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空上最亮的星 首頁

開始閱讀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陳朝陽沖陳晚叫喚:「你咋還不走呢!」

    他回頭,也呆住。

    陳亭亭目光警惕,在兩人身上打轉。

    「我草。」陳朝陽低罵了句,推開鍵盤站起,「站那不出聲學鬼啊。」

    陳亭亭眼睛一眨不眨,說:「小偷。」

    「說什麼呢。」陳朝陽唬她,「你個小鬼懂什麼。」

    「戶口本!你們偷了爸媽的戶口本!」

    「你說話注意點啊,什麼叫你們,明明只有我。」陳朝陽大拇指朝內,對著自己的臉,「跟晚姐沒關係。」

    「不要臉。」

    「草!你再說遍試試。」

    陳朝陽挽起袖子就要沖上去。陳晚一把逮住他的衣領,把人拖了回來。

    陳亭亭盯著陳晚,一字字地說:「不要臉!」

    陳朝陽氣血上頭的模樣像足了一頭小獵豹。

    「死丫頭,你才多大啊,說的是人話嗎?」

    「我是你親妹妹,你幹嘛總幫她說話,你才不是人!合計著偷爸媽東西,你和她一樣吃裡扒外。」

    陳晚眼神鋒利,對著陳亭亭掃去,「說夠了沒?」

    陳朝陽安靜了。

    陳亭亭安靜了。

    都靜了。

    陳晚走向門外,「你出來。」

    陳亭亭考慮了兩秒,挺直腰桿跟了過去。

    陳晚站在欄杆處,背影纖細,卻一點也不軟弱。

    「這些年我對你怎麼樣?」

    陳亭亭愣住,她以為的尖銳對決並沒有如期上演,這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讓她真還認真想了想。

    當把往事過濾,剩下的竟然都是周到和得體。

    相比陳朝陽那個垃圾。陳晚對她真的沒得說。

    陳晚轉過身,目光清冽,「我自問,心無愧。」

    「爸媽對你那麼好,你為什麼要和他們作對!」陳亭亭轉換話題,找了個煞有其事的理由。

    陳晚冷的一笑,「有多好?」

    陳亭亭說:「沒有他們,你就不會從福利院出來,你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人生,如果你沒有學歷,沒有漂亮衣服,沒有優渥的家庭。你就不會碰上宋明謙那樣優秀的男人!」

    少女就是少女,偽裝得再高大,思想言論還是稚嫩直白。

    直白見底,一眼望穿心間事。

    在提到那個名字時,陳亭亭的情緒達到峰值。

    陳晚淡淡的,「你別惹宋明謙。」

    「你住嘴!」

    陳晚冷靜得可怕,「宋明謙吃人是不吐骨頭的,你趁早清醒。」

    「我要你住嘴!」

    「你這兩年對我態度的轉變我都看在眼裡。曾經我以為原因在我,但後來我知道了,是你長大了,七情六慾萌動了。說實話,我一點也不在意你看不看得慣我。」

    陳晚聲音輕飄,眼神輕飄,就連對話也是淡如靜湖。

    偶爾湖心丟枚石子,水花濺了陳亭亭一身。

    「我再勸你一句,少學大人身上的刻薄和勢利,什麼樣的年齡,做什麼樣的事,少點自以為是的套路。」

    陳晚今天穿了一身白,像雪一樣的極致。

    聲音是柔的,可溫柔刀,刀刀割人要害。

    陳亭亭臉都白了,精氣神在一點一點耗盡。

    她握緊拳頭,聲音硬邦邦的。

    「我知道你的秘密。」

    陳晚眼睛猛地抬起。

    陳亭亭勾笑,她就知道,這是最大的賭注,扳回一局的快感充斥全身。

    她加重語氣:「十一年前發生的事我都知道。」

    陳晚臉色煞白。

    原來看一個人在自己手上枯萎是這麼爽的一件事啊!

    陳亭亭火上澆油:「只要你聽爸媽的話,我就不會說出去。」

    回憶被挑了個頭,陳晚再也無法全身而退,她站在原地,回不去,也無法前進。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舊事重提,風捲著浪,駭人而來。

    陳晚轉身就走。

    陳亭亭衝著背影喊:「你聽到了沒有!」

    陳朝陽在門口聽了半天,終於憋不住打開門。

    「說什麼呢,你知道什麼秘密?!」

    陳亭亭說:「你想知道?」

    陳晚兩步衝了過來,面露凶色,狠狠掐住陳亭亭的脖子。

    「你要敢說出去,我殺了你!」

    陳亭亭嚇住了。

    陳朝陽也驚呆了。「晚姐?」

    陳晚神靈歸位,木楞地鬆開手,她一步步下樓,腦子亂做一團。

    脖頸的疼痛加上被恐嚇的恥辱,陳亭亭記起的,都是劃在心口的刀刃。

    明明是個養女,在這個家的底氣卻比誰都足。

    她這個附屬品,本就應該態度謙卑,卻囂張的誰也不怕。

    外人一說起陳家的小姐,記住的都是陳晚。

    對,因為宋明謙喜歡。

    宋明謙那樣好的男人,她不要就不要,可以撇得一乾二淨和另個人結婚。

    明明她才是親生的,卻永遠活在陳晚的背後。

    善惡美醜這一刻都化作恨和憎。

    每一樣都是不可饒恕的罪名。

    陳亭亭的眼前一片模糊。陳晚正下樓,那道白色的背影彷彿也成了一塊頑固的石頭。

    陳亭亭邁開腳步,每一步都踩在烈火上。

    她起先是緩慢的,最後飛快地靠近樓梯。

    她伸出手。

    陳朝陽咆哮的叫喊貫徹別墅。

    「陳亭亭你瘋了!」

    那就瘋給你看。

    那雙手用力推出,陳晚背上一重,一聲悶叫後,整個人滾下了樓梯。

    十幾階冷硬的大理石,用堅硬擁抱柔軟的身軀。

    陳晚尚且還能扛得住,這個過程中,她的意識是清醒的。

    她告訴自己,忍一忍,忍忍就過去了。

    最後,她撞在樓梯口的紅木桌架上,上面擺了一個青玉花瓶。

    晃蕩。

    匡當。

    掉下桌子,砸在了陳晚身上。

    黑夜之後就是黎明?

    誰說的。

    黑夜之後,明明是更黑的深夜。

    「晚姐……!!」

    陳朝陽飛奔下樓,腳步突然停住,死死看著她身下的血——

    像是一朵正用生命綻放的花。

    陳朝陽滿頭大汗,迅速冷靜下來。他翻出陳晚的手機。

    「你想幹嘛,不能報警,你不能報警!」

    陳亭亭半爬半滾,伸手去搶電話。

    陳朝陽眼底爬滿了血絲,一巴掌打在她臉上。

    宋明謙趕到醫院時,陳晚已經推進了手術室。

    醫院真冷。

    門是冷的,味道是冷的,白大褂也是無情的。

    陳朝陽靠著牆,背微微駝著,看到宋明謙才站直。

    「那個,我實在找不到人了。」

    宋明謙鬆開領帶,抬手示意他不用說太多。

    陳朝陽又站回牆邊,這一次他蹲在地上,盯著鞋尖發呆。

    宋明謙走到手術室門口往裡望瞭望,什麼都看不到。

    兩個男人在冰冷的走廊裡,誰都不說話。

    出院的那一天,陳晚的頭包得像個粽子,陳朝陽趁她睡著的時候,用筆在上面寫了幾個歪歪扭扭的大字:起死回生。

    陳晚回公寓後一照鏡子,先是給了宋明謙一拳頭。

    「看到也不說,讓我出了一路的醜!」

    宋明謙沒有躲,笑著收東西。

    「難得你有這麼醜的時候,留著多看看。」

    陳晚坐在沙發上,宋明謙把藥都放上茶几。

    他彎著腰,陳晚抬腿對著屁股就是一腳。

    宋明謙疼的齜牙咧嘴,回頭惡狠狠道:「悍婦。」

    陳晚看著他拿出保溫杯,臉色頓時愁苦起來,「又是雞湯…能不能不喝了。現在撒尿都有股雞湯味。」

    宋明謙手一抖:「你能不噁心嗎?」

    這個把禮拜,宋明謙一日三餐都叫自家廚子煲雞湯,雷打不動地送來,近乎執念地看她喝光。

    陳晚接過碗,吹散熱氣,剛喝一口就笑了。

    「像不像?」

    「像。」

    無頭無腦的提問和回答。

    兩個人默契一笑。

    陳晚捧著雞湯說起舊事。「我高二那年翻牆去看演唱會,回宿舍的時候從牆上摔下來,你給我燉了一個月的骨頭湯。」

    宋明謙輕輕彎了嘴角,「那時候你也是這麼說的,說撒尿都是骨頭味。」

    陳晚哈哈大笑。

    「你腿摔得還挺嚴重,我記得整條腿都打了石膏,你在家憋壞了,吵著讓我帶你去K歌。」

    宋明謙神色繾綣,溫言淺談,「後來我就推著輪椅,把你帶到江灘口的夜宵攤上唱十塊錢一首的露天卡拉ok。」

    此刻的陳晚像個小姑娘,她看著宋明謙,說:「我唱了多少錢?」

    「一百二。」

    陳晚想把雞湯放下,宋明謙敲了敲桌子,陳晚又乖乖地拿在手上,架不住他求神拜佛的眼神,一口就喝光了。

    「後來回去的時候小區停電了,我家在十八樓,宋明謙你腰不好的毛病就是那時候落下的吧?」

    宋明謙說:「是又怎麼樣,你也不會對我負責了。」

    那是最好的時光,陳晚伶俐可愛,宋明謙如玉少年,只要她在身邊,肩碰著肩,就是一整個世界。

    「宋明謙。」

    「嗯?」

    「你可不可以……」

    「好。」

    陳晚頓時無言。她低下頭抓緊裙子。

    宋明謙低聲一笑,「小晚,我答應你不去為難陳亭亭。我也答應你暫時不去對付陳家。但你得知道,這個仇我記下了,我能做到的只有這麼多,以前有求必應全是看在你的份上。現在,他們沒能照顧好你,還有什麼資格要回報。」

    陳晚長嘆一口氣,「那就這樣吧。」

    出院後,陳晚向學校請了一個月事假。

    她現在的生活,有兩樣東西是固定的。

    一是宋明謙每天送的雞湯,二是與霍星聯繫。

    一個養身體,一個慰藉心靈。

    直到有一天,陳晚在白天接到霍星的電話。

    她看到號碼時非常奇怪,霍星有任務在身,從不白天聯繫,這是他們之間不成文的默契。

    所以在看到熟悉的號碼時,陳晚腦子裡迅速湧現許多猜測。

    霍星的警察身份一直是她心底的敏感線。任何一次和他失聯,就會往不好的方面聯想。

    陳晚忐忑地接通電話。

    「霍星?」

    霍星的聲音不同於平常。

    「陳晚,你在哪?」

    「我在家,怎麼了?」

    「開門。」

    「……」

    「什麼?」

    敲門聲「咚…咚…咚…」

    真實又厚重,砸向人心底。

    陳晚握著手機走向門口,越接近,那種莫名的感覺越是清晰明朗。

    在她手碰上門把的那一刻,愛人間的感應讓一切無端猜測都塵埃落定。

    陳晚掛斷電話,拉開門。

    門外的人一身風塵,沉穩而立。

    陳晚的冷靜出乎霍星的意料。

    他甚至準備好了,在陳晚撲上來的那一瞬,先摟住她的腰。

    可陳晚很安靜,表情說不上是高興,更談不上激動。

    霍星提了滿手的行李,越來越不安。

    站了一會,陳晚才說話。

    「進來吧。」

    她背對著他,空出房門。

    霍星有點懵。

    「還不進來?」

    見半天沒動靜,陳晚又說了一遍。

    門落鎖,很輕的一聲。

    霍星關好門,轉過身。

    下一秒,一顆導彈就飛進了懷裡。

    陳晚箍著他的脖子,往死裡用力。

    霍星沒有推,他急需這種真實的觸碰去推翻剛才的猜測。

    越用力越好,下手越重越好。

    兩個人的呼吸都很深,像要把彼此身上的味道都聞進骨子裡。

    陳晚終於將人放開,隔遠了些,上下掃視。

    霍星雙手微微舉高,淡淡地笑,「沒有受傷。」

    陳晚微眯眼睛,「你現在也搞突然襲擊了?」

    「學你的。」

    陳晚再次擁了上去。

    霍星打橫將人抱起,逕直走向臥室。

    陳晚的床很軟,人丟在上面還會輕輕彈起。

    霍星附身後,就重得再也彈不起了。

    他鼻間的氣很粗,一點一點吻著陳晚的眼睛,鼻子,下巴,最後在嘴唇上蜻蜓點水,嘗到甜味,毫不猶豫地撬開唇瓣。

    霍星含著她的舌頭,「中午喝了雞湯?」

    陳晚想說話,但一動就被他攪住。

    霍星起身,三兩下脫了自己的衣服,把皮帶鬆開,又傾身壓了上去。

    手從陳晚的衣擺往上,衣服推高成褶,春光乍現。

    霍星望著那件黑色的薄紗胸衣,眼睛都直了。

    他把罩杯往下扒,讓那粒小點顫慄在空氣裡,它冷,他就吃它,給它最真實的溫度。

    陳晚倒吸一口氣,身體的記憶太可怕了,他一碰,就動情臣服。

    隔著牛仔褲,那團鼓脹像座隱匿的火山。

    霍星去脫陳晚的褲子,正準備往裡伸,手就被抓住了。

    霍星喘著大氣,眼裡有情有欲有不解。

    陳晚趁勢坐起,把衣服放了下去。

    笑著說:「趕了一天車,你先休息。」

    霍星再次把她撲倒,「不需要,我只想賣力。」

    陳晚摸到他的尾椎,用力一掐,霍星吃痛,精氣洩了一半。

    陳晚別過頭,「我今天……不是很想。」

    幾秒之後,床上輕了。

    霍星赤腳踩在地上,把皮帶系好。

    陳晚瞟他一眼,「生氣了?」

    霍星頭也不抬,「不敢。」

    有氣,但不敢生。

    陳晚重新靠回床上,肆無忌憚地欣賞著男人強勁的身體。

    看夠了,她問:「你帶了什麼東西?大包小包的真夠多的。」

    「一些特色,都是雲南那邊的,外面買不到,我爸媽去山裡挖的。」

    陳晚笑道:「靈芝啊?」

    霍星抬起頭,說:「給你爸媽帶的見面禮。」

    陳晚心一怔。

    他是來赴約的。

    「跟他們約個時間吧,是到外面吃飯,還是直接去你家?」

    霍星想了想,又說:「還是到飯店吃吧,你爸媽平常喜歡去哪家?」

    突然腰上一緊,霍星側頭,「陳晚?」

    陳晚貼著他的背,「噓,別說話,讓我抱一會。」

    霍星的手覆蓋住她的手,輕輕握著。

    下午四點後的陽光慢慢變成橘色,透過紗簾耀進房間。

    時間靜了,心也暖了,她在身邊是真實的。

    可霍星總覺得,陳晚有哪裡不一樣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
  • 男配女配
  • 赫拉的後現代生活
  • 名捕夫人
  • 冥府最佳事務員的養成/艷靈
  • 棕皮奴隸
  • 呆騎士
  • 女官/四夷譯字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