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空上最亮的星 首頁

開始閱讀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路上堵車,陳晚到進才中學門口的時候,已經放學好一陣子。她剛準備下車,就收到陳亭亭的短信:「姐,老師拖堂了,我還要半小時呢。」

    沒錯過就好,陳晚回覆說:「沒關係,我在校門口等你。」

    她把座位打平了些,半躺著玩手機。

    陳亭亭和陳朝陽都遺傳了父母的好基因,外表好看,走在人群裡自帶光芒。陳勁國和章麗萍又非常寵愛女兒,零花錢不斷,衣服全是當季最新款。有這些加持,陳亭亭更像一個公主。

    此刻,她梳著公主頭,坐在學校馬路對面的甜品店,和三個學生朋友一起悠閒地吃著芒果撈。

    「亭亭還是你厲害,你姐姐真聽你話啊,還真的在那等呢。」

    另一個同學附和:「亭亭你家真寵你,肖小秋你輸了啦,這頓你請。」

    叫肖小秋的女同學身形微胖,哀嘆道:「早知道就不賭了。」

    「別賴賬啊,願賭服輸喲。」

    「誰說要賴賬啦,你們儘管點就是,還要什麼,服務員。」

    兩小時前。

    提早放學的陳亭亭和朋友一起走,聊著聊著就說起她家裡的事。陳亭亭從不低調自己優渥的條件,而且非常自我地說:「你們信不信,我家裡人都聽我的。」

    「我才不信呢,不然你讓你哥現在來接你。」

    「我哥不行,他今天有考試。」陳亭亭還是有些怕陳朝陽的風火性格,於是編了個理由。

    可她又想挽回面子,才說:「我讓我姐來接我,我現在就打電話,讓她一個小時內出現。」

    「那得加大難度,趕到後還要在門口等半小時。」

    「行啊,你們等著瞧。我現在就打電話。」

    白色轎跑停在學校門口,映襯藍天,宛如白劍。

    陳亭亭把手機揚高,「時間到,我就說吧,沒有我贏不了的賭。」

    正好半小時。

    馬路對面,陳晚推開車門,四點起來趕車,到現在一刻也沒停過,她起身活動筋骨,緩解肩膀的痠痛。

    目光掠過校門口,陳晚皺眉,又看了回去。門口走出一個五十左右的女人,陳晚叫她:「李老師。」

    正是陳亭亭的班主任。

    陳晚得體地打招呼,「李老師,你們下課了?」

    「早就放學了,今天下午高二統一放假半天。」李老師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你這是在?」

    陳晚保持微笑,「我來這邊辦事,正好路過。」

    南方城市一入夏,溫度跟股票漲停板似的一下子飆高,陳晚穿著薄薄的裙子,這一刻還是覺得熱,腦袋一跳一跳跟針扎一樣,她回到車裡,稍稍回想,看向馬路對面的一排排商店。

    甜品店內。

    「亭亭你還不過去啊,這可不止半小時了喲。」

    明星話題聊著正來勁,陳亭亭滿不在乎,「再吃會,沒事的。我還要一杯奶昔,服務員——」

    她回頭招呼,舉高的手臂楞在半空。

    陳晚站在門口,臉龐被熱氣蒸出淡紅,長髮散在肩後,眼神清冷。

    陳亭亭尷尬,「……姐。」

    三個夥伴面面相覷,氣氛詭異。

    陳晚表情平靜,看不出情緒,「吃好了就出來,我在外面等你。」

    甜品店的精緻木門余餘震蕩,陳亭亭咬住吸管。

    「這就是你姐姐啊,大美女好好看。」

    「她那條裙子是LV的新款,才上雜誌她就買到了耶。」

    「亭亭,你姐她——」

    「行了行了。」陳亭亭煩躁地打斷,「見到一女的就是美女,煩不煩啊。」

    同伴不屑,切了聲:「美還不讓人說了。」

    「夠了啊!」陳亭亭語氣陡高,「還吃不吃啊?」

    「不吃就不吃。」

    肖小秋率性離座,另外兩個緊接著。陳亭亭的心情一下子掉到谷底,把勺子一丟,碰著瓷碟聲音刺耳。

    「拽什麼,不就是個養女。」

    **

    一路相安無事到家,陳亭亭的心落地。

    下車前,陳晚把她叫住。「亭亭。」

    陳亭亭警鈴大作,這是要找麻煩?她把背脊挺直了些,眼睛一眨不眨。

    「從雲南迴來我沒帶禮物,這個是我下午買的,就當紀念品了。」陳晚遞過精美紙袋,是陳亭亭惦念已久的香奈兒新品。

    她眉開眼笑,「謝謝姐!」

    陳晚淡淡的,「不用。」

    吃過晚飯,章麗萍和陳亭亭看電視,陳朝陽飛上樓刷副本。陳晚回到臥室,靠著窗戶發呆。

    她想起下午陳亭亭的作弄,努了努嘴,起身給自己泡花茶,茶剛悶上,敲門聲響。

    陳亭亭站在門口,笑得甜。

    陳晚側身讓她進來,「怎麼?」

    「媽媽說明天要請宋大哥吃飯。」陳亭亭站在門口,一身粉色睡衣,臉上有淡淡的紅暈。

    「我不知道穿什麼衣服,你能不能給點意見?」

    陳晚說:「一頓便飯,不用那麼正式。」

    陳亭亭不放棄,「你覺得我穿長裙好,還是短裙?」

    陳晚想了想,說:「那就短裙吧。」

    「可是我覺得短裙不太適合。」

    「那就長裙。」

    陳亭亭抿嘴一笑,「上次看到姐姐穿的那條,好漂亮,我都買不到。」

    少女心事啊,藏都藏不住,小心思,一個不落地寫在臉上。

    陳晚怎會不明白。

    她拉開衣櫃,挑出水藍色的連衣長裙,「你試試吧,喜歡的話拿去穿。」

    陳亭亭接過,「謝謝姐!」

    她不會忘記,上次陳晚穿著這條長裙帶她去逛街,路上巧遇宋明謙,車窗滑下的瞬間,那個男人的眼睛裡,有煙花升騰。

    陳亭亭背影歡快,陳晚陡然失笑。

    次日飯局,出門前三小時,章麗萍就開始搗鼓,妝容化了一小時,又兩小時試衣服。陳晚經過時從門縫瞥了一眼,衣服在床上堆成了小山。再走兩步經過陳亭亭的房間,她沒關門,正對著鏡子貼睫毛。

    陳晚:「……」

    她低頭看了下自己的白襯衫和牛仔褲。再抬頭,陳朝陽伸著懶腰從房間出來,T恤鬆鬆垮垮晃在身上,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啥時候走?」

    陳晚:「……」

    毫無意外,陳朝陽被章麗萍數落了一路,要不是考慮治療費用太高,她真想把兒子踹下車。

    他們到的時候,宋明謙已經等了五分鐘。

    陳勁國雖是長輩,但宋明謙的身份擺在那,段數比他高了太多。言談之間難免謹慎緊張。最後座位也巧妙,陳晚挨著宋明謙,陳亭亭眼明手快,搶先一步坐到了陳晚邊上,笑容甜糯:「宋大哥你好!」

    宋明謙客氣道:「隨意。」

    陳朝陽窩在座位上,不緊不慢地打了個呵欠,被章麗萍狠狠瞪了一眼。

    一頓飯下來,陳家說得最多的就是感謝,宋明謙給足面子,得體又客氣,最重要的是,承諾只要陳家公司有困難,儘管開口,定當全力相助。

    不管是真心還是客套,陳勁國和章麗萍都飄上了天。

    「明謙,這杯酒阿姨敬你,是為了小晚。」章麗萍端起酒杯,站了起來。

    低頭吃菜的陳晚猛的咳嗽:「?」

    「小晚年紀輕,脾氣也不好,多虧你照顧包容,阿姨很感謝,她有得罪的地方,你別往心裡去。」章麗萍聲色動容。

    陳晚摳著勺子,有下沒下地攪碗裡的雞湯。

    宋明謙看她一眼,笑著推杯,「她很好,不麻煩。」

    六個字,道盡心聲,意味深長。

    然後手肘一抬,先乾為敬,「您隨意。」

    章麗萍心花怒放,也飲盡杯中酒。

    兩個人之間,倒像是在談買賣合同。

    陳晚表情平靜,陳朝陽漫不經心地瞥她一眼,打了個長長的哈欠,自帶聲音效果。

    章麗萍眼神狠瞪,以示警告。

    被漠視的陳亭亭揪緊身上的水藍色長裙,也拿起果汁一飲而盡。

    飯局尾聲,陳晚去洗手間,出來就被宋明謙堵在走道上。

    他喝了點酒,袖扣散開,渾身散發痞氣,一說話,酒香滿繞。

    「今天你很悶,不開心?」

    陳晚側頭,躲過酒味,「不是悶,是菜太好吃了,忙著呢。」

    宋明謙低笑,眯起眼睛,「不老實。」

    「什麼不老實?」

    「學會說謊了。」

    宋明謙靠近她,對著耳朵吹氣,陳晚一身雞皮疙瘩,單手抵住他的肩膀,「別太過啊。」

    嬌軟的手有一種女人的熱度,透過襯衫攀上皮膚,宋明謙心尖一顫,不由自主把它握住。一字一句說:「過了又怎樣?」

    太危險。

    陳晚大腦迅速分析得出結論,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反抗,清醒時候的宋明謙是禽獸,喝了酒的宋明謙,禽獸不如。

    陳晚安靜的,保持不動。

    不多久,宋明謙果然鬆了手,摸了摸她的頭髮,笑得淡:「進去吧。」

    陳晚白他一眼,「神經病。」

    宋明謙負手環腰,明燈傾瀉,周身染光,笑得情真意切。

    拐角處,陳亭亭背靠牆,呼吸加重,宋明謙最後的這個笑容,看得她臉紅心跳。她今天著裝隆重,這件水藍色的連衣裙明媚嬌俏,宋明謙竟然沒有多看一眼。陳亭亭深深懷疑,是不是陳晚故意拿錯了一件給她。

    她緊緊握住拳頭,心裡難受得要爆炸了。

    飯局結束的時候出現個插曲,誰都沒有料到。

    服務生斟茶時,不小心把水灑到了宋明謙衣服上,胸襟濕了大半,幸虧只是溫水。

    章麗萍厲聲呵斥服務生,陳勁國恨不得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給宋明謙穿。陳亭亭離座遞紙巾,陳晚靜靜觀看,陳朝陽——

    陷在椅子裡,又是一個長長的哈欠。

    「這可要不得,明謙穿我的衣服吧,咱倆換換。」

    章麗萍暗罵丈夫土鱉,正色說:「這裡離家近,不然去家裡處理一下?」

    宋明謙本想拒絕,但轉眼看到陳晚愛理不理的樣子——

    他改口,溫聲笑:「那就打擾了。」

    靜默幾秒。

    陳勁國一聲爆喊,「不打擾,不打擾,一點也不打擾!」

    快打瞌睡的陳朝陽被這一聲吼,嚇得差點滾到地上。

    陳晚終於有了表情:一臉問號。

    在她總結的宋明謙之八大套路里,沒有這一招。

    回到陳家,張燈結綵,宛若過年。

    章麗萍進門就喊,「陳姨,趕快把粥端上來,不放糖。」她又看向宋明謙,緩聲說:「晚晚告訴我,你不吃甜。」

    宋明謙挑眉,陳晚莫名其妙。

    她哪裡說過,明明是自己打聽的。

    陳姨迅速端上蓮子粥,宋明謙不作任何表示。

    章麗萍恍然大悟,「我這記性,快快快,晚晚,帶明謙上去換衣服。」

    陳晚不想再做任何停留,甩背上樓。

    章麗萍嘖了聲:「這孩子,真不懂事。」

    宋明謙當沒聽見,長腿大邁,跟了過去。

    臥室門口,陳晚突然轉身,伸手按在門板上,「啪」聲擋住宋明謙。

    「你夠了啊,鬧什麼。」

    宋明謙抱手,要笑不笑,「換衣服。」

    陳晚眸色冷,輕抬下巴不說話。論眼神對視,宋明謙馳騁商場十餘年,從未輸過誰。

    兩個人對望無言,旗鼓不讓。

    陳晚少有這般嚴肅,宋明謙心思攢動,率先鬆弦,舉起上手,

    「我走。」

    「等著!」陳晚把人叫住,先去臥室把手機和包擱在床上,又返回來往陳朝陽房間去。

    宋明謙自顧一笑,舒了舒筋骨,走進去。

    乾淨、整潔、落地窗旁邊有一個支在地上的畫板,上面是一幅沒有完成的人像素描,只畫了頭髮和眼睛,宋明謙看了看,是一雙男人的眼睛。

    一種怪異的感覺瞬間湧出,還沒來得及細想,陳晚的手機響。

    溫馨閨房,燈光乍暖。

    屏幕亮光,鈴聲執著,宋明謙眯眼,看到上面的名字。

    霍星。

    這種進行時和剛才的怪異感覺重疊在一起,竟然驚人的相似。宋明謙眸色沉下去,鈴聲戛然而止。

    可沒過幾秒,又響了起來。

    他沒有猶豫,撈起電話,聲音低沉:「喂。」

    霍星默聲,幾秒後,聲音比之更低,「我找陳晚。」

    這幾秒的沉默,兩個男人之間暗潮湧動,如同看不見對手的戰場,槍未亮,硝煙卻四起。

    宋明謙平靜說:「小晚在洗澡,你等等,我遞給她。」

    分秒之間,宋明謙已有對策,攻心計,先聲奪人,是他最擅長的。

    效果立竿見影,那頭說:「不用了。」然後掛斷。

    短促的忙音後,宋明謙神色平淡,他翻出通話記錄,把這通電話刪除。

    「這是陳朝陽的,找了半天這件稍正常,你湊合穿吧。」陳晚走進來,手上多了件白色襯衫,她甩給宋明謙,臉上寫著,趕緊滾蛋。

    宋明謙說謝謝,又指了指手機,「剛才你電話響,給人回過去吧。」

    陳晚嗯了聲,手攤開,對著門,「慢走不送。」

    宋明謙笑了笑,擦肩而過。

    **

    雲南。

    霍星好像還沒緩過神,手機仍在桌上,他克制自己不去看。有那麼一刻,他甚至懷疑自己打錯了號碼,當意識到,他開始找藉口,想要解釋的時候,心口所有的氣都沉沉墜落,變成了一塊硬石頭。

    這塊石頭磕磕碰碰,人心肉長,真的很疼。

    霍星低頭,看著手裡握了一晚上的東西,是一張嶄新的機票——

    昆明—上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遭遇二百零一萬
  • 以胖為美
  • 誤入浮華
  • 顧家情事
  • 嫖盜賊/盜賊的女人
  • 一把油紙傘
  • 木乃伊
  • 隨欲而安
  • 昏嫁/別拿愛情說事兒
  • 末日公寓
  • 我懷念的
  • 夜不語詭秘檔案802:八角風鈴
  • 讀心術
  • 男配女配
  • 赫拉的後現代生活
  • 名捕夫人
  • 冥府最佳事務員的養成/艷靈
  • 棕皮奴隸
  • 呆騎士
  • 女官/四夷譯字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