怒氣衝衝地將卡洛斯圍了起來。

    裁判不停吹口哨,尖銳的聲音劃破天際。

    裁判的黃牌被踩在地上,沒有人理會他。

    貝納傑斯衝進場內,蘇清嘉也一併跟著上前,她很擔心,她害怕卡洛斯會受傷。

    「你們他媽的在幹嘛!啊,都一個個地幹嘛呢!」貝納傑斯怒喊,「你們自己一個隊的,要打起來是嗎?你們出息了啊,拉瑪西亞就是教了你們打架嗎?啊!」

    「這就是你們要給我看的對抗賽嗎?簡直就是屎!不給隊友傳球你們腦子有病嗎?孤立他你們是不是很爽啊!」貝納傑斯從裁判兜裡掏出紅牌。

    「至於你,卡洛斯,我承認,你一個人打破局面是很厲害,但,我很不滿意!現在,立刻,馬上,去更衣室面壁!」這位怒火中燒的教練把紅牌甩在卡洛斯臉上,力道極重。

    「現在我宣佈,這場比賽結束,平局。卡洛斯,我駁回你的申請,你不適合u14!」貝納傑斯轉身走向更衣室,「現在,所有人,除了卡洛斯。這邊集合!」

    卡洛斯的臉上被甩出紅色的印子,他緊緊咬著下頜,握成拳的雙手清晰可以看到白色的關節,原來昂起的頭,現在微微低垂,他在拚命壓抑著怒氣。

    蘇清嘉走上前,她聽見他沉重的呼吸,她第一次見卡洛斯這麼失態,「卡洛斯,你還好嗎?」

    卡洛斯聞言抬起頭,蘇清嘉看見他的眼眶發紅,雙目是濃郁的灰色,彷彿大雨來襲前,烏雲籠罩了湛藍的天空。

    「卡洛斯,你聽我說,別生氣,別著急。」蘇清嘉被他的模樣嚇壞了,她害怕卡洛斯會失控,蘇清嘉開始尋找話題,「你表現得很棒,卡洛斯,今天我很開心看到你的進球,真的,你驚豔到了我。哦,對,我相信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成為巨星的,卡洛斯,我到時候會以你為榮,你……」

    卡洛斯閉了閉眼,他的表情變得平靜,睫毛幾乎只有吐氣的時候會顫抖,陽光曝曬下,他臉上的紅印越來越深,他彎腰撿起地上的紅牌,朝蘇清嘉道:「我沒事,你別擔心,你先回去吧,今天我可能沒辦法送你了,我得去面壁。」

    他的聲調很平淡,完全不向平時的他。他平靜地有些可怕。

    蘇清嘉還想說什麼,但卡洛斯這次頭也不回地走向了更衣室。

    懷著擔憂,蘇清嘉回到了家。

    一路上,她的腦子裡全是卡洛斯那雙灰色的眸子,充滿了冰冷。

    回去之後,明靈告訴她,雷克薩奇主管打電話告訴她,卡洛斯請她接下來幾天都不要來拉瑪西亞,他要專心訓練。

    蘇清嘉在家待了三天,擔憂一點點加重,週三早上起來,她在床上呆坐了很久,她決定向學校請假,去拉瑪西亞一趟。

    這幾天晚上,她一直在做一個夢,夢裡的巴塞羅那下著前所未見的大雨,天空是化不去的陰霾,每一條街道都積了很高的水,蘭布拉大道重新被淤泥填滿,她撐著傘在路上走著,看不到一抹亮色。

    卡洛斯在孤兒院門口的公交車站一直等著她,水已經淹沒到了他的脖子,他睜著灰色的眼睛,滿是絕望。

    而每一次就在她快要碰到他的時候,雨水已經把他整個人淹沒,她只能看著他在水中對著自己翕動嘴唇,那是在說:「adios」(永別了)。

    蘇清嘉每次都被這句話驚醒。在她夢裡的巴塞羅那,沒有了明媚的陽光,只有漫天的水幕。整座城市很安靜,也很喧鬧,雨聲鋪天蓋地。

    她必須去看看卡洛斯。

    明靈是個通融的母親,她也看出來了蘇清嘉這幾天為了卡洛斯的事情坐立不安,瞧她女兒可愛的小臉,都瘦了一圈了。她為蘇清嘉請了假,並告訴她可以晚點回家。

    去到拉瑪西亞,蘇清嘉在球場努力搜尋卡洛斯的身影,可是將操場走了三四遍,也沒有看見那頂閃閃的金色頭髮。

    「你在找小金毛吧?」奧萊格問,不像往日的活潑跳脫,他有點沉默,「他已經四天沒來訓練了,每天他很早就出門了,然後聽說很晚才回來,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奧萊格小力地踢了一下球,「昨天我和他打招呼,他也沒理我,整個人,整個人……」他想了想,搜索了一下詞彙,「對,就像行尸走肉一樣,好像都沒了魂似的。」

    「那教練們怎麼說?」蘇清嘉聞言,心裡更沉了。

    奧萊格表情有點苦惱,在原地跺了跺腳:「唉,實話和你說吧,教練們好像在和主管商量,暫停對卡洛斯的重點培養,他們……」瞄了瞄蘇清嘉的臉色,「他們可能會放棄卡洛斯。啊,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唉,你要能找到小金毛記得多勸勸他吧,他只聽你的。」

    蘇清嘉怔了怔,向奧萊格道謝。

    怎麼會這樣?蘇清嘉的心像是和卡洛斯一起被夢裡的大雨淹沒了。

    蘇清嘉勉強平復了一下心情,她要冷靜,要找到真正的原因:「大哥哥,你知道貝納傑斯教練在哪嗎?」

    「知道,你和我來吧。」奧萊格沒想到她會問教練在哪,他有點著急,「喂,要是到時候見了教練你可不許哭啊,也,也別說是我帶你去的,我會被訓得很慘的。」

    「好,我不會怎麼樣的,我就是去聞聞卡洛斯的情況。真的,我保證。」蘇清嘉道。

    熱心又幼稚的奧萊格把蘇清嘉送到貝納傑斯的辦公室外:「到了,就在這,你自己敲門進去吧。我訓練去了。」又補充道,「你記得,不要說是我送你過來的,記住沒?小心下次來我揍你男朋友。」

    蘇清嘉丟給他一個眼神,「嗯,我記住了。」

    奧萊格收到眼神,跑步走了,一路上都在想,這小妹妹什麼意思啊,怎麼莫名其妙看不懂呢?跟她男朋友一樣,眼裡好多戲啊。

    蘇清嘉敲了敲門,得到回覆後,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推開門進去。

    「貝納傑斯教練您好,我是貝拉。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我。」

    貝納傑斯當然對這個請求他為卡洛斯慶生的小女孩印象深刻,加上前幾天還在對抗賽上見過,他點頭道:「我記得你,你是卡洛斯的朋友。請坐。要喝點什麼嗎?水、牛奶還是果汁?」

    蘇清嘉擺擺手,望向他:「都不需要,謝謝您,先生。我想您應該知道我的來意了,那我就直接開門見山了,我想知道,你們對卡洛斯的看法。」

    貝納傑斯嘆了口氣,語氣有點惋惜:「貝拉,卡洛斯的確很有天賦,很棒,如果重點培養,他會是巴薩新一代的巨星……」

    「那為什麼不重點培養下去。」蘇清嘉打斷他的話。

    「這是高層的決定,是我們所有人討論的結果。」

    「你們的討論就能決定卡洛斯的前途,決定他的一生嗎?」蘇清嘉質問,她的聲音有些尖銳,憤怒抑制不住地從她胸口湧出。

    貝納傑斯從櫃子裡抽出一份文件,「這次的對抗賽你也看到了,他完全不能融入集體,這對一個進行團體運動的職業運動員來說是致命傷,你懂嗎?一年多來,我們一直對他進行著密切關注,他從來拉瑪西亞開始,就一直獨來獨往,從不與人在別的事情上多說一句話,除了你之外,他沒有任何一個朋友。」他把文件遞給蘇清嘉,「你看看這份報告吧。」

    這是一份心理檢測報告,蘇清嘉跳到最後,看專業醫生給的診斷——

    確認診斷為低危抑鬱症,難以融入正常生活。建議引導治療。

    這份報告的主人是卡洛斯。

    她反覆看了好幾遍,最後閉上眼,深吸了口氣,「所以,就是因為這個,你們就放棄了卡洛斯對嗎?就因為這場比賽,你們就認定,他一定不能和隊員好好相處是嗎?」

    「貝拉,拉瑪西亞需要考慮很多,我們……」

    「貝納傑斯教練,我現在想知道是還是不是。」

    「抱歉,是。」貝納傑斯看著這個倔強的小女孩,他的女兒也和她一樣倔強,他很想安慰她,可是事實有時候就是那麼殘酷,「一開始知道他患有心理疾病時,我們都採取樂觀態度,我們希望在拉瑪西亞的生活能夠改變他,但很遺憾,我們失敗了。」

    蘇清嘉將這份報告還給教練,「謝謝你,先生,不過,我想知道,除了你們,還有誰知道卡洛斯患病的消息嗎?」

    「你是你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我保證。」貝納傑斯道。

    這位教練其實年紀已經很大了,他的大半輩子都獻給了足球,在青訓營裡,他見過許多的天才,有人成功了,有人隕落了,那麼多人懷著夢想,卻注定不能飛翔。

    卡洛斯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