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書/Love Letter/ラヴレター 首頁

開始閱讀

上一章 首頁 目錄 下一章
    博子把宮崎美子的畫夾在他的素描簿裡。

    她一面讀著信,一面咀嚼著這份不可思議的感覺。她本來想確認的是兩個藤井樹之間的關係。在同名同姓這種罕見的關係中、在短暫的國中三年裡,他對她的感覺如何?這才是博子想知道的重點。

    可是,讀著一封接著一封的來信,博子感覺那種強硬的情緒逐漸融化。光是讀到對他的國中時代的描述,博子就覺得十分幸福。

    不過,她還是想弄清楚重要的癥結。那個謎題裡肯定也有他選擇自己的理由。如果真是那樣,博子覺得這就是他留給自己,且從未說出口的訊息。

    ※

    藤井樹小姐:

    你好。

    謝謝你的考卷。

    我會好好珍藏。

    對了,他的初戀情人是什麼樣的人呢?

    你還記得嗎?

    渡邊博子

    ※

    渡邊博子小姐:

    你好。

    我對他的私生活一無所悉。

    不過,他還滿受歡迎的,我想那時應該有女朋友。

    對了,你還記得嗎?及川早苗。

    那個偷窺成人世界的成熟女孩。那個女孩曾到我這兒來,問過我這樣的問題。

    「喂,藤井君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嗎?」

    我當然回答她「我怎麼會知道」。更讓人生氣的是,這種事她幹嘛來問我?

    於是,及川早苗說:

    「你們倆看起來很要好。」

    當時,這種挖苦我已經聽膩了,但可能及川早苗說得很曖昧,聽起來就跟真的一樣。

    當我正準備生氣時,她又說:

    「你沒有感覺到他的愛意嗎?」

    這兩句話毫不相干,她是怎麼若無其事地說出來的?我覺得真不可思議。

    接著,她又說:

    「同名同姓不是很棒嗎?你不覺得這是命中註定嗎?」

    這些,你在信裡也寫過。也許你和及川早苗在某些想法上還滿相似的。但請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證,你和她的個性一定天差地遠。

    對了,她最後甚至說出這樣的話來。

    「如果你願意,我也可以當你們的愛神邱比特喔!」

    「謝謝你的好意。」

    說完,我立刻逃也似的離開了她。

    可是,過了兩三天,那女孩又來找我,對我說:

    「原來你們真的沒有在交往啊!」

    「我不是說過了嘛!」我說。

    「我直接問他了。」

    這個大笨蛋,讓我差點變成殺人犯。如果旁邊有一把雕刻刀,我一定會刺死她。

    不過,她真正的用意現在才顯露出來。

    「可是,我真的想過要當你的愛神邱比特,既然如此,這次是不是輪到你當我的邱比特了?」

    剛開始我不大明白她說的話。總之,就是要我幫忙撮合他們的意思。

    這可不是開玩笑。我鄭重地拒絕了,打算再次飛快地逃離她身邊。她又說:

    「我啊,可是個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的女人喔!」

    面對強而有力的威脅,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投降了。

    有一天,我把出現在圖書室的那個傢伙帶到書架後面,說明事情的原委。

    我說,我朋友好像想和你交朋友。

    那傢伙還是滿臉不高興的表情,說了一句「是嗎」。於是我依照計畫讓他在原地等候,把及川早苗帶了過來。

    接著,我說你們兩個自己談,就回去工作了。

    但還不到一分鐘,那傢伙從書架後面走了出來,就這樣忿忿地離去。相反地,及川早苗卻遲遲還沒有出來,於是我走進去一瞧,她靠著書架,帶著奇怪的憂鬱表情看著我,然後無精打采地喃喃自語:「男人和女人之間就是不斷重複上演一樣的戲碼吧!」

    看來,談判破裂了。

    她回去後,那傢伙又跑回來,看他的表情,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我忍不住問他:

    「你把她甩了嗎?」

    聽到這話,那傢伙的臉色突然變得很可怕,說:

    「你別再做這種事了!」

    可以確定的是,他初戀的對象不是及川早苗。話說回來,及川早苗如今在什麼地方,在做什麼呢?

    希望別誤入歧途才好,雖然不關我的事,但也讓我很擔心。

    藤井樹

    又,也請告訴我你認識的他。

    ※

    藤井樹小姐:

    你好。

    我所認識的他,沉默寡言、散漫懶惰、不擅長和人打交道,我想一定和當時你認識的他差不多吧!

    不過,他也有很多優點。

    這些優點,用言語是絕對說不完的。

    他的右腿有點毛病,他曾說過是國中時發生了車禍的關係。

    你記得發生過這件事嗎?

    如果你知道,請告訴我。

    渡邊博子

    ※

    渡邊博子小姐:

    你好。

    說起來,那傢伙的確在國三剛開學時,發生了車禍。

    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那件事和我還扯上了一點關係。

    有一天早上,那傢伙騎著腳踏車在上學途中被卡車撞倒,被救護車送到醫院。

    班導濱口老師匆忙趕到醫院,所以那天早上的早自習是由學年主任來代課。

    學年主任說,藤井出車禍,濱口老師到醫院去了,聯繫醫院後得知藤井沒有生命危險。在說明這些情況時,老師的眼光突然和我對上。

    我無法忘記當時學年主任的表情。他呆呆地張著嘴巴問我:「藤井,你怎麼會在這裡?」

    啊!啊!我心想,又來了。

    不知怎麼回事,學校把我和那傢伙搞錯了,接下來是一場大混亂。學年主任飛奔出去,最後,早自習也取消了。更嚴重的是,我的父母接到打錯的電話,在醫院遇到了稍晚才趕到的他的父母。而且,除了班導,學年主任,甚至連校長和教務主任都趕去了,不過最驚訝的恐怕是受了傷的他本人。你沒聽他說過曾發生過這種事?

    雖然那傢伙只是腳骨折,但不幸的是,這事剛好發生在田徑比賽前一個月。他是田徑隊的選手,比賽當然因而無法參加。由於他是眾所矚目的明星選手,所以大家都覺得很遺憾。

    田徑比賽的參加隊伍涵蓋了小樽和札幌的中學,是相當盛大的比賽。這個活動對平時在學校操場上默默無聞的田徑隊來說,是唯一可以大顯身手的舞臺。

    我們也被叫去當啦啦隊。

    百米賽跑比賽開始了。不知道是第幾輪的預賽,選手們一字排開準備起跑時,那傢伙就站在第一跑道的選手身旁。

    當然他站的位置是跑道外沒畫起跑線的地方。但他像其他選手一樣擺出了起跑的姿勢,就是蹲下、臀部抬高的那種姿勢。

    (……不會吧!)

    我的腦中才剛閃過這個念頭,一瞬間,槍聲響起,同時,那傢伙也和其他選手一起跑了起來。簡直是亂來嘛!他骨折後還不到一個月呢。

    那傢伙根本不能跑,沒多久就跌了個四腳朝天。

    大家哄堂大笑。

    他一站起來就滑稽地揮著手,一面朝觀眾打招呼,一面退場,但是其他出賽選手的學校,卻發出強烈的噓聲和鼓譟聲,瓶罐、鞋子滿場飛,場面十分混亂。他可真是一個會惹是生非的人。不過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因為選手們抗議,說比賽受到影響,要求重跑,於是場上出現許多裁判和相關人等,運動場上瞬間充滿混亂的氣氛。最後,主辦單位接受抗議,重新比賽。那傢伙被老師們罵得狗血淋頭,不知被帶到哪裡去了。

    而且,那也成為那傢伙國中時代最後一次的短跑比賽。

    後來,那傢伙退出了田徑隊(或許是被迫退出),可能是變得比較空閒了,所以經常到圖書室來。

    但他還是一如往常地不幫忙,總是像個廢人似的一個人在窗邊眺望操場。

    不過,就算他變成廢人,仍然沒有停止我以前說過的那種奇怪的惡作劇,就是在空白借書卡上簽名。

    我能深刻體會他熱衷田徑的原因,可是,他熱衷這種惡作劇的真正原因,至今仍是個謎。

    藤井樹

    ※

    博子在工作室後面的辦公室裡等秋葉下班。透過小小的窗子,可以看到秋葉處於一群工作夥伴中忙碌的身影。看情形,還要等一會兒。

    博子坐在搖搖晃晃的椅子上,陷入迷惑的深淵。

    「讓你久等了,真對不起。」

    說著,鈴美端茶進來。

    「老師就快好了。」

    「謝謝。」

    博子若無其事地將拿在手上的東西藏了起來。

    鈴美在博子身旁坐下。

    「博子小姐,你還好吧?」

    「什麼?」

    「我沒有告訴別人。」

    說完,鈴美笑了一下,博子也回以微笑。

    「我本來是喜歡秋葉老師的。」

    鈴美笑著說。

    「知道是博子小姐之後,我就放棄了。因為我也喜歡博子小姐。」

    「……」

    「老師啊,好像從你還和以前的男朋友交往時就很喜歡你。他好像一直都在單戀你,你知道嗎?」

    博子點頭。

    「是嗎?那就好,希望你會讓老師幸福。」

    「……是呀。」

    「啊,老師也應該要讓博子小姐幸福才對。我會跟老師說的。」

    說著,鈴美站了起來。

    「你們今天要約會嗎?」

    「什麼?」

    「我看老師一早就繫了一條花俏的領帶。」

    說完,鈴美回到工作室。博子輕輕地嘆了口氣。她手裡握著阿樹的來信,又一次把目光落在信上。

    想著鈴美愛戀著秋葉,秋葉愛戀著博子,博子愛戀著藤井樹,藤井樹愛戀過去同名同姓的女孩,而那個女孩現在則回想著過去那個同名同姓的男孩。

    愛戀本身就是件幸福的事。

    不知為何有了這種感覺。然而,她又覺得獨自懷抱著不幸心情的自己,像失去生存意義般地悲慘。

    走廊傳來〈青色珊瑚礁〉的歌聲,看來秋葉終於收工了。博子把信藏到皮包最下面。

    「後來怎麼樣?還有來信嗎?」

    「嗯,現在偶爾會通信。」

    「是喔!看起來已經變成筆友了。」

    兩人在車裡的交談從開始就一直是秋葉一個人在說話。應該是說,無論他說什麼,博子的反應都很遲鈍。

    「我總覺得你最近沒精神。」

    「……」

    「怎麼了?」

    博子用一個曖昧的笑容搪塞過去。

    「對了!」

    「什麼?」

    「要不要去那座山裡看看?」

    「……」

    「和他打個招呼。」

    「……」

    「覺得如何?」

    「……」

    面對一言不發的博子,秋葉始終面帶笑容。

    ◎

    幾天後,我收到她寄來的包裹,裡面細心地裝著照相機和底片。

    而且,一張卡片取代之前的信紙,上面寫著一行小小的字:

    ※

    請幫我拍下他曾經跑過的操場。

    渡邊博子

    ※

    星期六的下午,我把博子寄來的照相機裝上底片,來到色內中學。

    畢業後第一次踏進校門,我的緊張多過懷念。特別是還帶著照相機潛入校園,總覺得自己像個間諜。

    我的確是接受了博子委託的間諜,甚至還有一種被博子巧妙操控的感覺。

    往學校裡面走,沒看到半個人影,這才想到,現在正在放春假。我在空無一人的操場,按下了相機的快門。

    她想要什麼樣的照片呢?我一邊思考一邊取景,但平坦的操場無論哪個角度拍,看起來都一模一樣,很快我就沒靈感了。不得已,我只好把自己當成那傢伙,在跑道上邊跑邊按快門。即便這樣,底片還是沒用完。我用剩下的底片拍了校園裡的白楊樹,還拍了單槓、花圃、水龍頭、校舍。拍到這裡,突然產生想要潛入校舍裡面的念頭。我從沒想過,會帶著這種像小偷一樣的心情走在從前來去自如的走廊上。

    教職員辦公室裡好像有人,從走廊上就可以聽到咕嚕咕嚕喝茶的聲音。我屏住呼吸,躡手躡腳地走過辦公室,在前面的轉角彎了彎,正當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抬頭一看,一位老師站在我面前。

    「你是校外人士吧?」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躊躇著不知如何是好。那位老師大步走向我,他的走路方式和容貌讓我想起來了。

    「濱口老師。」

    我不假思索脫口而出,對方似乎一時間沒想起來,再三地打量著我。

    「我是,三年二班的……」

    「啊!」

    「我是藤井。」

    「藤井同學!」

    「是的,是我。您還記得嗎?」

    「三年二班,藤井樹,學號是……」

    竟然連這都記得!或許這是身為老師的堅持,但他還是思考了一下。只見他一邊屈指算著,一邊喃喃自語,好像唸咒語一樣,唸出一串聽起來有點耳熟的名字。

    「相澤、岡崎、加藤、小山、佐藤、佐藤、莊司、服部、藤井、八重子、橫內、和田、渡瀨……」

    那是國三時的學號。數玩了男生,濱口老師又數到女生的學號。

    「佐藤、遠藤、大田、神崎、鈴木、土屋、寺內、中島、野口、橋本、藤井、船橋……」

    然後他將已經壓下的一根手指重新豎起來。

    「二十四。」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自己的確是二十四號。

    「好厲害!為什麼會記得?!」

    我不由得鼓掌。

    「今天有事嗎?」

    「沒有隨便逛逛。」

    「這裡沒什麼好隨便逛逛的吧?」

    「有個朋友託我來拍學校的照片。」

    這可是真的。

    「學校的照片?用來做什麼?」

    「……這個,我也不知道。」

    這也是真的。老師沒再追問下去,幫了我大忙。老師說剛巧今天有事要去圖書室,他才到學校的。

    「對了,你以前還是圖書管理員呢!」

    他真的什麼都記得。

    「其實,我現在也是。」

    「什麼?圖書管理員?」

    「我現在在市立圖書館工作。」

    「啊,是嗎?」

    「嗯,好像是命中註定的。」

    「這麼說來,以前在學校圖書室的工作也不是沒有幫助嘛!」

    「我以前就喜歡當圖書管理員。」

    「是呀。我以前就覺得你是個不一樣的孩子。」

    聊著聊著,我們來到了圖書室。

    「要不要進去看一看?」

    圖書室裡有幾個學生,大家正在整理書架。

    「啊!今天是書架整理日嗎?」

    「對呀。」

    「我以前也在春假的時候來學校整理過。」

    「這是圖書管理員的工作呀。」

    「大家集合!」

    在老師的號令下,學生們圍了過來。

    「這是你們的學姊,藤井。」

    突然被介紹,我慌亂地和大家打招呼。

    「你們好。」

    忽然來了一個陌生人,或許學生們也感到困惑吧?他們靦腆地面面相覷,竊竊私語了起來。

    但我總覺得情況不對勁。竊竊私語聲中夾雜著我的名字,我正在猜他們在談論什麼時,一個學生突然問我。

    「你是藤井樹嗎?」

    我嚇了一跳,學生們噗哧地偷笑起來。

    「你們認識她?」

    老師替我問。

    「什麼?真的嗎?」

    剛才猜中我名字的那個學生吃驚地問。突然間,學生們騷動起來,「騙人!」「真的假的?」七嘴八舌亂成一團。我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一陣騷動過後,學生們向我說明原因。

    「學姊對我們來說可是個傳奇人物。」

    「這太誇張了吧!」

    「找到了!」

    有一個學生拿著一本書走過來,打開封底裡,抽出裡面的卡片給我看。

    「你看這個。」

    我一看卡片,嚇了一跳。那是他惡作劇時寫下「藤井樹」的那張白色借書卡,沒想到還留著呢!

    學生們全都圍在我身邊,一起看著那張借書卡,接著詳細地告訴我緣由。

    「我們之間很流行一個『尋找藤井樹』的遊戲。」

    「是啊是啊!」

    「最早是誰發現的呢?」

    「是久保田吧?」

    「啊,對了,是久保田,久保田!」

    「他發現有好多張這類的借書卡。一開始並沒有流行,不過漸漸發現確實有好幾張時,才蔚為風潮。」

    「後來我們又找到了好幾本書。」

    「大家開始比賽誰找得最多。」

    「『尋找藤井樹』這個名稱是誰取的?」

    「不知道是誰?」

    「而且,我們還做了一個表格。」

    「這個,這個。」

    學生們還給我看了那張表。

    「現在我找到最多。」

    「前川不是緊追在後嗎?」

    「現在已經變成男女對抗賽了。」

    「那,還有很多嗎?」

    「不知道,就因為不知道才有趣。」

    「對吧。」

    「對吧。」

    怎麼說好呢,雖然說不清楚,但是我深受感動。不過是借書卡罷了,可是那傢伙十年前寫下的名字,在這裡還保存得完好如初,我覺得這是個奇蹟。

    「不過,我們真沒想到會見到本人。」

    「是啊。」

    「是啊。」

    大家似乎誤認為那是我簽的名字。

    「你們搞錯了,這不是我寫的。」

    一瞬間,大家都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把視線同時集中在我身上,使得我不得不向他們解釋。

    「是另外一個圖書管理員的惡作劇。」

    大家似乎認同地點點頭。對他們來說,謎一樣的「藤井樹卡片」的起源,現在就要揭曉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我的解釋。

    「……就這樣而已。」

    大家露出「怎麼可能只有這樣」的表情。其中一個女學生說:

    「是別人寫上了學姊的名字?」

    「什麼?」

    大家似乎把卡片上的名字誤認為我的名字,誰叫我們同名同姓。

    「那個人是男生嗎?」

    「什麼……是的。」

    「那個男生肯定很喜歡學姊。」

    「啊?」

    「所以才寫了這麼多學姊的名字。」

    學生們又一陣騷動,自顧自地嘰嘰喳喳,有的還說「這是愛情故事吧」,讓我無法置若罔聞。

    「不是這樣的,不是的。」

    但沒人聽我解釋。

    「藤井……」

    老師拍拍我的肩膀。

    「啊?」

    「你臉紅了。」

    我用手摸摸臉頰,自己感覺臉頰發燙。學生們看到我臉紅,更加鼓譟,整個情況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我想都沒想過,會在自己的母校留下了一段戀愛傳奇,而且恐怕還會代代流傳下去。算了,這也沒什麼不好。

    我向他們要了兩張「愛的借書卡」留作紀念,然後離開了圖書室。一張我打算寄給渡邊博子,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也想要保留一張。

    我把卡片和照片裝在一起 ,寄給了渡邊博子,同時在信裡,把在學校發生的意外也詳細地告訴她。

    幾天後,接到了回信。

    這封信寫得很短而且似乎意有所指。

    ※

    藤井樹小姐:

    謝謝你的照片和卡片。

    不過,他寫得真的是他的名字嗎?

    渡邊博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戀戀山城:永遠的普羅旺斯/Toujours Provence
  • 香港鬼故事 I/鬼情、開門見鬼
  • 香港鬼故事 II/廁所裡有鬼
  • 小島經濟學/How an Economy Grows and Why It Crashes
  • ABC探案/ABC謀殺案/The ABC Murder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小島經濟學/How an Economy Grows and Why It Crashes
  • ABC探案/ABC謀殺案/The ABC Murder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小島經濟學/How an Economy Grows and Why It Crashes
  • ABC探案/ABC謀殺案/The ABC Murder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小島經濟學/How an Economy Grows and Why It Crashes
  • ABC探案/ABC謀殺案/The ABC Murder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好預兆/Good Omens
  • 小島經濟學/How an Economy Grows and Why It Crashes