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每次進球只為你 首頁

第一個紋身:我愛你(1)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國際足聯最佳男運動員獎,也稱金球獎,是所有奔跑在綠茵場上的健兒們心中的最高獎項。

    2015年,阿根廷球星梅西再次捧回金球獎,這是他第五次奪得該項獎項。

    ……」

    蘇清嘉在筆記本上敲下這段話,往後靠背一靠,伸了個懶腰,露出水紅色絲綢睡衣下的一小截晶瑩細軟的腰肢來。

    巴薩巨星梅西五奪金球獎的消息已經在全球範圍內炸開了鍋,巴薩尤其梅西的球迷,瘋狂的刷著梅西的數據,蘇清嘉的朋友圈、微博,哦,對了,還有不怎麼用的ins上,全是這些新聞。

    好吧,作為一個偽球迷,蘇清嘉心裡也還是歡欣鼓舞的,然並卵,這點歡欣遠遠不能彌補她被編輯從被窩裡奪命連環call出來,連夜加緊寫稿的痛苦。

    主編的意思,她的責編已經傳達地很清楚了,從各個角度謳歌一下這位五冠王,要能對這位的人生進行良好總結。

    蘇清嘉左思右想,點開了朋友圈那一串串的未讀消息,嗯,內容有了。

    作為一位自由撰稿人,蘇清嘉的大部分時間還是過的很清閒的,當然,今晚除外。

    她擅長將各個領域的知識融合起來,寫進一篇文章中,或許是遊記,或許是情感專欄,或許是散文隨筆故事,有時候也會有美食點評推薦,不過,也會應市場要求寫幾篇人物傳記。

    其實用蘇清嘉自己的話來說,她就是什麼都懂一點,但其實什麼都不懂,每個領域寫一點,是因為她就只知道那麼一點點,但因為知道的恰到好處——

    現在大夥都喜歡裝b,這種點到即止的知識點,大大滿足了zhuangbility們的虛榮心,藉著向旁人賣弄兩句也是極好的。

    於是寫了幾篇稿子也就開始火了起來,後來有編輯找上來,索性簽了約,開了專欄。

    蘇清嘉出生在一個外交官家庭,父母常年在國外。小時候經常跟著去外國遊歷,這般經歷也就造就了她的知識面。

    但也正因為兒時的經歷,蘇清嘉更願意生活地悠閒恬淡些。從劍橋畢業後,蘇清嘉沒有繼續留在國外發展,而是回到杭州生活。

    晚上12點,蘇清嘉敲完稿子,發給編輯,最後一個回車鍵,她敲得很響,有種發洩的味道。

    取下眼鏡,她站起來做了三個脊柱後彎加脊柱前彎的動作,走向洗漱間。

    用熱水洗了把臉,蘇清嘉看了看鏡子裡的女人。

    她的五官生來精緻美麗,任誰都會誇一句美人。

    雖然是亞洲人,但是由於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血統,她的鼻子高挺卻又秀美,從山根到鼻翼,弧度都很完美,分寸剛剛好的鵝蛋臉又透露著古典雅緻,嘴唇是鮮紅色的,襯著天生雪白的皮膚,有種像妖精一樣的誘惑。

    蘇清嘉最滿意的是自己的眼睛,眼窩並不是歐洲人的深邃,但睫毛分明濃密捲翹,瞳仁是清澈的琥珀色,因為近視所以看起來像是蒙了一層水霧。

    拍了拍滿滿的膠原蛋白,嗯,真不像一個二十六歲的女人。

    拿了個卡哇伊的粉色髮帶將一頭黑亮的長髮束好,撕了張面膜敷了上去。

    女人嘛,還是靠保養的,那些四十多還裝嫩的明星,哪個私底下不打針?

    躺在床上,蘇清嘉想了一會,用手機訂了張飛往北京的機票,又加了一張飛往巴塞羅那的機票,嗯,寫了一篇專欄,搞得她有點想念黃金海岸還有著名的巴薩了。

    收到銀行餘額提醒,再玩了一會手機,取下面膜,蘇清嘉不多時就入睡了。

    *

    杭州,九點,太陽從淡紫色鏤空的窗簾穿了過來,空氣裡的塵埃像是金粉一般飄灑。

    說來也奇怪,一向不怎麼做夢的她昨晚竟然夢見巴塞羅那,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蘇清嘉拍了拍自己的頭,那都是十歲以前的事了。

    常規洗漱完畢,在瑜伽墊上照例做了幾遍十二式,進廚房泡了杯牛奶,就著土司一起。

    藍莓醬簡直不能再讚了(>^w^<)(>^w^<)

    結束早飯,蘇清嘉檢查了一下電腦,郵箱裡躺著一篇文章,很不幸,她被退稿了,編輯註明說要修改,不夠深刻,千篇一律,沒有新意,今天下午兩點前交稿,必須改好!!!

    蘇清嘉撅起嘴,吹了口氣,額前的長髮被掀了起來。

    心想,這不是您要求的嘛,什麼總結梅西成就,誰買雜誌啊,看朋友圈就好啊。

    好了,現在哪也去不成了。

    「我的黃金海岸,我的比基尼,泡湯了,西班牙男人們,你們還未見到,就已經失去一個大美人了。」

    蘇清嘉用指腹點了點app,確認退票。

    鬱悶起來想啃指甲,到了嘴邊發現前天做的美甲還沒洗掉,「真是心塞塞o(︶︿︶)o」

    嘴裡嘟囔著,行動上還是戴上了眼鏡,開始寫稿。

    這一回,蘇清嘉寫了一點各大俱樂部的訓練方法,以及給平時大家錯誤的鍛鍊體能的方法做了個糾正。

    用微信把初改的稿子給責編髮了過去。

    等待的時候,蘇清嘉已經洩憤般地啃完一個紅蘋果了。

    微信上來了新消息。

    「編編:這樣差不多,你再把梅西的幾個傳奇進球再渲染一下,大家都愛看那個」

    「蘇清嘉:……」

    說好的要新意呢,不能千篇一律呢!

    徹底改好後,蘇清嘉做了黃燜小排,白灼蝦球,盛了昨晚煲的黃豆豬蹄湯犒勞自己。

    吃飽喝足,蘇清嘉爬上床開始睡午覺,雖然退票了,希望能繼續做昨晚那個未完的夢。

    「巴塞羅那,夢裡見咯。」

    *

    這一覺似乎睡的有點長。

    蘇清嘉心想。因為她感受到了久睡的頭暈,

    「真是睡的太久了,腦袋都疼了。」揉了揉太陽穴,她心裡有點毛毛的——貌似哪裡不太對?

    「bella,我親愛的寶貝,該起床了。」

    明靈打開房門,走了進來,「哦,怎麼了,寶貝,為什麼呆坐在床上呢?今天有你喜歡的小蛋糕。快快穿衣服吧。」

    明靈在衣櫃給她找了條水藍色紗裙,腰部是白色的細帶,裙襬墜了白花。

    蘇清嘉眨巴了一下眼睛,視線移到裙子上,感覺有點蒙逼。

    這裙子是很漂亮沒錯,但不是她的型號啊。

    那是童裝,童裝,童裝!她都三十歲的人了!她母上大人在想什麼啊。

    等等,母上大人……怎麼,這麼,年輕了。

    不會是玻尿酸打多了吧,可也沒聽說怎麼能把一五十多快六十歲的老太太變成少婦啊?

    明靈是中國西班牙混血,五官深邃美豔,身材窈窕,但又自帶多年來演奏鋼琴的高雅氣質。

    蘇清嘉感覺腦子有點發暈,「美麗的女士,能冒昧問一下您的年齡嗎?」

    明靈掩著嘴咯咯笑,跟朵花似的把蘇清嘉閃的更暈了。

    「謝謝bella的誇獎,女人的年齡是秘密,但我不介意告訴你哦,媽媽32歲了,寶貝都八歲了呢。」拍了拍床沿,「寶貝快起來穿衣服了,媽媽先出去了。樓下等你。」

    在蘇清嘉繼續蒙逼繼續暈之際,明靈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關上門下樓了。

    聽著母上大人的腳步聲遠去,蘇清嘉撩開被子翻下床,蹬蹬蹬跑到衛生間。

    然後她花了三分鐘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今年八歲,跟父親母親生活在西班牙巴塞羅那,這不是做夢,因為……她只比洗漱台高半個頭。

    「天啊嚕,不就是做個夢嗎,真的回巴塞羅那了啊,哪路大神聽見了我的召喚嗎?這也太蒙逼了吧。」

    蘇清嘉搬來小凳子,任命地爬上去洗刷刷。

    最後她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吧唧」親了一口。

    哇卡卡,真是太可愛了,忍不住啊。

    原來她是從小美到大啊,還要不要別人活了。

    蘇清嘉托著小臉蛋,心里美到不行。

    但目光移向床上的裙子時,蘇清嘉終於從自己的美色中清醒過來了,她的人生倒帶重新開始了?

    她的房子車子票子都飛了?

    還有她新做的美甲和廚房裡新煲的湯?

    還有她的6plus?

    都沒了?

    一切從頭再來,想想都覺得可怕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白孔雀
  • 房客剛完結不確定會不會有番外
  • 斯文敗類
  • 就這麼定了
  • 當瀟湘男遭遇晉江女
  • 結婚那件小事兒
  • 夜空上最亮的星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