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一個紋身:我愛你(9)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雷克薩奇向巴薩高層和蘇靖康提出帶蘇清嘉到處轉轉的申請,儘管蘇靖康並不願意,然並卵,天大地大,女兒最大,蘇清嘉端著一雙小鹿斑比似的大眼睛看著他時,他只能說,「vale」(可以)。

    得到許可後,雷克薩奇抱起這個洋娃娃走向停車場。當蘇清嘉報出他們要前往的地址時,雷克薩奇有點小吃驚,他問道:「你的朋友是個孤兒?」

    蘇清嘉拴好安全帶,把車窗搖下來一點,「外交官的女兒難道就不能有選擇朋友的權利嗎?中國有句古話叫做『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您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對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表示不解,在拉瑪西亞說一不二的雷克薩奇搖搖頭道:「神秘的中國文化,唔,我只會看球。」

    「意思是說,人事盛衰興替,變化無常,難以預料。先生,出身並不代表一切,今天他住在巴西的難民營,明天他也許能買下紐約的中心花園。」隨著車子開動,蘇清嘉的頭髮被風吹起來,兜風的感覺可真棒。

    雷克薩奇先是一愣,然後笑了笑,道:「你說得對,還有,中國的比喻用的很恰當。」

    而現在,在小操場練球的卡洛斯還不知道一個巨大的機會正在一步步走向他。

    今天的課不多,他回來後已經練了有一段時間的球了,最近他少了一項活兒——從那次淋雨過後,蘇清嘉就不要允許他去公交車站等她了,而且最近她也不能常來。

    卡洛斯很委屈,不就是淋雨嗎,他又沒生病,他不怕雨也不怕曬,他只想讓貝拉一下車就看到他,為此,他都會每天都好好打理他的金髮,讓它看起來蓬鬆柔軟一點。

    不過,現在他的頭髮已經又回到了鳥窩的狀態了。蘇清嘉已經快一個星期沒來了。

    卡洛斯每天都在悉心琢磨足球,一點點尋求更好的控球方式,他想,只要他進步了,貝拉看到一定會很高興的,然後就會常來的。

    想著想著,他彷彿聽見貝拉的聲音了,使勁搖搖頭,嗯,還是好好練球吧,今天這個時候,貝拉應該不會來的。

    但是就在下一刻,卡洛斯看見他的黑髮洋娃娃穿著白襯衫藍格子裙站在他前方,他又使勁眨了眨被汗水刺得酸脹的眼睛,真的是貝拉。

    但,還有一個男人。

    卡洛斯不知道為什麼貝拉要帶著別人來,出於潛意識的自我防範,他抿了抿乾澀的唇角,沒有上前。

    蘇清嘉很快帶著雷克薩奇走到了卡洛斯面前,她向雙方互相介紹。

    「雷克薩奇先生,這就是我的朋友,他叫卡洛斯,今年十歲。」又向卡洛斯說,「卡洛斯,這位是拉瑪西亞青訓營的主管,雷克薩奇先生,我邀請他前來看你踢球。」

    蘇清嘉沒有跟卡洛斯隱瞞雷克薩奇的身份。一個球員必須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質,才能支撐他挺過一場場比賽。

    作為巴塞羅那的市民,加泰羅尼亞人,卡洛斯當然知道拉瑪西亞意味著什麼,那是世界頂級足球巨星的培養所,是加泰羅尼亞人的驕傲。

    他也曾經向無數懷揣著足球夢的少年一樣,渴盼拉瑪西亞的垂憐,但,他知道他不夠格。從他第一次被一所足球學校選拔淘汰開始,他就知道,他迫切地需要提高他的球技。

    但兩年後的今天,黑髮洋娃娃把一張通行許可證送到了他的面前——青訓營的主管。

    卡洛斯知道,一旦他能夠用球技打動這位雷克薩奇先生,他就能前往拉瑪西亞青訓營試訓——那是進入拉瑪西亞的第一步。

    雷克薩奇上下打量了這位頂著鳥窩的男孩,他長得很是漂亮,五官出奇地精緻,灰藍色的眼睛裡閃爍著躍動的光芒,揚起的劍眉讓他多了幾分剛毅,他穿著巴薩的球服,嗯,如果不是那麼髒兮兮的話,雷克薩奇會更高興的。

    「你好,卡洛斯,我是雷克薩奇,拉瑪西亞青訓營的主管。」向這個男孩點了點頭,雷克薩奇繼續道:「受到你的好朋友的邀請,我來看你練球,卡洛斯,你願意嗎?」

    卡洛斯沉思了一會,抬起頭看了看蘇清嘉,他忽然知道,為什麼這一段時間貝拉會這麼忙了。得到這個機會肯定不會太容易,他不想讓貝拉失望。

    「我願意,謝謝您!」聲音有點沙啞,卡洛斯向雷克薩奇鞠了一躬。主管退到場邊,現在,該是卡洛斯表演的時候了。

    「卡洛斯加油!加油卡洛斯!」蘇清嘉把手放在嘴巴邊做喇叭狀,隔得遠遠地,卡洛斯還是可以看到她的甜美笑容。

    他會成功的,一定會。

    就像他在哥倫布廣場向這個女孩承諾過的那樣。

    卡洛斯向雷克薩奇展示了他精彩的足球表演,是的,精彩,雷克薩奇被這個身高並未達標的男孩震驚了。卡洛斯所展示的射門、控球、頭球、帶球無一不表現出他對足球的完美控制力。

    儘管尚顯稚嫩,但憑藉豐富的經驗和閱歷,雷克薩奇知道,這個孤兒院男孩擁有非同一般的速度優勢,他的技術能力,射門技巧,控球能力還未經專業雕琢,但,毫無疑問地,這是一塊璞玉,一塊稀世璞玉。

    他沒有半分遲疑,拍著手掌走向這位天才,「卡洛斯,你擁有極其出眾的足球天賦,祝賀你,獲得了拉瑪西亞試訓的資格。祝你好運!」

    「謝謝您!」卡洛斯再次向他鞠了一躬。

    蘇清嘉興奮得都快跳起來了,「卡洛斯,你成功了,你成功了!你真厲害!嗷嗷嗷,你要去拉瑪西亞試訓了!你開不開心,開不開心。」

    卡洛斯點點頭,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左邊臉頰的酒窩陷下去很深。

    「東方女孩,你在言語上征服了我,而足球男孩,你在技術上征服了我。」雷克薩奇有點喟嘆,更多的是欣慰。

    「我就知道,您會捨不得這顆明珠。」蘇清嘉朝雷克薩奇亮了亮小拳頭,笑得像只小狐狸。

    雷克薩奇又詢問了卡洛斯一些基本信息,他很擅長與人交流,面對天才,他總是很和藹,誰知道,這位男孩會不會成為下一個球場的掌控者,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充滿了未知,就像一場足球比賽,在哨聲沒有吹響以前,你永遠不知道是哪個隊奪冠,但就是因為這樣,足球才充滿了魅力,人們總是喜歡刺激和挑戰。

    他看了看這位很快冷靜下來了的試訓者,充滿了期待。

    勝不驕,敗不餒。他有著成功必備的砝碼。

    日頭漸漸地不是那麼濃了,雷克薩奇要帶蘇清嘉離開孤兒院返回拉瑪西亞了。

    看出這對小夥伴還有悄悄話要說,主管很有眼力見地先去停車場找車。

    見他走遠,卡洛斯抱著足球,看著面前的女孩,道:「謝謝你,貝拉。」

    真的,很感謝,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就像是在他心中的漫漫黑夜裡掛上了一顆太陽,摧枯拉朽一般摧毀了他的孤寂。

    「我接受你的感謝,但,要不是你有真本事,雷克薩奇先生也不會讓你去試訓。」蘇清嘉琥珀色的眼睛清澈地像是比利牛斯山剛剛融化的雪水,她拍拍卡洛斯的肩膀,三分玩笑地道,「喂,以後你要是功成名就了,記得啊,發掘你的球探名字叫做貝拉,知道了嗎?」

    卡洛斯看著她眼底自己的身影,表情有點怪異,但他還是勉強扯出一個笑容,鄭重道:「嗯,我會的。」

    蘇清嘉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是時候走了,跟卡洛斯道,「卡洛斯,很抱歉啊,我得走了,我爸爸還在那等我呢。下次見!」

    卡洛斯點頭,目送她離去。

    這位剛剛得到巨大驚喜的少年鬆開抱著足球的手,抱住頭,表情有點憂傷地蹲在地上,黑白球「噠噠噠」彈開了。

    怎麼辦,他的頭髮啊,這次亂得像鳥窩一樣,啊啊啊,貝拉都看到了,都看到了。

    卡洛斯使勁扒了扒頭髮,都兩天沒洗了,貝拉會不會聞到怪怪的味道啊。

    *

    雷克薩奇顯然很重視這位偶然發現的巴塞羅那小天才,回去後,他很快安排人來通知卡洛斯試訓的時間,並做好了相關準備,這一次,拉瑪西亞又要迎來全世界懷揣著足球夢想的孩子們了,他要為巴薩挑選最新鮮最有活力的血液。

    前往試訓那天,卡洛斯的行囊很簡單,他只帶了幾套衣物和一個盒子,裡面是一幅素描畫,一個足球,和一支水杯。

    蘇清嘉和他在拉瑪西亞青訓營門口說了再見,揮別這位黑髮洋娃娃,卡洛斯幾乎是腳下打飄地走進青訓營的。

    剛剛貝拉送給了他一個吻——

    他摸摸左邊的酒窩,就在這兒,他還聞到了香味。

    收拾了一下喜悅,隨著人流,卡洛斯抱緊了手中的盒子,看了看這幢有點陳舊的房子,然後平靜地走了進去,西班牙的陽光照耀在他金色的頭髮頂,像是有鑽石在上面閃耀。

    這一天,成為了這位巨星輝煌生涯的開端,傳奇從拉瑪西亞開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