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空上最亮的星 首頁

小包子番外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宋明謙在集團開周例會的時候,收到了陳晚的微信,打開一看,他擰了一下眉。

    一個皺巴巴的嬰兒臉,閉著眼睛,皮膚潮紅,真醜啊。

    隨後又發了條文字信息:「生了,女兒。」

    宋明謙把照片放大,五官挨個看了遍,愣是沒看出像誰。

    會議已近尾聲,氣氛鬆動,孫舟湊來一看,「這誰啊?」

    宋明謙揚了揚眉,「好看嗎?」

    孫舟說:「剛生的小孩都一個樣,醜。宋總,你哪位親戚喜得貴子?」

    宋明謙說:「我。」

    孫舟:「……」

    「乾女兒。」

    陳晚疼了一天一夜才生下霍圓圓。

    說起來,這孩子還在肚子裡時就把陳晚折騰得夠嗆。妊娠反應特劇烈,頭四個月,陳晚是抱著馬桶昏天暗地吐過去的。

    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月的時候,霍星把火鍋店的事情交待好,回家陪產了。

    陳晚一臉嫌棄,「你能別一天到晚在我面前晃悠嗎?回你的火鍋店去。」

    霍星輕鬆道:「我請了陪產假。」

    「誰批准的?」

    「我自己。」

    陳晚:「……」

    霍星的手輕輕放在她肚子上,像在檢閱西瓜熟透了沒。

    陳晚輕飄飄地說:「我真懷疑這孩子多長了兩條腿,胎動起來和錢塘江漲潮似的,我胃都快給頂出來了。」

    霍星笑,對著肚子說:「乖,出來後爸爸教你打拳。」

    裡頭一聽,動得更快樂了。

    陳晚惡狠狠地凶了句,「給我安靜點!」

    隔著衣服的肚皮瞬間消沉。

    陳晚的畫室已經頗具規模,到了孕晚期她已經不再親身教課,乖乖地在家待產。

    霍星每天買菜做飯,心甘情願地當起了廚男。晚上莫店長會按時發來火鍋店一天的經營狀況,陳晚平日對火鍋店的關心甚少,那天偶爾一瞅,驚得下巴都快脫臼。

    「一天營業額有這麼多啊?」

    霍星幫她將脫臼的下巴接回去,平平淡淡地說:「湊合吧。」

    豈止是湊合,陳晚掐指一算,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買第二套房了。

    陳晚懷孕七個月的時候,搬進了新家。

    三房兩廳,標準四口之家。房子霍星早買好了,陳晚失而復得時就搞開始裝修,晾了一年終於入住。

    從小房子搬出去的時候,陳晚萬分不捨,這裡雖然簡樸破小,但裝滿了回憶。

    霍星握住她的手,「這個房子我們一直留著,我叫人定期打掃,你要實在想了,就回來住幾天。」

    最後,這套房還是沒能如願留住。

    政府搞開發,要把這一片建成省級示範性公園,以風火燎原的速度搞起了拆遷。

    霍星用這筆拆遷款給他父母在昭通老家買了套大公寓,霍燕年前從英國回來,腎.移植手術成功了。

    一切都往好方向發展。

    清明節的時候,霍星陪陳晚去華靈山給周正然上香。

    大殿老住持這日親自誦經,見著陳晚眼前一亮,聲如洪鐘:「這位女施主面和卻不軟,眉眼裡有精氣,命中帶貴,能遇貴人,也能成貴人。」

    簡言之,有旺人之福。

    霍星仔細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

    她來了,給了他一個家,一個孩子,更給了他紅塵作伴的溫暖和江湖深遠的歸處。

    可不是貴人麼。

    陳晚倒是沒什麼反應,踏出大殿冷聲一笑。

    霍星不解。

    陳晚說:「我往功德箱裡塞了一千塊錢,被那老和尚看到了,笑得……我都能看見他牙齒上沒舔乾淨的紅燒肉。」

    霍星:「……」

    陳晚羊水破了的那天,是春分。

    那晚十二點了,她突然興起,非拖著霍星出去吃烤魚。

    春寒料峭的時候特別凍人,她把自己裹成一個球,挺著個大肚子一搖一擺地出了門。

    烤魚吃到一半,她就覺得不對勁了,再靜靜感受了一分鐘,陳晚把筷子「啪」的拍在桌上,對霍星說:

    「別吃了,煩人精要搞事了。」

    霍星一聽臉都白了,車速飈到一百五,把陳晚送進了醫院。

    陣痛起先像痛經,尚且能忍。到後來,就像下油鍋,五臟六腑都跟著往下墜。陳晚硬是咬牙不吭聲,汗水濕透了頭髮,還抓著霍星的手安慰狂躁的男人,「沒事,老公我不疼。」

    霍星像被挖心一樣,難受地說:「我疼。」

    心疼。

    陳晚挨了36小時的折磨,終於在一聲大吼裡把霍圓圓給生了下來。

    助產士拎著她給陳晚瞅,「恭喜啊,小棉襖。」

    陳晚匆匆看了一眼,那麼疼的生產過程她一滴眼淚都沒掉,這會子卻忍不住地想哭。

    醜得貨真價實,像只……癩‧蛤‧蟆。

    陳晚體質詭異,竟然沒有一滴母乳,霍圓圓小朋友喝著荷蘭奶粉有恃無恐地長大了。

    她的一生都在反駁一個觀點。

    親媽說她像癩‧蛤‧蟆。

    霍圓圓特別爭氣,在三歲時,榮升為幼兒園小小班的班花。

    她長得像爸爸,彎眉大眼,笑起來就像一對山間的月牙。而氣質隨了媽,安靜的時候是溫婉閨秀,撒起野來,像一隻脫韁的瘋狗。

    幼兒園教寫自己的名字,陳晚那天隨手拿起她的練習本,指著問:「寶貝,這是什麼?」

    霍圓圓一看,奶聲奶氣地說:「我的名字。」

    歪七扭八的霍字後面,寫了兩個數字0。

    霍圓圓。

    陳晚:「……」

    「媽咪,我的名字好難寫哦。手手好痛痛。」

    霍圓圓年紀雖小,已經學會諫言,「別的小朋友都有英文名,幾筆就畫完啦。」

    陳晚聽出了她的意思,「寶貝,你想取英文名?」

    「我都想好啦,叫ABC。」

    陳晚:「?」

    「因為容易寫。嘻~」

    陳晚覺得自己這一生好歹也算見過世面,出國留學,接受高等教育,甚至歷經生死。而霍圓圓,徹底顛覆了她的良好感覺。

    這時,門外響起了鳴笛聲。

    霍圓圓撒丫子狂奔,隔著玻璃興奮大叫,「媽咪,爸爸的車車,巧克膩色的大車車。爸爸!爸爸!ABC在這兒!」

    陳晚:「……」

    霍星開門前凝神定氣,腳步微邁,下盤打紮實了,才擰開門鎖。

    如他所料,圓圓號□□從客廳一路狂奔,炸到了他懷裡。霍星手一顛,既給抱抱又舉高高,把小公主逗得呱呱叫。

    陳晚在廚房看著煲湯的火候,霍星走進去從身後將她摟住,下巴墊著她的肩膀,呼氣如火,「兒子聽話嗎?」

    陳晚放下湯勺,轉過身,圓滾滾的肚皮已經非常顯懷了。

    「比你閨女聽話多了。」

    這是他們孕育的第二個孩子,五個月的時候,卓煒的媳婦在市醫院上班,得了方便告訴了他們,這胎是個小子。

    陳晚知道的時候一片感慨,還是兒子疼媽,懷霍圓圓時的那些糟心罪一個都沒讓她受。

    霍星摸了摸她的肚子,想到什麼,問道:「圓圓剛才說的ABC是什麼?」

    陳晚雙手插腰,一副嚴肅氣憤臉,但三秒後沒繃住,「噗嗤」笑出了聲,「那是你寶貝閨女給自己取的英文名。」

    霍星眉心微顫,「這樣啊……」還挺會學以致用。

    晚上吃飯,霍圓圓吃著吃著就脫韁了,訓練筷飛了出去,直接用胖手抓飯往嘴裡塞。

    陳晚:「不准用手!」

    霍圓圓一臉真誠無辜善良欠收拾地說:「媽咪,手手餓了,它也要吃飯飯。」

    霍星沒忍住,一口飯噴了出來。

    「媽咪,爸爸浪費糧食!不能給他大紅花。」

    陳晚:「……」

    飯後,她摸了摸自己的肚皮,真心感慨,「遠離霍圓圓,有助胎教。」

    春去夏來,八月底,霍子陳出生。

    胎位不正,剖宮產,非常順利,陳晚沒受罪。

    有了第一胎的經驗,陳晚這媽當的越來越得心應手。

    霍子陳的成長經歷簡直是全國青少年成長的教科書範本。

    乖萌,省心,聰明。

    最重要的一點,活脫脫長成了陳晚的翻版。

    最喜歡看書,一個人沉浸在知識的海洋,立誓游成世界冠軍。

    霍圓圓過了三年的獨寵生活,終於橫空出世一個霍子陳與她爭寵。

    當霍圓圓還在絞盡腦汁算數學題的時候,霍子陳小朋友已經連跳三級,成為了ABC的同班同學。

    霍圓圓眼睛一黑,「完了完了,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而從今往後十幾年,霍子陳身體力行地告訴了霍00,什麼叫做高水準的爭寵。

    2016年10月22日,百年難遇的獅子座流星雨將劃過南半球。

    霍星帶著一家人回了老家昭通,晚飯後去山坡上等星象。

    陳晚生平第一次看到流星,細細碎碎,一道道如同流光。

    霍星牽著陳晚,霍子陳牽住圓圓,四個人站立山頭。

    流光漫天,夜色迷人,良辰美景剛剛好。

    霍圓圓蹦蹦跳跳,手可摘星辰,流星雨斜過的瞬間,她抬頭驚叫,「媽咪快看!那顆星星最亮最大,像鑽石!」

    陳晚抬頭,果然。

    她看到了夜空上最亮的星。

    《夜空上最亮的星》番外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
  • 男配女配
  • 赫拉的後現代生活
  • 名捕夫人
  • 冥府最佳事務員的養成/艷靈
  • 棕皮奴隸
  • 呆騎士
  • 女官/四夷譯字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